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打造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是中緬兩國關系發展的大趨勢

打造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是中緬兩國關系發展的大趨勢

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包括緬甸在內的東南亞國家同中國的經貿關系日趨緊密。中方願以此為契機,進一步推進中緬務實經貿合作,推動雙方企業在港口、工業園區、交通基礎設施、能源、醫療衛生、農業等領域有關大項目合作取得積極進展,加強雙邊貿易投資合作,推動兩國經貿關系持續、健康、穩定發展。

來自中國雲南的五家律師事務所在緬甸仰光共同發起成立首家中資聯合律所,旨在助力更多中資企業開拓當地市場。

張貴祥是中國水利水電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的項目經理。他說,到緬甸之後,覺得對緬甸的法律法規非常不熟悉。作為一個建築企業,對當地的法律法規不理解會造成建築方面的風險非常大。另外,招聘合同談判這塊也是一直在困擾著他們。

對於當地法律的不熟悉不僅困擾著中國水利水電在緬開展業務的企業,也讓一些其他的中資企業付出了不少代價。雲南昆明律師協會副會長李俊華說:“勞工問題不論是中資企業、韓資企業還是日資企業到任何一個國家都必須要重點關注,因為每一個國家勞工法不一樣,其次勞工的素質也不一樣,文化背景也不一樣。”

除了法律層面的障礙,緬甸政府在環境保護、土地政策上的一些規定也限制著一些中資企業的發展。為此,李俊華所在的雲南昆明建緯律師事務所同另外四家來自雲南的律所,於29日在仰光成立了中國瀾湄律師事務所,這也是在緬成立的首家中資聯合律所。這幾家在政府顧問、建設工程、傳媒知識產權等領域各有專長的律所,計劃不久後聯合發布一份入緬中資企業法律風險報告,為入緬中資企業提供風險指引。

在當天的開業儀式上,李俊華也給計劃前來開拓緬甸市場的中資企業提供了建議:“法律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因素,中資企業在進來之前對於緬甸商法制度、勞工法制度、稅法制度都需要有一個比較全面的了解,這樣對於規范自己的投資行為、滿足投資收益的目的肯定都是有幫助的。”

根據緬甸投資與公司管理局發布的數據,從1988年下半年起至今,中國作為緬甸的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對緬投資額累計已超過185億美元。

緬甸南臨印度洋,東北毗鄰中國雲南省,又位於印度、孟加拉國和泰國、老撾等東南亞國家的中間。僅從地理位置上看,其戰略要沖的作用便可見一斑。曆史上,緬甸就緊密關聯著中國西南地區的安全與發展。現如今,盡管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和第一貿易大國,但中國的經濟發展仍面臨著巨大的地緣政治風險。對外貿易仍是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東部沿海是經濟重心,主要的貿易物資和能源進口要依賴馬六甲海峽,提出和實施“一帶一路”構想,可以打破這種依賴。從中國自身來說,向西發展除了面向中亞、俄羅斯的西北戰略通道以外,便是面向南亞、東南亞的西南戰略通道,而緬甸的地緣條件恰恰決定了其對於中國的戰略重要性。

