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西澳洲是澳大利亞現代黃金產業的搖籃

西澳洲是澳大利亞現代黃金產業的搖籃

西澳洲黃金行業,是西澳洲乃至全世界最主要的經濟體之一,為澳洲經濟貢獻了90億。這一數據是在黃金行業可能面臨金礦稅收上漲時公布的。

在澳大利亞稀土元素暨黃金會議上,德勒面見經濟夥伴瑪特·賈金斯時說道:“不論黃金的周期性市場表現,黃金行業仍舊是西澳洲經濟的重要貢獻者。

賈金斯說:“在2012-2013年,西澳洲黃金行業自誇擁有29個金礦,生產了580萬盎司黃金。這相當於90億美元,並占據了澳大利亞70%的黃金產量。這也讓西澳洲獲得美名,因為其貢獻了全國黃金產量的9.3%。對西澳洲而言,經濟影響甚至是更基礎的,因為黃金行業關系到了國內了25000分工作。”

他還說道:“我們研究發現金稅的額外增長將會對西澳洲經濟產生明顯的負面影響。”

“我們認為政府應該和黃金行業一同努力,以確保黃金行業的持續發展,擴展黃金行業的投資渠道。專利費稅率的分析結果不僅需要反映該行業當前狀況,還要反映未來的經濟前景。”

由加拿大上市公司諾沃資源(NovoResources)發起的金塊熱蔓延開來,很多初級勘探公司都一窩蜂地在西澳洲的皮爾巴拉地區(Pilbara)申請項目擁有權,希望都能分一杯羹。諾沃今年在西澳洲的皮爾巴拉地區發現了金塊,那些金塊不但近地表,而且分布面積廣,有可能最少達110公裏之遠,給予市場無限憧憬。該公司股價由今年3月份最低的0.66加幣,升至最高10月份的8.83加幣,回報超過1000%。過去數個月,全球的礦業市場陸續有一些新的勘探故事吸引了市場的熱烈關注和新的10倍增長的股票誕生,但市場依然高度關注諾沃和皮爾巴拉地區的發展。

其中一個較戲劇性的發展,便是當諾沃的股價升至4塊多加幣時,傳出股東紐蒙特礦業公司(NewmontMining)竟然以每股1.6加幣將手上諾沃股份全數轉讓給另一家礦業公司柯克蘭湖黃金(Kirkland Lake Gold)。

雖然紐蒙特入股諾沃的成本僅0.8加幣,以出讓價計投資已翻了一番,但紐蒙特的股東自然不會高興。另一方面,柯克蘭湖黃金業務集中於加拿大,但自從收購了新市場黃金公司(NewmarketGold)後,獲得了在澳洲維多利亞州的高品位低成本的福斯特(603806,股吧)維爾礦,讓柯克蘭湖黃金進入了澳洲的金礦業。

柯克蘭湖黃金除了從紐蒙特手上買了諾沃的股票外,還參與了諾沃最近的集資行動。今年9月,柯克蘭湖黃金出資5600萬加幣,以每單位(股票+股權)4加元入股諾沃,占諾沃擴大股本後的25.53%,說明柯克蘭湖黃金非常看好皮爾巴拉地區的潛力。

受惠於市場關注,很多本身在皮爾巴拉地區有項目的初級勘探公司的股價有所上升。一些原本在該地域只是尋找鐵礦石、銅、鋅、鋰等金屬的,現都紛紛轉移去調研尋找黃金的可行性。在該區本來沒項目的,現也紛紛急著向當地政府申請擁有圈地權。

除了諾沃外,柯克蘭湖黃金也入股了另一家同樣在皮爾巴拉地區活動的德格雷礦業公司(De Grey Mining)。

今年9月,德格雷公布在他們的項目洛丹斯帕奇(LoudensPatch)同樣發現了91枚跟在諾沃項目上一模一樣的西瓜籽形狀的金塊。這些金塊的直徑大概在2毫米至10毫米之間,消息公布後股價立即大漲。

