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個競爭對手比聯邦監管機構更有用”

“一個競爭對手比聯邦監管機構更有用”

在健身圈,一名昵稱為“Dr.Huge”的破產律師在YouTube視頻網站上享有極高的人氣,他上傳的視頻大部分都在宣傳一種藥物,推薦粉絲將其作為比類固醇更安全的替代品服用。

“我一直都在大劑量地補充它們,而且大家也看到了,我的肌肉很發達,”安格尼·休斯(Anthony Hughes)在視頻中說道,他就是“Dr.Huge”。他上傳的幾十個視頻內容都圍繞一種藥物商品展開,這種藥物商品屬於選擇性雄激素受體調節劑(Selective Androgen ReceptorModulators,簡稱SARM)的一種。

然而,如今的SARM制造行業中,包括休斯的供貨商在內的各大企業正在聯合起來,共同面對一個強大的敵人--一位主張將SARM從健身補劑市場除名的律師,羅伯特·陶勒(RobertTauler)。

羅伯特·陶勒律師是健身補劑市場的“公敵”。陶勒稱,對於無人監管的SARM制造行業來說,他的訴訟對提高其規范性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指控書中陶勒稱,SARM的廣告避重就輕,對於藥物對人體肝髒的危害只字不提。陶勒還指責SARM供應商在市場上虛假推銷,謊稱該物質為安全天然的補劑。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拒絕對陶勒提出的訴訟發表任何評論,但表示SARM的確是一種藥物,其生產和售賣應受到嚴格的規定和監管。然而,該機構迄今為止也沒有對供應商采取任何執法行動。SARM代表著美國西部數十億美元的高利潤補劑制造行業的一個前沿領域。

文章開頭提到的Youtube網紅--“Dr.Huge”休斯以及其他一些SARM的使用者稱,這種補劑的確加快了肌肉的生長速度,同時相比合成代謝類固醇(類似於合成雄性性激素)對肝髒的副作用小,使用風險較低。由於SARM是新的藥物品種,對於整個研發制造行業以及其使用效果的臨床研究資料很少。

自2015年以來,陶勒對數十家SARM零售商提起訴訟,指控其發布虛假廣告,這些零售商過去五年間在網上的健身補劑市場發展勢頭迅猛,規模不斷擴大。

陶勒律師的另一個身份,是一家名為AthleticXtreme的公司的代表,這家公司在售賣SARM的競爭產品--據稱是一種天然原料制作的睾丸激素和減肥補充劑。陶勒表示,他只是在實行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應該擔起的責任。他說:“一個競爭對手比聯邦監管機構更有用。”

據陶勒稱,大部分被起訴的SARM零售商已經同意停止銷售藥片。但是,還有一小部分在負隅抵抗,認為這位律師大人多管閑事、越俎代庖。

接下來的幾周,聯邦上訴法院將在討論後是否開庭,審理這項決定SARM命運的訴訟案件。

根據SARM供貨商的說法,SARM作為一種口服化學化合物有助於刺激肌肉和骨骼生長。SARM的作用與類固醇相似,但服用過程中不會產生如痤瘡、脫發和乳房腫大等相關的類固醇激素副作用。

制藥公司花費多年時間探索研究SARM來幫助患有肌肉消瘦疾病和乳腺癌的患者。但是,關於SARM對健康的年輕人群有何影響,目前幾乎沒有相關研究,因此尚未明確這種補劑是否會造成副作用和長期健康風險。

和類固醇一樣,SARM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列為禁藥。但是在美國國會通過的《類固醇管制法案》中,並未將SARM列入《管制物品法案》。《類固醇管制法案》是美國田徑項目比賽中禁止使用的藥物名單法案。

雖然臨床試驗的結果尚未明確,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已經對一些SARM的在線供應商提出警告,稱SARM是受嚴格監管的藥物,並且“存在重大的潛在安全風險”,非FDA認證機構禁止銷售。

但是FDA並沒有將打擊SARM銷售商的重點作為首要任務。FDA稱,這會牽扯到大量的資源。向各公司發出警告信(法律訴訟和產品扣押)的過程可能需要花費數月時間,這期間供應商可以通過給產品改名或暫停銷售的方法來躲避執法。

田納西大學化學家杜恩·D·米勒(Duane D.Miller)表示,希望FDA能采取更多的措施來規范市場。米勒曾是20世紀90年代後期研發SARM的團隊的一員,田納西大學大學後來獲得了SARM的專利並得到了研究的授權,但米勒教授說這些研究被在線供應商利用了。

至於陶勒律師,他認為自己是健身補劑制造業的治安官。

最近,他已經針對業內大公司EnhancedAthlete提起了訴訟,該公司派出的代表正是35歲的“Dr.Huge”休斯,他曾在薩克拉門托成立了專攻消費者破產類案件的律師事務所。

