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在新形勢下,金融首先要走出去

在新形勢下,金融首先要走出去

第31屆東盟峰會及系列會議於10日至14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舉行。與會多國專家學者認為,成立50周年的東盟近年來雖然保持相對較快的增長速度,但仍未達到預期目標。中國長期穩定的發展給東盟國家發展帶來了更多機會,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是解鎖東盟發展潛力的鑰匙。

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新加坡國立大學能源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施訓鵬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說,東盟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期望值很高,希望抓住機會更多地參與其中,借助中國經濟增長勢頭和資源充分釋放自身經濟潛力。

從生產和消費兩個角度來分析,東盟是全球經濟增長關注的重點,有很大發展空間和潛力。從生產角度,東盟地區人力資源豐沛,人口增長較快,比較年輕化,大部分國家失業率較高,人口紅利尚未發揮出來。土地資源和物產都比較豐富,但潛力也未得到有效發揮;而從消費角度來看,東南亞近7億人口,是一個龐大的消費市場。

東盟國家的主要問題是基礎設施匱乏,具體表現在交通和電力。而基礎設施匱乏的主要原因在於缺乏資金、技術、建設能力及人才。

他說:“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提出的融資以及幫助跨國人力資源流動等措施都可對症解決東盟發展所遇到的最為迫切和實際的問題。中國與東盟圍繞‘一帶一路’倡議展開深入合作存在著共贏的客觀基礎,因此前景是光明的。”

2014年至2016年,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中國企業已經在20多個國家建設56個經貿合作區,為有關國家創造近11億美元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而這其中,東盟地區同中國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尤為密切,雙方利益彙合點不斷增加,“一帶一路”倡議同各國發展訴求相契合。

菲律賓社會經濟規劃部長埃內斯托·佩尼亞日前說,菲律賓“2017-2022發展規劃”與“一帶一路”倡議相契合。今年3月兩國簽署了《中菲經貿合作六年發展規劃》,建立起合作的策略和機制。他說:“目前已經有3個由中國提供融資的優先項目得到確認,相信菲律賓將受益於這些項目。菲中的合作將不僅局限於基礎設施建設,還將涵蓋提高物流效率、改善人力資本等軟性建設。”

馬來西亞作為最早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之一,也是共建“一帶一路”早期收獲最豐碩的國家之一。中馬欽州產業園、馬中關丹產業園創造了中馬“兩國雙園”產能合作新模式。馬來西亞雙威大學的梁泉興教授將“一帶一路”倡議比喻為奧林匹克火炬接力。“‘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了合作共贏的框架,就像奧運火炬一樣點亮整個區域,最終將成為世界共襄的盛舉。這意味著更多發展,更多經貿合作機會,更多文化交流,民眾更深入的相互了解。”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三年以來,中國民企積累了更多“走出去”經驗,不過也面臨新的形勢。今年8月份,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范境外投資方向的指導意見》,對企業境外投資方向劃分為鼓勵、限制、禁止三類,旨在進一步引導和規范企業境外投資方向。

民企如何在諸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尋找投資機會,又如何適應新的形勢,是外界關注的話題。

有專家表示,中國民營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建議首選東南亞尤其是中南半島。

我國和東南亞海陸聯通,華人華僑數量較多。我國和東南亞國家(新加坡除外)形成垂直分工,對方的礦產品和農產品是我國需要進口的大宗物資,而我國工業品又是對方所需要的。加之東盟建立的10+1自由貿易協議,關稅、法律制度等相對友善,都使得東南亞是一個更適宜的投資熱土。

絲路金融公司投資合夥人莊瑞豪也表示,東南亞是比較適合的投資地。中國過去積累的資源和技術優勢,都是東南亞所需要的。隨著中國經濟增速的放緩,中國企業如何在保證國內市場份額的同時,分享到東南亞國家經濟8%-10%左右高增長的紅利,拓展海外市場也是必然的選擇。

國觀智庫副總裁陳亮表示,我國傳統優勢產能、裝備制造優勢產業、農業和農產品加工、商業,以及工業園建設等領域企業是有優勢的。比如中國紡織業企業,可以重點考慮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國,在這些國家投資建廠能利用出口歐美市場的普惠關稅,來降低出口成本。工業類企業可以關注東南亞地區中南半島,如馬來西亞、泰國等國,中國企業在這些國家投資較多,依托中國在當地的經貿園區還能調動更多國內優勢產能和技術。

除了東南亞,也有專家提到東歐市場可以重點關注。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原院長霍建國表示,東南亞和東歐這兩個市場投入產出的回報率是看得見的。東歐市場不要小看,非常有潛力。因為東歐現有的基礎、自然生態環境、人的素質等都是相對較好的,東歐市場的生活必需品和簡單的工業制品,特別是建立工業品生產的合資合作,比較適合中國企業進行發揮。

