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澳洲農業是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

“澳洲農業是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

著名的美國投資者吉姆羅傑斯(JimRogers)曾說過,目前全球面臨著嚴峻的人口結構及糧食生產問題,農產品儲備量現已跌至曆史低點,產出跟不上需求的增長。農業將成為未來20年中最激動人心的發展領域之一。

在全球的農業資產中,澳大利亞的農業市場一直保持著對投資者的吸引力。近幾年,中國投資者對投資澳大利亞農業的興趣一直居高不下。一些中國企業,如天馬軸承、新疆天山等,先後斥資數千萬澳元成功地收購了澳洲的農場。

ACBNews《澳華財經在線》報道,在過去幾十年來,農業在澳大利亞GDP中的份額持續下降,目前僅占整個GDP的2%。然而去年第四季度,農業突然“爆發”,產出比第三季度增加8%,比前一年同期增加24%。農業的強勁增長,為年度GDP增長貢獻了0.5%個百分點。季度貢獻率為0.2個百分點,而去年四季度澳洲GDP增長率為1.1%。

2016-2017財年,農業出口額達500億澳元以上,占商品和服務出口總額近14%,對比五年前的410億澳元,漲幅達22%。

澳大利亞農業和資源經濟和科學局(ABARES)表示,2017財年農場出口額預估超過480億澳元。漁業產品出口額約為14億澳元,林業產品出口額達30億澳元以上,保持突出增長。

農業部部長喬伊斯(Barnaby Joyce)表示,穀物和活畜出口額分別貢獻了近100億澳元。

令人意外的不光是農業的亮眼數字,如果做一個橫向比較就會看到,同期房地產業對GDP增長的直接貢獻率為0.3%(年化),農業甚至超過了房地產對GDP的直接貢獻。

不過,根據投資分析機構Macrobusiness的測算,如果算上房地產的間接貢獻,它仍比農業對整個經濟的影響要大。這些間接貢獻包括與之相關的家庭耐用品消費,以及房價上漲帶來的財富效應——盡管工資增長緩慢,真實消費增長仍在持續。相比之下,農業則沒有這樣的“溢出效應”。

其他農產品表現也值得矚目,例如,豆類植物出口額超過30億澳元,紅酒出口額達24億澳元,堅果出口額為8.22億澳元,柑橘出口額超過3.3億澳元。

隨著貿易渠道拓寬,近幾年葡萄酒行業取得長足發展,2017-2018財年,預計全澳紅酒出口額將增長至25億澳元,出口量超過8億升。

澳大利亞葡萄酒局(WineAustralia)發布的出口報告顯示,截止今年9月的過去一年內,葡萄酒出口量增長9%,達7.99億升,出口額攀升13%,已達到24.4億澳元。

澳洲紅酒在中國市場綻放異樣光彩。澳華財經在線數據庫資料顯示,據澳葡萄酒局數據,截止2016年9月,中國市場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紅酒進口額最高的國家。澳洲紅酒廣受中國消費者喜愛。

目前,中國已成為澳洲最具價值的紅酒出口市場。貝特格雷恩說道:“2007年澳洲紅酒向中國的出口額僅為7500萬澳元,目前已增長至5億澳元以上,去年出口額增長了近40%。”

近期,喬伊斯同助理部長拉什頓(AnneRuston)議員聯合發布《出口和地區釀酒業發展支持計劃(ERWSP)》,政府將投資額5000萬澳元用於行業發展,這項資金由澳大利亞葡萄及紅酒局(AustralianGrape and Wine Authority)負責管理,致力於推進出口貿易額持續增長,並驅動國際紅酒旅遊業務增長。

ERWSP計劃在截止2021-2022財年,帶動紅酒出口總額年率增長至8%,包括中國地區上漲15%至17%,美國地區上揚6%。截止2019-2020財年,將吸引赴澳知名紅酒產區觀光的國際遊客數量增長至4萬人以上,預計帶來約1.7億澳元的產值。

奧蘭國際(OlamInternational)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生產、加工和貿易公司之一,年銷售額超過200億美元,在全球70個國家和地區,共有47類農產品生產和供應。

奧蘭是世界上最大的杏仁、腰果和可可豆種植者,也是全球最主要的咖啡、橡膠、棉花、豆類、穀物、面粉、大米、硬木和乳制品貿易商之一。其總部位於新加坡,由新加坡政府的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占52%,日本三菱公司占20%。

在澳大利亞,該公司投資超過14億美元,主要包括種植和加工杏仁,以及於2007年收購的昆士蘭棉紡公司(Queensland Cotton)。目前在澳洲,奧蘭已成為全澳最大的杏仁種植商、水權擁有者,也是最大的棉花商之一,同時也是綠豆、鷹嘴豆和棉花的收購商。

