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鐵路是中非友誼的一座豐碑

鐵路是中非友誼的一座豐碑

中國正在非洲加速推進鐵路建設,在肯尼亞開通了連接首都內羅畢與港口蒙巴薩的“蒙內鐵路”,在埃塞俄比亞建設的通往鄰國吉布提港口的鐵路也即將竣工。各方期待中國鐵路能夠激發非洲物流與經濟活力,助力改善非洲地區的貧窮現狀。

鐵路具有運量大、速度快、運輸成本低的綜合優勢。這些優勢對於帶動非洲當地招商引資、加快不同地區間商品流通具有巨大的促進作用。而招商引資環境的改善以及商品流通的加快,會讓當地企業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企業的增加不僅可以增加財政收入,更重要的是可以增加就業。屆時民眾都忙於工作創造財富,社會治安也會得到顯著改善,從而讓國家發展進入良性循環。

從市場優勢來看,中國鐵路經過長期的發展,不僅在建設與後期運營維護方面具有成熟的技術,而且能在兼顧工程質量的同時,實現更快的建設速度,更低的建設成本。

中國鐵路在其國內的實踐足以說明其在質量方面的實力,而日前有媒體報道英國高鐵每公裏造價約為中國20倍的消息,更能說明中國鐵路建設在成本控制方面的優勢。

從合作誠意來看,中國鐵路企業在海外投資建廠,培訓外籍員工,且願意根據實際需要提供融資,很好地解決了當地政府想要改善基礎設施,卻苦於沒有資金的糾結。這些都充分體現了中國企業的誠意。並且這些誠意本身,就是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為當地創造就業的具體實踐。

從經濟實力來看,目前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且經濟走勢平穩,增長後勁十足。這使得中國有能力積極開展對外投資,在促進世界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一帶一路”倡議能夠迅速得到世界各國的積極響應也正說明了這點。就“一帶一路”倡議的最終實現而言,擁有完善的基礎設施顯然更易搭上“一帶一路”的發展快車。而在基礎設施的建設過程中,中國鐵路無疑將是最具比較優勢的選擇。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要想富,先修路”——良好的交通條件是一個地方得以發展的關鍵。改善非洲多國貧窮落後現狀的先決條件是做好基礎設施建設,保證交通物流的通暢。中國鐵路具有建設和維護成本低、技術成熟等優勢,深受非洲歡迎。

贊比亞,內陸國家,面積75.26萬平方公裏,比青海省還要大3萬多平方公裏。

在殖民時代,贊比亞因為地處內陸,列強關注度不高。後來贊比亞銅礦資源被發現,英國才姍姍來遲統治。

贊比亞雖然銅資源多且易於開采,但交通運輸成了大問題。

贊比亞鄰國按順時針方向依次是:剛果金、坦桑尼亞、馬拉維、莫桑比克、津巴布韋、博茨瓦納、納米比亞安哥拉。這些國家當時都是列強的殖民地,剛果金屬比利時,坦桑尼亞、納米比亞屬德國;莫桑比克、安哥拉屬葡萄牙;安哥拉馬拉維、津巴布韋、博茨瓦納屬英國。同屬英國的這幾個地方也都是內陸國,其他國家則也都有相似的資源,贊比亞的銅礦不得不南下津巴布韋到英聯邦的南非,走的最遠一條路線才能出口。

一戰後德國控制的坦桑尼亞由英國托管,英國曾計劃修一條從贊比亞到坦桑尼亞沿海的鐵路,這是坦贊鐵路最初的設想,但因造價高、投入大而放棄。

從地理位置來說,贊比亞以坦桑尼亞作為出海口,是運輸距離最近的一種方式。1964年坦桑尼亞與贊比亞獨立後,坦贊鐵路的設想又拿到桌面上,這條線路能滿足贊比亞銅礦等資源出口的需求,也能提振坦桑尼亞的經濟。不過坦贊兩國既沒資金也沒技術,兩國向國際社會求援頻遭拒絕,只有中國承擔起大國責任。