2000年左右,中國企業走出去依托於當時豐富且高速增長的外彙儲備,現在的形勢發生了改變。

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高堅表示,去年我國外彙儲備還在下降,政府對海外投資也有一些控制。在新形勢下,金融首先要走出去。過去靠中國拿錢做基礎設施,放到“一帶一路”大框架下,僅靠中國自己的錢是不夠的,也是難以持續的。所以,需要金融“走出去”。

如今,中國金融機構在加速走出去,設立海外機構等。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除了國開行、進出口銀行,有越來越多中國商業銀行等機構積極布局。如增加“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儲備,設立專項資金,增加沿線國家海外分支機構和人才儲備等。

協鑫控股有限公司首席運營官王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們企業當初“走出去”的時候,獲得了國開行、進出口銀行較多的融資支持。企業走出去之後,最終貸款融資還是會選擇在投資地,融資這塊僅靠民營企業自身難以實現,需要政府出面搭建一些更好的融資平台。

莊瑞豪表示,在金融“走出去”方面,像在東南亞有不少金融並購機會。中國的民營企業投資金額不用太大,就能成為當地既有金融機構的戰略投資者。當民企有當地的金融合作夥伴和當地的金融基礎之後,民企跟國企談判的條件和能力,都會有一個顯著的提升。

風險,是民企走出去需要共同面對的問題。

王東表示,“一帶一路”沿線的投資機會確實越來越多,但沿線每個國家情況都不一樣,政治、經濟狀況都在變化,風險主要靠企業自己來把控。

如何減少投資風險?中國民企與當地企業或政府加強合作,無疑是比較合適的選擇。

王東分享協鑫“走出去”的經驗,提到企業需要開放合作。比如海外的一些能源項目,一定要和政府指定的公司合作,與當地政府指定公司一起投標,按要求給予他們一定股權,這樣項目投標會更符合當地政策,也方便中國企業獲取土地、資金資源等。

還有與當地企業展開靈活的合作。比如協鑫在越南投資太陽能電池板制造項目,並不是建一個全新的廠,而是到越南企業內投資生產線,帶著中國企業的裝備、技術、管理和材料過去。在越南市場上的訂單用的是越南的品牌,國際訂單用協鑫自己的品牌,這樣能規避國際上“雙反”的風險。

霍建國也指出,民企去海外投資,當地政府或企業要么投錢、投人、投土地或者投政策,一定要融入當地的機制來分擔風險。但凡國際上的重大項目,沒有只是靠一家銀行,或一個國家單獨來抗的,都是跨機構的綜合貸款,這樣項目融資才會更安全。

2017年12月14日,北京·中國大飯店將舉辦“2017億歐創新者年會——科技一帶一路峰會”,15位國內外頂尖企業嘉賓、300家國內外媒體、500位企業高管與億歐共襄盛舉,邀您見證。

貿易暢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內容,而貿易暢通的前提是物流暢通。“一帶一路,物流先行”,億歐聯合創始人王彬曾在“一帶一路·2017中國智慧物流領袖峰會”上如是說。

得益於中國電商業務的迅猛發展,我國的快遞、物流企業也從中受惠頗多,並開始根據電商平台的國際重點布局來走出去。此外,隨著中國共享經濟理念的深化和“人工智能+”的發展,我國湧現了一批獲得資本青睞的智慧物流企業,他們也開始擁抱“一帶一路”,准備“開疆拓土”。

為此,我們查閱了上百家國內物流企業,並挑選出37家已經或者正在籌備海外業務布局的企業,他們中既有背景和實力雄厚的國企,也有國民經濟黑馬快遞企業,還有近年來發展迅猛的行業明星和“小鮮肉”。通過這37家物流企業,我們發現我國的物流企業在海外業務拓展方面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傳統物流企業走出去步履維艱

與其它行業不同,作為一項支撐社會發展的基礎設施,傳統的物流企業走出去則意味著需要在面對日益白熱化的國內市場競爭的同時,耗費重資去布局海外市場。已有海外市場布局的大型物流企業,則在不斷加速開拓海外市場,強者愈強的現象已經出現。如:

外運發展,作為國內最早上市的空運貨物代理企業,本身擁有豐富的國企資源,在美國、歐洲、中東、日本、澳洲、香港等國家和地區設有常駐機構,負責海外進口業務的開發和操作。打造了40餘種出口物流產品和服務,涉及歐美、中東、日韓、東南亞等國家。

