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广核在欧洲“能进能煺”

中广核在欧洲“能进能煺”

在英國西南部薩默塞特郡布裏奇沃特小鎮的西北角,挖掘機、卡車和混凝土攪拌機轟鳴運轉,施工中的英國20多年來首個新建核電項目——“欣克利角C(HPC)”核島廊道已顯雛形,林立的白色塔吊讓施工畫面更加立體。這裏正在拉開英國核能複興的大幕,並助力其走上低碳轉型之路。

HPC項目由法國電力集團(EDF)和中國廣核集團有限公司牽頭的中方聯合體共同投資建設,是中英合作的旗艦項目,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大項目,更是中國在英國及歐洲最大的投資項目。對中國核電而言,HPC是實現由“拼船出海”向“造船出海”的關鍵一步,最終目標是讓“華龍一號”技術落地歐洲,實現我國自主的核電技術進入發達國家,實現從核電大國向核電強國的轉變。

2015年2月,在一片質疑聲中,巴菲特拿出4億歐元,買下了位於德國漢堡的Detlev Louis Motorradvertriebs,這家公司也是當時歐洲最大的摩托車零部件零售商。在他看來,盡管德國乃至歐洲仍在危機的泥沼中掙紮,但這個區域購買力強、技術領先、法律規范,仍然能算是“很棒的市場”。

當時,和巴菲特想法相似的,還有不少大型工業企業和金融機構,中國廣核集團有限公司(下文簡稱“中廣核”)就是其中一家。

根據公開資料,中廣核在歐洲的大部分投資行為出現在2014~2016年,包括欣克利角C項目以及多個光伏和風電項目。

中廣核之所以會在這一時期進行較為集中的投資,最重要的推手無疑是市場。自2014年以來,歐洲經濟開始探底企穩,從2016年至今,經濟複蘇則更為明顯。隨著工業和服務業都呈現出回暖態勢,用能需求也開始上升。與此同時,歐洲多國政府出於推進減排的考慮,希望大幅降低傳統能源的占比,於是兩個結果出現了:一是大量新建能源項目被啟動;二是集中式風機和分布式光伏成為新增能源供給的主力。

但是,可以投資的項目多,並不意味著最終回報就一定高。對於歐洲市場,能源行業也有個共識:表面上購買力強、回報率高,但實際上錢並不好賺——在過去,嚴苛的法律規制、激烈的市場競爭是主要制約因素;而在當下,多變的政策、待確定的收益則成為首要問題。

面對新問題,投資者或已很難找到賺快錢的“一錘子買賣”。可行的方法,是在確保回收成本的前提下,努力提高收益,以獲得穩定的長期回報。

而從中廣核在歐洲的投資中,就不難發現類似的“攻略”。

“整個施工現場面積相當於245個足球場。今年3月24日,核島廊道第一罐混凝土澆築標志著HPC項目主體工程正式開工建設,目前土石方的運輸量很大。看那個最大的挖掘機,一次能挖出35噸土石。”EDF

現場工作人員指著核島所在的位置告訴記者,“現場目前有2個混凝土基地,隨著工程建設推進,將增加至4個。”

現場施工量和耗材量印證了HPC工程之大:挖掘和運輸的土石方將達到420萬噸,300萬噸混凝土使用量是卡迪夫千禧體育場的75倍。整個項目將使用23000噸鋼筋,相當於從倫敦到羅馬的鐵路鋼筋用量。高峰期,每天有5600人參與現場施工。

相比欣克利角A和B,HPC是英國核電重啟的標志。隨著低碳經濟轉型步伐加快,英國將在未來10年更新國內1/4的發電項目。一度為全國提供1/5電量的8座核電站都將於2030年前後到期退役,所有火電廠也將於2025年前後全部關閉,新建核電將成為英國填補能源缺口的重頭戲,是英國的“剛需”項目。

2016年9月29日,中廣核與EDF、英國政府簽署英國新建核電項目一攬子合作協議,確定中廣核參股投資英國HPC和賽茲韋爾C(SZC項目)、控股投資布拉德維爾B項目(BRB項目)。HPC和SZC項目中,中方分別參股33.5%和20%,BRB項目中方股比占66.5%,采用中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今年1月初,英國正式受理“華龍一號”通用設計審查(GDA)申請,而中廣核計劃用5年時間完成此項申請。

