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東南亞成為中國金融科技海外布局的首選之地

東南亞成為中國金融科技海外布局的首選之地

中國金融科技的發展在全球被認為是處在領先水平。今年以來,中國金融科技企業頻頻出海,螞蟻金服先後進入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市場意在打造當地版支付寶,平安旗下陸金所成立陸國際金融資產交易所落戶新加坡,點融最近與FinEXAsia聯合宣布推出亞洲首個金融科技資產管理平台。

高盛8月初發布的《崛起中的中國金融科技行業》中表示,在中國出境遊客的帶動下,目前已有28個國家支持支付寶和

微信第三方支付。中國的經驗表明,在基礎設施、消費者、技術與時機恰當的背景下,新興市場也有可能從傳統金融體系躍入輕資產與數字資產的商業模式。

金融科技走出國門不僅是行業引領者們的戰略判斷,也是海外市場需求不斷增長的結果。從國內市場來看,金融科技這幾年蓬勃發展,競爭日趨激烈,增長空間有限,行業引領者們早已開辟海外市場,謀求下一片藍海。

跟隨著這些金融科技企業的步伐,我們會發現東南亞市場更受青睞,為什么是東南亞?

歐美等發達國家自身金融體系比較完善,傳統的金融機構可以滿足市場需求,發展的空間有限,中國企業的推進並不是很迫切;澳洲的GDP和中國江蘇省差不多,體量太小;南美和非洲由於自身的金融基礎設施尚不完善,加上空間上的距離太遠,中國企業也較為謹慎。

東南亞市場本身與中國有高度相似之處,例如當地信用卡普及程度較低,這讓金融科技企業有機會“彎道超車”,跨過以信用卡為主的傳統支付階段,進入移動互聯網支付時代。隨著東盟經濟一體化以及制造業產能向東盟轉移,經濟發展勢頭持續向好,金融服務的需求不斷增長,中國的金融科技行業能夠以較低的成本複制原有的模式,輸出成熟的商業模式和技術,與世界分享中國金融科技的經驗與成果。

在海外發展模式方面,中國本土金融科技企業傾向於投資當地企業,或當地企業共同出資設立新公司。采用這種模式一是由於監管問題,大部分國家對外資持股金融機構都抱有謹慎態度,所以要求外資不能控股、必須合資;二是由於適應問題,一旦進入海外市場,原有的平衡會被打破,難免會引起信任問題,甚至遭到抵觸,所以中國本土企業願意以合作的方式更緩和、更接地氣地融入當地市場。此外也有企業會選擇申請當地牌照,先占好一個位子,為未來發展留足空間。

舉例來說,7月17日,陸金所的國際平台陸國際金融資產交易所(新加坡)有限公司正式開業,成為首家在海外設立的純線上財富管理平台的中國金融科技公司。此次陸金所國際平台獲得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原則性許可資本市場服務牌照(CMS),而這張牌照要求非常嚴苛,為了滿足嚴格而成熟的監管要求,陸金所國際平台完成多項金融科技突破創新,運用基於大數據和生物識別的遠程身份、地址核實、人臉識別、機器學習、人工智能技術,成功印證資產風險管理流程(KYP,了解你的產品)、投資者適當銷售流程(KYC,了解你的客戶)以及反洗錢、反欺詐的在線管控。陸金所國際平台的成立不僅表明中國金融科技技術在國際上得到認可,也將國內的線上財富管理模式輸出到海外發達國家。

8月30日,點融與FinEXAsia聯合宣布推出亞洲首個金融科技資產管理平台,為亞洲投資者提供包括美國消費者信貸的資產投資項目。這是中國金融科技技術出海的又一范本,點融的“團團賺”技術將被運用到其中,投資者的資金被自動分散到不同標的,並且能透明地看到每個標的的詳情、借貸金額等,降低投資風險。點融在與FinEX

Asia合作中僅用幾個月時間完成金融科技平台的設計、改良、上線。此前,由於金融基礎設施不夠完善,亞洲投資者無法接觸到像美國消費者信貸這種高質量、波動性小的資產投資項目。

金融科技企業“走出去”需要因地制宜,不僅要考慮當地准入門檻和監管要求,也要准確了解當地市場環境、把握市場需求。

和中國類似,在東南亞具備跨越式推進新金融的機會,可以跳過大量成本高昂、普及緩慢的金融基礎建設,迅速擴大金融服務的廣度和深度,而其前提恰恰歸功於欠發達的傳統金融服務。