此外,緬甸自然資源豐富,是中國重要的礦產、能源和原材料供應地,同時又建有通往中國的油氣管道,仰光、皎漂等優良的港口為中國海外貿易西出印度洋直接進入波斯灣、紅海提供了可能。鑒於此,緬甸曆來都是中國發展對外關系的重要夥伴,而經貿合作也一直都是維系兩國關系的重要紐帶。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中國對緬甸進出口貿易增長勢頭十分強勁。從2011年至2013年,中緬進出口總額同比增加分別為73.2%、1.8%、35.6%。到2014年,中緬貿易額高達249.7億美元,相比2013年更是增長了144.9%,中國已經成為緬甸第一大貿易夥伴國。而且,中國還是緬甸最大的外資來源國。截至2014年3月,中國累計向緬甸投資140億美元,占緬甸吸收外資金額的近1/3。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中緬經貿合作的前景仍將十分廣闊。首先,中緬互為重要鄰邦,中國戰略利益的維護和緬甸自身的經濟發展都需要對方。其次,兩國經濟的互補性極強。在貿易領域,中國主要向緬甸出口成套設備和機電、紡織、化工、金屬、車輛配件等領域的產品,緬甸主要向中國出口礦產、農產、木材、水產、珠寶等領域的產品,這說明兩國的貿易互補性極高。在投資領域,中國已逐漸成為世界主要的對外投資國之一,而緬甸經濟基礎薄弱,其發展也需要重視吸引海外投資,能源、電信、制造業等領域都是緬甸吸引外資的重點,這些恰恰又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重要領域。再次,中國和緬甸經濟增長速度都比較快,中國隨著經濟實力的增強對周邊國家的經濟輻射力也在增強,而緬甸經濟的快速增長也使其日益成為中國在東南亞的重要市場和投資目的地。最後,隨著中國“一帶一路”構想的持續推進,緬甸的戰略作用將不斷凸顯,這將為兩國經貿合作的擴大帶來不可多得的曆史機遇。

隨著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的推進,建設“孟中緬印經濟走廊”的進程將會大大加快,在亞洲,這將覆蓋一個面積達1340萬平方公裏、人口將近28億的巨大市場。雖然無論是人口規模還是經濟總量,緬甸都相對偏小,但其作為連接中國、南亞、東南亞三大經濟板塊的樞紐,無疑將發揮至關重要的節點作用。中緬經貿合作的戰略價值也將與日俱增。

中緬之間的合作涉及基建、能源、貿易、產業等諸多關鍵領域。在“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框架下,借助不斷擴大的中緬經貿合作,緬甸一是可以吸引源源不斷的中國投資進入鐵路、港口、航空、信息通訊等基礎設施領域,逐步改變落後的面貌;二是可以充分利用兩國經濟的互補性,對接中國巨大的市場,發揮自身比較優勢,擴大對中國的出口,增加本國的資本積累;三是可以承接中國的優質富餘產能的轉移,發展自身的產業體系,擴大就業,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四是可以學習中國的改革經驗,改善其自身的經濟治理和企業管理水平;五是可以憑借地理優勢,發揮連接中國腹地和印度、東南亞的陸上樞紐和連接中國腹地和印度洋的陸海聯通樞紐作用,依托轉口貿易、物流中轉等方式獲取經濟利益。

以“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為契機,中緬兩國可以增進合作,擴大經貿往來,實現互惠互利。依托“孟中緬印經濟走廊”建設的推進,中緬兩國可以建成從太平洋到印度洋的運輸交通網絡,加強道路聯通;可以圍繞經濟發展戰略和對策、政策和法律進行溝通、協調,加強政策溝通;也可以就貿易和投資便利化進行磋商,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和自貿區戰略的延伸,加強貿易暢通和貨幣流通。並且,中緬擴大經貿往來符合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為加強民心相通、增進友誼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存在著長期的艱巨性,美國、日本等國的戰略競爭將帶來難以估計的地緣政治風險,這對中緬經貿合作的潛在影響不容忽視。而且近年來,西方國家與緬甸政府的接觸日漸頻繁,在緬甸的投資不斷增長,這在客觀上形成了對中國在緬戰略利益的擠壓。但緬甸對外政策的多元化,並不代表其可以忽視中國的經濟實力和政治影響。更何況,“海上絲綢之路”本就是一個包容性極強的戰略平台,本著“親誠惠容”的理念和求同存異的精神,中國可以與緬甸尋求共同利益的彙合點,與其他各國協調利益關系,以務實合作實現互利共贏。因此,從大局著眼盡管不排除風險因素的存在,但在增進互信、深化合作的基礎上加強經貿往來、實現互聯互通,最終打造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是中緬兩國關系發展的大趨勢。