“HPC項目預計於2019年年中開始核島主體工程施工,並將於2025年前後建成投產,建成後將滿足英國7%的電力需求。”中廣核英國通用核能國際有限公司總經理鄭東山表示,“目前整個施工進度在計劃預期內。”

據鄭東山介紹,中廣核參與的英國3個核電項目總共要曆經十幾年的開發建設時間,

BRB項目目前還在開發階段,GDA處於第一階段,將於11月中旬進入第二階段。作為企業,肯定要考慮投資大、時間跨度長帶來的各種風險,並追求安全和合理的回報。相信通過參與HPC和SZC項目,中廣核會積累更多經驗,采用“華龍一號”技術的BRB項目可以做到投資安全性和回報合理性。

EDF派駐 BRB項目公司的副總經理Richard mayson向記者透露,目前BRB核電項目前期工作進展順利,將於今年年底開始廠址地質勘查。

與核電的“矚目”相比,中廣核在歐洲新能源市場的進入雖顯低調,但成績卻很亮眼。以核電起家、多元化發展的中廣核還在短短三年時間,進入並立足歐洲新能源市場,開啟了在歐洲大陸的新探索。

2014年6月30日,中廣核在法國巴黎注冊成立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從事歐洲陸上風電、海上風電、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投資並購、開發建設、運維及資產管理等業務。三年多來,這家公司相繼收購了英國、法國、比利時、愛爾蘭等國多個新能源項目,被譽為法國發展最快的新能源運營商。

目前,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擁有比利時最大的陸上風電場Esperance項目,並於2016年12月收購中企迄今在愛爾蘭最大的能源投資項目——Douvan項目;今年7月底,其在英國首個自主建設的風電項目——Brenig項目破土動工。

據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總經理陸瑋介紹,該公司目前在新能源領域的總投資已超過10億歐元,在英國、法國、比利時、愛爾蘭、塞內加爾等國擁有在運裝機容量近60萬千瓦。因項目分布廣闊,2016年9月1日,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自主開發的集中監控系統——遠程監控及數據分析中心開始試運營,所有項目在運情況在監控中心一覽無遺。

“我們選擇並購和開發項目時十分挑剔,必須保證每個項目都是好項目。”陸瑋表示,目前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旗下在運資產的回報率基本都處於同期市場較高水平,後續回報率可能隨著更多競爭者的加入而降低,我們將繼續拓展綠地開發市場,獲取更多回報。

據了解,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旗下的主要風電和光伏項目,基本都享受所在國電價保障和支持,投資回報率高於市場平均水平。資料顯示,位於英國的Clover陸上風電項目享受長達20年的再生能源義務證書收入;比利時的Esperance享受比利時瓦隆政府擔保的8年綠證收入;愛爾蘭Douvan在運和在建陸上風電項目中,北愛爾蘭項目享受20年再生能源義務證書補貼,愛爾蘭項目則享受15年最低電價保障。

“‘走出去’需要規避風險,但不走出來探索和嘗試,就抓不到機會,積累不了經驗,更跟不上國際新能源領域技術更新的步伐。”陸瑋表示,通過並購和開發,以及良好的信譽和業績,我們得到了歐洲市場的認可。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7月,在歐洲范圍首個規模化漂浮海上風電示范項目招標中,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成功中標法國首批漂浮海上風電先導項目――Le

Groix項目,這是中企首次進入漂浮海上風電技術領域。同樣,Le

Groix項目會享受法國政府20年固定電價補貼和優惠融資支持,法國投資總署也將授予項目共計8500萬歐元的補助及資金支持。陸瑋表示,漂浮海上風電技術在中國及亞太周邊地區有巨大的市場空間。通過Le

Groix項目,我們將積累和掌握漂浮海上風電項目開發及投資經驗,在未來歐洲及全球漂浮海上風電行業占領先機,尤其要將這項技術反饋回國內做示范項目。

不同於資本大佬慣用的財務投資,中廣核在歐洲是以工程承包起家。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中廣核開始承建歐洲的一些清潔能源項目,直到今天,中廣核仍然以項目投資為主,而這些項目可以被歸為兩類:一類是新建工程,另一類是在運工程。

很多人會認為,中廣核在歐洲的布局必然以綠地投資為主,“新建”項目居多,而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15年10月21日,中廣核與法國電力集團簽訂的英國三大核電項目新建協議。

但確切說,中廣核的新建項目體量大,但數量並不多。從2014年底至2016年底,中廣核在歐洲投資的8個項目中,只有英國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羅馬尼亞切爾納沃德核電項目和法國Groix漂浮風電項目屬於新建,多數項目則是在運狀態。

