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法兩國元首共同為EPR全球首堆工程揭牌

中法兩國元首共同為EPR全球首堆工程揭牌

近日,中法兩國元首共同為廣東台山核電站1號機組成為EPR(EuropeanPressurizedReactor)全球首堆工程揭牌。同時在兩國元首見證下,中核集團與法國新阿海琺集團、法國法馬通公司分別簽署了相關協議備忘錄和全球戰略合作協議,中廣核集團與法國替代能源與原子能委員會簽訂了核研發技術領域合作協議。

我國核電工程建設能力獲得肯定。台山核電1號機組於2009年開工建設,是全球第三台開工建設的EPR三代核電機組,分別較芬蘭和法國EPR機組晚開工4年和2年。自開工以來,台山核電項目工程建設穩步推進,2016年初,台山核電1號機組完成冷態功能試驗,成為全球首台完成冷態功能試驗的EPR三代核電機組。目前台山核電1號機組建設進度已分別趕超芬蘭和法國EPR機組1年和2年,在進度上已屬於全球首堆。兩國元首共同揭牌,正式明確台山核電1號機組成為全球首堆工程,代表著我國核電工程建設能力獲得了國際認可,利好我國核電“走出去”戰略。

中法雙方核電領域合作將進一步深化。從引進法國技術建設我國第一座百萬千瓦大型商用核電站-大亞灣核電站開始,中法雙方在核電站建設、反應堆技術研發、核燃料循環等方面開展了密切合作。2015年,中核集團宣將與法國阿海琺集團協商合作建設大型核循環項目,項目具備年處理800噸乏燃料能力,投資超千億元人民幣,是兩國經貿合作與核能合作最大的項目。本次兩國主要核電企業簽署了一系列協議,雙方在核電領域的合作預期將進一步深化,包括大型核循環項目在內的多個核電合作項目將加速落地。

國內三代核電機組建設有望加快。目前我國有三種不同技術路線的三代核電機組正在建設,其中台山核電1號機組已完成熱態功能試驗,采用美國西屋公司AP1000技術的三門核電1號機組處在等待裝料階段,采用我國自主研發“華龍一號”技術的福清核電5號機組處在設備安裝階段。隨著台山核電1號機組被明確為全球首堆工程,預期將有力地推進三門核電1號機組和台山核電1號機組後續裝料工作,國內三代核電機組建設有望加快。

近年來,具備全球領先水平的中國電力工業,正在沿著“一帶一路”向東盟國家發展,形成強大的“質量效應”和“品牌效應”。打造全產業鏈合作模式,讓中國強大的電力工業沿著“一帶一路”對東盟國家形成“輻射效應”,成為中國—東盟自貿區高層人士和電力專業人士的共識。

130萬千瓦超臨界火力發電機組、77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30萬千瓦抽水蓄能機組、AC1000千伏變壓器、DC800千伏平波電抗器……電力專家接受記者采訪時列舉的這些電力設備的生產能力和產品品質表示,中國電力工業技術已經在全球居於領先地位。

電力是向海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和堅強支撐。中國-東盟自貿區核心區域廣西北部灣經濟區成立以來,南方電網廣西公司超前主動謀劃廣西北部灣電網建設發展,連續多年加大投資力度,致力編織一張從“大動脈”延伸到“毛細血管”的廣西北部灣大電網、強電網,為廣西北部灣經濟區加快發展提供了堅強的電力保障。其中,2016年在廣西北部灣地區新建110千伏及以上變電站5座,新增110千伏及以上變電容量90萬千伏安、線路長度301公

如今,這一區域已經成為參加中國-東盟博覽會電力合作與發展論壇屢屢提及的區域。不少代表都在這一區域進行過參觀考察。越南新能源協會副主席阮進風正是在連續幾屆論壇上對中國電力企業的能力有深刻了解後,才在國內力主引進中國電力企業的技術。

強大的中國電力投資能力與潛在的東盟電力需求之間形成良性互動。來自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的統計表明,2016年中國主要電力企業實際完成對外投資77.85億美元,同比增長168%;對外投資項目65項,其中超過3000萬美元的項目37項,覆蓋水電、火電、核電、風電、輸變電等領域。截至2016年底,中國主要電力企業對外投資總額累計超過390億美元。同年,中國主要電力企業設備和技術出口總額39億美元,新簽訂對外承包工程合同金額488億美元。目前有在建項目1691個、合同總金額1610億美元。