延伸閱讀:中緬雙邊經貿合作發展的曆史、現狀與挑戰

1949年12月16日,緬甸宣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1950年6月8日,中緬兩國正式建立外交關系,緬甸成為最早承認新中國的非社會主義國家之一。1988年,緬甸軍政府上台,西方國家紛紛對緬甸實施經濟制裁,中緬兩國關系繼續保持友好發展,雙方高層互訪頻繁,政治互信加深,有力地推動了兩國關系全面、快速發展。25年來,中緬雙邊經貿合作取得了引人矚目的成就,但也存在諸多問題與不足。在緬甸民主化改革進程中,中緬雙邊經貿合作面臨巨大機遇與挑戰,基於兩國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和地緣經濟互補優勢,可預見,未來雙邊經貿合作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一、中緬兩國政治與經濟關系發展的曆程回顧

(一)中緬兩國政經關系發展的主要階段

中緬兩國關系發展主要經曆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1950年—1962年,吳努時期,兩國建立“胞波”式友好關系;第二階段:1962年—1988年,溫奈獨裁時期,兩國關系初期緊張甚至惡化,中後期逐漸恢複正常,並緩慢發展;第三階段:1988年—2011年,蘇貌與丹瑞獨裁時期,西方對緬甸實施嚴厲制裁和政治封鎖,中國一度成為緬甸在外交上唯一可以依賴的國家,中緬兩國關系全面升溫,並實現快速發展;第四階段:2011至今,吳登盛民主化改革時期,中緬關系邁入曆史新階段,在波折中不斷前進。

(二)1988年以來中緬雙邊經貿關系發展的狀況

1988年,緬甸軍政府上台後,對中國奉行友好政策,尤其在西方國家嚴厲制裁下,中緬關系日益密切。1994年8月13日,雙方簽署《關於邊境貿易的諒解備忘錄》。1996年2月,中緬雙方宣布成立“中緬經濟促進會”。1997年5月,雙方簽署《促進中緬經濟合作協議》。2000年6月5日—12日,緬甸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副主席貌埃上將訪華,雙方簽署《中緬關於未來雙邊關系合作框架文件的聯合聲明》。2001年12月12日—15日,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主席訪問緬甸,雙方簽署《關於鼓勵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和《中緬經濟技術合作協議》等五個文件。2004年3月24日,中國國務院吳儀副總理訪問緬甸,雙方簽署《中緬兩國政府關於促進貿易、投資和經濟合作備忘錄》。2011年5月26日—28日,緬甸總統吳登盛訪問中國,雙方宣布建立“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中國成為緬甸第一個全面戰略合作夥伴,兩國關系從此翻開了嶄新一頁,雙邊經貿關系步入全方位、多領域、多層次發展的新階段。2013年,中緬雙邊經貿合作成效顯著,尤為引人關注的是,曆時三年建設的中緬原油管道和中緬天然氣管道分別於5月30日和7月28日全線貫通,並正式向中國國內輸入原油和天然氣。

二、中緬雙邊經貿合作發展的曆史與現狀分析

(一)貿易合作

據亞洲開發銀行(ADB)統計數據顯示,25年來,中緬雙邊貿易合作取得了引人矚目成效,雙邊貿易發展呈快速遞增趨勢(參見圖1)。1988年,中緬雙邊貿易金額僅951萬美元,其中,緬甸對中國出口181萬美元,緬甸自中國進口770萬美元,緬甸逆差達589萬美元。1988年,西方國際社會對緬甸實施嚴厲制裁,導致其對外貿易大幅萎縮,但中緬兩國繼續保持友好關系。1989年—1991年,中緬雙邊貿易飆升,增長率分別為699.47%、124.91%和129.29%。1992年—1995年,雙邊貿易跌宕起伏。1996年—1999年,雙邊貿易小幅下降。自2000年以來,雙邊貿易連續13年高速增長,但各年份波幅較大,缺乏平穩性。

2012年,中緬雙邊貿易合作再創曆史新高,達到74.237億美元,增長率為8.23%,但較2011年增速(45.75%)大幅放緩,顯著低於緬甸全國外貿增速,其中,中國對緬甸出口62.425億美元,增長率為17.15%,自緬甸進口11.812億美元,增長率為-22.54%,緬甸逆差達50.613億美元,中國成為其外貿逆差第一大來源,占其全球貿易逆差總額的58.94%。1988年—2012年期間,緬甸在中緬雙邊貿易合作中一直處於逆差地位。尤其近年來,其逆差金額迅猛上升,過去25年,緬甸自中國貿易逆差金額累計達252.7142億美元。

