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歐洲經濟從長期來看依然存在諸多挑戰

歐洲經濟從長期來看依然存在諸多挑戰

隨著德國大選落下帷幕,歐洲動蕩的政治局勢也告一段落,現在是時候采取行動來應對這些由投票造成的混亂。歐洲委員會第一副總裁FransTimmermans去年曾用“多重危機”來形容歐洲的狀態。英國退歐、難民問題、匈牙利和波蘭的“非自由民主”主義、尚未解決的歐元危機,以及特朗普和普京所引發的地緣政治風險,所有這些事件都對60年前《羅馬條約》所提出的“歐洲計劃”造成威脅。

不過危機背後也隱藏著機遇。上述的重重危機讓歐洲的領導者們無法繼續為不作為尋找借口,否則等待他們的將是選民們的下一次打擊。

法國的經濟改革、德國對難民問題和歐元的擔憂、布魯塞爾方面對歐洲一體化的新態度,以及英國退歐將無限期推遲甚至推翻的跡象,這些事件為平複去年民粹主義暴動所釋放的危險情緒提供了新機會,但抓住機會的前提是歐洲各國能夠在政治和經濟的四方面同時做出突破:法國必須針對過度監管和泛濫的公共支出采取行動;德國必須重新思考財政緊縮和僵化的貨幣政策;英國需要轉變在民族主義和移民問題上的立場;歐盟官員必須放棄他們對敦促所有成員國實現

“更加緊密的聯盟”的執念。

如果不能同時實現上述目標,那么很難想象我們會在多重危機中單獨某一領域內取得進展。比方說,德國在推動任何放松財政緊縮措施的時候都需要確認法國的確在進行經濟改革,而法國經濟改革的成功也離不開德國批准更寬松的財政政策以及能夠惠及其他弱勢歐盟成員國的貨幣政策。此外,如果歐盟將退歐談判的期限推遲到2019年3月之後,並在移民問題和福利支付上做出一定讓步,英國退歐的進程可能無限期推遲,甚至逆轉。但只有在確信英國民眾退歐的想法有所轉變的情況下,歐盟領導者才可能願意讓步。

反對默克爾總理及其盟友社會民主黨的德國民眾多半是因為他們厭惡看到不受管控的難民和對希臘不合理的援助。如果這些民眾認為政府用他們的錢去資助那些拒絕在難民問題上合作且不遵守歐盟法律的歐洲周邊貧困國家,那么他們就會反對穩定歐元區所必需的財政和貨幣一體化政策。

說服這些民眾的唯一方法是為歐元區打造並制定獨立的政治機構和預算計劃。這是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出的想法,默克爾也表示原則上支持該提案。但這樣的“雙軌制歐盟”成為現實的前提是默克爾能夠壓制國內那些希望破壞單一貨幣的民族主義者,同時馬克龍能夠壓制布魯塞爾那些希望強制所有歐盟國家加入歐元區的一體化狂熱分子。

乍看上去,在上述方面同時取得進展的希望微乎其微。畢竟,如果法國、德國、英國以及布魯塞爾取得必要突破的概率都是擲硬幣式50%-50%的話,那么四枚硬幣同時“頭朝上”的概率僅為6.25%。

值得慶幸的是至少有兩個理由可以反駁這種推斷。首先,歐洲各國領導人所面臨的政治經濟決策都具有關聯性。巴黎、倫敦及布魯塞爾的進展極大程度上依賴於默克爾與其在柏林最終的聯盟夥伴對政府計劃的協商結果。德國最終的聯盟協議同樣也取決於馬克龍的外交技巧,包括他如何宣傳歐元區顯著的政治、經濟特征。

此外,歐盟的官僚機構必須發自內心地接納“雙軌制歐盟”這一概念。這意味著他們要放棄所有歐盟成員國都在向同一目標努力的假設,並停止把非歐元區國家視為落後的“二等公民”的舉動。我們現在假設歐盟領導者們已經意識到促進歐盟穩定和發展的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實行“雙軌制歐盟”或“同心圓”模型(政治一體化程度更高的歐元區為核心,外圍則是非歐元區國家所組成的松散的經濟聯盟),在這種情況下,英國很可能會改變其退出歐盟的想法。如若不然,英國將經曆幾年艱難的過渡期。

像瑞典、丹麥、波蘭、匈牙利和捷克等歐盟外圍國家雖然反對歐元所要求的主權集中,但它們幾乎肯定會重返歐元區,而這又將對挪威和瑞士構成幾乎不可抗拒的經濟吸引力。

由此我們可以推導出第二個理由來印證巴黎、柏林、倫敦及布魯塞爾同時做出的必要決策的概率並非像隨機擲硬幣一樣。只要所有民主國家的選民清楚地認識到所有其他的備選方案都將損害經濟或帶來政治風險,那么他們和政治領導人就自然會去支持能夠促進經濟繁榮和政治穩定的決策方案。

