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促進中非文化交流,有利於中非經濟交流

促進中非文化交流,有利於中非經濟交流

近日,中國出版集團公司代表團在坦桑尼亞、肯尼亞和南非開展國際交流合作,落實集團“拓展新興市場和亞非拉主要國家市場”的國際化戰略布局,初步達成6項合作意向。

在坦桑尼亞,代表團就輸出曹文軒、楊紅櫻等人童書,出版旅遊口袋書達成2項合作意向。在達累斯薩拉姆大學孔子學院和斯瓦西裏語學院,代表團詳細了解漢語推廣和斯瓦西裏語應用情況,表示願意幫助解決漢語教材匱乏問題,就編撰本土化漢語教材、漢斯雙語詞典、用斯瓦西裏語推廣中國曆史文化達成3項合作意向。

在肯尼亞,代表團拜訪了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就發布年度重要報告、保護野生動物等提供翻譯與中文出版服務達成初步意向。在非洲成立最早的內羅畢大學孔子學院,雙方探討了易閱通合作以及與內羅畢大學出版社合作等問題。在四達肯尼亞分公司,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岩表示,願意將四達作為一個重要案例,納入英文傳記叢書“中國企業家系列叢書”,積極向海外介紹中國文化企業走出去。

在南非,李岩和ExclusiveBooks首席執行官本傑明·瑞斯克洽談,圍繞國民閱讀、實體書店、數字出版、中國題材圖書等展開深入交流,就設立中國圖書專區達成合作意向。本傑明·瑞斯克表達了來華合作開辦實體書店的願望。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國產電視劇和中國書籍出海非洲,能夠讓非洲人民有機會了解到中國的文化、生活,拉近雙方的距離。我國應從國家層面出台一系列產業、稅收政策,推動文化產業發展,並加速其走出去的進程,同時輸出中國價值觀,提升和展現中國文化軟實力。

目前非洲共設立了48所孔子學院和27個孔子課堂以及400多個教學中心,雖然不是孔子學院開辦數量最多的地區,卻是全球孔子學院辦學成效最好的地區,具有定位好、辦得好、學得好、用得好四大亮點。他希望中非雙方繼續精誠合作,不斷提高孔子學院的辦學質量和水平,為增進中非友誼作出更大貢獻。

“《茉莉花》這首歌很美,它讓我懂得中國人如何表達愛情。中國傳統女性跳舞非常優雅,這和我們這裏有所不同。”烏幹達孔子學院二年級學生伊麗莎白是烏著名學府麥克雷雷大學藝術合唱團的一員,她在參加中文歌曲《茉莉花》合唱後對記者如是說。

近日,烏幹達孔子學院成立兩周年慶典活動在麥克雷雷大學主樓禮堂舉行,孔子學院的學生們給當地觀眾獻上了一場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精彩演出。傣族舞蹈《月光下的鳳尾竹》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小合唱《隱形的翅膀》勵志又美好,一支《青花瓷》古典舞蹈更是贏得全場掌聲……

“我發現學習中文非常有趣,雖說有一定難度,但我喜歡中文和中國文化,我會努力學好它。”孔子學院高年級學生弗拉裏亞對記者說。

烏幹達孔子學院由麥克雷雷大學和中國湘潭大學合建,2014年12月揭牌,目前學生人數已發展到3000多人。孔院在麥克雷雷大學開設了漢語本科專業,已招收3屆學生,人數達80多人,另在烏多所中小學開設了全日制漢語課程、漢語興趣班等,就讀的中小學生近千人。此外非學曆教育的漢語短訓班發展尤為迅速,參訓人數達2000多人。

除了語言教學外,烏幹達孔子學院致力於推廣中國文化,通過舉辦孔子學院開放日活動、在中國傳統節日組織開展文化活動、舉辦首屆中國文化節和電影節等活動,擴大了中國文化在當地的影響。

烏幹達孔院還十分重視學術研討,相繼組織了“孔子學院與中烏文化交流”“如何辦好非洲孔子學院”“非洲曆史與國情”“非洲文化特性與教學方法”“孔子學院中非法律論壇”等講座或論壇,努力提高辦學質量和層次,提升學術品味。

麥克雷雷大學副校長約翰·多姆巴表示,烏中雙方學校合辦孔子學院是兩國教育領域的合作成果,使烏幹達學生可以花費不多就學到中文,有助於學生就業,並提高學生的國際視野。他同時認為,通過孔子學院的辦學活動,也使得中國人了解烏幹達語言和文化,這是一種雙贏的友好合作。