中國與東盟國家電力合作成效顯著。2016年,中國主要電力企業對東盟10國實際完成投資額(3000萬美元及以上項目)14.8億美元,新簽3000萬美元以上承包工程項目合同額24億美元。

2016年10月,中國南方電網公司和柬埔寨皇家集團簽署了柬埔寨電網投資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老撾230千伏巴俄-帕烏東輸變電優買項目全面開工,緬甸230千伏北克欽邦與主幹網聯網工程采購工作有序推進。2017年5月,許繼集團收購越南北方電氣設備制造有限公司47.48%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

2015年11月,中國南方電網國際有限責任公司和老撾國家電力公司共同投資建設裝機16.8萬千瓦的老撾南塔河1號水電站,2018年4月投運後將極大改善老撾北部電網結構,並為當地及泰國北部、緬老邊境地區提供電力。

不久前,南方電網公司授權南方電網雲南國際有限責任公司,與老撾國家電力公司、老撾彭薩塔瑞集團、越南河內-萬象電力公司在昆明共同簽署了《中國經老撾向越南特高壓送電項目諒解備忘錄》。三國四方初步達成意向,2021年至2025年期間,中國經老撾向越南送電500萬千瓦至600萬千瓦。這是我國第一個跨境第三國電網互聯互通項目,標志著中老越電網互聯互通取得實質性進展。

南寧學院副院長陳雄章認為,中國電力企業在東盟重大項目落地,使東盟國家對中國電力企業綜合實力有了清晰了解,尤其是覆蓋煤電、水電、風電、電網建設與改造、電力裝備制造等領域,投資方式包括工程總承包、建設-經營-轉讓、建設-擁有-運營-移交、優惠出口買方信貸、賣方信貸等,能夠為既缺乏資金注入,又迫切需要能源建設的東盟國家帶來共贏機遇。

常年研究中國-東盟自貿區問題的專家、廣西師范大學絲綢之路研究院專家徐曉東認為,中國電力企業正在通過“一帶一路”的局,形成“全產業鏈”對接東盟電力需求的良好態勢,集中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東盟戰略夥伴關系不斷發展,雙邊經貿互動不斷深化,深化電力合作具備良好環境。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減少了合作壁壘,降低了合作成本,為擴大電力合作創造了良好外部環境。

“一帶一路”倡議落實過程中,中國電力工業強大的生產能力、項目建設能力、金融支撐能力、資源整合能力,與東盟國家電力發展需求、資源稟賦形成互補,實現合作互贏。

東盟國家經濟發展保持著良好態勢,對電力具有持續旺盛的需求,目前來看還沒有得到完全滿足;區域內煤炭、水能、太陽能資源豐富,具備大力發展電力工業的良好基礎。中國電力工業已形成規劃設計、設備制造、工程建設、運行維護完整的產業鏈,具備設計、制造大型成套電力裝備能力。中國在特高壓、智能電網、水輪機組制造、水電工程技術等方面具有世界領先水平;風電、光伏發電設備制造產能世界第一,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也走出國門。可以說,加強中國-東盟電力合作具備堅實的基礎。

“一帶一路”倡議落實過程中,中國電力工業的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全球領先,正在被沿線國家所認識、了解、認同,強大的中國電力工業通過“一帶一路”局,實現推動中國技術服務東盟國家的良性循環。

園區發展,電力先行。中馬欽州產業園發展日新月異,對供電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參加中國-東盟電力合作與發展論壇的與會代表發現,從最初架設10千伏臨時線路解決園區施工用電需求,到開展園區電力專項規劃,欽州供電局2015年就以駐點的方式,解決園區電網規劃建設和線路遷改、項目施工等系列難題。

印度尼西亞電力協會秘書長赫魯·戴萬托說:“中國的電力管理模式和效率,值得我們大力引進。”

記者采訪的跨國投資企業、電力行業專業人士認為,電力互聯互通是中國-東盟自貿區中最為迫切的問題,也是市場潛力最大的領域,中國與東盟國家在應對全球經濟結構調整過程中,完全可以通過六大方面的努力,強化電源電力之間的密切合作。

