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廣核技發展戰略:三大跨界促公司高速發展

中廣核技發展戰略:三大跨界促公司高速發展

記者9日晚間從中國廣核集團(以下簡稱中廣核)獲悉,中廣核董事長賀禹同法國替代能源與原子能委員會(CEA)主席韋爾威爾德當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訂了核研發技術領域合作協議,雙方將在核反應堆技術、先進燃料和材料、燃料循環後端等方面深化合作。

CEA是法國重要的研究、開發和創新機構,主要業務涵蓋低碳能源(核能和可再生能源)、信息與衛生技術、特大型實驗裝置、國防與全球安全四大領域。在這些領域,CEA代表法國政府履行國家職責,為法國核電企業提供技術支持,並參與國際合作項目。

根據協議,中廣核與CEA將在平等互利、充分發揮各自的優勢和成果共享的原則基礎上,在核電上下遊產業鏈等領域開展更深層次的交流和合作。包括第四代核能技術概念設計、反應堆壽期管理、先進燃料技術、核燃料循環後端、加速器、公眾接受度與應急准備等。

中法核能合作是兩國經濟、技術合作領域的重要內容,作為中法核能合作的主力軍,中廣核與法國在核能領域的合作不斷深化。從改革開放初期引進法國核電設備、資金和管理建設大亞灣核電站,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法國核電企業協助下自主建設嶺澳核電站一期,再到2009年中法兩國企業在更高水平上合作、共同設計、共同建造台山核電站,中廣核與法國電力集團、阿海琺集團等企業在核電工程設計、工程建設和管理、運營管理等領域建立了穩固的合作關係,為中法兩國核電安全水平的提升及核電產業的持續健康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促進作用。

在大亞灣核電基地,記者看到一個藍盈盈深達十幾米的水池,隨著操作間指令的發出,水底的核燃料組件被機械手抓著緩緩向指定位置移動而去。這個其貌不揚的水池是全亞洲唯一的核燃料操作員培訓設施,按1:1的比例打造,造價高達2億元,全世界僅有兩個。

核燃料操作是核電站生產運營過程中最為重要的工作之一,每12或18個月,核電站就要更換1/3的燃料組件,換料過程中每個燃料組件的位置要精確到0.1毫米,對人員專業素養和技術操作都有非常嚴格的要求。以前,中廣核只能將核燃料操作人員送至法國培訓,而隨著2014年大亞灣核電基地模擬換料水池的投運,這段曆史徹底畫上了句號。

11月25日,由中央網信辦網絡新聞信息傳播局、國務院國資委宣傳局、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聯合組織開展的“十九大精神進央企”網絡主題活動走進我國最大核電運營商中國廣核集團,20多位來自於中央重點新聞網站和主要商業網站的記者們深入大亞灣核電基地、中廣核設計院等地,一探核電“國家名片”出海背後的故事,了解中廣核貫徹落實十九大精神、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新氣象,以及建設“美麗中國”的新作為。

“在人才培養方面,中廣核也走出了一個逆襲。以前,我國沒有能力培養核電站操縱員,第一代操縱員都是送往歐洲進行培訓,每個人培訓所要花費的成本約130萬法郎。而現在,中廣核與英國簽訂了人才培養協議,將英國優秀大學生送到中國到清華大學來學習核電知識,為英國培養核電工程師。”中廣核國際合作部市場總監鄭華告訴記者,中國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培養和儲備了大量核電人才,這是我國核電發展和走出去的巨大優勢。

“要成為一名合格的核燃料操作員,一般需要6年的培訓。”,作為我國第一代換料操縱員,喬素凱介紹說,這樣長的上崗培訓周期在核電站並非個例,如要成為一名合格的核電站主控室操縱員,也要經曆4至5年時間,其培訓成本相當於培養一名戰鬥機飛行員,而要成為高級操縱員,則需要花費7年左右的時間。

近日受益於不斷的行業利好,新能源體系中的光伏與風電均迎來不錯的發展機遇,而作為大眾視野中熱度並不高的核電,似乎也在積蓄能量迎接即將到來的爆發期。在現有能源結構中,核電因其能力密度高、容量系數大、運行穩定的特性,被認為是極具競爭力的清潔能源,曾是替代對化石能源的最佳選擇。在美國,在運核電機組成本最低為2.4美分/千瓦時,普遍低於煤電、天然氣等其他能源的發電成本。

