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新西蘭的政局變動,在某種程度上跟進了澳大利亞的步伐

新西蘭的政局變動,在某種程度上跟進了澳大利亞的步伐

近日,網上一度火熱的“新西蘭大選”終於落幕,“80後”女總理JacindaArden成為新一任的新西蘭總理。很多小夥伴都很關注“新西蘭大選”,大家都有一個疑問,“大選”會不會影響新西蘭的移民政策呢?

我們先看一下新西蘭目前的移民情況:

截至2017年6月,新西蘭淨移民人數為72,305人,按照來源地劃分,從高到低依次為:中國(10,351)、印度(7409)、英國(6728)、南非、菲律賓、法國和德國。

根據不同的生育率、死亡率和移民數字,新西蘭統計局(StatsNZ)的人口預測有高低不同的幾種方案。其中,走中間路線的預測被認為可信度最高--該預測稱,到2038年,新西蘭人口將達550萬。630萬的預測來自於“高”預測方案,預測基礎是高生育率、低死亡率和大量淨移入移民。“低”預測方案的估算人口則為480萬。

2016年,新西蘭的人口增長率為2.1%,為過去數年來最高水平。然而,如果從相關數據開始記錄的1960年開始對照,這一增長率並非史上最高:1962年高達2.5%,1974年同樣是2.1%,2003年也有2%。自1960年來,新西蘭人口年平均增長率為1.16%。

在Ardern和WinstonPeters公布的聯合政府執政政策中,此前工黨移民政策從“削減2~3萬人”變成了“削減至2~3萬人”。這意味著新西蘭每年的移民人數將從目前的7萬驟降,削減幅度達七成。

我們再來看一下大選之前提出的新的移民政策:

1.放緩接受移民的速度,增加對住房、基建和公共服務的投入,培訓新西蘭本地居民以滿足技能缺口;

2.確保本地企業能夠找到所需人才:針對高技能高水平人才,推出Exceptional Skills Visa;針對住宅建築公司推出KiwiBuildVisa,要求每雇傭一名外國員工,就要招收一名本地學徒;

3.確保本地人能夠優先得到工作機會:對於想要招聘外國員工的公司加強Labour MarketTest,確保先為本地人提供工作機會;針對每個地區推出技能短缺列表,確保持技能簽證的移民只能在技能短缺的地區工作和生活;

4.確保國際留學生不會為市場帶來壓力:要求國際留學生所學課程質量必須過關;學習低等級課程的學生,只可從事與專業相關的工作;所學課程在大學水平以下的學生,畢業後如果沒有工作邀約便不能自動獲得開放工簽

新西蘭這些政策中說明的“移民”指的是:12/16 MonthRule(16個月內在新西蘭停留12個月及以上者皆為移民)。所以,不管是在新西蘭留學、工作或是其他方式,但凡是在新西蘭境內停留12個月及以上的人均是所謂的“移民”,這跟拿到新西蘭永居身份或者國籍身份的“移民”完全是沒關系的。

根據最新的政策,新西蘭政府采用“移民縮減”方式,其核心就是提高留學方式獲取新西蘭居民身份的門檻。大幅度提高移民分數,導致大專學曆的學生,通常畢業後1年即可申請永久居民身份,變成了必須工作2年以上才行,否則移民分數很難達標。

現在,新任政府為了盡快兌現縮減移民的承諾,准備針對大專級別(5-6級學曆)學生取消工簽(目前只是計劃並未正式實施,在讀的學生應該不會受影響)

新總理剛上台,目前我們就靜觀其變,等待最新政策正式出台了。那么,我們來分析一下政策的可實施性吧。

新西蘭統計局過去10年的數據表明:

1、中國留學生與印度留學生人數的大幅度增加。

從2007年開始,中國“移民”和印度“移民”人數的統計數字都在大幅上漲。需要說明的是,這裏的“移民”並非拿身份的人數,所以主要構成應該是留學生及留學後拿工簽的人及其配偶、家屬。

中國的人數一直以一種合理的方式在持續增長,而印度人數長期穩定在5000左右,直到2014年,一下子暴漲了一倍,超過1萬人,2015年達到了頂峰1萬3千多人,然後到了2016年,反而又減少到8899人,縮減幅度相當大。

