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有必要加深大學生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認識

有必要加深大學生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認識

社會繁榮有賴教育,惟近年學生漸趨激進,有不少學者及老師認為,事情演變並非朝夕,主因是過去香港二十年輕忽中國歷史教育,學生長期缺乏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認識,結果2012年的「反國教事件」、2014年的「佔中」、2015年的「反水貨客行動」、2016年的旺角暴動,表面上都是由學生帶頭,製造反政府反國家情緒,更一次比一次激烈。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兼教育政策部主任胡少偉坦言,有些人對「一國」概念模糊,沒有家國觀念,容易被一些貌似中立的教育團體和中學老師、教授等,對學生「灌輸洗腦」,如果這類老師走去教通識教育科,對社會更會造成負面影響。香港中史教師會會長、福建中學(小西灣)助理校長李偉雄直言,在校本政策下,學校在推動國民教育非常「彈性」,前線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很大,「關上班房門戶後,老師具體的施教內容及方法,可以有很大分別。以現在教育局要求每個學生上51小時基本法課程為例,如何執行也很受老師自身取態影響,因為當局沒有方法了解老師的教授情況。」

李偉雄說,學生崇尚權威,易受影響,有學者以「違法達義」給學生洗腦,部分傳媒和學生會帶頭滲入「港獨」思想,令對現狀不滿的青年人,以為人多大聲便可以無後果。他又認為,學生如果不熟基本法條文,易生錯誤觀念,學校應設專人負責全校的國民教育課程規劃,讓國教落地,才能達到基本法課時政策的意義。

本地各大學的學生會近年淪為「港獨」溫床!港大學生會兩年前在其刊物《學苑》宣揚「民主與獨立一併爭取」,公然將「港獨」言論引入校園,以戴耀廷為首的教師們更推波助瀾,大學當局則多番縱容,任由校園變「播獨場」。今年九月,大學校園再現宣「獨」標語,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成員串同其他院校的學生會,包圍中大高層,迫校方承諾放任「港獨」標語,惡行最終竟獲校方放生。其實,各大學學生會認受性不高,卻長期用言論自由作「免死金牌」,公然排斥異己,為「港獨」鳴鑼開道。「獨」行氾濫,禍源在教育,有學者坦言,做好「一國兩制」及基本法以及中國歷史教育,刻不容緩。大公報記者 唐曉明

大學生普遍不熱衷參與學生會活動,學生會選擇投票率不高,結果被別有用心者騎劫,少數「代表」大多數,壟斷學界投票話語權。以港大和中大為例,根據今年各學生會公開資料,分別有約一萬六千名本科生,投票人數只有約兩成,港大學生會會長黃政鍀則約得2500票,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約得2100票,分別僅得15.3%和12.8%支持度。

夥反對派排斥異己

各學生會政治立場鮮明,一直靠攏反對派,不容異己出現。2009年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因發表質疑民運人士的言論而遭到罷免,2013年2月,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冠康因不走反對派路線,便被反對派媒體及學生扣上「赤化」等政治帽子,更有反對者在該校的中山廣場集會,最後陳被迫下台。

學生會原意讓學生學習管理,為擔負社會職責而熱身,可惜這班青年對中國歷史及香港近代史缺乏認知,受反對派長期唱衰內地影響,逐漸變質為激進反政府的政治組織,有些人甚至扭曲「中英聯合聲明」,聲言他們沒有參與過制訂基本法,現在要當家作主雲雲。中大校園今年九月出現宣揚「港獨」標語,按道理和程序,中大學生會根據其大學條例設立大學學生會,在法律上,中大學生會是中大的一部分,而非獨立法人,理應受中大管理,但當中大校方要求學生會盡快拆除宣「獨」標語時,中大學生會竟派人留守,阻拆「獨」物。

「言論自由」作擋箭牌

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在致新生歡迎辭時,竟公然煽惑新生,稱「中大周圍出現咗好多宣揚『香港獨立』嘅文宣及banner。我都好高興見到有同學願意為佢覺得正確嘅事而盡力發聲。」宣「獨」行徑畢現,其後更猶如黑幫老大,聯同約二十名學生衝入學生事務處要求與處長梁汝照對話,又圍堵副校長吳基培,要求校方承諾不會強行拆除「香港獨立」橫額。對於區子灝宣「獨」言行,中大校方未予警告遑論懲處。

