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梁頌恆及游蕙禎承認錯誤將不再參與政治

梁頌恆及游蕙禎承認錯誤將不再參與政治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就宣誓案提出「終極上訴」遭終審法院駁回。梁頌恆和游蕙禎8月29日接受電台訪問時表明不再參選,如青年新政有人希望參選,「事必會有政治目標,盤算係點,到時再決定」。游蕙禎否認怕輸才棄選,認為連「原則都唔要」才是真正輸掉,她強調當初的政治理念是找一條適合香港人走的路,讓香港人有決定前途的權利,但不代表要迎合政府,如妥協才是對不起選民和自己。

梁頌恒指,自己日後會往體制外走,稱曾以為街頭和議會可以兩條路一起走,今日議會之路被擋,唯有往街頭的路走,但他坦認財政資源是一大問題。游蕙禎則指地區議題仍有很多渠道發聲,如立法會或城規會的公聽會,但承認成效不高。

游蕙禎日前在社交網站發布「陳情表」,承認自己為過去驕奢躁進而汗顏,並要種因嘗果。但她昨日指,自己的反省不包括宣誓過程,因當時曾與議員助理商討宣誓的形式,自己亦考慮很久,不會因為法庭判決而覺得自己的宣誓有問題,又堅持當日提到的「支那」字眼並非要侮辱任何人或文化。

梁頌恆則指,對法院的裁決感到失望,認為自己的宣誓形式與過去其他議員沒大分別,但他承認自己錯判形勢,高估了法院給香港的保護,若事前知道後續會發生的事,他就不會參選立法會。

談及二人如何維持生計,游蕙禎指現時已獲聘做「Back Office(後勤)」工作,「唔出名、唔出樣」,直言維持生活上相對困難,要兼顧工作及政治上的計畫。梁頌恆說過去數個月在做社交媒體內容製作的臨時工,之後則「未諗到」。

立法會行管會已開始追討梁、游二人各九十三萬元的薪津,梁頌恆昨日指看不到追討薪津的法理依據,又認為沒有需要提出司法覆核挑戰有關決定,因目前有太多官司要處理,他指不會透過籌款處理議員資格案的訟費,建議社會轉為支援其他面臨訴訟的抗爭者。

梁頌恆、游蕙禎去年10月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時播「獨」辱國,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撤銷議員資格,他們提出上訴被駁回,此後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亦被駁回,今年二月梁游向終審法院申請「終極上訴」許可。終審法院三位法官上周五聽取梁游一方陳詞後,即駁回二人的上訴許可申請,指出二人的上訴理據沒有成功的合理勝算,昨日上午頒下27頁判詞詳細解釋裁決理據。梁頌恆及游蕙禎未有到庭。

判詞首先指出,本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及討論,但法庭不會介入政治議題的爭辯,唯一考慮是本案是否涉及具有重大廣泛的或關乎公眾的重要性,以及有合理可爭辯之處。

不干預原則不適用

梁游提出,基本法第104條對立法會誓言的方式沒有特定憲法規定,立法會誓言屬立法會內部程序,不干預原則適用於本案。終院批評其理據站不住腳,無法構成合理可爭辯的上訴理由,而下級法院不接納其理據的做法正確。終院指出,基本法第104條訂明,立法會議員作出宣誓時有憲法規定,當有人提出質疑,法庭有責任就基本法104條的憲法規定作出裁決,故不干預原則在本案並不適用。

終院進一步指,雖然基本法第104沒有列明誓言的確切用字,但條文訂明要「依法」宣誓責任, 「依法」便是指《宣誓及聲明條例》(該條例)第16條、19條及附表2,以及根據該條例第21條規定,任何人若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若該人已就任則必須離任,若該人未就任則被取消就任資格。

梁游又稱,該條例第21條,不應被解釋為規定任何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的立法會議員,在法律上須自動離任。該條例第21條無意對不慎略去立法會誓言中部分字詞、或讀錯誓言的立法會議員取消其資格。終院認為,梁游二人已被裁定為「明顯不接受及蓄意遺漏誓言」,此事實裁斷並無合理可被質疑的理據,故此法庭不容置疑裁定二人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立法會主席便不能行使酌情權或裁決。而二人陳詞時曾提出如無意讀漏字或讀錯字的情況,終院認為這論點根本與本案事實無關。

對於游一方指《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無訂明莊重的規定,法官認為這論點既無實據,也無合理可爭辯之處。因為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的上文下理以及基本法104條,該條例第21條明顯隱含的規定是要以客觀上莊重的態度來作出宣誓。而誓言本身的用字,明文規定要「謹以至誠,據實」作出宣誓。人大釋法均有明文規定,作出立會誓言時必須莊重,本港法庭受釋法約束。

釋法具約束力及追溯力

梁一方又提出,若任何人未能作出有效宣誓,但願意在幾乎毫無拖延的情況下作出宣誓,則不應該被視為《宣》第21條所指的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終審法院不認為這樣的解釋有何依據,也不認為該條文存在任何違憲性,而須對其作出狹義的解讀。根據案情,梁游二人明顯不接受及蓄意遺漏作出立法會誓言,因此已拒絕及忽略作出該項誓言。

對於梁游一方質疑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效力及範圍等問題,終院引述多宗案例指出,有關人大釋法的若干權威性基本法原則已經確立,法庭沒理由重新考慮,並重申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進行的解釋對本港法院具約束力及追溯力。

終院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104條進行的解釋具有清晰的範圍和效力,梁游二人被取消資格是他們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自動產生的結果」。終院最後指出,原訟庭及上訴庭作出的事實裁定並沒有受到質疑,即使不考慮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本案結果亦會一樣。

根據新華網、星島日報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梁頌恆及游蕙禎承認錯誤將不再參與政治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