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數字出版行業還處於數字化進程的前期

數字出版行業還處於數字化進程的前期

憑借專門的APP掃描課文頁面,手機就可以對課文內容進行范讀,學生也可以跟讀,手機自動識別讀音正誤。

在第十三屆文博會的“新聞出版·媒體融合館”,一套名為“易漢語”的漢語學習教材吸引了不少遊客的關注,有老外現場操作“易漢語”,學習起了漢語。這樣的數字化互動項目在“新聞出版·媒體融合館”隨處可見。

上海科技出版社推出的“虛擬科學實驗室”,配套出版社的科技類教材,使學生能在網上動手操作物理、化學實驗。“數字技術和紙質出版融合,給學生提供了增值服務。”上海科技出版社數字出版部主任曾文說。

來自四川新華文軒的一套地理教學解決方案則將AR增強現實技術和3D打印結合,憑借專門的APP掃描解碼,3D打印設備就可以將課本裏的地形圖打印出來,以直觀立體的形象提升學生學習效果。

深圳出版發行集團則突出呈現了全民閱讀數字出版分眾平台、數字書城等國家級項目。

據了解,此次文博會將“新聞出版館”更名為“新聞出版·媒體融合館”,突出“創新驅動,媒體融合”主題。該館分設數字出版展區、企業形象展區、傳統出版展區、宣傳活動區四大板塊。值得關注的是,數字出版展區占了71.3%的空間。51家參展單位集中展示了中國傳統出版業在數字化轉型中研發出的最新成果。

“我們的數字產品和服務如果不和教育教學融合,不和數字化學習融合,就產生不了新的價值,也就不可能實現持續發展。”人民教育出版社副社長王志剛介紹人民教育出版社數字出版近兩年收入增長迅猛,從2014年的1300多萬元到今年預計1.3億元,基本上每年收入翻番增長。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司長張毅君介紹,自2013年以來,財政部通過國有資本預算和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兩個渠道,共支持新聞出版業數字化轉型升級項目301個,總投入達20.39億元。一批導向正確、內容精准、技術含量高、用戶體驗好、反響好的數字產品走向市場,提高了數字時代內容產品供給能力。

近日,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了《2013—2014年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本報記者采訪了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對報告中所披露的部分數據和結論進行了解讀。

記者:我國數字出版業去年收入規模達2540.35億元,比2012年增長31.25%。其快速增長的原因是什么?目前,我國數字出版業還存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

魏玉山:2013年數字出版業的增速離我們的預期還有差距,因為我們在參與制定新聞出版行業“十二五”規劃時的目標是數字出版行業收入要占到整個出版行業收入的25%以上,但是目前只達到了13%。

除了規模的增長,我們希望數字出版行業也要有質變。目前,在構成數字出版收入的門類中,書報刊內容的數字化產品收入比重比較低。我認為,不管是傳統出版還是數字出版,最主要的形態應該是以文字為主的產品。遊戲、動漫等行業的文化屬性和內涵相對於文字內容為主的產品來說,還是要低一些。所以,我認為,要提高書報刊內容的數字化產品的收入以及在整個數字出版行業的比重。

其實,單從增速來看,2012年是40.5%,2013年是31.25%,從這兩年來看,增長趨勢在放緩。這其中的因素有很多,一方面是整個行業的基數大了,增速肯定會放緩;另一方面,我們在數字出版領域的投入可能還是不夠。我國數字出版起步的時間與國外幾乎同步,但現在和他們的差距還是比較明顯,主要原因是我們的傳統出版企業在這個領域的投入和國外比遠遠不夠。目前,國外許多傳統出版企業的數字化產品收入已占到了其總收入的70%左右,而我們最多也就10%。所以我覺得,國內許多傳統出版企業還是沒有完全轉變觀念,還沒有擺脫“包袱”。

記者:去年,互聯網廣告收入達1100億元,占整個數字出版產業的比重為43.3%,居行業首位。未來,互聯網的廣告收入趨勢將是怎樣?

魏玉山:互聯網廣告增長是未來的趨勢。有數據稱,目前穀歌的廣告年收入已經超過美國所有紙質媒體廣告年收入的總和。這說明一個問題,近些年,互聯網廣告收入增長迅速,而報刊、電視等傳統媒體的廣告收入都受到了互聯網的影響。這可能是一個很難逆轉的趨勢。

記者:近些年來,新媒體在影響力和經濟收益方面都在快速增長,與此同時,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之間的“摩擦”似乎也在增多,您認為這其中的症結在哪兒?兩者怎樣才能實現融合發展?

魏玉山:我覺得症結就在於缺乏溝通,其實雙方是有合作的基礎和條件的,但是由於以往長期處於“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所以產生了許多誤解。從歸因來看,新媒體承擔的責任應該更多一些,因為新媒體對法律法規的了解和執行不夠,以及對傳統媒體的版權的尊重度不夠,但是傳統媒體也沒有主動地利用新媒體,或者說對新媒體的關注度不夠,所以出現這么多“摩擦”。

長期來看,技術和文化的融合是一種趨勢,是不可阻擋的。任何一個產業、一個門類,如果不能利用新技術,肯定要被邊緣化和淘汰。所以,從這個層面來講,傳統出版企業必須要注重新技術的運用,如果還是完全按照以前的生產方式和運營模式,那肯定是難以生存下去的。

當然,近年來,傳統媒體與新媒體之間的糾紛增多,也與產品的利潤分配有關,大家都希望能打造出一個兼顧作者、出版者、平台之間合理利益的合作方式。現有的版權相關法律法規在平衡作者、出版者以及公眾之間各種關系利益方面有著一定的作用。但至於授權過程中如何對利潤進行分配,我覺得是商業談判的范疇,兩者可以通過談判來達成,政府管理部門及其他組織很難說怎樣的方式和比例才算合理。

記者:時下嘗試做數字出版的傳統出版人有這樣的感慨:“原以為,數字出版只是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不曾想,數字出版是一層天花板,很難突破。”您覺得傳統出版企業應如何進行數字化,才能突破這層天花板?

魏玉山:數字出版的成功經驗,國內外皆有,但是複制很難。

經常會有人問我,哪家出版社的數字出版做得好,讓我推薦給他們。這個真的不好說,因為每家出版單位的資源不一樣,數字化的模式也不一樣。國外出版社做得好的,很多是教育出版社和專業出版社,大眾出版社也有很多成功的,但很難學。而且,即使是目前做得比較成功的,也有他們的困惑。這是數字化進程中普遍存在的問題,因為整個行業還處於數字化進程的前期,還處於投入和培育階段,讀者還沒能完全接受付費的閱讀模式,市場及主體也在培育,這個階段出現投入多、收入少的狀況應該是正常現象。

根據新華社等采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引進來 » 數字出版行業還處於數字化進程的前期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