「港獨」分子、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周豎峰更以「支那人」辱罵內地生、阻止拆除播「獨」標語,各大學生組織非但沒有譴責,甚至新亞書院院長黃乃正指周愧對先賢,言語不當,竟遭新亞學生會指責為「與學生劃清界線」。詎料中大校董會對周豎峰的劣行,僅予以記過和在圖書館服務若干懲處了事,等同「放生」。

這批被反對派「啟蒙」的學生團體,多次以言論自由作為「免死金牌」。港大學生會利用其刊物《學苑》主張「民主與獨立一併爭取」,在2015年被時任特首梁振英揭露《學苑》鼓吹「港獨」,當時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即走出來包庇《學苑》,指摘梁「以言入罪」。有多間學生會成員更在同年六月出席支聯會活動時,公開放火焚燒基本法。

八間大學的學生會除了中大以外,均為社團註冊,他們利用學校地方從事社團活動,近年舉辦的活動愈趨政治化、愈趨激進,殊不知正在違法犯險邊緣,淪為政客們手中的好使好用的一張「王」牌。

教育局就修訂初中中史課程展開第二階段諮詢,課程綱領將首次加入中三須教授基本法制定元素。諮詢稿按教師早前建議,在課程加入部分衰亡亂世的內容,及調整課堂時數。教育局官員說,中國二千多年朝代歷史難以鉅細無遺涵蓋,包括部分政治議題,課綱只會提供框架。局方又向教師澄清基本法條文毋須逐條教,有中史科老師認為,香港歷史大多涉及基本法,加入課程,做法合適(見另稿)。大公報記者 張月琪 唐曉明

非要求逐條條文教授

修訂初中中國歷史及歷史課程專責委員會去年就初中中史科課程展開首輪諮詢,經過一年餘整理,教育局由昨起至11月底進行第二階段諮詢,其後至明年中旬將參考收集到的意見而修訂,預計最快在2020/2021年由中一級起開展新課程,逐級落實。

根據諮詢文件,委員會建議中一學習內容,涉及隋唐時期的香港、屯門作為南方海路交通重鎮的地位;中二會學習宋元時期、香港經濟發展概況,及於清朝遭英國割讓的歷程;中三課程則涉及香港淪陷及抗日活動、中英談判歷程、基本法的制定及特區成立。就基本法課程,有出席諮詢會教師引述局方說,並非要求教師逐條基本法條文教授,鴉片戰爭與香港主權有關等內容,都可視為基本法教育的相關課時。

設延伸部分 增教學彈性

另外,委員會建議設置延伸部分解決教學內容太多問題,教師可按教學進度、學生能力和興趣選擇是否教授,或協助學生自學。納入延伸部分的內容包括越王句踐、孔子、邊疆民族政權與宋室和戰的概況,及比較改革開放前後人民生活轉變。文件亦列出選教課題供教師選取,以唐代為例,教師可於婦女生活面貌、玄奘西行與中印文化交流或與周邊國家、民族的關係中,三選一教授其中一個主題。

調整課時比例 文化史大減

教育局總課程發展主任陳碧華表示,於第一階段諮詢中,有七成多教師認為課程內容太多,而政治演變、文化特色及香港發展的課時比例不合適,故加入部分衰亡亂世的內容,及調整課時比例。根據諮詢稿顯示,課綱加入了秦朝滅亡的原因、漢朝的瓦解及唐的衰亡。課時比例方面,初中76%課時教授政治演變、14%教授文化特色,香港史部分則維持佔10%,大大減少了文化史的比例。

對於學界關注近現代史的敏感課題將如何處理,教育局副秘書長康陳翠華表示,課綱只會提供框架,未計及中華文化,二千年歷史難以鉅細無遺放進課綱,但強調會專業處理,部分政治議題亦未有說明不能編入,不會「寫到死一死(硬繃繃)」。她強調,學習自己國家歷程就被視為「洗腦」是不公允的,盼外界不要將政治角度套於課程上,否則課程會很沉重。

根據中新網、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有必要加深大學生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認識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