在澳洲發展棉花種植和杏仁種植業務的“快行道”上,奧蘭都嘗試了一個“輕資本模式”。

在這一模式中,奧蘭並不擁有土地和永久性的樹木作物,而只負責負責管理和養護物業,並支付長期租賃費用。

“這個背後的想法是,我們不是投資於農地,也不獲取土地升值的收益,我們只投資於業務本身。” 創始人、總裁SunnyVerghese先生解釋說,“我們的能力,也就是說我們擅長的,就是捕捉土地的產出,所以只要我們能從樹上獲得產出,我們就不需要實際擁有這塊土地。”

這種罕見的模式獲得了認可。2013年,專業農業基金Laguna Bay及其AdveqAlmond投資者信托以2億元的價格從奧蘭手裏購買了Robinvale附近的11,500公頃土地,然後又將其出租給了奧蘭。

對奧蘭來說,這一模式釋放出了更多的資本,奧蘭利用這筆資金在米爾迪拉南部建立了一家新的大型杏仁加工廠。

奧蘭在Kerarbury站和Hillston的新杏仁果園,以及在昆士蘭州新建的新型棉花農場,都采用了這種模式,這些地方的土地和幼樹由上市的 RuralFunds Group所有。

2019年1月起,有關這種售後回租安排的全球會計准則將要改變。Verghese先生預測,奧蘭可能會嘗試新的農場融資和所有權模式。

“我們可能將轉向更像是經營租賃的模式,進行更多的風險分擔和利潤分享。” Verghese先生說。

盡管奧蘭在資本投資方面如此“吝嗇”,連樹木都不擁有,卻大方地擁有著Murrumbidgee和Murray河的主要水權,以保證可以隨時灌溉其有價值的樹木作物。

Verghese先生說,即便未來持有其它樹木以及核桃和澳洲堅果等作物,奧蘭也仍會堅持擁有水權。

Verghese先生說:“我們可能在70個國家開展業務,但澳大利亞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水管理體系。也許你認為這裏的水權很麻煩,但是你的水權系統總是能讓水得到最高效和最有價值的使用。如果澳大利亞不這樣珍惜水,水就永遠不會被最有效地節約和利用。”

奧蘭目前在澳洲擁有超過300名長期工作人員。Verghese先生對澳洲寄予了厚望,認為澳大利亞的農業在效率、創新和盈利能力方面是領先世界的。

“我們在26個國家農場,但將澳大利亞農業視為世界上最具創新力。”他說,“澳大利亞的農業制度與其他主要農業國家,如美國和以色列都不同,澳洲的農業發展從未依靠農業補貼,因此農民被迫采用世界上最高效和創新的方式在世界市場進行競爭。”

奧蘭多澳大利亞公司是全球棉花業務的主要公司之一,目前在昆士蘭州擁有六個軋棉廠、在新南威爾士州北部擁有四個軋棉廠之外,最近又在昆州中部的勞斯萊斯頓附近投資了一個4000公頃的棉花農場。Verghese從棉花業務上更深刻地體會到了這一點。

澳大利亞的棉花產地為新南威爾士和昆士蘭,90%以上的棉花種植使用灌溉技術。澳洲的棉花農場機械化程度較高,棉農掌握複雜的技術和擁有較高的管理水平,許多農場主還同時生產其他農產品,如小麥、鷹嘴豆、高粱、放養綿羊和牛。

雖然澳洲種植者成本高昂,但他們卻是世界上盈利能力最強的棉花種植者。澳洲棉農的棉花品質很高,其產量為12-15標准包/公頃(1 bale 為170公斤),是世界上產值最高的。並且由於采用了新型灌溉技術,在過去十年中,澳洲棉花種植用水量減少了40%以上,是灌溉棉花種植國家中用水量最低的。隨著技術的進步,棉花農場的產值還在增加之中。

ACBNews《澳華財經在線》報道,農業今後還會繼續這樣的增長勢頭,還是曇花一現?澳大利亞農業和資源經濟和科學局(ABARES)的看法並不那么樂觀。ABARES預計,農業GDP在2016-2017年達到最高,然後將在2017-2018年轉為負增長。

氣候是澳洲農業所面臨的一大威脅。據《昆士蘭鄉村生活》的報道,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SIRO)的研究表明,在過去25年中,由於氣候變化,澳洲的小麥種植每年減產47公斤。在這期間,農業科技的飛速進步並未有效增加小麥產出。若不是澳洲的農場主成功地利用科技手段維持了產出,全球變暖可能使這些農田顆粒無收。CSIRO的高級農業和食品研究員ZviHochman博士說,1990-2015年,某些抽樣地區的日最高氣溫平均升高了1攝氏度,而平均降雨量減少了三成,此外氣候還更加變化無常。因此盡管這期間每年每公頃生產效率增加了25公斤,氣候變化仍限制了潛在的產出。

該項研究的另一位研究者Hochman博士警告,如果未來25年,目前的氣候變化趨勢仍然持續,即使采用足夠的科技手段,澳洲小麥的實際產出也會下降。

根據中國投資咨詢網、澳華財經在線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澳洲農業是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