近日受益於不斷的行業利好,新能源體系中的光伏與風電均迎來不錯的發展機遇,而作為大眾視野中熱度並不高的核電,似乎也在積蓄能量迎接即將到來的爆發期。在現有能源結構中,核電因其能力密度高、容量系數大、運行穩定的特性,被認為是極具競爭力的清潔能源,曾是替代對化石能源的最佳選擇。在美國,在運核電機組成本最低為2.4美分/千瓦時,普遍低於煤電、天然氣等其他能源的發電成本。

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核電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截至2017年8月,我國在運核電機組37台,並網容量3572萬千瓦,正在建設的核電機組19台,在建總裝機容量約2214萬千瓦,已商業運行和在建的總裝機容量共計5786萬千瓦,與《規劃》中提到8800萬千瓦目前仍有3014萬千瓦的缺口。假設以每台核電機組100萬千瓦計算,預計未來3年仍需要新開工30台核電機組才能達到目標,疊加我國新開工核電機組國產化率的提升,以及接手更多海外的核電項目,2017-2020年間有望成為我國核電材料和設備等企業的黃金發展期。

據了解,中國廣核集團表示,英國拉德韋爾B核電項目正式啟動廠址適應性階段地質勘探工作,這是BRB現場的首次“動土”,是項目朝著開發和建設邁出的關鍵一步。

國家核電核燃料供應體系已經正式貫通。12月1日,國核鈾業發展與遼寧紅沿河核電簽署天然鈾供應合同。國核鈾業未來將為遼寧紅沿河核電站提供天然鈾供應與燃料組件後續加工服務,為核電站安全穩定運行提供保障。

就在中國核電以“華龍一號”為主要載體,借助“一帶一路”戰略,實現對外輸出,同時又是煤電停建、緩建,以及沒有大型水電投產的空窗期,再疊加AP1000、“華龍一號”、CAP1400等三代核電技術在國內示范項目落地等情況來看,2018、2019兩年或將是核電實現突破的關鍵時期。

這樣的話,中廣核電力(01816)作為港股核電重要標的,就不得不關注一波。中廣核電力目前運營穩健,寧德核電站表現出色。寧德核電站目前有4個1.1GW在運營機組,還有兩個1.1GW機組2017年已開始准備工作,而4號機組運營和利用率回升為總體發電量增加提供主要動力。目前公司2017年大修已經基本完成。智通財經了解到,公司初始計劃2017年進行13次大修,包括5個首次大修和8個年度大修,現已完成12次,預計寧德3號機組換料大修將在明年完成。

並且,公司的裝機容量還在增加。中廣核電力目前有20個在運營機組和8個在建機組,預計陽江5號機組和台山2號機組將在2018年投入商運,總裝機量約為2.8GW。另外還有2019年1.1GW的陽江6號機組投入運營,以及後續還有大概率獲批的陸豐核電站。

中廣核設計院是“華龍一號”技術誕生的地方,這擁有我國核電行業唯一的國家重點實驗室——“核電安全監控技術與裝備國家重點實驗室”,核電行業各種最新的設計理念、設計和驗證方法、信息交換都在這開展著。

“華龍一號是我國核電走出去的技術基礎。以前中廣核也曾嘗試走出去,但由於沒有自主技術,只能受制於人。”中廣核華龍一號總設計師王鑫表示,華龍一號是我國核電集成創新的成果,它徹底打破了我國核電大而不強的尷尬局面,讓我國成功躋身到世界核電技術研發俱樂部之中。

“華龍一號技術安全性達到了世界最高標准,比如對於超過設計基准的嚴重事故,我們在實驗室模擬過多次,華龍一號可以抵禦類似福島核事故的災害。例如,我們將應急柴油機放置在高位,有移動電源保護,就可以避免海嘯水淹的風險。我們設置了堆芯熔融物滯留系統(IVR),即使發生了堆芯融毀這樣的嚴重事故,也可以確保熔融物被包絡在核島中不滲到地下水中,不對環境造成任何影響。”