坦贊鐵路1970年動工興建,1976年全線完工。中國先後派遣工程技術人員近5萬人次,高峰時期在現場施工的中國員工多達1.6萬人,如此浩蕩的建設隊伍前無古人恐怕也後無來者。

坦贊鐵路東起坦桑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西迄贊比亞中部的卡皮裏姆波希,通過已有鐵路與贊比亞首都盧薩卡相連。鐵路全長1860.5公裏,比北京到深圳直線距離還要長,包括車站93個,隧道22座,橋梁320座,是迄今為止中國在非洲投入資金和人力最大的項目,也是裏程最長的一段鐵路。

坦贊鐵路通車後,促進了坦贊兩國經濟發展,鐵路沿線車站湧現不少新興城鎮,成為各地區交通、經濟、文化中心。

蜀漢開拓南中,國家戰略空間瞬時擴大,外交回旋餘地也更大。中國挺進非洲,與蜀漢挺進南中,是一個道理。

自1968年坦贊鐵路開始勘探,到1970年開工,包括贊比亞與坦桑尼亞在內的許多非洲國家,紛紛成為新中國的支持者。1971年新中國重返聯合國,非洲兄弟的投票舉足輕重。

中國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坦贊鐵路可視為一帶一路的前傳,起到了很好的鋪墊作用。

非洲過去的車站是位於亞的斯亞貝巴中部的米德火車站,現已被茂密的草叢掩蓋。它曾是非洲最大的火車線路,由法國於1910年建造,它向東北方向運行450英裏到鄰國吉布提,那裏的沙漠連接著大海。

非洲未來的新車站是一座黃白相間的宏偉建築,有著宏偉的柱石、拱形窗戶和寬闊的石板廣場。這條鐵路連接著一條價值40億美元、470英裏長的鐵路線,這是非洲第一個電氣化的跨境鐵路系統。

新鐵路網由中國國有鐵路建築公司建造,此公司迫切希望推動未來對非投資。在新火車站高聳的外牆上,紅色橫幅上寫著“中非友誼萬歲”。

中國將其在非洲修建鐵路描述為利他主義行為。

然而對中國來說,投資埃塞俄比亞(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比起慈善則更具有戰略意義。隨著美國在非經濟和政治上的低潮,中國看到了機會——通過改善非洲之角的交通,成為這片充滿新的廉價勞動力、手機用戶和城市消費者的大陸的主要經濟夥伴,並占據主導地位。

幾十年來,中國對非投資主要是為了在非洲大陸建立政治盟友。北京在諸如足球場和醫院類項目上投入巨資。但一項重大變革正在發生:中國現將非洲視為一個重要的經濟機遇。它一直向非洲大陸的基礎設施投入大量資金,並在吉布提開設了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

據經濟預測,到2034年,非洲將擁有11億工人,這是世界上最龐大的勞動適齡人口。到2025年,非洲大陸的消費者每年將支出2萬億美元。

“我的願景是,到2020年,埃塞俄比亞將成為世界上的中等經濟體,”Mekonnen Getachew說。他是埃塞俄比亞鐵路公司的項目經理,負責監督鐵路。“鐵路將使每一項經濟活動變得更容易。我們的經濟就會繁榮。這條鐵路使埃塞俄比亞再次成為偉大的國家!”

