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們向港獨說不

我們向港獨說不

近日香港本地大學校園接二連三發生令人髮指的行為,可謂真正禮崩樂壞。首先是大學校園內出現「香港獨立」標語,繼而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兒子不幸離世,竟然在教育大學內有人張貼冷血無情的「恭賀離世」標語。事件馬上激起公憤,社會各界紛紛譴責有關行為,並促大學追查涉事者,並開除其學籍。

筆者對於上述連串事情感到無比憤怒,對於本地大學出現此等惡行更加感到失望。筆者知道涉事者的劣行隨時拖累其他大多數無辜學生聲譽,相信大學生也不願被害群之馬代表。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多元社會,言論自由受《基本法》保障,持不同意見亦屬正常。然而,2014年79日非法佔中後,社會上出現非常激進的思想,再付諸行動。此後出現旺角暴動,反對派公然高舉港獨旗幟,企圖將香港從國家分裂出去。正是因為群眾思想變得激進,逐漸忘卻我們一直以來和而不同的原則。激進派善於挑動群眾情緒,必須在群眾眼前「做騷」,漸漸地群眾跟隨反對派引導,思想被鞏固,彷彿與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形成不共戴天之仇。人若沒有深仇大恨亦不會作出冷血無情「恭賀」人離世的行為。當然,做此行為的人亦連做人基本惻隱之心也欠奉。

政治取態原來可以令人心中種下仇恨的根,繼而連惻隱之心都會放棄。試問香港社會何來安寧?大家可以看facebook,蔡若蓮噩耗出現後,網民留言同樣冷血無情。可見今天因政治取態不同而產生的仇恨不容忽視。

近年本地大學校園內為人師表的固然有一些也是狼狽為奸。首先是港大學者戴耀廷率先鼓吹非法佔中,「違法達義」,根本就是要學生認同他的激進理念,破壞社會安寧乃「正義之師」,目的正確,手段不用計較。我們的下一代就是這樣被他教唆,反正大家認為「目標正確」,所有惡劣手段皆是「正義所為」。這就解釋了為何冷血者要在蔡若蓮傷口灑鹽,因為蔡若蓮是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幫兇」,因此在她身上報應云云。既然目標是「剷除蔡若蓮」,所謂「為民除害」,什麼手段也該用上。

關於學生主張「香港獨立」,以為這事件只需輕輕放下的人,或許沒留意往後的惡果。歷史上當一個地方出現分離主義時,獨立派往往緊接煽動暴力衝擊,古今中外比比皆是。愛爾蘭共和軍與英國曾經血戰,中國疆獨分子也會發動恐襲。獨立派往往善於製造自身「民族優越感」再挑起群眾和統一派之間的族群矛盾,進一步製造仇恨。此等刻意挑起的族群矛盾有助鞏固獨立派的支持;而為了鞏固支持,暴力衝突有助大家認同「被犧牲」的偉大概念,所以獨立派對於暴力行為樂此不疲。今天本地大學有人強烈主張「香港獨立」實在是社會響起警號的時候。當然只要社會上主流聲音嚴辭駁斥其港獨歪理,實有助於防範蔓延。但我們千萬不要輕視今次大學內展示「香港獨立」標語的延伸後果,倘若大眾沉默接受不出聲駁斥,令人誤會社會認受港獨,港獨分子行動必然升級,後患無窮。

有人肆無忌憚做出惡行,另一原因在於過去的破壞行為彷彿沒受懲罰。既然沒有代價,何不一試?戴耀廷今天依然在港大執教鞭,港大固然有其自主權決定如何處理戴,然而公眾已經有觀感,誤人子弟者繼續在其位,上樑不正下樑歪,難怪。更令人憂慮是戴任教法律系,將來港大法律系或許全面擁抱「違法達義」,法治觀念扭曲,情何以堪?港大管理層可以不顧自身聲譽繼續讓戴誤人子弟,但也懇請考慮大學有為社會樹立榜樣的基本社會責任。

若不徹查嚴懲 何以釋社會疑慮?

另一方面教育大學乃培訓老師的地方,誰會不擔心我們下一代的品德會被教成如何?難道我們的下一代就是要學習放棄惻隱之心,政治取態第一,所有道德倫理放兩旁嗎?校方若不徹查元兇給予嚴懲,何以令社會釋除疑慮?