在中國這片大地上,金融科技的發展速度超乎想象。2013年以來,移動支付很快變得家喻戶曉,互聯網理財深入人心,互聯網消費金融則大行其道。

據埃森哲統計,去年亞太地區的金融科技融資規模實現翻番,首次超越北美,中國貢獻了亞太地區投資總額的九成。安永中國最新調查統計顯示,中國大陸正以高於全球平均水平(33%)兩倍的采納率引領著金融科技的應用普及。

從市場滲透率來說,目前移動支付達到了70%左右,互聯網理財覆蓋了數億人,互聯網消費金融的滲透率則在迅速提升。盡管天花板尚未顯現,但以目前的增長速度,用不了一兩年,過往的高增長將難以為繼。

更何況,一方面,國內監管相對寬松,各路資本湧入,金融科技創業公司遍地開花,然而模式和產品同質化突出,導致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另一方面,中國的金融自由化浪潮告一段落,監管趨嚴、牌照化是大勢所趨,監管套利空間不斷收窄。

怎么辦?一切接入了互聯網的事物,都很難局限於某個邊界裏。中國金融科技的征途亦如此。

“隨著世界各國之間的聯系越來越緊密,國與國之間信用連接的需求將越來越大,金融科技的競爭將趨於全球化。”Wecash(閃銀)CEO支正春向新金融琅琊榜表示,“我們在兩年前定下了全球化發展戰略,始終關注Enova和CreditKarma等國際金融科技巨頭。”

到海外去,拓展國門之外的藍海市場,成為中國金融科技的新風向。

就像近代以來的中國人出海路徑一樣,“下南洋”依然是眾多中國金融科技公司的共同抉擇。

阿裏巴巴及螞蟻金服,堪稱新一波“下南洋”熱潮的急先鋒。

8月18日,阿裏巴巴宣布,領投11億美元入股印度尼西亞最大電商Tokopedia。今年6月,阿裏巴巴斥資10億美元,增持東南亞最大電商平台Lazada股份至83%。

阿裏巴巴新聞稿稱,其將東南亞視為全球化戰略的核心戰場之一,投資Tokopedia意味著阿裏巴巴在東南亞的戰略布局已經從點至面全線展開。

數據顯示,印尼有2.6億人口,而整個東南亞有6億人口。

電商之外,螞蟻金服於2016年11月戰略投資泰國支付企業AscendMoney;2017年2月,注資菲律賓數字金融公司Mynt;4月,與印尼Emtek集團成立一家合資移動支付公司。

2017年春節前夕,閃銀在印尼成立了本土化的貸款服務品牌TunaiKita;5月份,Tunaikita上線App,正式開展業務。閃銀還在新加坡成立了東南亞總部。

5月,印尼出行服務公司Go-Jek宣布完成12億美元融資,領投方為騰訊。Go-Jek最早通過“摩的打車”進入該領域,之後又推出了汽車打車應用“Go-Car”,以及外賣服務,並建立了自己的移動支付體系“Go-Pay”。

6月,中國信貸科技旗下新加坡人壽宣布,正式獲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頒發的人壽保險運營牌照,將以金融科技為依托開展互聯網人壽保險業務。

7月17日,陸金所國際業務平台——陸國際宣布,已經獲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原則性批准“資本市場服務牌照”,正式在新加坡開業,並將在2017年第三季度上線。

7月24日,東南亞移動出行平台Grab宣布獲得滴滴出行和軟銀集團20億美元的投資。Grab很早就與螞蟻金服建立了合作,並推出了自己的支付業務。

9月15日,京東集團、京東金融與泰國最大的零售企業尚泰集團、ProvidentCapita宣布在泰國成立兩家合資公司,分別提供電商和金融科技服務,投資總額為5億美元。

據悉,ProvidentCapita是京東印尼電商業務的戰略合作夥伴。根據協議,此次合資公司的一半投資將來自尚泰集團,其餘部分來自京東集團、京東金融及ProvidentCapital。

京東表示,將為電商合資公司提供廣泛的專業技能支持,涵蓋技術、電商和物流領域;京東金融則將為金融科技服務合資公司提供在發展中市場構建便捷金融科技服務的經驗和技術,如人工智能、雲計算等。

尚泰集團則擁有龐大的零售資源優勢,將為合資公司提供全渠道服務和支付場景支持的實體商店網絡、豐富的品牌關系和商家資源;此外,為豐富電商商品種類及加快其全渠道增長,尚泰集團將在電商平台上開設多家旗艦店,引入其旗下的百貨商店和主要的零售連鎖店,以及其自有或經營的多個精選品牌。

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表示,泰國龐大的人口和發達的基礎設施,包括強大的物流網絡,將為電商和金融科技服務帶來巨大的潛力;此次與尚泰集團合作,其龐大的購物中心和百貨網絡,將為京東進一步拓展東南亞市場提供優勢。

尚泰集團首席執行官TosChirathivat指出,隨著移動網絡用戶不斷增多和顧客消費能力不斷增強,泰國的電商即將迎來爆發,更多的人將轉向網上消費,而與京東的合作將幫助尚泰集團實現泰國領先電商的目標。

為什么是東南亞?