烏幹達第一夫人珍妮特·穆塞韋尼在給孔院成立兩周年的賀辭中說,烏幹達教育發展面臨挑戰,烏幹達感謝中國政府對烏教育事業的支持和幫助。烏幹達希望借鑒中國快速發展中的文化元素,推動烏幹達國家發展和實現人民幸福。

中國駐烏幹達大使鄭竹強認為,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和非洲傳統文化有很多共同點,中國踐行正確義利觀、以“真實親誠”理念發展對非合作等都來源於中國文化。目前中烏文化交流發展勢頭強勁,而孔子學院是中國對外傳播語言和文化的排頭兵和最有效途徑之一。

烏幹達孔子學院中方院長洪永紅表示,孔院下一步將重點推進烏幹達中學老師的中文教學能力建設。孔子學院即將在漢語教學大綱編寫、管理層學習、師資培訓等方面展開實質性工作,烏幹達有望在近兩年將漢語納入國民教育計劃,漢語有望成為烏幹達中學的外語選修課。

作為民主化進程的一部分,非洲的媒體習慣以“烏鴉”形象出現,有著負面報道的天性,並主要對涉及國際交流的部分進行批評。不過,在非洲地區的英文報紙及網絡媒體上,對孔子學院的相關報道並不是很多。這反映出非洲的孔子學院在影響輿論上不夠主動,還需要學會通過媒體來促進自己的發展。

在非洲地區的主流英文報紙、主要網絡媒體及相關學術文獻上,筆者收集到涉及孔子學院的文章共計357篇。研究發現,不僅孔子學院相關報道的數量呈逐年遞增之勢,而且,持積極評價(30%)或中立報道(60%)的比例,要遠高於持負面報道或消極評價(10%)的比例。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孔子學院在非洲的正面形象。

與全球其他孔院相比,非洲的孔子學院起步較晚,數量較少,在全球占比還不到10%。在南非,由於當地教育長期受白人統治,意識形態與西方接近,孔院創立之初受到外界質疑與壓力,甚至有學者懷疑孔子學院在海外竊取情報、技術及從事間諜行動。而西方主流媒體大肆宣揚中國“新殖民主義”、“文化入侵”等,也影響了部分非洲媒體和普通民眾。

一些本地學者對於孔子學院在非洲的發展及中國在非洲的影響日隆表示了懷疑或批評,並認為要優先發展非洲當地語言教學。斯泰倫博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羅斯(Dr.RossAnthony)認為,非洲國家不應該讓中國政府來填補後殖民主義時代的教育真空,非洲國家目前迫切需要廣泛地建立其自身獨立的教育體系,其中也包括漢語教學能力。

盡管孔子學院在南非的發展相對順利—共有5所孔子學院(包括開普敦大學、斯泰倫博什大學等非洲頂尖高校)和3所孔子學堂,而且南非已經正式將漢語引入中小學課堂教學,並在2016年實現了44所學校正式引進漢語教學,但是,一些南非的主流大學如金山大學等,仍然不願意建立孔子學院。

筆者在金山大學的調查發現,作為南非國際關系研究的重鎮,金山大學的許多學者擔心孔子學院會影響學校的教育,並影響其本身對於中非關系問題的價值判斷。此外,在這類傳統的南非白人大學,多少有些人戴著文化種族主義的“有色眼鏡”在打量孔子學院,更無視孔子學院在南非的良好生長態勢。

在肯尼亞的莫伊大學,來自中國東華大學的一名教師和莫伊大學的學生們同台表演太極拳。

除了上述質疑聲音之外,孔子學院在非洲的輿論環境整體向好,其價值主要體現為:促進中非文化交流,有利於中非經濟交流,推動雙方的政治互信,有利於非洲華人的民族認同與文化傳承這四方面。

與歐洲和北美的許多大學有著悠久而成熟的漢學或中國研究不同,在非洲,大學生或普通民眾對於中國的理解大多是通過西方媒體,而孔子學院則給許多當地民眾提供了中國語言與文化的第一個、甚至是唯一的經常性活動場域與交流平台。中國政府在非洲廣建的孔子學院,以及提供國際企業管理學位和其他課程的中國大學,則是許多非洲學生和年輕教授在文化和教育上的一個日漸重要的選項。

