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追繳梁游186萬公幣兩人哭窮住行豪闊涉嫌「賴賬」

追繳梁游186萬公幣兩人哭窮住行豪闊涉嫌「賴賬」

立法會要求已喪失議員資格的梁頌恆和游蕙禎交還186萬薪津,限期昨日屆滿,梁游前日去信立法會秘書處爭議有關金額,揚言實報實銷開支不應被追收。秘書處昨日強調,按照行管會較早時的決定,如果梁游未能於昨日內退還已獲發的議員酬金和預支營運開支款項,行管會將委託律師盡快入稟法院追討該筆欠款。行管會副主席李慧琼強調,支持立法會透過法律途徑向梁游追究到底。

今屆立法會議員任期由去年10月1日開始,法庭其後裁定梁游自10月12日的首次立法會大會拒絕宣誓起喪失議員資格,不過,兩人早已向立法會申領議員薪津,包括每人每月約9.5萬港元的薪酬,以及83萬元辦事處營運開支津貼,因此梁頌恆及游蕙禎合共需要向立法會「回水」186萬港元。

李慧琼:必須歸還公帑

梁游分別被追討93萬元,他們前日去信立法會秘書處,指出預支營運資金已作籌備議員辦事處及購買資訊科技器材之用,聲言歸還已購買之物資及有關單據充抵部分追收款項比較恰當,希望立法會考慮。信中又指,他們是經過選民一人一票授權入立法會,而2016年10月之議員酬金實為依法應有之酬金,根本不應包括於追收款項之內,又稱即使失去議員資格,預支營運資金的實報實銷不應被追收。二人又指,預支的營運資金已用作籌備辦事處,支付議員助理薪金及購買器材,應容許交還已購買的物資及提供單據,來抵銷部分款項。

葛珮帆:等於「明搶」

李慧琼昨日批評,梁游除了無資格做立法會議員之外,還用了納稅人總共186萬元,而186萬是公帑,但事件發生接近一年,梁游不但沒有交還任何錢,反而漠視立法會追討。她續說,身為立法會以及行管會成員,是支持立法會循法律途徑追討。梁游身為成年人,特別是公眾人物,而且出來參選,其實很清楚市民對議員的要求是非常高。「當他們選擇了辱華,在宣誓的過程之中不願宣誓,當法庭裁決他們喪失議席的時候,他們很清楚自己不再是立法會議員。他們無盡方法交還欠我們的公帑,所以我們必須透過法律途徑,要他們負上責任。」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直斥,梁游無賴至極,他們從來不是議員,但已經使用了186萬的議員薪金及預支營運資金,並拒絕交還,這等於「明搶」。她強調:「立法會秘書處為納稅人追回薪津及預支營運開支天公地道,如兩人不交還,立法會秘書處應立即入稟追討,納稅人血汗錢不能用得不明不白。」

梁游早前終極敗訴,估計訟費達1200萬元,表明不能承擔,相信會面臨破產。根據《立法會條例》第39(i),未獲解除破產的人無資格在選舉中成為候選人或當選為議員。根據《破產條例》,以前從未被裁定過破產,而且切實遵守《破產條例》規定的破產人,可在破產令頒布當日起計算的四年後自動解除破產。換言之,若二人破產,立法會補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以及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梁游都不能參選。

香港文匯報追蹤調查發現,梁游兩人表面上對外「呻窮」博捐款,但實情卻是每月豪花約2萬元繼續租住灣仔的精品單位「雙宿雙棲」,而且也是經常搭的士出入代步,享用高級餐廳美食,甚至劈酒唱K通宵達旦,似乎「破產臨頭」也無阻他們肆意揮霍。

據悉,有人向梁游「教路」,指他們就算「破產」依然可以繼續租住靚屋。對於梁游這種涉嫌「賴賬」的行為,身為律師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直言,現有破產條例存在灰色地帶,如果有人刻意「走法律罅」而在破產期間「繼續豪使」,債權人甚至破產官也難向其追討款項。

