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北美自貿協定在3月前完成NAFTA的磋商任務艱巨

北美自貿協定在3月前完成NAFTA的磋商任務艱巨

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哈爾多表示,北美自貿協定工作組談判一些議題或將取得階段性進展,不過三國的部長級代表仍將缺席。

輿論認為,三國自貿協定涉及領域眾多,三方在一些方面劃定紅線、各不相讓,令談判“陷入泥潭”。這也從另一方面顯示出該自貿協定對三國來說都十分重要。專家指出,正因為北美自貿協定太過重要,三國也需要更多時間來協商。現在很難預測北美自貿協定到底前景如何,不過相信三國都不會和此前所說的那樣,一言不合便退出這個已有20多年曆史的協定。

北美自貿協定第五輪重新談判11月21日在墨西哥城落幕,和前四輪一樣進展甚微。加拿大蒙特利爾銀行近日的一份報告指出,若北美自貿協定遇阻終止,美國經濟增速將下降0.2%,而美國方面對此似乎還沒有足夠認識。

三國負責談判的部長級官員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加拿大外長弗裏蘭和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哈爾多都沒有參加第五輪談判,談判在三方近30個工作組間展開。墨西哥財長梅亞德表示,由對具體問題更加熟悉的專家組進行談判或許能帶來新的可能,因為這些工作組准確地知道,從技術層面來看達成某些條款的可能性具體有多大。

在上月舉行的第四輪談判中,美國提出了“日落條款”,要求5年後終止北美自貿協定,除非三國屆時都願意繼續留在這一協定。這一提案當時遭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強烈反對,因為自貿協定若不能長期存在,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對貿易與投資打擊巨大。不過,瓜哈爾多表示可以換個角度來對待這個問題,“我們不應該就一個5年後將終止的協定來談判,但可以在協定裏設置條款,要求每5年對這一協定進行必要修改”。墨西哥和加拿大都表示能接受每5年更新修改一次的方案,也被視為談判能夠向前推進的一個積極信號。

然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於第五輪談判首日發布的(美國)《北美自貿協定重新談判目標彙總》讓談判又回到了原點。根據這份文件,美國並沒有在一些關鍵問題上改變立場。有關“日落條款”、修改原產地規則以及去除原有爭端解決機制等此前遭到墨西哥和加拿大強烈反對的一些提案,依舊存在於這份目標清單中。也就是說,談判的障礙絲毫沒減少。

“我想特魯多明白這一點,如果我們不能達成交易,終止它無疑是好的選擇,”特朗普同特魯多會面時說。“我們要保護我們的勞動力,所以我們關注北美自貿協定。但是我長時間來都反對這一協定,(尤其是)它的公平性方面。”

三方都希望改變的北美自貿協定。

此外,據路透社報道,在同特魯多會面中,特朗普還表示,如若新的北美新自貿協定不能達成,將分別同加拿大和墨西哥著手雙邊貿易協定的談判。特朗普認為雙邊貿易協定也能為美國帶來可觀的經濟收益。

在即將開始的第四輪談判中,負責美國提案的有關人士表示,華盛頓方面正在試圖大幅提高汽車制造業的門檻。

複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國友對澎湃新聞稱,墨西哥汽車制造業發展所引發的美國產業外遷現象也是特朗普最為介懷的一個話題。據宋國友分析,特朗普所言的協定中的“不公平”主要就是指產業的外遷。其實從美國某些機構的研究來看,北美自貿協定倒不能說制造了太大的不公平,因為在貿易條款設置上北美自貿協定總體還是比較均衡的。但在特朗普看來,最關鍵的一點是這個協定“偷走了”美國工人的崗位,他認為這個協定在美國失業率問題上產生了很不好的影響。

在特朗普表明觀點後,特魯多表示,他樂觀地認為北美自貿協定能夠達成新的協議。特魯多說,“北美自貿協定讓數百萬人受益,並能造福更多的人,”特魯多補充說道,北美自貿協定“急需升級”。