法國選民在4月選出馬克龍時可能已在這一點上達成共識。而隨著退歐風險和國內沖突逐漸明顯,英國也可能迎來類似的轉折點。目前就看德國能否意識到國家繁榮和安全取決於歐元區一體化程度的加深和更加靈活的歐盟整體機制了。

2017年,對於整個歐洲而言,無疑是有驚無險並且重獲新生的一年。歐洲多國的大選結果並未飛出“黑天鵝事件”,歐洲的民粹主義暫時得到遏制,新任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台,誓言在對法國國內進行改革的同時,也將不斷推動歐盟內部的改革與加強團結。與此同時,德國“鐵娘子”默克爾繼續連任德國總理,為歐洲內部的政治穩定增添了一份信心。

盡管在政治穩定的背後,依然存在著如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獨立”事件以及德國在組閣過程中,默克爾政府面臨權力被削弱等問題,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歐洲的政治穩定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該地區經濟的恢複與發展。無論是歐元區還是中歐以及東歐等地區,經濟數據企穩向好已是不爭的事實。“歐洲經濟正在持續增長,並且已成為全球貿易的引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其13日發布的最新一期《區域經濟展望》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中表示。

歐洲經濟多點“開花”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經濟的複蘇不止體現在歐元區經濟體,此輪複蘇呈現出可持續、不斷增強穩固以及范圍不斷擴大等特點。報告認為,歐洲的複蘇態勢正在向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延伸,並且為全球的經濟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在部分發達和新興經濟體中,失業率已回歸至危機前水平,大多數新興歐洲經濟體正呈現出強勁的薪資增長。此外,IMF認為,當前俄羅斯的消費者信心正在不斷得到提高,與此同時,油價的上漲和融資成本的下降將繼續對其經濟形成支撐。而土耳其的經濟也在2017年得到了財政預算的支持。

整體而言,IMF指出,當前歐洲地區的經濟增長主要由國內需求拉動,其中也包括投資的增加。截至目前,歐洲2016年至2017年對全球商品進口貿易的貢獻與中國和美國的貢獻總和不分伯仲。此外,由於經濟的廣泛增長,整個歐洲大陸的失業率均在不斷下降,但對於大部分更加發達和富裕的經濟體而言,其薪資增長仍較為乏力。相比之下,中歐和歐洲東南部地區的薪資增長較為強勁,尤其是在服務業方面。不過,IMF也提示稱,在過去的兩年中,這些國家的生產率增長並未跟上其薪資的增長速度,這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這些新興歐洲經濟體的競爭優勢。

具體而言,報告認為,歐洲發達經濟體正在以平均2%的速度增長,並且所有的歐元區國家均在實現增長。另外,北歐國家以及其他歐洲發達經濟體也呈現出強勁的國內需求。然而,對於英國而言,經濟前景卻不那么樂觀。在英國,疲弱的英鎊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實際收入的下降以及需求的放緩。

在新興歐洲經濟體方面,2017年上半年,其經濟增長率由2016年的1.5%上升至約3%,這一表現主要得益於俄羅斯經濟從衰退中的恢複以及在政策助力下土耳其的經濟發展。另外,歐洲複興開發銀行的預測顯示,歐洲中部以及東南部經濟體目前正處於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為強勁的增長之中,這一表現部分源於薪資的上漲以及歐元區經濟複蘇帶來的強勁需求。

長期風險挑戰仍存

IMF歐洲部副主任喬爾格·德克雷森(JoergDecressin)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歐洲經濟這股複蘇看起來越來越持久,複蘇不僅廣泛並且更加強勁。不過,喬爾格·德克雷森也強調,混亂的英國退歐或將造成破壞性影響,導致英國以及歐元區經濟出現降速。截至目前,英國方面表示,12月達成脫歐協定的可能性為50%。

除英國脫歐帶來的不確定性外,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也是重要的影響因素之一。歐洲央行副行長康斯坦西奧日前表示,盡管經濟出現強勁增長,失業率也在不斷下降,但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仍必須保持寬松,這是因為歐元區通脹率仍未達到2%的目標水平,而IMF也贊同歐洲央行謹慎縮減刺激計劃的行為。

IMF表示,歐洲經濟從長期來看依然存在諸多挑戰。許多歐洲國家應對意外情況、疲弱的生產率增長以及2008年金融危機遺留下的不良貸款的緩沖力仍然不足。另外,人口老齡化、不斷蔓延的貿易保護主義、緊張的地緣政治局勢以及出口損失的增加或將成為威脅長期增長的主要因素。

因此,報告提出,首先,包括比利時、法國、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以及英國在內的高負債的歐洲發達經濟體,應該降低他們的債務水平,同時避免對經濟增長造成破壞。其次,如德國、荷蘭以及瑞典等擁有足夠預算回旋餘地的國家,應該通過增加對基礎設施的投資以及整合移民和住房來提高潛在增長率。再次,包括匈牙利、波蘭和羅馬尼亞等在內的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的預算赤字仍然較大,這些國家應該提高公共支出的質量,並且在保持區域競爭力不變的情況下,改變其收入的構成。