之所以選擇在運項目,融資、勞動力自然是必須考慮的因素,而對回報的要求則更為重要。

對一個可再生能源項目來說,能否長期持續運營下去,現金流至關重要。當前,盡管可再生能源的應用成本不斷降低,但在多數國家,其整體建設成本仍要高於傳統能源,因此,要想獲得持續的現金流,確保項目的長期收益,固定補貼仍然不可或缺。

歐洲是全球首個推出新能源固定補貼的地區,但眼下,其去補貼的措施也同樣“強硬”——在光伏領域,德國從2015年就開始實施大型地面電站招標,西班牙等國家在重啟停滯多年的光伏市場時,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競價招標的模式;在風電領域,從2017年開始,英國的陸上風電已經沒有補貼,海上風電競標價格也被壓低很多。而丹麥風電項目的價格,也將在未來4~5年,通過競價方式被大幅降低。

但需要注意的是,歐洲去補貼的措施,大都在2015年之後才開始實施,而中廣核的投資在2014年就已經開始。因此,它投資的幾乎所有在運項目都可以享受固定電價補貼或綠證補貼——2014年收購的英國的Clover陸上風電項目,可以享受20年的綠證收入;2015年收購的法國大東部的Fujin風電項目,也可以獲得固定電價補貼。

因此,中廣核選擇投運早的項目及時投資,不僅可以占據市場先機,還通過補貼形成穩定的現金流,從而獲得較高的回報。這能使它在各項新建項目尚未獲得實際回報的時候,仍然能維持一定的盈利能力,以對沖風險、保證收益。

在2016年愛爾蘭Douvan風電項目並購中,中廣核曾經曆了一番激烈的競爭,主要的對手並非來自耳熟能詳的大型能源企業,而是一些投資基金管理公司。

基金公司積極參與能源項目競標,在歐洲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原因在於,很多投資者並不把能源項目當做一個單純的建設項目,而是視為某種金融資產。

眾所周知,歐洲當前正處於經濟回暖、用電需求增長的狀態中。以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為依托,電力企業的收入水平必然也會穩中有升。而從宏觀層面看,歐洲各國對發展綠色低碳經濟的態度一貫積極,曆來主張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歐洲的政治結構也較南美、中東穩定得多,即便政府更迭也不大可能在能源問題上出現顛覆性的變化,未來歐洲新能源政策發生大調整的概率較低。因此,很多投資者把收益可持續、回報較穩定的可再生能源項目視為合適的投資品。

這種投資理念在Douvan項目就得到了明顯體現。當時,來自英國、德國、美國以及愛爾蘭本地的投資基金、資產管理公司、私募基金都希望勝出,以便在其投資組合中增加新的盈利品種。

但這種投資模式並不為當地政府所樂見。因為投資基金普遍具有一定的投資周期,即便是期限相對較長的私募股權基金,周期也僅為5~8年。而能源項目的新建、投運、維護是一個較長的過程,短期內其產業鏈很難形成。

但中廣核與這些資本大鱷之間存在著顯著的不同,有業內人士指出,中廣核之所以最終能夠勝出,就是強調了自身的長期投資能力和意願,即通過產業鏈的建設,完善運維等環節,使項目能夠長期運營並持續盈利。

對當地政府來說,長期投資就意味著能源項目的運營風險降低、當地就業波動減小,政府稅收持續穩定;而對中廣核來說,長期投資並非僅限於戰略性布局,而是可以通過投資帶動相關產業鏈的形成和完善,同時,通過對項目“後期”的關注,其自身也可以獲得兩方面的收益。

首先是運維收益。

不僅是Douvan項目,在中廣核收購的所有歐洲在運項目中,幾乎都提及了“參與運營維護”。過去的經驗是,項目建設環節的利潤較高,而運維環節的利潤較低。但當下,情況發生了逆轉,競價上網成為行業的必然趨勢,制造環節或將迎來微利時代,而附加值更高的環節將出現在運維領域。

以光伏為例,不久前,國內多家光伏企業在探討“走出去”的話題時,都開始強調要把賣產品變成賣服務,因為後者中所包含的設計、管理、維護、升級等環節有望帶來更高的回報。

第二是項目收益。

在風電項目簽約後,中廣核與愛爾蘭的賣方公司Gaelectric還表示,雙方將在售電、儲能等領域進行長期合作。事實上,對中廣核來說,一單交易完成後實現再次合作的事例並非第一次——2015年,也就是中廣核收購法國Fujin風電項目之後的第二年,中廣核又與同一家公司合作開發漂浮海風先導項目Groix。