今天我們教育大家重視權利,大家最後卻只顧個人權利,已忘卻隨之而來的義務,包括至少行使個人權利時不要影響他人。現在是只要自己認為正確,既然是行使個人自由,他人感受、破壞規矩、為整體造成什麼影響等都不屑一顧。香港的未來是這樣嗎?

蔡加讚:須警惕分裂國家及惡毒歪風在大學蔓延

對於本港部分大學學生組織近年接二連三發表違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鼓吹「港獨」及分裂國家的言論,我完全不同意,也非常關注;香港是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國兩制」及基本法是香港繁榮穩定的基石,國家是香港的堅強後盾,為了香港的長遠及根本利益,港人必須擁護「一國兩制」及基本法,大學生作為香港社會的未來棟樑,更有責任帶頭維護之,而非帶頭踐踏,損害本港利益。畢竟,本港大學學生能夠以相對低廉的學費享受優質的專上教育,並獲得各種各樣的津貼,在他們還未好好回報社會的時候,又怎能夠率先敗壞社會呢?

近日,網上流傳一位前大學學生會會長公然在大學校園內發表辱華言論,過程中不但夾雜了大量粗言穢語,該名前學生會會長更多次以「支那」來侮辱內地學生,辱罵內地生不會說廣東話,又呼喊該內地學生滾回內地。看完之後,筆者與很多朋友同樣感到十分憤怒。在日軍侵華期間,日軍以「支那」來形容中國人,當中帶有強烈的貶義和侮辱性質,到了二戰結束後,國際社會已基本不會以「支那」來稱呼中國人了。

事實上,該名前學生會會長同樣是黃皮膚黑眼睛,流着中國人血脈的青年人,更不應以「支那」來辱罵其他內地同學。更何況,香港作為一個凝聚了各色人種,匯聚中西文化的國際城市,本港大學生更必須對不同語言、出生地、文化背景的人保持尊重,如果因為內地學生不會說廣東話便肆意辱罵,難道不會說廣東話的外國學生又應該遭受辱罵?作為前大學學生會會長,連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都做不到,如何成為榜樣,將來怎樣成為社會棟樑?

更教人憤怒與遺憾的是,在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長子墮樓身亡後,竟有青年幸災樂禍,走到香港教育大學的民主牆貼上奚落標語,作出惡毒咒罵的言論,難道現時的學生已失去同理心?這樣的言行發生在香港教育大學,特別教人憂慮,因為教育大學是專責培育教師的專上學府,但這樣的道德操守符合擔當教師的標準嗎?香港的下一代怎麼辦?

對於在大學校園內發表違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言論、分裂國家、辱華和咒罵蔡若蓮副局長家人的人,我表示強烈譴責!我也期望本港學校加強「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宣傳教育工作,以及加強道德教育,讓本港學生除了具備良好的語文能力和專業技能外,也要有正確的是非觀、道德觀與國家觀!

李漢祥:根除「港獨」須依法查辦

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拿了兩個學位,唸了六年書,住了六年,曾當過兼任助教。畢業20多年以來一直參與校友事務,籌組校友會,司職幹事或會長之位,帶領學長計劃並擔任學長,受惠學生數以千計。近年來對母校不同範疇的發展也有微薄的貢獻,亦與中大管理層以至校長常常會面。我深愛中大。

雖不敢為天下先,但目睹近期有人在中大多番以身試法,散播「港獨」思想,感痛心疾首,實難忍緘默。「港獨」是嚴重的違法行為,已有很多專家及法律界人士撰文闡述,筆者在此不再冗論。沈祖堯校長在本月7日的公開信內也指出「港獨」是違法的;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是不爭的事實。作為培育香港未來棟樑的最高學府,目睹在校園內有人涉嫌干犯嚴重罪行,必須果斷處理,明確地告訴所有學生,要堅決反對及遏止違法的「港獨」思維。

但中大教職員始終不是專業調查人員,最簡單和恰當的處理方法,便是向警方舉報,交由警方以專業和科學的方法去查辦。假如在學生宿舍內有失竊事件,我們是否要舍監去作偵探,查找證據,緝拿小偷呢?面對違法散播「港獨」,希望校方認真考慮,交由警方公正處理,治罪者罪。

大學校園與香港每寸土地無異,絕不能縱容違法的事情。校方對校園內的各項設施有最終管理責任。雖然民主牆是交由學生會負責管理,但為免學生和學生會誤墮法網,其實校方有需要與學生會增強溝通,讓在大學任何設施上所發表的言論都沒有僭越法紀。管教兼備,方為真正愛護學生之良師。

根據明報、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我們向港獨說不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