非洲學生之所以願意接受這些學習機會,是因為他們視其為事業提升的階梯,同時相較於美國與英國同等學程,費用要低廉;而體驗一個崛起中大國內部運作的豐富經驗,更具有深遠的意義。他們樂意在可負擔的范圍內,傾其所有“換得”此種教育與文化的經驗。

經濟價值是語言文化傳播的重要動因。非洲媒體認為,孔子學院的發展與漢語教學的推廣,勢必會給非洲人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和商業機會,其對於非洲經濟發展的實用價值和潛在價值不斷提升。以津巴布韋為例,隨著中國和該國經貿關系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中文感興趣並希望學習中文。

語言文化傳播的另一個重要意義就是外交需要。早在1945年聯合國成立時,就確立了聯大工作語言是英語、法語、俄語、西班牙語和漢語。如今,中國在幾乎所有的全球性多邊國際機構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越來越多的國家希望與中國建立穩定的外交關系。而漢語擁有全球第一大母語使用人口(其後依次是西班牙語、英語、印地語、阿拉伯語),以漢語語言文化交流為切入點的夥伴關系,具有堅實的民間基礎。

1990年後,非洲大陸的中國移民開始增多,並由過去的台灣、香港的投資移民為主,變為了由大陸、內地從事投資和商貿活動的移民為主。非洲如今生活著上百萬的中國移民。底蘊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具有強烈的鄉土特征和頑強的生命力。對於眾多熱愛祖國和家鄉的海外華僑華人來說,學習華文、傳承中華文化是一種民族自覺。

與東南亞及歐美等華人較多、華文教育較為發達的地區不同,在非洲,由於華人群體較小,除了南非少數台灣人開設的華文學校之外,當地華人通過學校系統接受華文教育的機會幾乎為零。

換言之,在非洲大陸發展孔子學院,有著重要的維系民族認同與文化傳承的功能。尤其在南非的諸多華人聚居區(如約翰內斯堡、開普敦等地),孔子學院在與當地台灣華文學校的競爭中,承擔著維護國家統一與維系民族認同的重要功能。

正如一篇非洲報道所提及的,盡管中國的孔子學院不完美,但它給非洲提供了認識中國與促進中非合作的機會和資源,因此非常有價值。

非洲的孔子學院在近年的快速發展中,也浮現出“師資短缺”及“難以融入當地”的問題,並引起了媒體和當地教育者的注意。

孔子學院一直采用輪換制的任教方式,師資主要靠短期派遣公派教師和志願者支應。然而,由於非洲經濟不發達、流行疾病(如西非的埃博拉和南部非洲的艾滋病)和犯罪問題高發,許多優秀的公派老師和志願者並不願意來非洲。加上孔子學院在非洲的發展太快,許多地方都出現了急缺老師的狀況,專職教師的匱乏已經成為孔子學院在非洲發展的瓶頸。

“難以融入當地”首先是由於中非文化交流的不夠與文化隔閡的存在。南非主流媒體《郵政衛報》引用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專門研究孔子學院的MaddalenaProcopio博士的言論,認為在許多非洲孔子學院的管理與運作過程中,由於中非之間大學管理體系及教學方式上的差異,漢語教學並沒有很好地融入當地大學的教學體系,從而導致了中外方之間的信任度不夠以及管理上的問題,進而成為孔子學院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障礙。

此外,基於一種長期的“天下觀”及受歐美種族主義思想的影響,一部分在非洲的漢語教學者多多少少會有一些“文化中心主義”,並在漢語教學中有意無意地讓人有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形成。這其中,既有教學者對於非洲黑人學生的歧視和偏見,也有個別西方國家對於非洲孔子學院教學問題的複雜化和政治化在起作用。

需要指出的是,孔子學院的設立目標是以推廣語言及中國文化為主,而非洲國家對於中國目前最大的期盼則是經濟援助。因此,未來非洲地區孔子學院的發展,應該結合和服務於中國政府的“一帶一路”建設、中國產能“走出去”及其他對非援助計劃,向項目所涉區域擴展。

相應地,中國在歐美發達國家與非洲發展中國家展現軟實力,也應該采取不同策略。在西方發達國家,我們應該降低孔子學院的官方色彩,並擴大邀請當地民間團體、智庫及媒體等參與,同時向下紮根,強化孔子課堂之語言教學與文化傳播的功能。而在非洲,中國政府適宜通過孔子學院的發展來確保“一帶一路”相關倡議的順利實施,並構築文化軟實力優勢。

根據人民網、參考消息、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促進中非文化交流,有利於中非經濟交流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