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東南亞是最受出海企業歡迎的地域

東南亞是最受出海企業歡迎的地域

阿裏巴巴和馬來西亞簽署了首個eWTP戰略合作協議,成立了馬來西亞“數字自由貿易區”,將側重於基礎設施的建設,包括一個執行中心,以及在電子支付和融資領域的合作。

俄羅斯可能是正在談的下一個“數字中樞”——阿裏旗下速賣通最大的海外市場。

馬雲的這一項目會面臨不少的挑戰,比如對貿易自由化的反對。但如果獲得了良好的勢頭,他將可以證明企業而不是政府是全球化的真正推動者。

馬雲年初在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時表示,阿裏巴巴將幫助美國中小企業,如櫻桃種植主、服裝制造商,甚至燭台生產商,通過阿裏的電商平台銷售到中國市場,從而幫助美國創造100萬個工作崗位。

下個月,阿裏巴巴將在美國中西部城市底特律召開阿裏巴巴·美國中小企業論壇。底特律曾是一個工業城市,後因部分受全球化影響而經濟衰退。

在國內,阿裏巴巴也面臨著競爭夥伴的挑戰。騰訊支付目前已經占到5.5萬億支付市場總額的37%,支付寶是51%。幾大互聯網巨頭都進入了外賣、共享單車,以及數娛等。

雖然面臨諸多挑戰,阿裏巴巴表示它正是靠著敬畏勇往直前。它的創始人是一個既無政府背景也無工程師資質的男人;它創辦的時候互聯網泡沫正遭遇一輪破滅;當SARS病毒在香港和華南肆虐時,它孕育出了淘寶。

蔡崇信嘗言:“我們的觀念是始終執著,”他在今年2月告訴投資人,“我們相信這是一家偉大的技術公司的特點。”

近年來,從金融到金融+互聯網,到互聯網金融,再到現在炙手可熱的金融科技,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已逐步步入金融與科技深度結合的階段,也正在向國際環境滲透。據公開資料統計,早在2013年便有金融科技企業布局海外財富管理業務。

從出海方向上看,東南亞是最受出海企業歡迎的地域,新加坡市場最早受到青睞,近年來印尼市場也得到更多企業關注。除了東南亞市場,海外華人華僑群體也是出海企業的又一發力點。

早先包括螞蟻金服、騰訊等眾多中國金融科技企業相繼走出國門,快速走向國際化、全球化,輸出自身金融科技能力,引領全球行業發展趨勢。

那么為何東南亞市場如此受到青睞?玖富集團高級副總裁、首席財務官林彥軍認為隨著新興國家崛起、東盟經濟一體化進程不斷深入,東南亞國家經濟正顯現向好勢頭,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倡議引領下,中國和東南亞各國在涉及電力、交通等基礎設施領域以及金融與貨幣領域中不斷擴大。新的投資機會也將擺在國內投資者面前。

林彥軍表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整體經濟發展水平並不高,很多項目合作都需要金融服務的支持。另外,中國金融科技逐步確立了全球領先的地位,在支付、數字普惠金融等多個方面的經驗,也可以複制到這些國家和地區,這為中國的金融科技帶來了很大的發揮空間。”

隨著當地互聯網經濟的興起,行業專家普遍看好東南亞國家未來5-10年的發展態勢。然而,金融科技走出去並非簡單的事情,需要解決一系列的問題。也有分析認為,從布局到融合,再到快速發展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以東南亞市場為例,林彥軍表示,“雖然東南亞市場前景可觀,但仍然面臨著征信缺失、金融科技技術積累不足、市場成熟度不高等問題”。此外,不同的金融業監管政策以及商業文化也可能成為業務拓展的障礙。

此前,新加坡金融科技協會會長謝福來對柒聞網表示,新加坡的金融科技發展,相對中國而言仍處於初級階段。不過新加坡對金融企業設立了較高的門檻。“海外投資需要用外幣操作,投資者可能要承擔彙率損失風險;另外,國內外政策的不穩定,經濟危機等問題也可能會影響海外投資,”林彥軍稱。

想要進軍東南亞國家,國內金融科技企業首先要跨過監管門檻。而各國監管政策和准入門檻都不盡相同,相比新加坡積極促進金融科技創新的政策,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監管思路則更保守。