1988年,緬甸自中國進口在緬甸進口貿易總額中所占比例僅為3.13%,其中,緬甸對中國出口在緬甸出口貿易總額中所占比例為1.08%,中緬雙邊貿易在緬甸外貿總額中所占比例為2.30%。1988年—1990年,該比例急劇攀升。1991年—2001年,該比例日漸下降。2002年—2012年,中國在緬甸外貿中所占比例小幅遞增。2012年,緬甸自中國進口在緬甸進口貿易總額中所占比例達36.97%,居於首位;其中,緬甸對中國出口貿易占其出口貿易總額的14.23%,居於第三位,僅次於泰國和印度;中緬雙邊貿易金額在緬甸外貿總額中所占比例為29.48%,居於首位。

長期以來,緬甸對中國出口商品以原材料和初級產品為主,自中國進口商品以制造業產品為主。據聯合國商品貿易統計數據庫(UN

Comtrade)資料顯示:2010年—2012年期間,中國對緬甸出口貿易商品層次呈小幅上升趨勢,初級產品所占比例分別為18.15%、15.34%和14.79%,制造業產品所占比例分別為81.85%、84.66%和85.21%;中國自緬甸進口商品層次波幅較大,初級產品所占比例分別為81.28%、51.53%和70.14%,制造業產品所占比例分別為18.72%、48.47%和29.86%。

2012年,緬甸對中國第一大類出口商品是木制品,金額為3.090億美元,增長率為9.79%,所占比例為23.78%,占緬甸該商品全球出口總額的26.36%;第二大類出口商品是寶石,金額為2.940億美元,增長率為-62.15%,占對中國出口貿易總額的22.62%,占緬甸該商品全球出口總額的91.39%;第三大類出口商品是礦石,金額為2.129億美元,增長率為-6.85%,所占比例為16.38%,占緬甸該商品全球出口總額的91.75%;第四大類出口商品是橡膠及其制品,金額為1.203億美元,增長率為9.50%,所占比例為9.25%;第五大類出口商品是能源,金額為0.628億美元,增長率為-9.60%,所占比例為4.83%。同期,緬甸自中國第一大類進口商品是機械設備,金額為9.128億美元,增長率為4.50%,占自中國進口貿易總額的16.11%,占緬甸該商品全球進口總額的48.85%;第二大類進口商品是汽車,金額為7.690億美元,增長率為0.20%,所占比例為13.57%;第三大類進口商品是電器及電子設備,金額為6.699億美元,增長率為41.67%,所占比例為11.82%;第四大類進口商品是鋼鐵制品,金額為4.933億美元,增長率為-7.91%,所占比例為8.71%;第五大類進口商品是鋼鐵,金額為4.734億美元,增長率為52.67%,所占比例為8.35%。

(二)投資合作

1988年—1989年,緬甸相繼頒布《緬甸聯邦外國投資法》、《緬甸聯邦外國投資法實施條例》和《緬甸聯邦外國投資項目條例》等。2012年11月2日,緬甸頒布新的《外國投資法》。近年來,緬甸政府積極擴大對外開放,努力改善投資環境,大力吸引外國直接投資。

20世紀90年代以前,中國在緬甸幾乎沒有任何投資活動。90年代中期,中國企業才陸續進入緬甸市場開展投資活動,但投資項目數量較少,合同金額較低,沒有形成規模。據緬甸投資委員會(MIC)統計數據顯示:1988—2001年,中國對緬甸投資金額累計只有0.67億美元,所占比例僅為0.94%,在緬甸吸引外資中排名第13位,相對靠後。近年來,中國對緬甸投資迅猛增長、持續飆升。1988年—2012年,中國大陸成為緬甸吸引外資第一大來源,投資項目數為41個,投資金額為141.679億美元,所占比例達34.15%,遠高於排名第二位的泰國,中國香港排名第三位,投資項目數為43個,投資金額為63.744億美元,中國澳門排名第二十七位,投資項目數為2個,投資金額為0.044億美元。中國(大陸與港澳地區)合計投資項目數為86個,投資金額為205.467億美元,所占比例達49.52%,幾乎占緬甸吸引外資的“半壁江山”(參見表1)。

