華發網繁體版

非洲黃皮書:非洲發展報告(2016-2017)

非洲黃皮書:非洲發展報告(2016-2017)

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在京發行《非洲黃皮書:非洲發展報告(2016-2017)》黃皮書。黃皮書指出,西方對非合作複蘇的基礎不牢導致“援助疲勞症”可能再現,其他發達國家和新興國家或效仿中非合作,或以中非合作為潛在競爭對手,進一步凸顯中國引領國際對非合作的重大潛力。

受世界經濟複蘇艱難情勢的影響,2015年以來國際社會對非洲投資規模出現持續性下滑態勢。2015年,國際社會對非洲投資規模同比下降7%,降至540.79億美元;2016年,非洲吸引外資規模同比進一步下降5%,降至510億美元。南北區域分布變動呈現“北升南降”的態勢,非洲內部五個次區域國際投資流入變動差異較大,吸引國際投資最多的五個非洲國家增幅相差懸殊,並購金額雖然翻兩番,綠地投資仍占主體,發展中國家在非投資日益活躍,發達國家仍是非洲的最大投資者。未來,部分非洲國家投資體制自由化和國有資產私有化將吸引更多國際資本流入,服務業和制造業國際投資流入將持續增加,東非地區將吸引更多制造業國際投資流入。

隨著中國在非洲將深入開展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以及非洲積極推進工業化進程,中國對非直接投資規模有望整體性實現恢複性增長,投資前景更加廣闊。近年來,受當前世界經濟複蘇乏力、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等因素的影響,中國對非洲投資出現一些波動。2015年,中國對非直接投資29.8億美元,同比下降7%;截至2015年末,中國在非洲地區的投資存量為346.9億美元,占中國對外投資存量的3.2%。總體看,中國對非投資呈現以下兩大特點:其一,投資國別覆蓋率較高,但分布仍相對集中,2015年中國對非洲投資主要流向加納、肯尼亞、南非、坦桑尼亞、剛果(金)、阿爾及利亞、烏幹達等國家。其二,投資合作領域不斷拓展,投資領域不斷拓寬,但仍相對集中於采礦業、建築業、制造業,金融業以及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等五大領域。未來幾年,在非洲經濟增長提速,非洲中產階級規模擴大和基礎設施建設需求增加等系列利好因素的推動下,加上中非合作機制日臻完善,中國對非投資的規模有望回升並進一步擴大,投資行業分布有望更加多元平衡。

報告指出,進入21世紀第二個十年後,大國對非政策的差異化發展明顯,西方發達國家在非洲的優勢重建努力效果逐漸顯現,同時新興大國對非合作後勁不足態勢也開始顯現。但2016年的發展似乎預示著某種新的轉變。

首先,歐美對非可能“援助疲勞症”重現:盡管歐美對非合作的傳統優勢在2006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後有所恢複,但由全球權勢轉移決定了西方對非合作優勢重建的根基不牢,盡管歐盟與非洲的經濟夥伴關系談判取得部分進展,但其他發展卻相對消極:一是歐盟與非洲在和平安全領域的合作可能出現某種倒退,特別是歐盟的非洲和平基金預算結構調整可能對其在非洲的和平支持行動產生較大影響;二是英國脫歐不僅可能導致歐盟與非洲次地區的經濟夥伴關系談判更加困難,也可能拖累歐洲整體對非援助,並使歐盟在非洲和平安全領域的影響力下降;三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可能進一步激發歐美發達國家的“援助疲勞症”,同時強化西方內部對非政策的軍事化傾向。

其次,中非合作開啟轉型升級進程:2016年,中國與非洲創新性地通過雙邊和多邊努力,推動2015年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成果得到了快速和有效落實:一是中非雙方於2016年7月29日成功在北京召開協調人會議,重大地推動了中非領導人共識和論壇峰會成果落實;二是中非合作的熱度、廣度和頻度均達到新的高度,作為中非合作核心要素的經貿合作呈現合作結構升級、合作主體轉變與合作觀念轉變三大變化;三是中國大力推進涉非三方合作,推動非洲發展夥伴關系的更好建構;四是中國大力促進非洲在全球治理進程中的地位提升,特別是通過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推出多項惠及非洲的政策努力。

最後,中非合作日益被當作潛在競爭或效仿對象:2016年,第六屆非洲發展東京國際會議在肯尼亞內羅畢召開,這是日本首次在非洲大陸召開這一會議;韓國則通過推動總統訪問非洲、舉辦第五屆韓非經濟合作部長級會議及第五屆韓非論壇等使2016年成為韓國的“非洲年”;印度總理納南德拉·莫迪於2016年7月訪問非洲四國,暗中加大與中國競爭力度;土耳其經濟部則將2016年定為“非洲年”,試圖消除其國內政治的潛在影響。