事實上,德格雷的股價由2016年11月0.02澳幣升至了2017年11月最高的0.38澳幣。

筆者最近跟德格雷的主席見面,他說當天(9月)股市一開市德格雷便將發現金塊的消息公布,當天上午約11時,他便收到來自柯克蘭湖黃金代表的電話,問他們有沒有興趣發股集資。結果柯克蘭湖黃金以每單位(股票+股權)0.15澳元的價格,投資500萬澳元於德格雷,相當於德格雷約10%的股權。

10月底,德格雷宣布他們在自己另外兩個地段——嘉裏特威爾(Jarret Well)和斯蒂爾威爾(SteelWell)同樣發現金塊,而且這兩處跟洛丹斯帕奇相隔約12公裏。

同樣在10月,德格雷宣布簽署了合作備忘錄,購入在自己項目附近一個叫藍月(BlueMoon)地段的70%權益。目前為止,在該地段地表2米深的范圍內共發現了1500盎司的金塊(但不是西瓜籽形狀的)。最大的樣本是一塊約7厘米長、重110克的巨型含金礦石。

筆者平時與行裏行外的人聊天,感覺澳洲人普遍不太相信皮爾巴拉的黃金潛力。特別是行內人,與他們聊天時他們總強調這其實不是新的發現,澳洲人一早就知道該區有很多金塊了,一直都有很多業餘的人周末拿著金屬探測器去那裏淘金。

縱使這些澳洲人一直都知道有金塊存在,但可能沒有想過其遍布地域會如此之廣,又或者不認為對公司而言這些金塊會大規模到帶來商業和開采價值,所以就沒理會了。他們都說,西澳洲是南非威特沃特斯蘭德二號其實不是什么新概念,只是剛巧有一家宣傳能力強的公司(諾沃)造就了這一次熱潮而已。

筆者之前在礦業大會跟德格雷和阿耳特彌斯(Artemis,諾沃的合作夥伴)的管理層見面(筆者更撞見了中國某上市礦業公司高管跟阿耳特彌斯約見),原以為這兩間公司的管理層會大力向投資者吹捧和宣傳近期西瓜籽金塊的發現和相關潛力。相反,筆者感覺他們對這方面的宣傳有些審慎,而且還會花時間向投資者解釋公司的其他項目,好像其實他們自己也不是百分百相信皮爾巴拉的黃金潛力,怕現在誇大了將來無法兌現、自己的名聲在行內就會被毀掉一樣。

此外,目前澳洲投資者熱衷於鋰、鈷等相關礦業和勘探公司,對黃金的興趣不大。所以以筆者的理解,澳洲本地人在這波黃金熱、股票上的參與度其實不算高,反而買這些澳洲股票的投資者,較多是北美和歐洲人。比如,筆者聽說阿耳特彌斯近期邀請分析員和金融界的人去他們的項目參觀,結果大部分參觀人士都是非澳洲本土的人和機構,參與的本地機構只有一家。

另一方面,海外的資本市場,都致力將德格雷、阿耳特彌斯和其他相關概念公司介紹到歐洲和北美市場,帶這些管理層到海外路演宣傳,說明歐洲和北美投資者比澳洲人更會相信皮爾巴拉的黃金潛力。

筆者不是地質學家,沒有資格去評論皮爾巴拉的黃金開發——最終只是鏡中水月還是能成為未來一個主要黃金產地。但若單從人性的角度去分析,也不難理解為什么沒有澳洲人會願意看到皮爾巴拉的黃金潛力是真實的被實現,因為這是無論對民族尊嚴還是礦業專業水平都帶來重大打擊——自家的後花園還要加拿大人來開發?但另一方面縱使諾沃現在市值已高達14億加元,又有柯克蘭湖黃金作為大股東,這不代表諾沃的風險會比其他初級勘探公司的少。

延伸閱讀:澳大利亞的金礦藏量豐富,分布比較普遍,主要是西澳大利亞州西南部的卡爾古利、維盧納。這裏的金礦系產於前寒武紀片麻岩中的石英岩脈內。據估計,卡爾古利地區黃金礦砂資源為108×105t。全澳金產量的90%集中在西澳大利亞州。

1893年在澳大利亞西澳洲的卡爾古利地區發現了黃金。這一發現使澳大利亞的黃金開采中心從東部轉入西部。西澳洲是澳大利亞現代黃金工業的搖籃。迄今為止,僅從該地區的“金色一英裏”礦區采出的黃金就達1300噸。到1903年,澳大利亞的黃金產量達到119噸,這一紀錄一直被保持到1988年才被刷新。

