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北聯“一帶”南接“一路” 中新南向通道改寫傳統物流格局

北聯“一帶”南接“一路”   中新南向通道改寫傳統物流格局

天邊剛剛泛起魚肚白。

重慶團結村車站已是一派繁忙景象,一列滿載汽車摩托車配件、成品紙等貨物的列車緩緩駛出,這些貨物將經貴州運至廣西北部灣,再通過海運抵達新加坡。

中新互聯互通南向通道正式開通運營,構建起一條以重慶為基點,向北連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向南連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縱貫西部的國際聯運新動脈。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

如今,南向通道運營已進入正軌,其助推“一帶一路”和西部大開發的重要作用正在逐步顯現。

近日,一批重達300噸的大米,通過貨船加南向通道“渝黔桂新”鐵海聯運方式,抵達重慶鐵路口岸,目前正在進行報關報檢,之後將分銷到重慶市場。

據介紹,這批300噸的大米來自東南亞國家柬埔寨,通過南向通道,運輸到重慶的。貨商重慶彙亞供應鏈管理公司總經理陳恒毅表示,目前第一批300噸已到,在途還有3000噸。

據悉,作為重慶的第二條鐵路國際貨運大通道,中新互聯互通項目“渝黔桂新”南向鐵海聯運通道常態化班列(以下簡稱“南向通道班列”)目前運行日趨成熟,不僅實現了水果、大米的進口,越來越多的重慶造產品,也通過這一通道,出口到越南、印度尼西亞等地。

重慶高田工貿公司總經理譚幹榮創辦的企業,主要從事辦公椅子的生產和銷售,且外銷比例佔到了80%。過去,他的產品出口新加坡、泰國等地,主要通過上海或者深圳,再出海運往目的地,物流時間在17天到25天左右。但作為常用辦公用品,長時間的物流運輸對企業銷售來說,無疑是一塊絆腳石,自從南向通道開通後,他立即選擇了這條新的通道出口貨物。

“以前我們從重慶運輸貨物到深圳,需要1周時間,再從深圳出海,大概10天,就是17天。”譚幹榮表示,“而現在,大概10天就搞定。”除節省了時間,還降低了物流成本,譚幹榮以一個集裝箱為例,給我們算了一筆帳。譚幹榮解釋到,如果重慶拖車到深圳費用是9000元,加上深圳出海新加坡大概3000元,一共12000元。而走南向通道,現在大概費用不到8000元,每個集裝箱可節約4000元。

據譚幹榮介紹,他的企業2017年共發貨480個集裝箱,按照這一計算方法,如果全部走南向通道,僅物流成本就將節省近200萬元。正是因為物流時間的縮短,物流成本的降低,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進出口企業關注。從去年12月底開始,南向通道班列在原來每周二、周五發車的基礎上,再增加1班,以滿足國際國內物流運輸需要。截止目前,該班列已經開行54班,運送2784個標准集裝箱。據悉,2018年南向通道班列開行班列有望達到300班。

中新南向通道(重慶)物流發展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將在重慶海關、國檢的大力支持下,加強與北部灣港務集團的聯動,爭取在大米、木材、凍肉、整車等進口方面有更大的突破,同時將重慶的摩配產品、汽車產品銷往東南亞國家。

近幾個月來,重慶國際複合材料有限公司的部分貨物改變了貨運線路:以往是從重慶沿長江順流而下,從上海轉運東南亞,現在則可選擇從重慶經廣西北部灣出海至新加坡的南向通道。

公司物流部部長侯凱介紹,以前走長江需要30天左右時間,現在走廣西出海,單純的鐵路運行時間只有2天,整個運輸時間可以節約20天左右。

與重慶國際複合材料有限公司一樣,越來越多的西部企業開始關注和選擇這一物流新通道。從東向到南向,正引發西部地區傳統物流格局的重大轉變。

多年以來,高企的物流成本一直是制約西部地區發展的痛點。“內陸地區物流成本佔GDP的16%,遠高於沿海地區的8%和發達國家的4%。”中國交通物流協會聯運分會秘書長李牧原說,推進區域協調發展,必須創新思路、機制,縮小東西部地區在物流、融資等方面的差距。

翻開中國地圖,西部地區最便捷的出海口一眼可見——廣西北部灣。由於基礎設施薄弱、港口集疏運能力不強、航線稀少等原因,西部出海大通道一直通而不暢。東向通道,走長江水路或陸路到上海、連雲港等地出海,成為西部地區貨物外運的主通道。