印度中介與新西蘭相當多的私立學校合作,以提供虛假材料的方式,通過留學途徑,大量向新西蘭走私人口。這些印度學生因為本身學曆低,無法直接讀一年制7級本科課程,所以基本都在讀便宜的5-6級的2年制大專課程,而且因為沒錢,是向中介借貸辦理的留學手續,所以落地新西蘭就開始打工,而且絕大部分打黑工,願意拿遠遠低於最低工資的收入幹活。

所以大專留學生才會被本屆工黨政府稱之為是“奴隸勞工”、“低素質留學生”,成為新政府要削減的主要移民對象。這些人給新西蘭帶來的問題遠遠超過了帶來的好處。

從2016年開始,上屆新西蘭政府就已經開始嚴厲整頓新西蘭的高校,從私立到國立理工院校,統統受到影響,關停、降級了一批以印度學生為主要招生對象的學校。基本切斷了通過提供虛假材料留學新西蘭的通道。相反,中國由於國家管理嚴格,沒有出現這種大規模簽證材料作假的現象,所以留學生人數穩步增長。

這也是新西蘭前後兩任政府,都要把矛頭對准大專留學生(所謂低素質移民)的原因。因為印度學生主要學習大專層次的課程,而中國留學生主要學習高中、本科及以上層次的課程。

新西蘭政府如果想通過砍掉留學生技術移民這條通道來化解當下的移民危機,必然會摧毀現有的留學產業。對於新西蘭的教育出口產業,和嚴重依賴外來移民的旅遊行業,會帶去致命的打擊。

而嚴重依賴於留學產業提供的工簽員工的其他行業,比如餐飲業、酒店業(同屬旅遊業),也就會受到嚴重的沖擊。要知道新西蘭的旅遊行業可是新西蘭第一大產業。

恰好新西蘭的第二大產業農業,也嚴重依賴外國工人,只是這些工人通常不需要先讀書再就業,而上一屆政府恰好限制了這批工人未來申請新西蘭身份的途徑,這下可好了,為了砍掉2-3萬“移民”,新西蘭排名前三的三大產業,統統要陷入到人力危機之中。

新任政府為了上台,必然要扛著反對移民的大旗,但是既然已經上台了,那么象征性的動作肯定是要做的,能否見到成效,這個就不是重點了。

畢竟,3年後還要再選一次,如果3年後碰上澳洲經濟複蘇,或者新西蘭經濟下滑(按目前工黨加稅的政策來看,這是大概率事件),砍掉了2-3萬移民,再流失到澳洲2-3萬移民,新西蘭的移民人數一下子就會降低到曆史性的低點,此時不移民,更待何時?

本次工黨上台還提出了一個以前國家黨沒有提及的新政策:

地區移民政策

通過數據,可以清晰的看出來,從2014年開始的這四年中,新西蘭湧進來的新移民,有60%以上都留在了奧克蘭,所以,真正遇到問題,需要削減移民的只有奧克蘭一個城市,其他地區的移民數目增長,並沒有那么嚇人,尤其是南島,可以說移民增長是非常平穩的。

偏偏最受移民問題困擾的奧克蘭,本次選舉投票,支持的卻是國家黨,說明奧克蘭市民是支持繼續開放移民的。

這也是為什么國家黨除了給奧克蘭以外地區移民提供了加分政策以後,再也沒有其他措施出台,因為國家黨也不想得罪選民啊。

但是工黨政府上台,就完全不同了。奧克蘭天生不是工黨的票倉,下手沒有後顧之憂,這就是工黨政府提出來,要建立區域移民機制的原因。

新西蘭新政府要是想實施"移民新政",如果想要既不傷害到經濟,又能快速的把移民數字打壓下來的話,就只有一條路了。

新的移民不要進入奧克蘭

1、本科以下學曆的留學生不再發放讀書期間的打工許可。

讓印度學生失去以工養學的機會。以前印度學生因為有打工許可,即便是打黑工,抓到了也不容易處罰,因為要證明他是超時工作,這個難度很大(新西蘭留學生有每周20小時的打工權利),至於低工資,那只能處罰雇主,而不是打工者。現在直接取消打工許可,一看簽證就能處罰了。