東南亞之所以成為中國金融科技海外布局的首選之地,與地理、曆史、文化以及金融土壤息息相關。

IDG資本投資總監江左告訴我,“東南亞在地理上距離中國比較近,是中國遊客非常集中的地方,就像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美國金融機構跟隨美國遊客‘出海’的步伐出海擴張一樣,中國金融科技從業者同樣如此。”

數據顯示,近年來,東南亞成為中國人海外旅行最多的地方。2017年上半年,中國赴東南亞各國旅客人數總量攀升,已經突破千萬人次。

在支正春看來,東南亞正經曆著中國前20年的人口紅利,並且移動端的普及已經十分明顯。以印尼為例,人們對用手機訂餐、購物、叫車等已習以為常。而東南亞地區金融基礎設施較落後,人們想要得到一些簡單的金融服務十分地繁瑣。這是一塊巨大的市場空白。

江左並稱,在成熟市場,金融制度健全,牌照准入嚴格,並不利於外來者進入,螞蟻金服收購MoneyGram遇阻即是例證。

這也可以解釋,日韓距離中國同樣非常近,並且在文化傳統和生活習慣上存在諸多相似之處,但在金融科技“出海”熱度上不及東南亞。這是因為,日韓的傳統金融服務相對完善,金融環境成熟,留給金融科技的創新空間相對較小。

更難得的是,東南亞普遍以年輕人口為主,對互聯網等新生事物有著良好的接納度。隨著手機普及率的持續上升,這為中國移動支付和互聯網消費金融在東南亞的擴張創造了基礎。

總體而言,和中國類似,在東南亞具備跨越式推進新金融的機會,可以跳過大量成本高昂、普及緩慢的金融基礎建設,迅速擴大金融服務的廣度和深度,而其前提恰恰歸功於欠發達的傳統金融服務。

高盛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中國金融科技崛起:作為生態系統入口的支付》指出了中國金融科技行業的國際化趨勢。不過,高盛認為,海外的法律、監管和文化等因素,將影響到國際化進程。

星展銀行、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在早前的一份報告中亦稱,當前中國金融科技公司“走出去”面臨的挑戰主要來自——相對孤立的中國市場與競爭激烈的海外市場的生態差異,以及在與國外企業合作、為海外用戶提供服務的過程中遭遇的文化差異。

“對待文化差異,閃銀通過兩個方法解決。”支正春說,“首先,我們堅信,人的天性都是一樣的,中國人追求更快更便捷的金融服務,東南亞人民也一樣。第二,管理本地化、市場本地化、團隊本地化,我們與印尼當地上市公司和科技公司共同合資成立TunaiKita,在當地組建團隊,用地道的渠道進行市場推廣。”

中國相對寬松的監管環境,並且手機應用高度成熟,但在東南亞很多國家還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因此會導致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在走出去的時候面臨尷尬。

舉例來說,陸金所在推出國際平台的時候,明確要求所有流程都必須在移動端上完成,這樣的要求許多國際城市乃至國際金融中心都不敢嘗試,僅有新加坡監管部門選擇了接納,最終陸國際落子新加坡。

還有一些不容忽視的挑戰,例如監管風險與政治風險。

江左認為,大部分東南亞國家的政局並不是特別穩定,在法律和政策上不太成熟,因此需要重視監管風險。

閃銀東南亞團隊負責人陳亮宏亦提到,以印尼為例,雖然此刻和中國關系還不錯,但前些年也有過一些風波,印尼當地也存在一些排斥少數宗教和種族群的極端組織,因此風險是客觀存在的。

概言之,更多的市場機會,伴隨著更多的不確定性。而只有那些在技術上擁有全球一流水平,同時能夠真正實現本地化的公司,才有望在東南亞金融科技市場奪得一席之地。

根據第一消費金融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南亞成為中國金融科技海外布局的首選之地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