中國是在美國對非洲的接觸已降至多年來最低水平的時候進軍非洲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公開聲明中幾乎沒有提到非洲。一些非洲專家說,他的“美國第一”言論正推著非洲大陸進一步投入中國的懷抱。

盡管中國企業希望在非洲賺錢,並與非洲人分享一些與新投資有關的工作、稅收收入、基礎設施和衍生品的發展,但美國一直專注於通過援助、社會項目和有條件的貸款來改善非洲人的生活。西方企業往往不願參與非洲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因為他們擔心難以承受維護成本。在許多情況下,他們可以僅建造便宜的新項目。

喬治華盛頓大學埃裏奧特國際事務學院院長,前美國駐非盟大使 Reuben Brigety說:“美國人仍把非洲看作生存、戰爭和饑荒的代表,”他說,“他們不了解非洲大陸的經濟和人口狀況。”

在埃塞,中國的鐵路管理人員表示,中國似乎更符合非洲的需求。“中國不提供簡單的援助,”Getachew說,“他們提供貸款。你工作了就不會離開。這是一個很好的政策。援助只是一種奴隸制。”

數十年來,中非關系幾乎完全是交易性的:中國給予非洲國家寬松的貸款,使它們能夠修建橋梁和體育場;作為回報,這些國家讓中國獲得石油、木材和鎳等自然資源,從而推動了中國經濟的繁榮。但隨著中國外交政策變得更加成熟和雄心勃勃,這個時代即將結束。兩國關系正變得更加深入,這對非洲大陸的未來有著非同尋常的影響。

在非洲的中國公民曾是一群分散的官員、礦業高管和建築工人,現正被遊客、維和人員、偷獵者、士兵和小企業主聯合起來。他們共同為北京創造財富和新的政治影響力,並幫助中國成為世界上最新的超級大國。

對埃塞俄比亞來說,中國的基礎設施支出是助其擺脫長期幹旱、貧困、饑荒和戰爭的一個重要因素。鐵路只是一個開始。

埃塞官員說,這條鐵路線最終將成長為3000英裏長的鐵路網絡,延伸到鄰近的蘇丹、南蘇丹和肯尼亞。中國最近完成了另一條耗資38億美元的鐵路。

新埃塞俄比亞-吉布提鐵路的列車幾乎一模一樣,大約十年前,中國政府開始將它們換成高速鐵路。它們有著同樣的直排式椅背;幾乎每一輛車裏都有同樣的沸水器,這是方便面和綠茶必不可少的配置。

埃塞90%的對外貿易依賴吉布提港口。但自2009年老鐵路的崩潰,這個內陸國家數十億美元的進出口(燃料、咖啡、牲畜)不得不通過卡車運輸,這段旅程為期3到4天。

新鐵路線將在10月前全面投入運營,將減少12小時的行程。“司機都是新手。火車是電動的,非常舒適。你會喜歡沿著走廊欣賞風景。”Yehualaeshet

Jemere說,他是埃塞俄比亞鐵路公司的一名高級官員,“這就像我們的夢想成真了。”

在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中國正在推動城市複興。它已經建成了完整的社區生態,一套價值4.75億美元的輕軌系統,甚至還有非盟總部——一座耗資2億美元的綜合大樓。在該國的內陸地區,中國已經建造了幾個工業園區,預計會出現制造業的繁榮。

北京的首個海外軍事基地近期在吉布提新鐵路線的終點站附近正式開放。這個90英畝的建築群包括了數千名士兵、商業和軍用船只泊位。

2009年,中國超過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而且這一數字還在繼續攀升。(近年來,隨著全球資源價格的下降,外國直接投資有所下降)。中國將從其投資中獲得巨大收益。中國企業受到國內增長放緩的阻礙,越來越多地將非洲大陸視為一個重要的海外市場。

在北京,推動這些項目的政治意願已上升至頂峰。2013年習主席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為亞洲、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的基礎設施和貿易項目提供了1萬億美元的資金支持。2015年12月,習主席在南非約翰內斯堡會見了非洲領導人,並承諾在未來三年為非洲大陸的發展項目撥款600億美元。

“今天的非洲是一個令人歡欣鼓舞和充滿活力的發展中大陸。”他在一次演講中說,“這種獨立發展的勢頭是不可阻擋的。”

在一座中國建造的工業園區內的中國工廠,華健鞋業(Huajian ShoeCo.)的數千名員工都是埃塞人。他們每天工作13個小時,膠合、檢查和為女鞋裝箱。在他們上方懸掛著中文、英文和阿姆哈拉語(埃塞俄比亞的民族語言)的宣傳海報,書寫著“為國家贏得榮譽”和“絕對服從”。