國內流行的股票、基金、債券等大眾所熟知的投資方式,在歐洲部分國家卻並不是“寵兒”。他們則更加熱衷於,古董及藝術品的收藏和購買;甚至觀念相對保守,只存在銀行賺取利息。

在這其中,由於文化熏陶和曆史沉澱的差異,不同國家之間對投資的態度和形式也不盡相同。牛妹就以3個歐洲國家為例,來一窺他們的生財途徑。

英國:追捧藝術和體育潮流

英國人的理財觀念非常突出。由於英國是一個負債消費的國家,政府常年支出大於所收稅額,在財政赤字的影響下,人們對借貸消費習以為常。

但據英國《金融時報》調查顯示,英國人的投資熱情並不高漲,除了一些人會利用養老金進行保險的購買或投資,有68%的英國人都不會用錢投資任何形式的資產;只有20%的英國人會對股票、債券進行投資;僅11%的人則會選擇英國本土的房產投資。

據環業投資英國和歐洲區主管大衛·貝靈翰姆介紹,英國人因為文化習慣原因,一般人相較於投資理財更傾向於將現金存放於銀行的定期賬戶中。而對於英國的房地產投資來說,許多投資者聽到房產稅、交易金等問題,便會被他們自己以為的繁瑣程序嚇退,使得房地產業的投資一直缺乏活力。不過大衛表示,這些程序的辦理其實是很簡潔的。

與此同時,英國的貴族和富豪們也追捧藝術和體育潮流,他們撐起了每年能為英國經濟產生840億英鎊的英國藝術品市場與全世界的交易;此外,賽馬競技的投資也始終非常熱門,英國《金融時報》曾指出,每年大概會有100億英鎊被用於賽馬的投注。

如今,英國脫歐時局已定,退出歐盟後的經濟不確定性將增加,或進一步減少保守的英國人對投資的熱情,而繼續選擇直接在銀行儲蓄貨幣。

德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德國人骨子裏的嚴謹與刻板聞名全球,永遠准點的火車、世界聞名的工業生產,都是他們的資本。但這同時也影響了他們對投資理財的態度。

他們往往會選擇更保險、更安全的投資方式,而股票、股權的投資對他們來說,風險高得有如賭博。

據《德國之聲》網站報道,2016年,僅有七分之一14歲以上的德國人購買了股權或基金。在歐洲央行持續低迷的利率政策下,德國人仍在進行其他投資和儲蓄之間搖擺不定。

顯而易見,大多數德國人還沒有意識到低利率對他們的影響。

盡管從去年統計的數據顯示,有440萬德國人有股權的直接投資,630萬人投資了基金,有170萬人兩者均有涉及,但安聯保險集團(Allianz)指出,過去四年,因為德國人的不投資所帶來的損失,達到約價值2000億歐元。這些小心翼翼與躊躇不前,都源於21世紀初電信股市崩潰,首當其沖的德國電信股價大跌所留下的陰影;而當時,德國電信的股票被德國人奉為人民的股票。在未來的幾年裏,德國人潛意識裏這道創傷預計仍不會消失殆盡,除非他們意識到存進銀行的錢並沒有帶來多大回報;否則,他們對投資的熱情仍不會一下子被帶動。

法國:保守理財卻鍾愛房地產

和英國人相比,法國人截然不同的一點是,對於房地產投資的熱衷。法國人普遍認為,房地產投資比黃金投資、存入銀行收取利息更有價值。

來自法國一房地產網站的民調數據顯示,有71%的法國人看好房地產市場。從2016年四季報來看,法國房地產成交量增長9%,房價漲幅約有1.6%,延續了三個季度的上漲趨勢。

除此之外,得益於法國人對金錢的謹慎,2016年,他們的理財能力曾被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評為世界頂尖水平。

在法國,平均家庭儲蓄率高達15%,這個數據讓他們名列歐洲之首。不過他們也有與德國人相同的問題——歐洲央行的低利率並不能帶來良好收益,而他們最關心的養老問題,似乎也不能靠銀行利息來解決。因此,近70%的法國家庭都擁有保險合同,涉及股票、債券等投資,但個人直接炒股的法國人卻少之又少。

從以上三個歐洲國家的生財之路來看,與很多人可能誤認為的歐洲“開放”的投資觀念不同,他們十分重視風險的控制且更願意依賴銀行存款帶來的微小回報,生財之道還是相對保守的。

不過要探尋之中的緣由,或許與歐洲良好的社會福利不能分割。在政府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和社會福利的情況下,他們不需要太擔心用投資理財的方式來保障自身生活。但自2008年金融危機後,持續低走的歐洲央行利率,讓他們損失了一大筆的收益,所以不排除在經濟緩慢複蘇的歐洲,人們會逐漸加大投資力度。同時,

我們也不能忽略,不同國家和個人有差異的投資理財觀念。

根據 和訊名家、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歐洲經濟從長期來看依然存在諸多挑戰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