一是進一步加強區域范圍內電力合作溝通機制。

老撾能源礦部能源政策和規劃司司長希察特說,1995年,大湄公河次區域有關國家建立了電力合作機制,成立了區域電力交易協調委員會,簽署區域電力聯網與交易協定等,在促進區域電力合作方面取得了一定效果。目前看,中國和東盟在區域范圍上的電力合作交流機制還需要持續強化。

二是積極落實《中國-東盟產能合作聯合聲明》,推進電力產能合作。印度尼西亞電力協會秘書長赫魯·戴萬托認為,東盟電力發展需要引進資金技術,承接優勢產能;中國電力工業已進入相對成熟期,電力裝備設計制造已形成完整產業鏈,並具有較高的技術水平。開展電力產能合作,既可以充分發揮中國的技術和資金優勢,也可以助推東盟突破技術和資金瓶頸,推動經濟增長。

三是持續加強雙方電力標准對接。廣西師范大學經管學院教授羅婧建議,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盡快開展各種形式的電力標准交流培訓,促進雙方標准互通,形成無空白、無交叉、無沖突的標准規范,消除技術壁壘,為電力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電力產能合作提供技術保障。

四是積極推動中國與東盟有關國家的電網互聯互通,並將其作為《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2025》與“一帶一路”倡議對接的重要內容。未來,可加強跨國電網互聯戰略規劃研究,積極推動研究成果落地,加強東南亞跨境輸電通道建設,實現能源資源在更大范圍內的優化配置。

五是大力推進區域內可再生能源高效、可持續開發。聯合國亞太經社委員會能源經濟官近藤岩上說,東盟國家水能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巨大,也有旺盛的市場需求;中國擁有成熟的水電技術、裝備和建設能力,建設成本低、速度快,性價比高,能夠滿足東盟電力建設需求。積極開發水能資源,可以更好地發揮東盟國家的資源優勢,解決面臨的能源瓶頸。李慶奎建議,東盟國家進一步完善水電開發政策、法律,切實幫助中國企業解決在東盟開發水電面臨的困難,提高中國企業投資東盟水電項目的積極性。

六是充分發揮企業主體作用。廣西師范大學海上絲綢之路研究院專家徐曉東認為,在中國-東盟電力企業合作過程中,應該嚴格遵循市場原則和國際通行規則,堅持企業自主決策,開展雙方企業間交流,促進重大項目合作。中國和東盟國家可為雙方電力企業開展合作提供政策支持和指導。

根據《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太陽能發電裝機達到110GW以上,其中分式光伏60GW以上。

步入快車道,發展空間廣闊。2017年1-10月,分式新增裝機超過16GW,預計全年有望超過18GW。

推動行業發展重心東移。2017年上半年,華東地區新增光伏裝機825萬千瓦,同比增加1.5倍;而西北地區僅為416萬千瓦,同比下降50%。外貿形勢不容樂觀,或成產業新支點。美國和印度是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光伏市場。2017年中旬起,美、印相繼對我國光伏產品發起反傾銷調查,調查結果可能導致2018年出口量驟減,而今年很多行業龍頭都在大力擴產能,龐大的產能將難以借外需充分釋放。

投資建議。2018年是光伏市場充滿挑戰的一年。全球光伏市場投資熱度不減,但增速或將放緩,主要裝機大國的不確定性增大,新興市場快速崛起。需求市場轉向高效產品是大勢所趨,倒逼技術加速、創新升級。恢復產能和新增產能將加劇行業內競爭。國內市場增速減緩、國外遭遇貿易保護主義,可能會導致供需失衡,並給產品價格帶來壓力。另一方面,補貼拖欠越來越大,加上光伏企業業務單一,市場波動會影響企業發展。投資建議方面,我們推薦隆基股份、林洋能源、通威股份、陽光電源。建議關注正泰電器、特變電工、京運通、信義光能、中來股份等。

國電集團注銷,正式並入國家能源集團。2017年神華國電合並開啟了煤電重組的先河。華能集團此前與同煤集團簽署合作協議探討煤電一體化。2017首個核電項目悄然開工。中核集團官網悄然發消息,12月29日,該公司在福建省霞浦縣宣示范快堆工程土建開工。