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第三個相關方墨西哥總統涅托也呼籲該協定的更新換代,但是鑒於墨西哥大選即將進行,有關談判應該在明年早些時候結束。

墨西哥普埃布拉人民自治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教授諾拉在談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時表示,不能否定在該協定執行的20多年中美國為墨西哥帶來的好處。諾拉對澎湃新聞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墨西哥打開了出口的大門,我們的農產品有了穩定的銷量。1994年墨西哥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少於9萬墨西哥比索(約5000美元),而2016年則達到了近11.8萬墨西哥比索(約6600美元)。”

不過諾拉也指出,雖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很多,但墨西哥平均每年的經濟增長率僅為1.2%,在1960—1980年墨西哥經濟增長的黃金時代,該數字曾達到3.4%。諾拉引用了美國智庫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PR)最近一項評估研究中專家的話稱,“如果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成功的,如今墨西哥本應該是一個高收入的國家,高於葡萄牙或希臘。”

墨西哥墨西哥州農業合作社負責人匿名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稱,美國的玉米在生產成本、質量和價格上有優勢,因此大部分墨西哥食品公司傾向購買從美國進口的玉米,導致當地農民們不得不將他們的生產門類多樣化,單靠玉米生意已經不能維持生活。其他農作物,例如哈密瓜和番茄,在豐收季都遇到供大於求的問題,農民只能將食物賤賣,或是不進行收割任其腐爛。因為北美自貿協定對於美國出口商品適用低關稅,而對墨西哥出口商品適用高關稅,所以農民們認為不公平。一是要求提高美國出口商品的關稅,為本國農產品留下空間;二是要求降低墨西哥出口商品的關稅,打開產口出口門路。

“墨西哥80%以上的出口產品銷往美國,結構過於單一。借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機會,我們應該思考將目光投到別的地區和國家,例如增進我們與南美、日本和中國的貿易合作。”諾拉說。

知情人士稱,原產地規則是談判繞不過的一個坎。然而,截至第五輪會談結束,三方也沒能就此問題達成共識。墨西哥和加拿大雖未對美國提出反提案,但向美國展示了一系列數據來證明,若按美國的提議,美國汽車及零部件制造商將受到巨大損失。

報道指出,汽車及零部件貿易被認為是美國與墨西哥近640億美元貿易逆差的主要因素之一,而美國也很想扭轉這個局面。美國提出,所有北美地區生產的汽車應有一半零部件來自美國,且只有當汽車85%的零部件產自北美地區時,才能享受北美自貿協定的優惠待遇,而這一比例原本為62.5%。但墨西哥方面則認為,這一提案可行性很低,因為從當前情況來看,沒有一輛汽車能夠滿足這一條件。加拿大、墨西哥以及美國本國的行業協會都對這一提案表示了擔憂。

美國汽車制造商聯盟首席執行官貝恩沃爾認為,美國的這些提議不僅不能縮小與墨西哥在該領域的貿易逆差,還會增加在美汽車制造商的成本。加拿大汽車零部件制造商協會主席沃爾普也表示,若采用美國提出的新原產地規則,將會損害北美地區汽車制造業的競爭力,造成北美地區汽車組裝工作崗位流失。

第五輪談判在公共衛生、植物檢疫、監管措施、電子貿易和電子通信等領域取得一定進展,但美國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和不肯妥協的立場,遭到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堅決反對。比如,美國提出在本國豐收季節對果蔬等農產品設置壁壘的要求被墨西哥正式回絕,美國要求去除美國奶制品和肉類商品進入加拿大的關稅則遭到加拿大反對。而美國希望通過對政府采購項目設置門檻,以限制加拿大和墨西哥企業成功競標的想法遭到兩國共同抵制。墨西哥方面稱,若美國決意如此,墨西哥也會采取反制措施。

有分析認為,NAFTA談判的不確定性讓加拿大央行警惕,因為假如談判告吹加拿大元最多可能貶值10%。

不過美國智庫外交學會研究員、前美國貿易代表邁克爾·弗羅曼表示,特朗普政府在更新北美自貿協定談判中提出的修改原產地規則、廢除爭端解決機制等方案會損害美國商界的利益,即便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達成一致,也很難獲得美國國會批准。

