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2017年掀起一股投資埃塞俄比亞的熱潮

2017年掀起一股投資埃塞俄比亞的熱潮

法國《世界報》發表“新絲綢之路”系列報道之三《北京拉動埃塞俄比亞的增長》稱,中國建了一條新鐵路,將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連接起來。埃塞俄比亞的發展需要中國,這是一種“雙贏”的合作關系。

彼得·萬(音)笑得合不攏嘴。50多歲的他在巨大的廠房裏高興地走著,幾十個埃塞俄比亞工人正在紡織機旁忙著給紗線染色。“我們正在生產試驗階段。”萬解釋說。身為顧問的他帶記者參觀位於哈瓦薩工業園入口處的中國JP紡織廠,這裏距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270公裏。萬說,不久之後,工人們將把“中國進口”的紗線紡成布。然後這些布變成“埃塞俄比亞生產”的襯衫,帶著“卡爾文·克萊因”(CalvinKlein)或者“湯美費格”(TommyHilfiger)的標簽出口至歐洲和美國,供富裕的消費者選用。不過,雖然實際上是這樣操作的,但中國人僅用9個月就建成的這座工業園還沒有開始出口。

這項耗資2.2億歐元(1歐元約合7.85元人民幣——本網注)的計劃是埃塞俄比亞加速工業化的新證據,其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則是這一進程的火車頭。建築工程、交通、電信:北京在非洲之角的這個大國的投資是全方位的。埃塞俄比亞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國家,人口約有1億。中國建設了一條新鐵路,將亞的斯亞貝巴和吉布提連接了起來。

自從鄰國厄立特裏亞在1993年獨立,埃塞俄比亞便失去了海上通道。它需要吉布提,其95%的出口過境這個小國。北京也寄希望於這個不可繞過的海上出口——它位於東非、亞洲、歐洲和阿拉伯半島的十字路口,在中國“新絲綢之路”計劃的范疇內。

從吉布提出發,通過蘇伊士運河,只需幾天就可到達歐洲。通過印度洋到達中亞同樣如此。這項雄心勃勃的計劃需要相應的交通基礎設施來方便商品交易。中國在埃塞俄比亞取得了先機,已經在此修建了一些鐵路和一條高速公路。

總的來說,過去5年間在埃塞俄比亞運營的279家中國企業的總資產將近4.9億歐元。20年間,中國投資總額超過34億歐元,創造了11.1萬個就業崗位。此前一直是農業國家的埃塞俄比亞,決定成為非洲的工業中心。為了在2025年之前成為一個中等收入國家,亞的斯亞貝巴在北京的持續幫助下,正執行其增長與發展計劃的第二階段。

就目前來說,制造業僅占埃塞俄比亞國內生產總值的5%。因此需要快速前進。7月8日,埃塞俄比亞當局的高官與外國投資者大張旗鼓地為首都以北380公裏處的孔博勒查工業園揭幕。次日輪到了位於亞的斯亞貝巴以北760多公裏的默克萊工業園。

中國的工廠外遷時,同時輸出了其工作方法和紀律。23歲的塞拉姆·內古西埃講述到。這位埃塞俄比亞工長曾在中國無錫接受培訓,能講一口流利的漢語。她說從中國人身上學到了“辛勤勞動和遵守時間”,這些價值觀在工廠裏幾乎到處可見——用阿姆哈拉文、英文和中文寫在旗子上。

埃塞俄比亞總理的特別顧問阿克貝·奧庫拜說:“迄今為止,中國對我們最慷慨。”這是一種“雙贏”的合作關系,埃塞俄比亞工業園發展公司總裁西賽·格梅丘肯定地表示。埃塞俄比亞需要中國,因為它需要投資和基礎設施來打破領土的閉塞狀態。

需要指出的是,在國際合作的道路上,"中國制造,世界合作"不是簡單地貼標簽,需要系統的設計,需要有國際化的管理內核。在此層面上,新興的乳品行業已覓得路徑。從養洋牛、種洋草,到建設國際上最先進的智能化流水線,再到廣泛引進國內外領先的科研與管理人才,"世界合作"已經融入蒙牛基因。日前荷蘭合作銀行公布全球乳業最新排行,蒙牛代表中國乳業首次躋身20強,也可視為"世界合作,中國制造"的"一包好牛奶"在國際上所獲得的認可。而且,隨著中國制造業不斷深化國際合作、提升自身技術、參與高端競爭,"中國制造"價格低、技術低的"雙低"時代已經過去,品質高、技術強、品牌響的"新中國制造"漸成主流。