2018年1月將近過半,今年全國分式繼續引領光伏行業發展?我們整理出2018年中國電力設備行業十大猜想。

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1-11月全國電力供需總體寬松。全社會用電量累計增速同比提高,各省份累計用電量均實現正增長;工業和制造業用電量同比增長,但增速均低於全社會用電量;高載能行業用電累計增速同比提高,有色行業當月用電量連續3個月負增長;發電裝機容量增速放緩,火電當月發電量連續三個月負增長;全國發電設備利用小時同比降低,水電設備利用小時降幅環比持續收窄;全國跨區、跨省送出電量同比增長;新增發電能力同比增加,風電新增發電能力與上年基本持平。

1-11月全國基建新增發電生產能力11286萬千瓦,比上年同期多投產2729萬千瓦。其中,水電1027萬千瓦、火電3925萬千瓦、核電218萬千瓦、風電1252萬千瓦、太陽能發電4865萬千瓦。水電、火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分別比上年同期多投產130、580、50和2472萬千瓦,核電比上年同期少投產503萬千瓦。

1-11月全國主要發電企業電源工程完成投資2329億元,同比下降13.4%。其中,水電492億元,同比增長2.1%;火電674億元,同比下降27.4%;核電336億元,同比下降12.9%;風電576億元,同比下降16.0%。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能源完成投資電源完成投資的71.1%,比上年同期提高5.6%

在清潔能源完成投資比逐步提高下,,2018年我國電力設備將如何發展呢?

猜想一:國內風電新增裝機達25-30GW。能源局數據2017年上半年棄風率13.6%,同比下降7.6個百分點,棄風限電形勢明顯好轉。新增裝機方面,預計2018年有望達25-30GW,主要的增長來自紅六省。

猜想二:海上風電新增裝機達GW級。截至2017年8月,國內在建的海上風電項目4.8GW,近一年已核准尚未開工的項目規模達2.8GW。預計2018年國內海上風電新增裝機超過1GW。

猜想三:分式繼續引領光伏行業發展。2018年分式光伏上網電價退坡幅度略低於預期,隨著光伏組件等產品價格的下降,預計在新的價格體系下,分式光伏依然可以取得較好的收益率,繼續引領國內光伏發展。

猜想四:氣電比穩步提升,分式燃氣迎來春天。根據規劃,到2020年底,我國將建成天然氣分式能源項目147個,裝機容量將達到1654萬千瓦,分式燃氣有望進入高景氣發展期。

猜想五:新能源汽車產銷破百萬,進入增長次時代。動力電池提前兩年達成油電平衡價,新能源汽車產銷增長的邏輯將從政策主導“面向政府拿補貼”邏輯,變更為品質主導“面向市場拿客戶”。新能源乘用車將進入產銷爆發期,帶動新能源汽車產銷突破百萬大關。

猜想六:動力電池PACK後售價達到1元/wh。以預計補貼稿悲觀情形估算,18年三元動力電池不含稅售價接近1050元/kwh;無上遊材料局、以電池組出貨的動力電池企業毛利率或將下探到26%。

猜想七:鋰電儲能成本快速下降,有望規模化發展。隨著鋰電池價格進一步下降,儲能的經濟性將逐步凸顯,2018年鋰電儲能在國內輔助服務市場和工商業用戶側的儲能市場有望得到規模化發展。

猜想八:動力電池三元高鎳化加速,18年NCM811突破。隨著18年國補政策大概率繼續上調“獎勵級”能量密度要求至140wh/kg,NCM622/811三元材料將加速滲透,純電乘用車將成為三元電池增長的主要動力。

猜想九:負極進入漲價通道,高品質要求超越低價訴求。負極成本比僅6%,電池企業對負極價格敏感性降低,需求也將從“容量/價格”雙要求升級為“容量/壽命/倍率”多要求,價格將不再是電池企業主要考慮因素。

猜想十:軟包動力電池滲透全面加速。軟包憑借外包裝材料的輕量化,是最有希望達成國家動力電池能量密度要求的產品體系,軟包動力電池是提高能量密度的優選道路。軟包領域最具技術壁壘的鋁塑膜環節將受益。

華發網根據人民網、環球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法兩國元首共同為EPR全球首堆工程揭牌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