王鑫指著數字化儀控綜合驗證試平台告訴記者,華龍一號的改進非常多,安全性進一步得到了提升。

除了核電,近年來,中廣核呈現多業態、全方位走出去的態勢,國際業務已分在20多個國家,海外收入比已經超過20%,成為“一帶一路”先鋒。

在核燃料領域,中廣核收購的全球第三大鈾礦——納米比亞湖山礦2016年12月31日已出產第一桶鈾礦石,即將全面投產。

在新能源領域,中廣核於2015年底收購了馬來西亞埃德拉全球能源公司下屬電力項目公司股權及新項目開發權,將馬來西亞、埃及、孟加拉、阿聯酋、巴基斯坦五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13個清潔能源項目收入囊中,其在運裝機容量共計662萬千瓦。據中廣核新能源公司品牌總監婁雲介紹,此次收購是近年來東南亞地區最大的能源並購案,中廣核也由此成為馬來西亞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者、第二大獨立發電商。藉此並購,中廣核也成為孟加拉國和埃及最大的獨立發電商,以及中國在海外裝機容量最大的企業之一。

中廣核新聞發言人黃曉飛滿懷憧憬地表示:“十九大為我國未來的發展描繪了壯麗的藍圖,也加強了我們繼續走出去的信心。我們將乘著‘一帶一路’的東風,不斷創新對外投資方式,進一步完善國際局,助力國際產能合作,為我國培育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一帶一路經濟帶建設中,中國核電正在迎來新一輪的出海契機。今天,中國廣核集團(以下簡稱中廣核)已經成為中國核工業發展的中堅力量。然而,當前世界核電發展處於低潮期,各個國家核電巨頭均面臨不同程度的挑戰,中廣核如何探索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一度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

在國際清潔能源論壇(澳門)召開期間,中國電力報對中廣核董事長賀禹先生進行了專訪,請他為我們講述中廣核在進軍世界清潔能源市場方面做出的探索和努力。

中國電力報:目前,中國已經成為核電發展的引領者,華龍一號也成為一張嶄新的名片。在核電領域,中廣核開拓海外市場總體情況如何?

賀禹:作為中國最大的核電運營商、全球最大的核電建造商,中廣核擁有在運機組20台、在建機組8台,已建立了與國際接軌的、專業化的核電生產、工程建設、科技研發、核燃料供應保障體系。近年來,中廣核大力推進國際化戰略,踐行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核電、核燃料等主要產業板塊均在海外進行局。

從上世紀80年代建設大亞灣核電站開始,經過30多年的不斷發展,中廣核成功走出了“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發展道路,成功研發了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並推動“華龍一號”進入英國打造中英合作的旗艦項目,正成為世界核能領域的一支新生力量,初步獲得了羅馬尼亞、捷克、波蘭、肯尼亞、泰國等多國政府的認可。

圍繞“一帶一路”,中廣核在鈾資源保障和核燃料供應方面也取得了重要進展。中廣核已成為中國最大的海外天然鈾資源開發商,為國家儲備了30萬噸天然鈾,成功開發了全球儲量第三大的納米比亞湖山鈾礦,打造了納米比亞最大的中資項目,與哈薩克斯坦合作進行了鈾資源開發和核燃料組件廠建設。具備了天然鈾采購、運輸、儲存、銷售全過程控制能力,已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天然鈾生產商。

中國電力報:2017年,歐美核電市場總體並不景氣,世界核電巨頭均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財務危機,西屋電氣、阿海琺甚至走向了破產,發展中國家正在成為核電發展的新市場。中廣核如何看待當前世界市場?又有怎樣的戰略局?