中國成為國際對非合作的引領者的可能性正在上升,這既可能使中非合作成為國際輿論聚焦,也為中國進一步完善機制體制、提升能力建設、加強對非夥伴關系建設等提供了難得的機遇。

雖然中國企業對非投資前景更加廣闊,但風險與挑戰不容忽視。非洲地區局部安全風險仍將繼續存在,非洲投資的國際競爭壓力將進一步加大,負面輿論困擾短時間內難以消除。

在所有與非洲有關的負面印象掩蓋下,各種統計數據揭示了非洲投資的現實潛力。中國以務實的態度投資非洲,並取得了良好的發展機遇和優勢。根據最近的研究發現,非洲的外國投資回報率高於世界主要的發展中國家。

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計劃在非洲投資600億美元開發項目。這對非洲國家的好處包括減少貧困、增加衛生基礎設施和工業化。

中國在非洲長期投資的原因,歸根結底是作為全球首要新興市場的雄心勃勃的增長目標。中國繼續經濟增長的願望使中國共產黨認識到對自然資源、原材料和產品日益增長的需求。

地緣政治影響力進一步推動了中國,因為它能夠將其政治影響力擴展到非洲欠發達的非洲大陸。例如,中國在公用事業、教育和電信等領域的直接投資,打破了西方電信巨頭在非洲的壟斷地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和中興也加入了非洲市場。中國的參與只會加深其在這些非洲國家中的政治影響力。

2017年中國在非洲新興市場的信心增加。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與非洲國家的貿易總額增長16.8%,至388億美元,這是自2015年以來的首次同比增長。主要是由於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從非洲進口增長46%,農業進口增長18%,而中國的出口相比前一年下降了1%。

不過有人認為,大宗商品是近年來表現最差的資產類別,與非洲增長放緩有關,中國的利益將會變得更為渺茫。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駐北京律師、非洲問題專家凱雪認為:

“在衰退的情況下,每年仍有可能出現增長(在貿易和投資方面),因為中國經濟仍在大幅增長。但是這一溫和的增幅不能與過去的高峰時期相媲美。”

在我看來,非洲經濟體的抗風險能力不應被低估,尤其是在市場繼續多元化的情況下。預計到2018年,非洲大陸的整體經濟增長將達到3.2%,2019年將增長3.5%。非洲的年輕人口將為其勞動力提供動力,因為隨著技術變革,非洲國家繼續城市化和發展,希望釋放非洲的潛力。

中國受益於對非洲增長基本面的早期注意。雖然非洲新興市場仍然存在不確定性和波動性,但中非貿易往往會持續互利。

中非關系並不是沒有缺陷,因為許多人並不信任中國的地緣政治影響力,甚至有時將其描述為“新殖民主義”。非洲礦產的基礎設施和金融的回報顯然是非常依賴外國政府,特別是中國。雖然不情願,但許多人不得不承認,非洲國家已經從與這個亞洲強國的密切關系中獲得了回報。

2015年,中國政府宣布了“一帶一路”建設計劃,旨在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以應對不斷放緩的全球經濟和複雜的國際以及地區形勢。

乍一看,中非關系似乎很簡單,即以中國對非洲資源的開采為基礎,但實際上雙方的關系非常複雜多層。從本質上講,非洲是中國嘗試將世界發展中經濟體聯合在一起的試驗場。

正如中國在非洲所做的那樣,它將致力於通過絲綢之路經濟帶幫助其他國家複制成功。正如中國7月份的國際貿易報告所指出的,中國與非洲等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關系的重要性將會放大。隨著中美之間緊張關系的升溫,發展中國家的經濟重要性預計將增長。唐納德·特朗普將對中國的貿易和知識產權行為進行打擊。

非洲大陸的投資機會仍然充裕並隨時准備資本化,盡管政治動蕩給非洲大陸帶來了負擔。中國的投資並不僅僅是為了保持中國的增長數字,更是非洲國家將自己建設成為強大的獨立世界國家的一個機會。

總之,非洲國家面臨著許多困難,但只有通過經濟穩定才能獲得保證,並掃清阻礙發展的障礙。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關於某些國家稱中非合作為“新殖民主義”,小編就引述一段知乎上的回答:“中國現在沒有輸出意識形態,沒有輸出革命,也沒有輸出價值觀。當各方勢力你方唱罷我登場,最終留下一個亂糟糟的戲台子的時候,中國人默默地重建這個爛攤子,幫當地人重建他們的國家。如果這樣也能叫做新殖民主義的話,那我不知道當年的葡萄牙殖民者、蘇聯顧問、美國援助、古巴志願軍和南非白人派遣軍團應該怎樣被稱呼了。”

根據新華社、中非貿易研究中心、人民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非洲黃皮書:非洲發展報告(2016-2017)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