我國企業海外布局動機更加多元、方向更加多樣。除勞動力成本外,我國本土制造業外遷的主要動因還包括靠近消費市場、靠近技術研發中心、稅收及資金成本優勢等。福州尚飛制衣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耿說,該企業以中日韓合作方式,在非洲和越南設有工廠,非洲勞動力成本在50美元至100美元之間,而福建工廠月用工成本在650美元以上,但也要看到非洲工廠的勞動生產率僅為國內的三分之一,折算後兩地用工成本差相對縮小。青島即發進出口有限公司業務經理曹玉花說,繼柬埔寨工廠後,企業2015年在越南設廠,當時主要是想利用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的零關稅優惠。目前越南工廠的勞動生產率和國內工廠相比仍有差距。非勞動力成本動因在國內企業赴歐美日等發達地區投資過程中更為明顯。安徽省蕪湖市禦茗華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王瀚清說,企業計劃赴美投資生物醫藥和人工智能領域研發,首要原因就是目前美國技術比國內技術發展更系統、更專業。海爾海外電器產業有限公司副總裁張慶福說,海爾最新的海外工廠位於俄羅斯,一期項目產能為125萬台冰箱,設廠的主要原因就是靠近俄羅斯和中亞市場。

加強國際合作、擴展海外產能已經成為我國本土制造業企業實現創新轉型和結構調整的重要手段。除勞動力成本外,主要動因還包括靠近消費市場、靠近技術研發中心、稅收及資金成本優勢等。據了解,和在華部分外資"回流"相比,國內制造業的海外產能布局多數具有"內穩外增"特征,海外產能的提升可以被視為國內制造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組成部分。海外設廠動機更加多元,"設立海外工廠、開展海外並購"已經不再是海爾、格力等大企業的專利,而是成為囊括多數工業門類、覆蓋大批中小型企業的普遍選擇。

華堅集團結緣埃塞俄比亞是在2011年。那年8月份,時任埃塞俄比亞總理的梅萊斯前往深圳參加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開幕式。其實,他那次中國之行有個更重要的目的——找尋合適的中國制造業帶回埃塞,以發展本國輕工業,解決國內接近半數人口的失業問題。

正巧,華堅集團作為國內鞋業的領跑者,開始著眼考慮轉移部分生產制造環節,全球布局。在梅萊斯的邀請下,當年9月份,華堅集團董事長張華榮率領由華堅、利威、派諾蒙、興昂、建發等鞋業企業組成的“埃塞俄比亞東莞商務考察團”到埃塞考察,很快確定了投資意向。

合作無疑是互利共贏的。華堅具有強大的產能優勢,需要大量勞動力和原材料。埃塞俄比亞作為非洲第二人口大國,失業率達46%,但盛產大量優質皮革,迫切需要增加就業崗位,創造外彙收入。

2011年11月份,華堅集團確定在亞的斯亞貝巴的東方工業園投資建設華堅國際鞋城(埃塞俄比亞)有限公司,作為華堅非洲女鞋OEM制造基地。2012年1月5日正式投產,第一雙GUESS品牌女鞋順利下線。

埃塞華堅鞋城從開工建設到投產僅短短3個月,就使得當地皮革產品出口增長了57%,創造了埃塞的“華堅速度”,也創造了在非洲國家生產出美國最主流女鞋的神話,成為埃塞最大的出口企業。華堅的高效率和高效益讓埃塞政府驚歎不已。

目前,華堅國際鞋城(埃塞)有限公司已建成9條現代化制鞋生產線和配套的鞋材廠,主要生產GUESS等世界知名品牌,具備年生產出口女鞋300萬雙的產能。截至2016年底,已累計出口超過8000萬美金,實際結彙超過4000萬美元。

埃塞俄比亞總理海爾馬裏亞姆多次表示,該國目前正致力於實現工業發展和經濟結構轉型,成為非洲的制造業中心。目前埃塞俄比亞已經將工業化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把建設工業園區、推動對華產能合作作為實現工業化的重要依托。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埃塞采訪過程中,多家公司向記者羅列了在埃塞投資的諸多優勢,也冷靜指出了其不足之處,其中物流運輸是一個很大的制約因素。

四月底五月初,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非洲采訪時,無論是在亞的斯亞貝巴機場、德雷達瓦機場還是阿瓦薩機場,總能遇上幾批從國內過來埃塞俄比亞(簡稱埃塞)考察投資環境的不同中資企業代表團。