墨西哥經濟部長此前表示,延長北美自由貿易談判的時間為達成協議提供了機會;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達成一個壞協議將不利於墨西哥的利益,但保證不會出現達成壞協議的情況。墨西哥承諾與日本加速跨太平洋(601099,股吧)夥伴關系的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首席談判員將在12月進行會面。

市場還在等待加拿大消費者價格指數和零售銷售數據(均在周五公布),荷蘭國際集團(ING)分析師稱,這兩項數據或是本周加元走勢的主要驅動因素,特別是在10月25日的加拿大央行會議之前。

政策制定者們就有關進一步加息的立場正逐漸轉向更為謹慎,因為他們擔心市場可能會基於他們的喜好而走得太遠太快。在沒有出現任何重大的意外積極通脹的情況下(人們普遍認為核心CPI年率為1.5%),預計今年剩餘時間將暫停緊縮周期。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進展不順。美國貿易代表極力推動“美國優先”式的條款,墨西哥和加拿大代表則難以接受。美國提出將可免除關稅的汽車產品的北美部件比例從目前的62.5%提升至85%,且美國部件的比例須達到50%。

預計美元兌墨西哥比索的波動性將在年底前回升,因此預計美元兌墨西哥比索將會走高。美元兌加元不會像墨西哥比索那樣脆弱。

已走過近24年的北美自貿協定對美、加、墨三國來說,並非簡單的一紙協定,而是涉及三國的各行各業,深刻影響著三國人民的工作和生活。在這個機制下,三國間日均商貿交流超過26億美元,每小時的商品交易額超過1.08億美元。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日前表示,北美自貿協定若被廢除,會給墨西哥造成毀滅性打擊。而墨西哥經濟部長則回應稱,協定若被廢,美國也會很疼。美國服務業聯盟數據顯示,若美國退出北美自貿協定,僅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服務業出口貿易一項,美國就將每年損失880億美元,超過58.7萬人或面臨失業。

墨西哥《千年報》報道援引美國汽車與設備制造商研究報告稱,若提高汽車行業現有原產地率,美國或將流失2.4萬相關工作崗位,若北美自貿協定終止,美國因此而失業的人則將達到5萬。因此,美國私營部門和一些議員也在談判期間給白宮施加了一定壓力,以免巨大調整引發失業等問題。

墨西哥經濟學家彼得斯表示,協定若終止將是北美地區的失敗。本屆美國政府此前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此次是否會退出北美自貿協定還很難說。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北美自貿協定終止,將給美加墨三國都造成巨大負面影響,並不單單只是墨西哥受害。到時候,三國間貿易將遵循世貿組織規則或雙邊貿易協定。美國是發達國家,按世貿組織規則,進口關稅要比墨西哥低,這反而對美國更不利。美國的平均進口關稅稅率為2.2%,而墨西哥平均進口關稅稅率為7.5%。墨西哥出口美國的商品中有70%仍然享有零關稅,其餘30%的平均稅率為3%。同時,墨西哥比索貶值可以補償墨西哥出口美國成本上升的劣勢。

墨西哥新萊昂州經濟廳副廳長塞繆爾.培尼亞對本報記者表示,北美自貿協定就當年還未出現的領域以及未預料到的情況,比如近年來興起的電子商務等領域,以及墨西哥開啟能源改革後允許外資進入該領域等問題,做出補充和調整是客觀需要。但絕不是“倒退”或廢止,而應讓這個協定更符合當前需要,使北美地區更具競爭力。

彼得斯說,如果三國清醒地認識到成熟產業鏈和區域競爭優勢比本國眼前利益更加重要,那么北美自貿協定的更新只是時間問題。不過,現在留給談判的時間不多了,如果明年第一季度還不能“啃掉硬骨頭”,那么墨西哥大選和之後的美國國會選舉等會給談判帶來更多變數。

根據澎湃新聞(上海)、人民網、中新網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北美自貿協定在3月前完成NAFTA的磋商任務艱巨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