梁頌恆、游蕙禎8月25日被終審法院宣佈「DQ案」終極上訴失敗,立法會秘書處早前致函梁游,要求他們歸還已預支的186萬元薪津。

另外梁游因高院及終院的上訴失敗,其要支付的訴訟費用可能高達數百萬甚至上千萬。

由於梁游日前公開宣稱不會歸還立法會的預支款項,因此,在「借錢不還」的情況下,梁游未來的破產機會極大。

不過,香港文匯報記者發現,面對「破產危機」,梁游目前依然租住灣仔一幢保安嚴密的精品住宅頂層單位,該單位是他們在去年10月租下,當時他們宣稱租住同一單位是便於到立法會工作。

據悉,該單位採開放式設計,室內裝潢奢華,月租2萬連精緻裝修電器。而在今年4月,梁游涉嫌非法集結罪被警員上門拘捕時,依然在該單位同住。游蕙禎七一前接受傳媒訪問,被攝得在此單位內大床上玩貓兼「瞓住來工作」,被網民譏笑「扮窮」、「扮勤力」。

堅城多間高檔餐廳常客

在本月初的某日中午,香港文匯報記者發現,梁頌恆獨自離開住宅到灣仔一幢大樓,與一名外籍男子在一個頗為隱蔽的階梯處密會。此男子正是自稱牧師的美國人Bob Kraft,梁頌恆全程頗專注地聽對方面授機宜,並不時在紙上寫些什麼。約45分鐘後,梁頌恆與Bob Kraft分別離開。

而梁頌恆路經一個食肆時,買了一份三文治及一份日式午餐並分別打包,帶返灣仔金樂大廈住宅,顯然,這兩份外買不是他一個人吃。直到晚上,記者再未見到梁游離開大廈,估計他們全日在屋內「二人世界」。

至次日早上9點許,記者發現,梁游兩人突然匆匆離開住所大門,隨即登上一部的士,直奔西環堅尼地城吉席街一家高級餐廳。

據悉,梁游是該區多間高檔消費餐廳常客,從去年參選至被DQ後,不止一次被傳媒發現在附近消費,尤其喜歡「蒲吧」暢飲。而當日上午與梁游同席人數眾多,包括多次高調「撐獨」的時事評論員練乙錚,以及港大學生會前會長馮敬恩等七八人。只見他們各自點選一份平均逾百元的豐富早餐,席間各人主要是聽練乙錚的侃侃而談。

直至中午12時左右,梁游才分頭乘的士離開。若非親眼所見,外人實難相信這是宣稱無收入、食「老本」兼要籌款的「苦主」的早餐消費。

K房茶几擺滿酒樽酒杯

而在當晚,依然「活力充沛」的梁頌恆,深夜時分再前往尖沙咀參加「港獨」分子鄭俠(網名)召集的聚會。據了解,參加這次劈酒聚會的約有30人,他們包下一間有獨立洗手間的卡拉OK房,私隱度頗高。整晚一大班人通宵唱歌飲酒「猜枚」,房間內非常喧鬧,茶几上擺滿酒樽酒杯。

梁頌恆不斷飲酒,貫徹年前在立法會辦公室內的豪飲作風,更大玩「骰盅」。有卡拉OK工作人員透露,梁頌恆整晚情緒高漲,絲毫不見他面對鏡頭聲稱要籌款時的「慘狀」。

香港文匯報記者向立法會議員謝偉俊了解破產條例,謝偉俊表示,任何人即使被宣佈破產,但破產人仍然可以有「合理的」生活開支,所以破產人即使有收入,亦要扣除開支後有剩餘才會償還債權人。

因此在某程度上來說,梁游現時豪使豪住的生活,破產後就會用來辯解為「一向以來的開支」。

換句話說,梁游就算破產,每月也依然可「保持現有的開支」,甚至一毫子都不用歸還給立法會,而逾百萬元的公帑極可能付諸流水。

根據文匯報、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追繳梁游186萬公幣兩人哭窮住行豪闊涉嫌「賴賬」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