無錫市國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無錫國聯)便是其中一家,該集團總裁華偉榮率法律、財務等專才數人四天內緊湊考察了埃塞俄比亞三個地方的工業園,對在當地投資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如同華偉榮一樣,中國企業正掀起一股投資埃塞俄比亞的熱潮,除了埃塞政商環境的改善外,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多個中資企業在埃塞投資建設或運營工業園,如東方工業園、華堅工業園、阿瓦薩工業園或德雷達瓦工業園等,這些工業園多半以中國企業和產業為招商目標,形成新的中資企業集群。

“埃塞規劃要建的工業園達二十個。”

衡和咨詢(香港)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潘力在德雷達瓦機場候機間隙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他本人也是埃塞俄比亞總理特別顧問阿爾卡貝·奧克貝的私人助理,為有興趣來埃塞投資的大型中資企業牽線搭橋。按照潘力的說法,2015年底埃塞俄比亞正式出台《第二個增長與轉型(五年)計劃》,以發展制造業和基礎設施建設為重點。埃塞政府正在學習中國的做法,希望以工業園的方式帶動該國工業化發展。埃塞政府計劃投資建設14個工業園,並鼓勵企業投資建設其他工業園,預計總數20個左右。

而與2015年前發展綜合工業園的思路不同,在第二個五年計劃中,埃塞政府更傾向於在一個工業園中招商建設一條完整的產業鏈,一點點夯實該國的工業基礎。“這是2.0版本的工業園發展思路。”

那么,這對中國企業來說,是否是個絕佳的機會?

倘若不是身邊坐著不少非洲人,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幾乎懷疑此行是中國國內航班,因為從北京飛往亞的斯亞貝巴的埃塞航班上,乘客大半是中國人,整個機艙坐得滿滿當當,目測客座率超過95%。

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走出埃塞俄比亞首都航空樞紐亞的斯亞貝巴機場,“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交建”和“中土”、華為等中國公司的Logo標牌也相繼出現。

難怪中國人趨之若鶩,英國專業咨詢機構Ernst&Young連續五年推出的非洲國家投資吸引力指數(AAI)報告指出,埃塞俄比亞已取代尼日利亞成為非洲最具吸引力投資目的國。森特士興集團(603098.SH)埃塞俄比亞辦事處總經理任旭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該公司將進入非洲市場的首站設在埃塞,也正是看中了埃塞的政商環境。

多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中國企業負責人均認為,埃塞近年來政局安定,經濟穩步發展,氣候也亦相對怡人,多項生產成本較低;而且埃塞政府參照中國有規劃有步驟地推進工業化,亦讓更多中國企業有了信心,願意跟隨其長遠發展。

埃塞俄比亞近年來的發展思路與中國曾經走過的路徑極為相似,不僅連續有增長與轉型(五年)計劃,規劃建設國家交通路網,投入巨資完善基建設施,還設立了免稅區和工業區,廣泛招商引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埃塞新時期的投資方式,更多考慮以工業園的方式落地。比如今年三月中旬,埃塞俄比亞總理特別顧問阿爾卡貝·奧克貝率隊到江蘇陽光集團,與之簽署了陽光(埃塞俄比亞)毛紡織染項目的框架備忘錄協議。根據協議,陽光集團將在埃塞俄比亞的阿達瑪市投資建立以毛紡產業為主的產業園區,預計投資總額9.8億美元,其中一期投資5億美元,建立從毛條染色、紡紗、織造、後整理以及成品服裝的完整生產鏈,一期投資完成後,將形成5萬紗綻、1000萬米精紡面料、100萬套高檔西服的生產能力。

去年三月,埃塞俄比亞政府與三一集團、湖南省商務廳、中地海外集團、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共同簽訂了《埃塞俄比亞-湖南裝備制造合作園區》合作備忘錄,打算以埃塞阿達瑪風電產業園為基礎,爭取在2020年形成以工程機械、能源電力、汽車及零部件、通用設備等四大產業板塊為主導的現代化裝備制造合作園區。三一集團將在園區內投資建設以風電設備為主、其他設備為輔的高端裝備制造基地。

埃塞總理海爾馬裏亞姆多次表示,該國目前正致力於實現工業發展和經濟結構轉型,成為非洲的制造業中心。目前埃塞俄比亞已經將工業化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把建設工業園區、推動對華產能合作作為實現工業化的重要依托。