幾年前,休斯退出律師界開啟新的職業生涯,以“Dr. Huge”之名在全球推廣SARM並建立健身活動網絡。休斯運營的“EnhancedAthlete”YouTube頻道已經吸引了近10萬名訂閱者。

休斯說,自己五年來每天都會服用SARM,他並不否認其有副作用的風險。但他發現自己的膽固醇水平波動可以自主恢複,除了偶爾模糊的視力和腎髒緊張,總的來說,SARM對健康的危害還不如快餐漢堡等垃圾食品。

最近幾天,陶勒和Enhanced Athlete公司之間的爭執已經惡化。陶勒在法庭文件中指出,EnhancedAthlete公司對他和他的公司進行了騷擾。上個月,他申請了對Enhanced Athlete的總監斯科特·凱維爾(Scott E.Cavell)的個人限制令。

凱維爾在一封電子郵件中稱陶勒是“貪婪的律師企圖恐嚇小企業主”。EnhancedAthlete公司的律師還提交了向陶勒提起訴訟的法庭文件。關於個人限制令,凱維爾稱陶勒口中的“騷擾”,只是EnhancedAthlete公司在鼓勵客戶參與合法的抗議言論。

對於補劑最大的誤傳來自健美雜志本身。很多人(尤其是健美運動的初學者)不知道大多數的健美雜志也擁有自己的補劑生產公司。甚至有些補劑公司把他們的雜志當作一種廣告。

這種利益上的沖突導致它根本不可能客觀的看待補劑問題。補劑公司怎么可能在自己的雜志上發表一篇文章,描述自己銷售的補劑消極(但是真實的)的一面呢。

有人可能還記得在比爾飛利浦身上發生過這種事。這個《MuscleMedia》雜志和EAS補劑公司的前任老總,在自己的雜志上聲稱HMB與代卡(Deca,一種高效類固醇)擁有相同的效果。

雖然他認為這是補劑發展的新紀元,但事實證明他是錯的。所以他要做的就應該是承認自己犯了錯誤。承認每個人都會犯錯誤,承認他對這種產品的潛力判斷失誤。他這么做了嗎?沒有!他沒有承認錯誤的原因就是他知道收回那句話會影響EAS公司的HMB銷量。

我剛才給你的是在健美和補劑產業中利益沖突的最好例證。這個行業充滿著黑幕。有很多人都想痛打比爾飛利浦一頓,但我不會這么做。畢竟,當你經營著一家補劑公司和一家雜志,而你的補劑公司每年能創收200億的時候,你能怎么做呢?

我要告訴你的只是,你要始終小心這些黑幕。以下是一些雜志和它的姊妹公司的列表,會對你有所幫助。

雜志 補劑公司

Muscle & Fitness 肌肉與健康 Weider 韋德

Muscle Media EAS

Muscular Development Twinlab

Pump Socal

Muscle Mag Robert Kennedy's Line/MuscleTech

Flex 繃起 Weider 韋德

Testosterone Biotest

注意:在閱讀關於補劑的信息時,腦海裏要始終想著這個列表。這並不是說這些補劑沒用。所有的這些補劑我自己都試用過。但它能幫助你解密黑幕。

現在你應該能更好的分析關於補劑的信息了。補劑產業的下一個秘密是關於產品生產的。

很多公司的產品都是由合約制造商生產的。合約制造商是一家大公司,擁有能把原料加工成特定產品的設備和工具,能夠把產品裝配起來。他們為補劑公司批量生產。

比如說,如果我想開一家自己的補劑公司,我就會聯系一家這樣的制造商。他們會從大的供應商那裏拿來肌酸,包裝出貼著我的標簽的產品,於是乎我的生意就做起來了。

我要說的問題是,幾乎美國所有的肌酸都是由那么幾家大公司批量生產的。這些公司把它們賣給合約制造商,合約制造商再在低安全條件下把它們添入產品中。然後,在上面粘上個標簽,送到運動營養品公司拿去銷售。

東西送到運動營養品公司之後,他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構思一段“故事”來銷售他們的產品了。他們會采取不同的方式來做這件事。通常他們會讓合約制造商添加一些額外的成分,以使他們的產品與其他補劑不同。我把這些成分稱為補劑的“噱頭”。它們對於提高產品的效用沒有任何幫助,只是給補劑的公司的廣告增添了一些談資。

注意:並不是所有補劑公司都是這么做的,有些公司的補劑是自己制作的。

一旦補劑包裝好之後,真正的銷售就開始了。其中通常會涉及不同程度的鼓吹和誇大(當然,會有一些大學研究成果的支持)。

根據新華社、懶熊體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一個競爭對手比聯邦監管機構更有用”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