賀禹:近年來,全球核電發展規劃出現了一些新動向。絕大多數傳統核電國家以及新興核電國家繼續保持發展核電意願,仍在有序推進相關項目。未來核電發展主要在中國、印度、俄羅斯等新興經濟體,中國將是未來核電裝機容量增長最快、增幅也最大的國家。總體看,全球核電市場的整體發展趨勢仍在穩步向前。但在全球核電出口趨勢方面出現了一些新特點,核電機組的造價、融資方式成為能否獲得訂單的一大重要因素,此外,國家頂層推動的方式逐漸成為各國實現核電出口的一大重要策略。

據統計,未來10年國外預計有60至70台新建機組的市場空間,同時還將有30至40台機組退役,20至30台機組延壽,海外核電項目開發空間巨大。

未來,中廣核將按照“一帶一路”指引繼續推動核電走出去。“一帶一路”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重要戰略構想,代表著開放包容、合作共贏,這為我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了極好的平台。中廣核將緊抓國際能源市場複蘇的戰略機遇,借“一帶一路”的東風,積極局中東歐、東南亞、西亞、非洲等目標市場,大力推動中國核電走出去,力爭成為“一帶一路”的排頭兵。

中國電力報:在國際化市場的開拓中,中廣核遇到了哪挑戰?又是怎樣克服的?

賀禹:“走出去”是一個系統性工程,面臨著許多機遇,但也面臨著各種挑戰。作為“一帶一路”先鋒,中廣核在走出去過程中,進行了諸多有益的探索。

首先,“一帶一路”沿線地緣政治關係錯綜複雜,目的地國家的政策和政治變動等都會為企業帶來不可控的系統性風險,而東道國政府對外國公司的大型投資項目落地具有舉足輕重的話語權,取得東道國政府的支持對項目的成功與否將會起到關鍵作用。

中廣核曆來非常重視與東道國政府、媒體以及公眾持續地溝通,主要體現在處理好與境外政府機構及政府官員的關係,處理好與當地媒體的關係,加強企業社會責任建設等。比如,湖山礦在建設過程中,非常重視社會責任。在礦建過程中,為了保護“世界八大珍稀植物”之一的納米比亞國花千歲蘭,湖山項目聘請當地的植物學家共同研究,優化設計線路走向,最終只移植了3棵千歲蘭,而原計劃需要移植200棵。由中廣核冠名的非洲大陸最大馬拉松賽事之一的“湖山杯”馬拉松賽已連續舉辦了三屆,成為當地的一大體育盛事。

其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很多都具有民族成分複雜、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等問題,如何在複雜的環境下解決公司本土化過程中所遇到的相關問題,實現中廣核和當地經濟的共同發展是中廣核在一帶一路市場開拓中面臨的挑戰之一。

中廣核尊重目的地國家的合法利益和發展訴求,求同存異,與當地員工多溝通,多對話,朝著消除彼此隔閡,增進彼此互信的方向努力,始終堅持“屬地化經營策略”,主要包括人員屬地化,管理適應原公司文化等。

中廣核在英國的核電投資就是如此,我們目前在英國的投資平台均已搭建並且開始實體化運作,現在我們已經開始與英國政府達成一致,共同培養英國的核電工程師,並且已經與帝國理工大學、伯明翰大學等高校合作培養人才,積極利用英國本地人才來推進項目建設和生產運營。

再次,公司境外收購後的文化整合是企業面臨的另一個主要風險,文化整合失敗也成為中國企業跨國並購重組整合中最大的風險。中廣核重視跨文化融合管理,實施了多種形式舉措有效進行文化溝通,包括積極融入當地文化,有效進行跨文化溝通,選擇合適的文化整合形式。

2015年底,中廣核收購了馬來西亞埃德拉項目,將馬來西亞、孟加拉國、埃及、阿聯酋、巴基斯坦五國13個項目收入囊中,一躍成為我國在海外裝機容量最大的能源企業之一。在埃德拉收購後,我們就面臨著文化融合的問題,我們采取了邀請馬來西亞高管到中廣核來“尋根”的方式,讓他們到大亞灣核電基地來參觀體驗,讓他們理解為何中廣核如此重視安全,為什么強調“一次把事情做好”。我們尊重他們的文化,比如在到中國培訓時,為穆斯林員工專門設置場地做禱告,在選擇馬來西亞新的辦公點時著重考慮禱告需求等,這些點點滴滴的舉動得到了馬來西亞高管和員工的認可,加速了文化融合。

此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達六十餘個,政治、法律、社會、文化差異甚大,如何應對公司在國際化進程中出現的經營管理、人才培養等問題是所有中國企業實施“一帶一路”國際化戰略所面臨的重要挑戰。

我們著眼長遠,提前儲備具有國際化視野和能力的人才,建立國際化的人才開發體系。在企業自己培養國際化業務核心骨幹人才的同時,在海外招聘目標國當地人才、中國留學生和國際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為“走出去”戰略的實現儲備堅實的“人才梯隊”。

中國電力報:目前,我國的華龍一號已經成為中國嶄新的一張名片,與其他國家的三代核電技術比較,我們的優勢在哪?