除了積極向中國企業遊說,拉攏他們來埃塞設立工業園或產業園外,埃塞政府也正投資數十億美元在全國四個城市開建工業園。這4個工業園區分別位於埃塞俄比亞的提格雷州、阿姆哈拉州、奧羅米亞州和南方各族州。

但這並不是埃塞工業園版圖的全部。中國駐埃塞大使臘翊凡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透露,埃塞政府總共規劃建設十四個工業園,希望吸引中國紡織、服裝和皮革產業、家居建材業、裝備制造業、化工和醫藥業等領域的公司進駐園區。

在這十四個政府工業園以外,埃塞政府還希望中資企業再投資建設數個不同類型的工業園,加大其工業園的集群效應。中國土木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土集團)自行投資建設的德雷達瓦中土工業園,以及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國交建)投資的埃塞俄比亞中交工業園便屬於此類。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包括前述中土集團和中國交建,共有四家中國企業(基本為央企)將自行投資建設工業園。

埃塞俄比亞政府對工業園非常重視,三天兩頭跑到工業園工地上了解進展。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埃塞阿瓦薩工業園采訪期間,剛好碰到阿爾卡貝·奧克貝來考察工業園項目。在四個已經開建的埃塞官方工業園中,阿瓦薩工業園是最早成型的,據工業園項目部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一期園區所有廠房都已經出租出去,二期工程正在趕工。

像阿瓦薩這樣的工業園,由於聚焦於紡織服裝產業,當地廉價的勞動力和水電剛好適合其發展,有不少中資紡織服裝企業也開始動了在當地投資的心思。加上埃塞政府給出的承諾是在工業園內零租金租用土地長達60-80年,並擁有轉租權,還提供了獨立供電設施,進口機器設備、車輛、建材、備用件和原材料均免稅,電費低至3美分每度電,勞動力成本幾乎只有我國的1/7。更重要的是,埃塞作為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對美國和歐洲出口享受零關稅零配額的優惠貿易政策。同時,由於埃塞為“東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場”成員,在埃塞投資企業生產的商品還能以優惠關稅出口共計3億人口的23個非洲國家。

無錫國聯眾人匆匆看完埃塞南部阿瓦薩、東部德雷達瓦和北部麥克雷三個工業園區後,回去總結了一下,並沒有立即做出投資的決定。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該公司內部對埃塞此行的評價顯示,埃塞的電價和勞動力優勢位居全球前列,並擁有原料進口零關稅以及優惠的市場准入政策,且埃塞政治相對穩定,人民友好淳樸,對中國紡織企業具有較大的吸引力。盡管如此,從調研了解的情況看,有幾個方面需要引起關注和促進。比如目前埃塞具有支持出口型企業的導向政策(企業80%的產品在埃塞境內加工成終端產品並最終出口,即視為出口企業),由此,產業鏈抱團進入才能攤低中間環節成本,最大限度的發揮政策紅利。另一方面,無錫國聯參觀的三個工業園各具優勢,同時也各有不足,目前埃塞國內紡織和相關配套基礎薄弱,產能合作需考慮土質、水質、溫度及濕度、勞動效率、物流運輸、政策時效、供電穩定性、市場去向、服務部門辦事效率等方方面面因素。該公司擬就此投資事宜,事先進行系統性的測算和可行性分析。

無錫國聯的顧慮,也反映了眾多赴埃塞考察的中資公司的想法。盡管埃塞政府正在竭力完善配套,但目前的狀況不盡如人意。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埃塞采訪過程中,多家公司向記者羅列了在埃塞投資的諸多優勢,也冷靜指出了其不足之處,其中物流運輸是一個很大的制約因素。埃塞俄比亞政府限制外資進入物流運輸行業,由本國企業提供的物流運輸、倉儲、清關等服務水平尚低,價格又居高不下,整體物流價格比國內要高得多。

同時,埃塞政府的願望雖好,政策措施的實施過程卻總免不了打折,比如亞吉鐵路已經建成並具備通車能力,但因為配套設施與措施沒有到位,運價與清關政策亦遲遲沒有決定,未能正式開通運營。

有中企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由於埃塞俄比亞債務負擔較重,近期有多筆到期融資要還,金融機構最近調低了埃塞俄比亞的投資評級,將其劃入黃色投資警戒區,這也讓中資企業對投資埃塞更加謹慎。

根據新華社、21世紀經濟報道、人民網、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2017年掀起一股投資埃塞俄比亞的熱潮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