2、本科以下學曆的留學生畢業後不再提供開放式工作簽證。

斷了印度學生通過留學方式合法留在新西蘭工作的希望。

因為奧克蘭擁有新西蘭最多數量的私立高校,開設有最多5-6級大專課程,所以這兩點政策如果出來,最受打擊的將是奧克蘭的留學機構。

3、暗中提高奧克蘭地區就業的難度。

目前奧克蘭地區的雇主擔保工簽拒簽率達到了50%,而其他地區的雇主擔保工簽批准率卻沒有變化,就是一個明證。工黨很可能會持續這個做法,並且在這個基礎之上想出更多的招,讓學生直接不來奧克蘭讀書。

4、為奧克蘭以外地區提供特惠簽證。

增強奧克蘭以外地區對移民的吸引力。奧克蘭去不了了,大家可以去其他地方啊!

過去,我們說,奧克蘭以外移民加分,是指針對工作地點,對於在哪裏讀書並沒有關系。

但是很明顯,工黨未來的政策會直接針對去奧克蘭讀書的學生采取措施,因為這又這樣,才能見效快,對經濟的影響又小。

如果你去奧克蘭以外留學,並且讀的是7級及以上課程,那么可以說,新政府的各項措施,從本質上,是為你未來在新西蘭就業和申請永久居民身份掃清道路。

因為地理位置原因,新西蘭在各國的世界地圖上常常被忽略,是真正的“小透明”。該國的選舉也往往波瀾不驚,曆來沒有什么關注度。然而在2017年9月的這次大選中,這個人口只有450萬的南太平洋小國卻湧現出了一批“戲精”,在世界媒體上猛刷了一把存在感,拿新西蘭民眾的福祉和中新關系的未來作代價,給自己加了一出並不精彩的戲。

說起西方選舉制度,最為人熟悉的可能要數美國。除了選舉人團制度,每次美國大選中都還會出現另一種批評聲音,那就是對“贏者通吃”的不滿。“贏者通吃”,術語是“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制”,規則十分簡單:每個選區只選出一名代表,每位選民限投一票,在選區內得票數最高者當選,不需要獲得過半數選民支持。

這種選舉制度曆史悠久,堪稱英語國家的不傳之秘,是傲慢的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引以為豪的所在之一。“贏者通吃”制優點頗多,除了規則明了、簡單易行,最大的好處就是如大名鼎鼎的“迪韋爾熱定律”所說,傾向於產生兩黨制。這位法國政治學家對兩黨制青睞有加,認為在選舉政治中,只有兩黨制才能產生明確而負責任的政府和穩定的政局,選舉制度的設計對政黨制度的維系至關重要。

然而“贏者通吃”的缺點也十分明顯,那就是對民意的扭曲相當嚴重,2000年戈爾的普選票比小布什多依然落選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采行議會制的英聯邦諸國,這種扭曲就更敏感一些,對小黨來說尤其不公平:在英國1983年大選中,工黨只比社民黨和自由黨的聯盟多得不到70萬張選票,席位數卻多出了186個;兩大黨平均4.2萬張選票就能贏得一個議席,第三黨卻需要近20萬張票才能換得一個!

於是乎自由主義“小清新”們開始追求更加能夠反映民意,尤其是少數派聲音的選舉制度。1993年11月,新西蘭全民公投決定改行混合比例代表制(MMP),開始直接按得票率分配議席,效果立竿見影,“迪韋爾熱定律”第二條(比例代表制容易導致許多相互獨立政黨的形成)當場發作:在1996年10月新選舉制下的首次大選中,新西蘭1935年以來一直延續的兩黨制被終結,國家黨(NationalParty)和新西蘭優先黨(New Zealand First Party)組成聯合政府,結果不到兩年後就因摩擦不斷解體。