盡管第二次項目也經過招標,但中廣核的經驗仍然值得借鑒。當下,歐洲能源市場的門檻仍然偏高,企業單打獨鬥的難度也仍然較大,因此,在既有項目獲得合作者認可的基礎上,充分借助當地合作者的力量和渠道,連續拿下更多項目,不失為一種長期市場開拓的策略。

談及到歐洲“創業”,核電出身的鄭東山和陸瑋都有切身體會,“進來難立足更難。”

2015年10月,中廣核在英國核電項目的投資平台——英國通用核能國際有限公司揭牌成立。在倫敦租用辦公樓時,開發商曾因信譽資質而“為難”這家中資公司。

“很簡單,因為不了解中國企業,更不了解中廣核,開發商肯定要從頭到尾考察你的實力和信譽度。”鄭東山說,“但現在,我們靠實力在英國投資核電項目,已是家喻戶曉,很多質疑在逐漸打消。”

“歐洲市場目前對中國企業和中國制造還存在認識上的偏差,中國風機在歐洲市場的占比很小。而我們現在做的,就是一點點改善中國品牌的形象,為更多的認同做鋪墊。”陸瑋說。

作為中英法合作的旗艦項目,英國核電項目於中國的意義不僅僅是一筆投資,而是輸出中國資本、中國技術、中國裝備、中國經驗和中國服務,並引領中國企業抱團出海。鄭東山表示,中廣核“走出去”已不單是一個企業行為,我們現在搭建合作平台,可以讓更多的國內企業與國外企業面對面交流,幫助更多中國品牌走向世界。

在巴黎,已經深諳法國文化的中廣核歐洲能源公司也有了新的角色。作為廣東省駐法國經貿代表處,其承擔建立對外經貿交流渠道、開展招商引資工作等職責;作為深商總會駐法國代表處,幫助深圳中小企業“走出去”,在歐洲尋找可能實施合作的潛在合作企業。此外,該公司還於2016年3月成立了歐洲能源咨詢公司,並已經實質性地開展了咨詢公司業務,推動簽署了若幹咨詢合同,培育了新的利潤增長點。

陸瑋認為,國內企業不熟悉歐洲市場,不了解其規則,而中廣核與法國的合作自大亞灣核電站開始已有三十多年,在熟悉規則、經驗和資源積累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陸瑋表示,作為先頭部隊,中廣核已經探完了“雷區”,這正是國內很多企業願意找我們交流的原因。

除了長期投資,中廣核在歐洲還體現出“能進能退”的戰略——拿下在運項目的同時,也接觸到相關新技術,並有望參與、了解技術的開發和運營經驗。

如果盤點一下,會發現中廣核的歐洲項目中,有三項都涉及到能源新技術,並且以風電相關技術為主——除了Douvan的儲能技術,還有Groix的漂浮海上風電技術,以及Esperance的大風電技術。

這三項技術盡管有些並未實現完全的商業化,但它們要解決的都是困擾全球能源行業的頭號難題——成本控制。

其中,漂浮式海上風電不僅不會破壞海岸景觀,還可以在地理條件不佳、但風力資源良好的地方設置發電設施,減少因地理原因耗費的成本;大風機技術更是如此。風機單機功率越大,風電發電成本越低,如果大風機實現商用,風電成本將進一步有效降低;空氣儲能則不僅應用於風電領域,還可以實現錯峰使用,以最好地降低成本,提高項目收益率。

試想,如果所投資的技術成為主流,中廣核或可將其廣泛應用於歐洲、亞洲等地區,同時,通過技術引進吸收再創新,掌握技術開發中的關鍵問題,加快其商業化進程。同時,中廣核還可以充分發揮既有的運維管理等經驗,通過構造整體的產業鏈讓新技術發揮更大的作用,最終獲得更可觀的回報。

當然,另一種情況也可能發生,即在層出不窮的能源技術創新競賽中,上述技術並未成為市場主流,或在短時期內沒有受到市場的青睞。即便如此,中廣核也已經通過項目投資跨進了歐洲市場,它可以從後續的市場運營維護中獲得穩定的回報,並將其作為完善技術的依托,以等待再度發力的機會。

根據人民網、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广核在欧洲“能进能煺”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