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拉合作是政府主導下的企業合作模式

中拉合作是政府主導下的企業合作模式

紀念中國-秘魯建交45周年文集《中國-秘魯:海內相鄰,攜手並進》發布會在京召開。秘魯駐華大使胡安·卡洛斯·卡普納伊(下稱“卡普納伊”)在致辭時表示,2016年兩國簽署了“2016年至2021年共同行動計劃”,中秘兩國應通過這個“五年計劃”爭取更多的合作和發展。

秘魯共和國駐華大使Juan Carlos CapunayChavez表示,秘魯強烈支持“一帶一路”倡議,這不僅僅是因為“一帶一路”的經濟影響力。據其介紹,秘魯有著拉美最大、全球第二大的華人社區,很多中方企業到秘魯投資興業,所以兩國有著良好經貿聯系。此外,秘魯與中國也有著非常深入的人文交流。Juan Carlos Capunay Chavez表示,兩國都面臨著水資源短缺,能源限制,糧食安全,自然災害等問題,需要攜手合作“。

“秘魯可以為‘一帶一路’發揮建設性的作用,我們也正在努力這樣做。秘魯不僅是亞投行的成員,與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也保持著良好的關系。我們正在努力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延伸至拉丁美洲。”當日,卡普納伊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稱,中國在電信通訊技術領域具有領先優勢,通過與中國的技術合作能夠幫助拉美地區實現數字化互聯互通。

基礎設施建設是中拉合作最重要的領域之一。為了進一步改善中拉經貿關系,習主席提出“1+3+6”的合作框架,李克強總理提出“重點以國際產能合作為突破口,推動中拉經貿轉型,打造中拉合作升級版”,為中拉產能合作量身定制了“3×3”新模式。不僅有政策支持,王萍指出,中國還有大量的外彙儲備,同時中國企業有很多經驗和專業知識,尤其是在基礎設施和核能方面。而拉美國家雖有大量自然資源,但是基礎設施遠遠不能滿足發展需求,制約了其經濟發展。

對於中國企業,拉美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投資目的地。王萍指出,拉美國家需要改變現狀,他們目前的基礎設施建設情況並不理想,而基礎設施項目大多是大項目,需要較長工期、充足的資金支持和先進的技術,但拉美缺少技術和資金。王萍認為,拉美在基礎設施領域的巨大缺口,為中拉合作創造了空間。在王萍看來,盡管中國企業在拉美的基礎設施項目不那么成功,遇到了很多問題,但是這種現象非常正常,別國企業也會遇到這樣的問題,這意味著中拉需要更多的溝通,增強相互理解,為未來的合作奠定基礎。

在卡普納伊看來,“一帶一路”以設施聯通為基礎,公路、鐵路、港口等歐亞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項目正在大力開展,但對拉丁美洲而言,與亞洲在物理上加強“互聯互通”是很難實現的。

“所以我們希望參與‘一帶一路’的‘軟聯通’,也就是‘數字絲綢之路’的建設。秘魯在不同的平台,不同的媒體、論壇闡述了這一概念,希望能夠推動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參與‘數字絲綢之路’的建設。”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秘魯國家統計和信息局(INEI)發布的統計報告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秘魯有27%的家庭接入互聯網,電腦家庭普及率為34.8%。為改善信息基礎設施,秘魯政府計劃建設一條3萬公裏的光纖網絡,為21個大區的1519個城市提供寬帶網絡服務。

中國已成為秘魯手機和電信設備的主要供應者,華為、中興等企業參與了秘魯的網絡與通信設施建設,獲得廣泛認可。2016年11月,在第二次中秘經濟合作戰略對話舉行期間,中秘兩國簽署了“關於促進信息互聯互通的諒解備忘錄”。

中誠信國際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光纖光纜產能已居全球首位,而東南亞、非洲和拉美三個區域對光纖光纜的需求旺盛,依賴進口。“一帶一路”鐵路、港口、公路等大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推進,也將帶來更多信息化方面的需求。粗略估計,未來十年,數字“互聯互通”總需求市場增量將超200億美元。