此後曆次大選,新西蘭再也無法組建一黨多數政府,少數政府出現的次數甚至比多數政府還要頻繁,執政黨不得不呼朋引伴、靠好幾個小黨的支持才能組閣,簡直是一向自詡政局穩定的英語國家中的奇葩。民意代表性的確升高了,治理績效反而下降了,新西蘭的改革真是反面典型。

政黨格局混亂的最大惡果就是“造王者(Kingmaker)”頻現政壇,少數屢屢挾持多數,多黨制的缺點體現得淋漓盡致。這個關鍵少數不是別人,正是溫斯頓·彼得斯(WinstonPerters)和他一手創立的新西蘭優先黨。

今年已經是72歲高齡的彼得斯第三次扮演“造王者”了,1996年大選中,這位老兄就花了整整六周時間折磨國家黨和工黨兩大黨,2005年又扭扭作態地不肯加入聯合政府,在拿到了外交部長寶座後方才松口;2017年大選中,彼得斯再次把待價而沽的本事發揮到了極致,也讓全世界又一次看到了民主政治同幕後交易兩個概念之間有多么親和。彼得斯此前曾大言不慚地說:“我是非常講道理的人,但我不會出賣我自己和我的原則。”

於是聯合政府的組成花了近一個月才塵埃落定,結果更是令人瞠目結舌:贏得46%選票、全部120個議席中的58個的國家黨竟然未能繼續組閣,只贏得35.8%選票和45席的工黨成為了勝利者,因為贏得7.5%選票和9個議席的優先黨選擇支持後者。

國會最大黨未能參加政府,兩個失敗者卻得以執政,7.5%的選票就左右了全體國民的選擇,這就是公認最民主的新西蘭在2017年所面臨的局面。

這些尷尬不太符合世人對民主制度的美好印象,所以也就沒見到多少媒體提及,大家的關注點顯然都在即將出任新西蘭下一任總理的年輕美女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Ardern)身上。

年僅37歲的阿德恩是新西蘭1856年來最年輕的總理:17歲加入工黨,取得學士學位後進入工黨前總理海倫·克拉克的辦公室,接著遠赴英國首相布萊爾的內閣辦公室擔任政策顧問,2008年成為新西蘭議會中最年輕的議員,之後隨工黨連續在野近10年。

今年3月,阿德恩成為工黨副領袖,8月火線接替臨陣辭職的安德魯·利特爾擔任工黨領袖,成為該黨曆史上最年輕的黨首。

幾乎所有媒體對阿德恩的介紹都局限於三個方面:她的年輕和可愛(有人誇她“有著朱莉婭·羅伯茨一樣的毫無掩飾的笑臉”),她受年輕人歡迎(她在新西蘭廣為人知的一面是業餘DJ,曾參與大型音樂節表演),以及她洋溢著西方左派情懷的主張(“曾為女性肚皮打call”)。也難怪,對這位從未有過任何執政經曆的年輕總理,除了贊揚她擅長選舉之外,確實難以找出更多溢美之詞。

分析人士將她與馬克龍和庫爾茨相提並論,但馬克龍至少擔任過經濟部長,庫爾茨則從2013年開始就是外交部長了。

阿德恩的躥升一定程度上是工黨為了競選的無奈之舉,她也確實做到了:憑借“傑辛達熱”,她幾乎憑一己之力把工黨民調支持率從24%拉升至43%,堪稱最後得以執政的首功之臣;從這個角度說,她比德國同行舒爾茨表現強多了。

可是個人魅力不能取代政治手腕,阿德恩執政的前景著實令人難言樂觀。不僅她本人沒有執政經驗,已經在野近10年的工黨本身也是缺兵少將,恐怕難以給首相提供多少幫助,內部各派力量不給沒有黨內根基的新領袖額外添亂就算好了;工黨已經對優先黨許以4個部長職位以及一個次長職位,達成相互支持和信任協定的綠黨也要有部長位子,三個黨之間的政策立場分歧不少,如何協調安撫,著實令人捏一把汗;更關鍵的是,彼得斯很可能將再次出任副總理,如何同這位曆經多年宦海浮沉的“老狐狸”打交道,“小甜心”將面臨艱巨考驗。