一、阿裏名片

卡爾古利(Kalgoorlie),又稱卡爾古利-博爾德(Kalgoorlie-Boulder),是澳大利亞西澳大利亞州中南部的重要礦業城市,位於西澳首府珀斯東北東方向595公裏處,人口28246(2006年)。卡爾古利是西澳的第五大城市,也是西澳大利亞戈爾德菲爾茲-埃斯佩蘭斯地區的中心城市。

澳大利亞的金礦藏量豐盛,散布比擬廣泛,重要是西澳大利亞州西南部的卡爾古利、維盧納利金。這裏的金礦系產於前寒武紀片麻岩中的)石英岩脈內卡爾。據估量,卡爾古利地域黃金礦砂資本108×105t。全澳金產量的90%集中在西澳大利亞州利金。

二、簡介

1893年在澳大利亞西澳洲的卡爾古利地域發明了黃金。這一發明使澳大利亞的黃金開采中間從東部轉入西部。西澳洲是澳大利亞現代黃金產業的搖籃。迄今為止,僅從該地域的“金色一英裏”礦區采出的黃金就達1300噸。到1903年,澳大利亞的黃金產量到達119噸,這一記載一向被堅持到1988年才被刷新。

三、感受淘金熱

如果您喜歡古老的西部,就會在卡爾古利 - 西澳最大的金礦城 - 找到回家的感覺。

這座城市曆史悠久的建築、豐富多彩的酒吧甚至妓院都是一百多年淘金史的遺留物。

卡爾古利位於距珀斯東面 600 公裏處,可以開車、乘火車或飛機前往這裏。

卡爾古利誕生於十九世紀八十年代的淘金熱期間,那時候,為追求財富的人們從全國各地蜂擁而至。

當時法治混亂、疾病肆虐,對於早期掘金者來說是一個既令人振奮又很艱難的時期。 到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該市人口增至 20

多萬,主要是探礦者,然而這裏卻因為強盜和妓女而背上了蠻荒西部的名聲。

今天,富有的采礦公司取代了狂熱的探礦者,但是淘金熱的浪漫繼續在卡爾古利的古老建築、曆史悠久的酒吧以及多姿多彩的人物中續寫。 在漢納街(HannanStreet) - 以1893年在此找到金子的愛爾蘭人帕蒂•漢納(Paddy Hannan)的名字命名的街道,您可以留宿漢納旅館,甚至還可以喝一品脫的漢納啤酒。

您可以去澳大利亞探礦者和礦工名人紀念館(Australian Prospectors and Miners Hall ofFame)探尋探礦者的營地和曆史性建築;在飛行醫生遊客中心(Flying Doctor’s VisitorCentre)欣賞原住民和金礦區藝術;在積滿灰塵的鬼鎮瓜裏亞(Gwalia)參觀被遺棄的小屋、棚屋和商鋪,一覽淘金夢的遺跡。

如果您想探尋新一點的采金曆史,可以參觀年產黃金80萬盎司的巨大的“超級坑礦井”(Super Pit Mine)。

這個礦井長3.5公裏,寬1.5公裏,和烏魯魯(Uluru)的高度一樣深,周長也大致相當。

這個地區也有大量的自然風光。

徒步或者開四驅越野車去探尋靜謐的桉樹森林、一望無際的平原、幹旱的湖床、低矮的灌木叢以及三齒稃原野,當然別忘了帶上您的拓荒精神。

除了出眾的景色,您還可以看到豐富多樣的鳥類,包括瀕危的兔兒袋狸(bilby),西部袋鼬(chunditch),眼斑塚雉(malleefowl)和袋鼩(dunnart)。

回到小鎮,很難抗拒友善的當地人和他們旺盛的內陸精神。 參加他們著名的賽馬活動 - 伯爾德至卡爾古利杯(The Boulder to

Kalgoorlie Cup),或者跟酒館裏的老前輩侃侃而談。 這裏的每一處街角都有酒館,您一定能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在這裏,冒險、淘金史、內陸風光和多姿多彩的人物才是真正的寶藏。

根據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西澳洲是澳大利亞現代黃金產業的搖籃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