而招商局則是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參與者和推動者。在全球18個國家和地區擁有46個港口,已初步形成較為完善的海外港口、物流、金融和園區網絡,大都位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重要點位。2016年,招商局集團吉布提“絲路驛站”試點項目取得突破性進展,“蛇口模式”第一次在海外落地;中白工業園首發區內基礎設施和中白商貿物流園一期工程建設已基本建成;與多哥全面合作務實推進,是集成“中國經驗”開發海外市場的重要創舉。

還有秉持全球發展戰略的嘉裏物流,正在享受“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商機,比如嘉裏物流的新附屬公司Globalink的業務遍及獨聯體各國,另一位新成員公司蘭州捷時特物流有限公司,通過全球網絡為客戶提供多式聯運解決方案。在泰國的KerrySiamSeaport第四期廣場工程將於2018年完成,而緬甸仰光及曼德勒之內的物流設施則在興建中。為進一步把握亞洲電子商貿與跨境物流活動帶來的增長機遇,還與印尼一家本地快遞運營商組成合資企業,以進軍當地迅速發展的快遞市場,新加坡是其下一個拓展目標。

二、創業創新企業最熱心

得益於“互聯網+”和我國智慧物流的發展,那些輕資產運營的車貨匹配平台開始成為成為出海的新勢力,比如運滿滿、貨車幫、58速運、貨拉拉。

比如運滿滿正在探索“多式聯運”,開啟“驛站”計劃,對於空港貨物運輸方面,將通過“物流雲”聯合調度系統實現“公空聯運”,聯合行業協會嘗試與東盟等國溝通,劃定運輸范圍,通過多語種國際版APP,讓越南、阿拉伯等國家貨主、司機無障礙使用。

58速運與東南亞的同城貨運及物流平台GOGOVAN(快狗)合並,合並後服務領域包括中國內地、香港、新加坡、台灣、韓國、印度等亞洲等地,這為將58速運成為全球最大短途貨運平台奠定基礎。

風先生也開始了“向中東地區發展”的戰略布局。浙江執禦作為風先生戰略投資方,在2015年就已經看重中東市場後加大了投入,作為一家中東跨境電商平台,能夠給風先生進軍中東市場提供更多資源整合和障礙的掃除,風先生的物流配送能力也將成為其在中東地區物品配送市場強有力的後盾。

三、快遞企業是走出去的急先鋒

2017年阿裏巴巴天貓第9屆“雙11”已經全面啟動,並致力於將該購物狂歡節變為國際的節日。而實現這個目標即“全球賣,全球買,全球運”的前提是,有充分的物流基礎設施。為此,阿裏將在未來五年再為菜鳥投入上千億元,目前該逼巨款花在了東南亞,建設了菜鳥走向全球化的第一個海外橋頭堡:馬來西亞超級物流樞紐項目。而與菜鳥網絡有密切關系的通達系也將在這一項目中受惠良多。

除此之外,作為仍高度依賴於電商平台發展的快遞企業來說,無論是出於何種目的,他們都已經開始在國際市場上開始布局。

億歐曾專門盤點順豐及通達系的出海布局,發現快遞企業走出去主要有以下特點:順豐+UPS開子公司拓市場,圓通收購先達國際,打造走出去樣板,申通則在穩步推進國際化進程。韻達、百世重視國際市場。

四、跨境物流服務商迎來發展新時代

無論是阿裏還是京東、蘇寧,這些電商平台的大促都開始打上“全球”的標簽,這足可以說明,跨境電商正在成為電商平台業務發展的新的利潤增長極,服務於跨境電商的跨境物流也開始逐漸走進人們的視線。

如心怡科技,作為阿裏巴巴集團旗下天貓商超核心倉儲管理服務提供商,是天貓國際跨境運營主體,2015年開始進軍海外市場,已經在澳大利亞、德國、韓國、美國、意大利、香港等地成立子公司。

威時沛運,在2016年還獲得了雅瑪多戰略投資,主營業務為國際貨代、口岸通關、國內運輸、跨境電商進出口、貿易分銷等模塊,是一家提供跨境貿易全鏈條一站式解決方案的企業集團。擁有30餘家分子公司,分布於全球各地,業務覆蓋80%以上華南進出口市場及亞太、北美、中東、歐洲、澳洲、南非等72個國家。

此外還有值得關注的還有阿裏巴巴和京東集團的海外布局,其發展跨境電商的前提是配套的物流服務基礎必須打好。阿裏的第一個eWPT項目已經開建,菜鳥網絡幫助籌建的東南亞第一座自動化倉庫已經開始為今年的“雙11”服務,京東集團也在加速海外布局,想必在這些大型企業的帶動下,會有越來越多的物流企業乘著“一帶一路”東風飛出去。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廣州)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在新形勢下,金融首先要走出去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