另一方面,海外國際市場交易產品多樣豐富、品種齊全,而且市場透明規范、監管嚴格,市場配套完善備受國內金融科技企業喜愛。

實際上,國內的優質企業紛紛在香港及美國上市,一些行業巨頭也紛紛布局海外,如阿裏巴巴、騰訊,玖富集團除收購有30年曆史的犇亞證券(亞洲),還戰略投資美國矽穀區塊鏈公司SnapCard(現已更名Wyre),布局全球資管業務。

柒聞網梳理發現,金融科技企業布局海外多采用兩種模式,一是通過收購當地企業的形式,解決牌照、人才等問題,快速融入市場;二是自立門戶,在當地成立子公司,申請相關業務牌照。

據了解,玖富集團、螞蟻金服、中國信貸科技等均采用了第一種模式,而陸金所、宜信、新聯在線等采用了第二種模式。

分析認為,國內金融科技企業布局國際化市場,應以收購為主,減少人才與商業文化等產生的業務障礙。有專家表示,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分羹海外市場,需要具備較強的技術實力和資產管理經驗,以提高行業進入門檻形成競爭壁壘。利用海外華人的豐富資源,才能與當地傳統金融機構差異化競爭。

“國內互金企業若想在海外運營機構,面對海外發達國家已經相對成熟的資產管理機構和法規,本身應該具備在全球領域較強的技術實力或者資產管理經驗”,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這樣才能夠構成競爭壁壘,與傳統的資產管理機構錯位競爭。

林彥軍對柒聞網表示,玖富目前在香港通過戰略投資並購的方式,布局證券、保險、資產管理等業務。未來在其他地區的布局也將以“投資+合作”的方式為主。

據介紹,玖富集團在海外布局中也有獨特的三大優勢:一是成熟的運營經驗,經過多年穩健發展,玖富用戶超過4200萬,並且移動端用戶比例超過90%,這成為海外業務拓展的基礎。第二是紮實的大數據風控技術積累,玖富相繼推出了大數據風控“火眼分”、壞賬預測系統“彩虹評級”、人工智能助手“股小量”等。

林彥軍認為,“玖富業務生態體系很開放,戰略投資、戰略合作的交叉點非常多,這也可以解決業務本土化的問題。”

全球銀行業版圖正在發生一場重大變化,歐美銀行開始更關注國內活動,而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同行開始向海外擴張。

自2007年以來,全球跨境資本流動減少了65%,其中半數是由跨境貸款額下降造成的。歐洲各大銀行以及部分美國銀行也在從外國市場撤退。但金融全球化遠遠沒有告終——相反,它正在拓寬廣度,變得更具包容性,發展中經濟體——尤其是中國——正在填補空缺。

在從外國市場撤退的發達經濟體銀行中,歐元區走在了前面。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的最新研究發現,自2007年以來,歐元區銀行持有的外國債權已減少了7.2萬億美元(減幅為45%),其中近一半是對歐元區其他借款方(尤其是其他銀行)的債權。自危機以來,英國和瑞士的銀行也大幅減持了外國資產。全球化程度一直不如歐洲同行的美國銀行,開始重新關注國內業務的增長。

相比之下,自2007年以來,中國四大商業銀行所持的外國資產增加了11倍,至逾1萬億美元。而這仍只相當於其總資產的9%。對於所有發達經濟體的各大銀行,外國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為20%。如果中國大銀行走上跟發達經濟體同行類似的道路,它們未來的海外放貸將出現極大增長。

迄今,中國的大部分對外貸款一直與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相伴而行。銀行介入的目的是資助新的綠地投資項目,收購海外企業,以及建造基礎設施以使那些投資項目運轉起來。從2005年至2016年,中國對海外的直接投資增加了逾9倍,至1.4萬億美元。大約320億美元投向了非洲。目前,中國是非洲地區規模第4大、但增速最快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來源國。麥肯錫數據顯示,大約1萬家中國企業已在非洲開辦了業務。2016年,中國跨過了一個新門檻:對外直接投資、貸款和組合投資資產如今已達3.4萬億美元,超過了3.2萬億美元的龐大央行儲備資產。