當然,就算執政團隊一團和氣,新政府想要實現競選中提出的那一大堆畫餅也絕非易事。

就算不考慮被《金融時報》抨擊為“新西蘭特朗普”的彼得斯,外界對工黨政府也一點都不看好。新組閣結果出爐後,新西蘭元兌美元彙率暴跌1.6%,降至半年來新低,反映出國際社會對工黨金融、投資、貿易、移民等政策收緊的高度擔憂。

最初,保守黨獲得46%選票從而握有優先組閣權、看似能夠連任的消息公布時,《環球時報》還發出了《新西蘭選舉落幕 華人松了口氣》的新聞。

不太誇張地說,幾乎沒有人想要工黨上台。2008年以來一直執政的國家黨對內減稅、減少社會福利開支,對外促進自由貿易、加強與亞太國家建立合作夥伴關系,使新西蘭得以享有發達經濟體中最強勁的經濟增長;然而在席卷全球的民粹浪潮前,新西蘭也不能獨善其身。

隨著對貧富差距、外來移民、全球化等問題的不滿情緒日漸上升,工黨和優先黨不約而同地打出了貿易保護主義和排外牌,競選綱領的“內顧(inwardlooking)”色彩濃厚,結果還真天隨人願。這其中固然有民眾求變的鍾擺效應,但主要還是民粹主義的咎由自取。

新西蘭國家黨雖然是個中右翼政黨,但機智地認識到推動和深化對華關系是新西蘭國家利益所系,成功抓住了中國崛起的良機。2008年,新西蘭同中國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這是中國與發達國家簽署的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2013年,中國取代澳大利亞成為新西蘭最大的貿易夥伴。在2017年大選中,國家黨也積極維護自由貿易。該黨的失利,對中新關系而言可以說是一大損失。

工黨不是不重視中新關系。中國同新西蘭的建交就是該黨執政時期的手筆;阿德恩本人也曾多次來華訪問,工黨內部更是計劃一旦勝選便盡快推動其訪華,且工黨正積極研究“一帶一路”倡議,尋求合作機會。10月17日,工黨黨主席奈傑爾·霍沃思(NigelHaworth)就接受央視記者采訪,高度贊揚了“一帶一路”,並希望和中國在全球化進程中加強合作。

然而人們樂觀不起來。聯合政府上台後為站穩腳跟勢必兌現承諾,禁止外國人買房、收緊移民政策等勢必給中新關系帶來負面影響;即將擔任副總理的彼得斯,也斷然少不了興風作浪。

作為一以貫之的機會主義者、民族主義者和民粹主義者,他在大選期間對中國的態度頗為惡劣,多次汙蔑中國幹預新西蘭選舉,宣稱“這不是機場書架上的間諜驚悚片,這是我們國家的現實。這對我們和我們的盟友來說,都令人擔憂”;多次炒作國家黨華裔議員楊健“間諜門”事件,在大選結束後依然不依不饒;更不要提他長期以來將諸多社會問題歸咎於華人移民了。

值得注意的是,彼得斯要求新西蘭像澳大利亞一樣,“反對外國對國內事務的幹涉”,後者也的確在這方面堪稱新西蘭的“榜樣”。

10月19日,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就在其年度報告中說,外國在澳大利亞收集有關政府和企業敏感信息並秘密影響公眾輿論的活動日益猖獗,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活躍程度,使反間諜機構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窮於應付。除了間諜活動,澳大利亞情報機構還發現“外國勢力以隱蔽的方式影響澳大利亞公眾、媒體和政府官員的看法,以達到他們國家的政治目標”。

此外,澳大利亞屢屢發出的“嘴炮”,以及與美國一同巡航南海的企圖,都將其國內部分勢力的對華態度彰顯得淋漓盡致。

新西蘭的政局變動,在某種程度上跟進了澳大利亞的步伐,表明西方國家的某些政治勢力和民眾,對中國的疑慮正在上升。但願這次選舉的結果,不要給中國和新西蘭的關系蒙上一層陰影。

根據觀察者網、華夏經緯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新西蘭的政局變動,在某種程度上跟進了澳大利亞的步伐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