賀禹:華龍一號是中國自主創新、集成創新和機制創新的成果,是由中國廣核集團和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在中國三十餘年核電科研、設計、制造、建設和運行經驗的基礎上,投入大量精力,充分借鑒國際三代核電技術先進理念,汲取福島核事故經驗反饋,采用國際最高安全標准合作研發設計的三代核電技術。

一、是安全性符合要求。采用了“能動與非能動相結合”的設計理念,各項技術指標全面滿足我國最新核安全法規要求和國際、國內最高安全標准,目前正在英國進行全球公認最嚴苛的通用設計審查(GDA)。

二、是技術相對成熟可靠。華龍一號是在已經自主掌握並在國內有32台建造業績、130堆?年運行經驗的二代改進型技術基礎上,通過漸進式改進形成的新堆型,充分利用了現有的設計技術和裝備制造體系,95%的設備采用成熟的設計和制造工藝,關鍵設備如主泵、蒸汽發生器、DCS等均采用成熟定型產品,具有豐富的工程應用和運行經驗,剩下5%的新設備也已經全部完成試驗驗證。

三、是產業配套能力強。由於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不存在受制於外方的關鍵技術和設備,首台機組國產化率即可達到85%,國內現有的產能和資源可以支撐年開工10-12台華龍機組。目前國內4台在建華龍機組質量、進度總體可控。

四、是經濟性具有競爭力。得益於既有技術和工程經驗的繼承性以及較高的國產化率,華龍一號建造成本與全球主流三代核電技術相比具有明顯競爭力。通過批量建設和設計優化,經濟性還會進一步提升,建造成本可以做到與二代改進型相當。這不僅有助於推動國內核電安全高效發展,對於增強國外客戶信心、實現核電“走出去”的國家戰略同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中國電力報:中廣核廣西防城港核電廠華龍一號核電機組進展情況如何?是否可以預期並網發電時間?

賀禹:廣西防城港華龍一號示范機組進展順利,截至目前,3號機組已完成核島內層安全殼第11層(非閘門區域)混凝土澆築和第12層(非閘門區域)鋼筋綁紮,3號核島鋼襯第8層筒體正進行環縫焊接;4號機組核島第2層鋼襯筒體豎縫及環縫已焊接完成。此外,防城港二期工程常規島、泵房等廠房建設均按照計劃推進。3、4號機組汽輪發電機組、反應堆壓力容器等核心設備制造已全面啟動,均實現國內制造廠商承制,主要設備國產化率已達86.7%。

由中國商業報道領導者21世紀經濟報道發起主辦,深圳國際交流合作基金會聯合主辦的“2017亞洲產業與資本峰會”在深圳隆重召開,峰會主題為“新時代·新動能·新機遇”。

中廣核核技術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劍鋒發表主題為《中廣核技發展戰略:三大跨界促公司高速發展》的演講。

張劍鋒坦言,2012年中廣核技創立之初,業務基本沒有進展,公司一度虧損1500多萬。而到2017年初,中廣核技成功地實現了上市。

他總結到,中廣核技從舉步維艱到能夠快速增長,除了歸功於電子加速器制造、輻照加工、改性高分子材料等三大業務的快速發展以及產業鏈局,最重要的是公司進行了三個跨界:一是國企和民企的跨界;二是核技術和傳統技術的跨界;三是資本與實體的跨界。

以下為演講全文:

謝謝主持人,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今天的話,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中廣核技發展的戰略和發展的體會。我們公司是做什么的?我們公司是中國廣核集團下屬的專門從事非動力核技術應用的企業,所謂的非動力核技術,簡單來說就是不做核電站,不造原子彈,除此之外,其他所有與核的技術相關的業務。

