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醫學美容事故歷史判刑最重

醫學美容事故歷史判刑最重

DR醫學美容事故是本港至今最嚴重的一宗醫學美容事故,事件造成一人死亡、兩人殘廢。

事源於DR集團在2012年2月7日至8日,由周向榮、陳冠忠等人前往廣州軍區醫院「學習」CIK療程。在同年2月8日晚上,周向榮就發出集團內部通告,要求旗下逾40間美容中心一同推銷CIK療程。每針CIK療程費用達59,500元。成功售出CIK療程的營業員,每針可得佣金幾千元。

至2012年10月3日,死者陳宛琳、事主王靜波、黃鳳群三人,先後接受CIK療程的回輸血製品程序,但各人的血製品原來都受到「膿腫分枝桿菌」污染,三人都出現敗血性休克症狀。陳宛琳延至同年10月10日不治,而王靜波需截去右手四指及一雙小腿才可保命;黃鳳群亦需截腳趾保命。

事後警方介入調查多年,案件至本年6月開審,經過100日審訊至12月12日,案中被告周向榮、陳冠忠誤殺罪成。而涉案的女醫生麥允齡因陪審團未能得裁決,目前面對案件重審。

法官张慧玲在判刑时,痛斥首被告周向荣是个具野心,但不负责任的「吸血商人」(money hunger businessman),认为在他掌操下的DR医学美容集团,只是个庞大的「赚钱机器」。次被告陈冠忠可说是个难得的勤奋员工,但他为奉迎老闆,不惜将未完成的产品推出市场,酿成人命伤亡。 

法官张慧玲在庭上再次引述,经周向荣签署的内部通告,指周向荣以「金鹅」来称呼顾客,又把顾客家底财产形容为「未开发隐藏的导弹」,足见他只想榨取客户的金钱。例如,死者陈宛琳曾在集团耗费逾100万元;月入仅7000元的清洁工黄凤群,被怂恿下以多张信用卡签帐购入7万元CIK疗程,足以反映周向荣的嗜财贪婪。 

法官又指,周向荣要求集团以利益为先,罔顾他人安全,尽管他曾想尽方法迴避责任,例如企图用「免责声明」,把责任踢给顾客,但最终仍需负出代价。 

而次被告陈冠忠表面上,在事件中无直接利益,但他的勤奋,明显是希望搏取老闆周向荣信任及欢心,以换取更高的薪酬。他明知自己无受过血液专科培训,却自行试验製作CIK血製品。他明知CIK血製品未正式完成,仍然供应市场,更甚者他确知血製品须进行严谨安全及细菌测试,但他为求足老闆「抢头啖汤」要求,就省却测试程序,反映他为求建立个人事业,莫视他人安危。法官相信陈冠忠一生都要对死者陈宛琳感到愧疚。 

周向榮、陳冠忠得悉自己未來10年將要在獄中渡過,先是茫然再是失落,之後似是若有所思,一直表現沉靜。其間,有旁聽的被告親友在飲泣。及後周向榮、陳冠忠被押走前往服刑,兩人都垂首無語,用盡最後一秒望向家人。 

散庭後,親友就不再強忍心傷,放聲大哭。當中陳冠忠祖母、母親、前妻三人在庭外相擁痛哭,在場其中親人多番安慰無果,三人對泣近30分鐘後,終於暫時平伏,一同前往高院羈押室探望陳冠忠。而周向榮一家妻兒亦有旁聽,但他們一離庭就進口會議室,之後稍稍然暗中從樓梯離開高院。 

兩名犯人由囚車載走

本案在上周二裁決後,死者陳宛琳丈夫楊錦開曾現身回應案件,昨日他無再會見傳媒,由立法會議員麥美娟代表回應刑期。麥美娟表示,是次審訊再次勾起楊錦開喪妻之痛,至今未回復。楊認為,就算本案其中兩名被告入獄,亦無法挽回亡妻性命。楊表明不會原諒為牟利而罔顧生命安全的自私行為,他及後會為亡妻進行追討賠償,但同時認為案件亦告一段落,他一家將會積極面對往後的生活,他一家再次感謝所有調查本案的執法人員。 

另外,同案的第三被告麥允齡,因陪審團無法得出有效裁決,暫時保釋外出。法庭安排在2018年1月19日處理控方的重審申請。 

根據新華網、大公網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香港 » 醫學美容事故歷史判刑最重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