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國歌法是最低底綫

國歌法是最低底綫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香港也將展開本地立法的工作。然而,香港有少數球迷,近期多次在賽場作出侮辱國歌、噓國歌的行為,令人不齒。因此,加速國歌法本地立法刻不容緩,只有有法可依,依法辦事,才能有效遏止侮辱國歌的行為。

國歌法並非針對香港而設,但在有人挑戰一國底線的氛圍下,國歌法適時出現,是對激進分裂行為的警示。國歌法規定,不得採取損害國歌尊嚴、影響國家形象的奏唱形式,必須舉止莊重。「噓國歌」的行為正是無視國家尊嚴,有球迷更在賽場打出「香港獨立」的標語,就是對「噓國歌」行為作出更露骨的註解,其潛台詞就是分裂國家,謀求「港獨」,這些鼓吹煽動「港獨」者,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反對派質疑,國歌法限制了港人表達政治意見的自由,這完全不成理由。噓國歌、毀壞國旗絕不屬於言論自由,每個國家國情不同,禮儀風俗、歷史文化不同,也不會把侮辱國歌的行為視為言論自由。

中國的儒家經典文化、人民的教養禮儀,更不贊同粗鄙無禮的舉動。這也是為何在有人利用立法會宣誓的莊重場合侮辱國家令民眾反感、法庭判喪失議員資格的原因之一。有人辯稱,巴塞羅那等外國城市曾有球迷噓國歌的先例,香港不准噓國歌,是打壓言論自由、剝奪人權,真是貽笑大方。外國足球流氓的行為臭名遠播,香港為何要學別人道德低劣的行為?

有反對派說,國歌法會讓大家人人自危,吃飯上廁所時聽到國歌都要立刻停止,莊重起立,否則就會違法。這樣的言論是危言聳聽。法例只對刻意違法的人作出檢控。《國旗及國徽條例》在香港實施多年都無爭議,有人卻對國歌法諸多挑剔,挑撥市民不滿,究竟有何居心?

國歌法的立法只是維護國歌尊嚴。國歌和國旗、國徽一樣,都是國家的象徵,《國旗及國徽條例》早已立法,今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國歌法,並將其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應盡快完成本地立法,鼓勵港人尊重國歌,提升國家民族觀念,也為平息噓國歌風波提供法律依據。

噓國歌的行為,看似是少數人宣洩政治情緒,實則對香港足球的政治綁架,導致港隊一再被罰、被警告,更損害香港的國際形象。有人要表達政治意見,可選擇的方式很多,可公開參政論政,或者上街遊行示威。在球場上噓國歌,將體育政治化,不合理也不合規。國歌法應該盡快完成在香港立法,以正社會風氣。

《國歌法》本地立法工作已經開始,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時,強調如果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情況,特區政府有權在立法時加入追溯期,而本地立法列明奏唱國歌時肅立是「必不可少」。此外,如果本地立法內容與原本《國歌法》條文背道而馳,全國人大常委會是有權將條文發還。

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將《國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但前晚港足與黎巴嫩對戰前,仍然出現噓國歌情況。梁愛詩昨日在電台節目批評,「每個公民都有責任,去尊重自己的國家,因此要尊重作為國家的標誌的國歌,所以這些(噓國歌)行為是很愚蠢的。我相信法律會有足夠條文能夠執法,否則法律就是『無牙』。」

應討論如何落實《國歌法》

至於刑事法律是否有追溯力,梁愛詩同意本地刑法通常沒有追溯力,但亦有先例。九七年草擬的入境修訂條例,為了防止大批非法入境者在條例生效前湧入香港,草案寫明無論如何條例在七月一日生效。梁愛詩說:「我不希望有人覺得《國歌法》是沒有追溯力的,所以在空檔時間做大量侮辱國歌的行為,引致香港成為全世界的笑柄。我認為在法律上是可以有追溯力的,是否需要則要看當時的情況。」

她又說,現階段應該集中討論《國歌法》如何在本地落實,例如了解哪些內容適用於香港,哪些不適用於香港,她又反問為何市民擔心「追溯力」問題。

另外,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早前訪京,基金會主席馬恩國引述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指,《國歌法》要按本地情況立法,當中有五個核心要素,包括中小學教育國歌。對此,梁愛詩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事,外國中小學也有教育學生國歌,而今次《國歌法》是指納入教育,了解國歌歷史精神內涵,遵守國歌奏唱的禮儀。對於日後奏國歌時,不肅立會否違法,梁愛詩認為,這樣視乎某人是否故意,如果因為身體不適而不肅立,並非故意侮辱國歌,這樣不構成犯罪。

根據中新網、文匯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國歌法是最低底綫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