中國對緬甸投資主要集中在電力、礦產、天然氣與石油資源開發及基礎設施建設等,對制造業、服務業領域的投資嚴重不足。中緬投資合作代表性項目有:中緬油氣管道(25.4億美元)、萊比塘銅礦(10.65億美元)和密松水電站項目(36億美元)等。

三、中緬雙邊經貿合作中存在的突出問題

(一)貿易總量較小且增勢乏力

25年來,中緬雙邊貿易合作取得了顯著成效,尤其近年來,雙邊貿易發展相當迅猛,但其總體水平與兩國甚密的政治關系卻顯得十分滯後和極不匹配。2012年,中緬雙邊貿易額僅74億美元。中緬雙邊貿易合作發展總體水平低下,一方面因緬甸經濟發展落後,導致其進口乏力;另一方面,其國內第二產業發展滯緩,導致其出口不足。隨著緬甸國內經濟持續增長、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升,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將具有巨大的市場潛力,基於兩國經濟與地緣的互補性優勢,未來雙邊貿易合作發展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二)貿易商品種類單一且層次低下

緬甸對中國出口以初級產品、自然資源類商品為主,而自中國進口則以制造業產品為主,雙邊貿易主要體現為產業間貿易合作,其主要源於兩國經濟差異和緬甸經濟狀況。目前,緬甸第二產業發展滯後,制造業產品種類較少且缺乏競爭力,出口能力極為有限,而國內豐富的資源自然成為其擴大出口貿易的主要商品。貿易商品種類單一和層次低下大大制約了雙邊貿易潛力的有效發揮。

(三)貿易結構嚴重失衡

2012年,緬甸對中國貿易逆差高達50.613億美元,中國已成為其貿易逆差第一大來源,占其當年全球貿易逆差總額的58.94%。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內對能源與原材料類商品的巨大且迫切需求,自緬甸進口貿易將會持續大幅增長態勢,而緬甸因其國內經濟發展落後,對中國制造業產品進口需求仍將增勢緩慢,最終加劇雙邊貿易格局的失衡。雙邊貿易格局長期失衡增添了雙邊貿易合作摩擦隱患,積極、妥善處理雙邊貿易平衡性問題,對保證雙邊經貿合作的長期、平穩、健康發展尤為關鍵。

(四)投資領域集中且各年份波幅較大

1988年—2012年,中國成為緬甸吸引外資的第一大來源,中國對緬甸投資領域主要集中在電力和資源開發等,其中,電力領域投資幾乎占據了中國對緬甸所有投資。亟需引起重視的是,近年來,中國這種資源密集型投資在民主化改革進程中的緬甸已遭遇了一系列麻煩與損失。另外,中國對緬甸投資波幅較大,嚴重缺乏穩定性,2010年,中國對緬甸投資金額為43.5億美元,2011年,急劇增至82.7億美元,2012年,驟然下降至4.07億美元。

(五)投資主體單一民間合作不足

中國對緬甸投資主體主要是國有企業,與緬甸投資合作對象也主要集中在官方或軍方企業,兩國民間合作進展十分欠缺和滯後。如萊比塘銅礦合作項目,雙方投資均為軍方背景企業。中國對緬甸投資合作長期執行“上層路線”,片面追求迎合政府偏好,往往沒有較好顧及當地居民的實際需求從而導致中資企業及項目在當前緬甸民主化浪潮下所面臨風險迅速集聚。積極轉變傳統投資模式,著力發展民間交流與合作才是未來中緬雙邊經貿合作的主要方向。