我們公司是今年的年初通過在深交所重組上市,目前我們是核技術應用行業內的第一戶。我們公司現在主要的業務包括:高端的電子加速器制造,我們現在是全國第一。利用我們的電子加速器為企業和客戶提供高端的輻照加工服務,目前我們是全國第一。現在國內的核技術應用,產業化最大的方面在於高分子材料改性,這個領域我們也是全國第一。

雖然說我們現在在國內的核技術應用領域取得了一些成績,其實我們發展的道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我們是一個初創的企業,成立以後在發展之初遇到了一些困難,實際上到了2012年,業務基本上沒有開展。2012年底的時候,公司也進行了重組,重組了以後,我們重新地樹立了發展的思路。2013年開始,公司走向了一個高速發展的軌跡。2012年營業收入839萬,虧損了1541萬,通過2013年我們形成了產業局,經過2014年到2016年的發展,營業收入超過30億,利潤達到3.16億,並且在2017年初成功地實現了上市。

這是我們的發展軌跡。從2013年年底,我們第一批的實體項目落地到2017年初實現上市,上市了以後,我們做了進一步的發展。實際上我們圍繞著剛才講的電子加速器制造、輻照加工、改性高分子材料等三大業務,實現了整體的發展。產業鏈的局,最初就是圍繞著中國現在核技術應用最核心的領域—材料改性展開的。我們的電子加速器業務也就是我們材料改性實現的射線的來源。

輻照加工業務,圍繞著射線如何改變和提高材料的性能,改性高分子材料的業務也是我們最核心的業務之一。在我們實現了核心業務局的基礎上,我們實際上在核技術應用其他的領域做了全方面的推廣,比如說加大我們輻照改性材料方面的優勢,加快阻燃新材料、合成新材料、核級電纜,核電非金屬材料的發展。同時大力地開拓我們的核醫學,同位素制備和應用的業務。

前面的話,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我們這個公司這幾年比較簡單的曆史。我們可以從一個初創企業發展成為行業龍頭,實現上市,我們是靠什么做到的?我們自己總結了,我們認為有三個跨界,實現我們從舉步維艱到能夠快速增長的核心的原因。

這三個跨界,第一個是國企和民企的跨界,我們的母公司中國廣核集團是國務院和國資委直屬的央企,央企是我國民經濟的主力軍,擁有大量的資源,但是也很坦率地說,特別是在這種比較市場化的,競爭比較充分的領域,實際上央企在機制上是存在一些不足的。

另一方面,我們有大量的民營企業,這些民營企業在市場化,在機制方面擁有很好的基因和優勢,但是實際上它的資源嚴重地不足,我們通過把央企和民企結合起來,實際上是混合所有制的發展,強強聯手。所以說我們目前中廣核技下屬所有企業都是混合所有制的企業。混合所有制也是我們中廣核技得以發展基本的邏輯,圍繞混合所有制我們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風險防范體系。

講幾個成功的例子。剛才講到一個重要的領域是改性高分子材料,我們的平台公司叫做中廣核高新核材集團有限公司,這個公司曆史比較悠久,實際上成立於80年代前期,最早是一個鄉鎮企業開始做的,當時也是國內最早開始從事改性材料領域的企業之一,從80年代到跟我們合作之前的2013年,通過30年的發展,實現了大概4億的營收和3000萬的利潤,在2014年初,加入到我們中廣核技這樣一個混合所有制的大家庭以後,2014年,2015年,2016年這三年的利潤和銷售額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純粹是依靠著混合所有制強強聯手,優勢互補的發展。

從2013年3200萬的利潤到2015和2016年8000多萬的利潤,我們在它的基礎上,通過我們的資本運營的手段,通過行業整合的這個做法,是在它自身內生增長之上,帶來了大量的外延並購的發展。所以這樣的一個雙軌發展模式,可以說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再舉兩個例子。