卡普納伊特別強調了兩國在學術和研發領域合作的重要性。“中國和秘魯可通過互聯網進行學術與技術合作,搭建中國與拉美智庫、研究機構的合作平台。電信通訊領域的技術合作是一大重點。”

另一大研發合作的關鍵領域是農業。“糧食安全是中國和秘魯共同面臨的挑戰,希望能夠通過兩國研究機構的聯合研發,提升糧食作物的產量和質量。”卡普納伊說。

基礎設施建設仍是中秘合作的重點。為提高競爭力、成為拉美與亞太地區的物流樞紐,秘魯計劃加大基礎設施投資。據秘魯國家基礎設施推進協會(AFIN)估計,要完成2016-2025年的計劃,秘魯的交通基礎設施還需要574億美元的資金投入。政府期望在融資過程中將公共融資降至10%以下,在私人部門獲得更多融資,這給中資企業帶來了投資機遇。

針對中秘共同推進的橫跨南美洲大陸的“兩洋鐵路”,卡普納伊稱,該項目需要一些時間,在很多方面都需要更多努力。目前成本太高是最大的問題,但秘魯方面仍是積極的。

“在經貿領域,跨境電商是中秘合作最有潛力的方向之一,尤其是B2B的跨境平台,能夠極大地帶動雙邊貿易發展。比如中國B2B電商平台‘聚貿’與很多拉美國家簽署了合作協議,我們未來也會加強合作,這是促進中拉‘一帶一路’貿易聯通的一個很好的方式。”卡普納伊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

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5月造訪阿根廷和墨西哥時表示,將推動電子商務、普惠金融和中國的物流公司進入拉美市場。

“阿根廷和墨西哥的市場和政府對阿裏巴巴的期待非常高。”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員郭存海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他分析稱,跨境電商能夠對接中拉最具活力的市場主體——中小企業,有助於糾正中拉貿易失衡,對中拉經貿關系的可持續發展有巨大的積極影響。

郭存海進一步解釋道,長期以來,中拉合作是政府主導下的企業合作模式,中國國有企業對拉貿易集中於原材料、礦產能源等領域。今天,廣東、福建、江蘇、浙江的民營企業成為“走出去”的重要力量,拉美市場對輕工業制成品也有巨大需求,但中小企業進入拉美市場難度大、成本高,跨境電商能夠解決這些問題。

他同時指出,拉美的交通、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薄弱是開展跨境電商的瓶頸;南方共同市場是統一關稅聯盟,稅率較高;跨境電商平台技術層面的問題也值得關注。

中國是拉美第二大貿易夥伴國,對拉美直接投資已經超過1500億美元。中國在秘魯擁有34%的礦產投資,是最大的投資國,也是秘魯對外出口的第一大市場。

“當前中國和秘魯開展投資貿易合作最主要的領域還是礦業。但礦業項目已不僅限於開采活動,去年我們簽署了很多新的合作項目,包括修建道路、港口、冶煉廠,關乎礦業,但也是基建、產能合作的一部分,將使整個秘魯經濟受益。”卡普納伊說。

於2009年簽署的中國-秘魯自貿協定是中國與拉美國家達成的第一個一攬子的自貿協定,目前雙方有超過七成的產品實現零關稅。卡普納伊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今年中秘將進行自貿協定升級,推動更多高附加值產品進入中國市場。

近年來,秘魯積極參與國際多邊體制,成為APEC等多個區域組織的成員國,並同27個國家簽署貿易投資協議。

“‘一帶一路’倡議已經證明,全球化、自由貿易對於全球經濟的發展仍是有作用的。‘一帶一路’不是一個單一的模式,也不是政治模式,這是一個基於共識的倡議,它加強了成員之間相互了解、友誼與合作。”卡普納伊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根據人民網、東方財富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拉合作是政府主導下的企業合作模式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