四、中緬雙邊經貿合作所面臨的主要挑戰

(一)緬甸國內政治前景尚不明朗

當前,緬甸國內各種政治隱患較為突出,未來政治發展前景尚不明朗,給中緬雙邊經貿合作蒙上了厚厚陰影。2011年2月,吳登盛當選緬甸首任民選總統,自新政府執政以來,積極實施了一系列民主化改革,如釋放政治犯、放松新聞管制等,長期被壓制的各類國內反對勢力得到“松綁”和“釋放”,各種流亡國外勢力紛紛回國,國內黨派與政權鬥爭錯綜複雜,矛盾尖銳,目前,緬甸國內政局不再像軍政府統治時期“鐵板一塊”,各種動蕩因素盤根錯節。尤需引起重視的是,部分反對勢力和非政府組織對中國存在嚴重“偏見”、“敵視”,中資企業常常成為反對派的“眼中釘”、“肉中刺”,未來雙邊經貿合作所面臨的各種人為性障礙或破壞事件可能會日益增多。2013年7月19日,吳登盛首次正式表示不再繼續參選2015年緬甸第二任總統選舉,此舉措更是增添了緬甸未來政治發展的變數。

(二)中緬兩國政治關系未來走勢的不確定性

長期以來,中緬兩國無論在政治還是經貿合作模式上都集中體現為“上層路線”特征,該模式在一定時期促使雙方合作成效顯著,但隨著緬甸民主化進程快速推進,其弊端日益凸現,風險驟然劇增。緬甸國內各種政治變數進一步加劇未來中緬關系的不確定性。近年來,緬甸國內一些反軍政府獨裁和反華勢力熱衷“挑唆”與“煽動”,策劃組織各式反對、抵制中資企業項目的“街頭政治”,增添了中資企業在緬甸投資經營的政治風險,嚴重影響了未來雙邊經貿合作的信心。2011年9月30日,中緬經貿合作項目典范之一——密松水電站被吳登盛政府單方面宣告暫停,此後,中國對緬甸投資合作出現了明顯的收縮。

(三)緬甸國內“民地武”和宗教沖突

長期以來,緬甸國內少數民族地方武裝勢力(“民地武”)廣泛存在,主要包括克欽獨立軍(KIA)、巴朗國家解放陣線(PSLF)和撣邦軍(南、北)(SSA)等,“民地武”與中央政府矛盾尖銳,沖突頻仍。2011年6月,緬北地區克欽獨立軍與緬甸政府軍爆發武裝沖突,進一步加劇地方緊張局勢,給中緬雙邊經貿合作帶來諸多負面沖擊。同時,2012年6月,緬甸若開邦西部地區爆發嚴重的佛教徒與羅興伽穆斯林流血沖突,宗教沖突矛盾升溫,再次增添政局動蕩因素,不可避免地影響中緬雙邊經貿合作的正常開展。

(四)緬甸國內經濟發展水平低下

當前,緬甸仍是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國內經濟發展水平十分低下。2012年,緬甸GDP只有570億美元,人均GDP僅為880美元,是東盟國家中最低的,國內居民以農業人口為主,且46%的農民仍處於貧困狀態。緬甸總體經濟發展程度落後直接導致了其國內市場狹小和層次低下,大大制約了雙邊貿易合作的深度與廣度;另外,緬甸經濟發展水平極為低下,進而導致對基礎設施的投入嚴重不足,國內交通不便,運輸費用高昂,能源供應緊張,使得外商在緬甸的正常投資經營活動受到極大影響和制約。

(五)緬甸國內投資環境欠佳

據美國國務院公布的《2013年緬甸投資環境國際指數》,緬甸投資環境相對欠缺,亟需大力改善。據透明國際公布的2012年各國“腐敗指數”,緬甸在世界174個國家中排名第172位,倒數第3位,腐敗已成為其經濟發展的一大弊端,極大影響了外商的投資信心。當前,國際機構對緬甸投資環境評價均較為悲觀,各項指標得分與排名普遍較低和靠後。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公布的《國家風險分析報告》(2013),對當前緬甸總體形勢分析與評估,認為緬甸投資與經貿風險的參考評級為8(8/9)級,國家風險水平顯著,未來風險水平保持穩定。

根據中新網、國際在線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打造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是中緬兩國關系發展的大趨勢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