但是,中國的對外貸款和投資會不會盈利並且可持續,仍是一個需拭目以待的問題。過去10年,中國的國內信貸一直在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家庭、企業和政府實體的總債務增加了4倍。最新報告似乎表明,不良貸款開始增多。即便不會觸發金融危機,這也可能造成一波虧損,傷及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並放緩在國外的增長。的確,目前在撤退的許多歐美大型全球性銀行發現,其外國業務的利潤率和利潤低於國內業務。

除了銀行,在數字化這一沖擊全球金融的下一波顛覆浪潮中,中國也湧現出令人敬畏的企業。比如說,2016年中國與個人消費相關的移動支付總額達到了7900億美元,為美國的11倍。金融科技類的個人對個人(P2P)初創企業——許多這類公司在跨境經營——在大量湧現。2016年,中國最大的P2P放貸和小額貸款平台宜信(CreditEase)曾有過向美國兩家主要在線貸款機構購買貸款組合的計劃。新進入者可以非常快地占據一席之地。阿裏巴巴(Alibaba)不到3年便建立起160億美元的貸款組合,僅用7個月就成了中國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銷售方。

發達經濟體在全球對外投資量中仍占主導地位,目前份額為85%。但是,發展中國家開始取得進步。過去10年,發展中國家在對外投資資產總量中的份額從8%上升至14%。在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最新的金融連通性指數金融連通性排名(FinancialConnectednessRanking)中,中國從2005年的第16位上升至2015年的第8位。除中國之外,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發展中經濟體占全球對外投資總量的比例超過1%。

中國在全球金融領域的崛起看來會延續下去。監管層繼續放寬對投資海外的限制,並對海外投資者打開大門。自2005年以來,獲准參與國內股市和債市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的數量增加了9倍,至逾300家。2017年7月,中國政府啟動了債券通(BondConnect)機制,使得海外基金管理公司不必先設立境內賬戶,就可以在中國9萬億美元的政府、機構和公司債券市場上進行交易。另一方面,自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央行(PBoC)已與30多個國家建立了價值近500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額度,可以用來結算貿易和其他支付項目,提升金融穩定性。不妨稱之為“貨幣外交”。

全球金融危機過去10年了,眼下有跡象表明,全球金融正變得更具包容性。發展中國家變成更重要的跨境玩家,數字金融不可阻擋地普及,只會強化這一趨勢。我們只能企盼,如果中國國內的債務挑戰變得不可收拾的話,中國在全球金融中日益吃重的地位,不致給那些准備最不充分的國家帶來全球溢出效應。在連通性日益提高的金融體系中,中國的一場危機可能很容易演變成一場全球危機。

出海向何方

從出海方向上看,東南亞是最受出海企業歡迎的地域,新加坡市場最早受到青睞,近年來印尼市場也得到更多企業關注。除了東南亞市場,海外華人華僑群體也是出海企業的又一發力點。鳳凰金融、麥子金服等企業已推出專門面向海外華人華僑的資產管理服務,並為海外留學生等群體提供融資等服務。

新加坡市場

新聯在線早在2014年就進入新加坡市場,在新加坡運營狀況良好,並占據了一定的市場份額。

宜信財富也於同年在新加坡建立了辦公室,主要負責全球房地產金融投資業務,發行全球地產母基金系列產品。2016年宜信財富新加坡公司還拿到了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頒發的資產管理牌照。

2017年,中國信貸在新加坡成立了東南亞區域總部,並通過連續收購本地持牌公司進入新加坡市場,其收購的SingaporeLife具有人壽保險運營牌照,Havenport持有新加坡金管局頒發的可從事基金管理、買賣及托管的資本市場服務牌照。Wecash閃銀也在2017年1月於新加坡設立了區域總部。

陸金所旗下的陸國際金融資產交易所有限公司則經過半年的努力,於7月拿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原則性批准的資本市場服務牌照,公司將在第三季度正式上線,提供在線理財業務。

點融網、玖富公司也有向新加坡拓展業務的計劃。

印尼市場

2017年1月,Wecash閃銀宣布與印尼本土投資機構PT Kresna Usaha Kreatif以及基礎設施服務商PT JASKapital成立合資公司,通過輸出技術來幫助完善印尼的信貸系統及規避潛在的欺詐行為。

明特量化則考察印尼市場良久,正在進行布局,准備大舉進入印尼。

根據環球網、消費金融觀察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南亞是最受出海企業歡迎的地域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