談到電子加速器,我們射線的裝置,中廣核達勝加速器技術有限公司2016年電子加速器的產量達到了31台,相當於2015年全中國的電子加速器的市場的總額,2016年對外出口9台加速器,相當於2016年之前,中國所有的對外出口的電子加速器的總額,可以看到它進入這個混合所有制的模式以後,業務增長速度之快。另外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中廣核拓普(湖北)新材料有限公司,同樣是做改性材料的,2015年加入中廣核技以後,利潤從2014年的400多萬增加到了2016年的4000多萬,增長了10倍。

我們做了一個統計,到目前為止,加入到中廣核技的大概有十幾個項目,平均在加入我們之前的一年和加入我們之後的一年去比,利潤增長了2倍多,這樣一個高速的增長,實際上就是混合所有制,也是改革紅利的一個具體的體現,這個國企和民營企業的跨界是我們公司發展的第一個成功的要素。

我們的第二個成功的要素,實際上就是我們的核技術和傳統技術的跨界,核技術應用產業和傳統國民經濟制造業的43個細分行業當中,將近三分之一有關係。我舉個例子,大家對於核技術可能不是太熟悉,其實這已經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了。比如說我面前的電線,通過核技術,通過射線的輻照,可以大幅度地提高電線的性能。再比如說方便面面的調料包,還有大家都很喜歡吃的小吃,這些的食品都是經過了輻照的技術進行消毒的。

另外一個特點,核技術不是說替代原有的產業,在沒有核技術之前也有小吃,有了這個技術以後,對於原有的產業進行了升級。舉個例子,比如改性的電纜材料,傳統的材料沒有經過核技術處理之前,耐溫、耐熔性比較差,通過射線進行輻照以後,改變了分子的結構,加工以後的產品實現了抗老化性、耐受性大幅度地提高,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同樣,傳統的電線和輻照過的電線,拿到酒精燈上燒,前者已經著火了,後者是可以遇到明火10秒鍾不燃。右邊的例子,對於高壓短路過載實驗,傳統的電線已經開始著火了,經過我們核技術處理的電線沒有任何的問題。

舉個例子,已經被評為今年的九大科技成果之一的電子束處理工業廢水技術,可以大大地提高廢水和汙水處理的實際效果,有效地降低成本,而且這個技術可以廣泛地應用於各行各業的廢水處理。包括這個底下有一個圖,這面包括了我們處理之前的水,還有我們通過電子束輻照處理的水,以及沒有用電子束輻照處理用傳統工藝處理的水,這個差別是非常明顯的。通過把我們的核技術應用到這些傳統產業面,實現傳統產業升級,這是我們公司這幾年發展的第二個重要的心得。

我們的第三個心得,資本與實體的跨界。這個領域的特點是產業高度分散,企業規模小,實力不足,低水平競爭,迫切需要行業整合。舉個例子來講,改性線纜材料的領域在我們進入之前,整個行業的規模在國內大概是600億到800億,這面最大的企業年銷售收入只有10億左右,所以大家可以想象這個分散的程度之高了。這種情況下,實際上單個企業不管是在研發,還是在推廣方面都遇到了很多的障礙,而且整個行業的競爭生態是非常地不健康,迫切地需要行業整合。這是實體經濟難以做到的。

中廣核技進入以後,利用資本運營的手段,推動了資本運營和實體經濟之間的結合,實現了跨界以後,實際上我們現在已經把整個行業的面貌實現了比較大的變化。通過我們這四年多的發展,我們的這個核技術應用的企業,已經遍了幾乎所有的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而且向中西部輻射。不管在任何的產業,實際上我們的進入,整個產業的格局都會發生比較大的變化,整個產業競爭的生態,現在已經和之前,現在已經和2013年前的情況大為不同了。

一方面,資本運營的方式,產業整合改變了整個行業的發展平台,另一方面,我們通過我們的重組上市迅速地使公司取得了直接融資的途徑,可以和資本市場連接。2013年我們中廣核技的第一批實體項目落地,我們實際上在三年的時間,從零開始上市,這是國內現有的資本市場管理體系下的最短的記錄,通過迅速地實現上市,取得直接融資的平台,可以更好地促進產業的轉型升級,參與全球的競爭。

華發網根據21財經搜索、中國網財經等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中廣核技發展戰略:三大跨界促公司高速發展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