張華榮(ZhangHuarong)是公司的CEO,他在巡視著工廠。“非洲太窮了,”他說,“它需要更多企業家來拉動經濟,讓更多的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張為他在埃塞俄比亞的投資感到自豪。他說,新鐵路將把每個集裝箱的運輸價格從5000美元降至3000美元。一名中國工人的成本,他可以雇傭5名埃塞俄比亞人。他計劃在8年內雇傭5萬名員工。

“埃塞俄比亞就像40年前的中國,”他說,“盡管這裏相當艱難,但我們認為在5-10年內,它的經濟將發展得相當不錯。”

在華建,中國和埃塞俄比亞生產的每一雙鞋都出口到美國。它的客戶包括Tommy Hilfiger、Guess和Lucky等品牌。

距亞的斯亞貝巴鐵路線60英裏的阿達瑪是一個有30萬人口的城市,它正准備迎接繁榮 -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認為這是進步。

這座城市的新火車站經理Shambel

Worku表示,自六年前開始建設以來,阿達瑪的土地價格已經上漲了7倍,達到每平方英尺140美元。然而修建進展的緩慢,讓當地人備受煎熬,這突顯了經濟高速發展的隱性成本。1月下旬,這條路仍是一連串的塔吊和溝渠。

盧戈村的農民們說,這個鐵路項目讓生活變得不方便,部分原因是當地人必須繞過鐵路建設區。“我們多次聯系政府。希望修建一座橋梁。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仍沒有回應。”一位名叫

Kafani 的村民說。至於設計這個項目的中國規劃者,Kafani甚至無法想象如何與他們交流。

這條鐵路線穿過大約360英裏到東北方向的吉布提。而在首都吉布提主要港口的西端,中國正在建設新的軍事基地,這是中國快速擴張的軍隊前所未有的力量投射。

中國官員稱該基地為“供應中心”,主要目的是支持中國在亞丁灣(一條至關重要的航運路線)的反海盜行動,並保護其商業利益。

“人們對吉布提基地非常敏感,但我認為這不公平,”徐光宇(XuGuangyu)說,他是一名退休的解放軍少將。“美國有數百個海外基地,我們中國認為有這么多海外軍事基地很愚蠢。因此我們只建了一個供應中心。可為什么關於這個消息有那么多猜測?”

羅德島海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教授 Peter Dutton表示,中國的新基地比起國家的軍事野心,更多地說明了該國的經濟繁榮。“我們所談論的是地緣經濟,而不是地理戰略,”他說。

另一方面,他接著說,中國正在“從一些過去60年的外交政策中走出來”。“他們開始表現得像一個大國,在國際政治和安全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相當重大的變化。”

中國已向吉布提政府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和投資,幫助建立了新港口、兩個機場和一條從埃塞俄比亞獲得飲用水的管道,另外還計劃建設一系列發電廠和免稅生產區。吉布提近1/4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該國2014年失業率為60%——當地人說,該國迫切需要幫助。

今年1月,吉布提舉行了一場大規模的慶祝活動,吉布提名流和非洲國家元首出席了儀式。到2月初,這條線路尚未開通,慶祝氣氛已經平息,但當地人還是充滿希望。

在鐵路的倒數第二站,31歲的DeganMohamed獨自站著,另外還有5名保安在清掃塵土。10月份,Degan被聘為門衛,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我沒有什么可挑剔的,”她說。“我在賺錢,所以很開心!”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當非洲過去的主要投資國對非投資放緩期間,中國抓住機會大力投資非洲基礎設施並鼓勵企業赴非投資建廠,促活非洲經濟。在與非洲互惠互利共同發展的同時,中國也逐漸在國際政治和安全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根據中新網、西安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鐵路是中非友誼的一座豐碑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