隨著近年來中國經濟加快發展和內外貿易的增長,物流格局正面臨嚴峻挑戰。一方面,與更直接的南向通道相比,東向通道運輸路程遙遠,物流時間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長江航運也面臨物流通過能力日趨飽和、季節性因素制約等諸多瓶頸。

2015年11月,中國和新加坡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正式啟動,其重要目標之一即為降低西部地區物流成本、促進國際間投資貿易增長,南向通道應運而生。

根據規劃,南向通道以重慶為運營中心,以廣西、貴州、甘肅為關鍵節點,利用鐵路、海運、公路等運輸方式,由重慶向南經貴州、廣西通達新加坡等東盟國家。

在中新兩國以及沿線省區市的共同推動下,南向通道建設加快推進。

“一帶”牽手“一路”帶來無限遐想,南向通道則讓這種遐想成為現實。

重慶是中歐班列(重慶)的起點,可經西北地區連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向通道開通後,又能通過重慶—廣西—新加坡連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而形成一條經過中國西部、銜接“一帶”與“一路”的新的縱向國際通道。今年10月,蘭渝鐵路正式開通,結束了西北與西南地區之間鐵路迂回繞行的曆史,該國際通道得到進一步提速。

“這條大動脈向西通過中歐班列聯通中亞、歐洲,向南連接東盟,進而輻射南亞、中東、澳洲等區域,沿線國家和地區可借此實現產能、市場等要素的共享。”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翟崑說。

南向通道常態化運行一個多月以來,貨物呈現持續增長態勢,出口貨物主要為汽車和摩托車配件、發電機等裝備制造產品、共聚甲醛等化工產品、成品紙等輕工紡織品。

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管理局局長韓寶昌說,南向通道將不斷加大周邊貨源組織力度。例如,積極與中國西北地區貨源客戶對接合作,西北地區的洋蔥、蘋果、高原夏菜、中藥材等都是東南亞市場的“俏貨”。

沿線各省區市也將協同新加坡加大回程進口貨源組織力度,東南亞的服裝、熱帶水果和礦產等特色產品將沿南向通道直達中國西部市場。

與此同時,對市場敏感的企業也聞風而動。“南向通道催生了新的戰略機遇,企業也將因此進入又一個快速發展期。”蘭州市蘭泵公司總經理李竟森說,東南亞國家基礎設施需求旺盛,但由於西北地區便捷的出海通道的缺失,公司一直無法深度開發東南亞市場。借助南向通道,公司已將市場戰略從以中亞市場為主,調整為中亞市場和東南亞市場並重,深度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去。

十九大報告強調,要以“一帶一路”建設為重點,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並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廣西壯族自治區黨校“一帶一路”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家壽說,南向通道的建設不僅將使中國西部地區受益,更將為“一帶”與“一路”沿線國家注入新動力。

作為老中經貿促進會會長,楊東倫最近正頻繁往來於老撾和重慶、貴陽、蘭州等中國西部大城市之間,推介老撾的水果、燕窩、手工藝品等特色產品。

在楊東倫看來,南向通道不僅帶來了東盟與中國西部地區合作的新機遇,東盟各國還可將其作為物流中樞,實現與中亞、歐洲等區域的便捷聯通,共享更多“一帶一路”機遇。

2017年11月9日,阿聯酋航運“北部灣港-印度/中東”遠洋航線首航暨“北部灣港-新加坡”天天班公共航線在廣西欽州保稅港區正式啟動。這是南向通道有效延伸及開拓國際中轉業務的關鍵一步。

事實上,無論從線路規劃、運輸方式還是覆蓋區域,南向通道正在呈現由“線”到“面”的拓展態勢。

除南向鐵海聯運通道外,南向通道的先期建設內容還包括以重慶為起點,經憑祥口岸出入境,連接新加坡等東盟各國的國際鐵路聯運通道和跨境公路通道。

韓寶昌說,向西,南向通道將發揮重慶和蘭州作為西南、西北兩大物流樞紐的作用,利用蘭渝鐵路、中歐班列(渝新歐、蘭州號)、“蘭州—喀什—瓜達爾港”等國內國際通道,通達中亞、南亞、中東及歐洲地區;向東,將發揮對長江經濟帶的輻射作用。

“力爭用2—3年,將南向通道培育成為運營主體有市場競爭力、貨源組織有充分保障、進出貨量基本平衡、多種運輸方式良性互補,能夠持續穩定發展的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韓寶昌說。

與此同時,在暢通通道的基礎上,相關運輸組織、關鍵節點建設等也在協同推進。目前,中哈邊境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重慶西部物流園、中越東興—芒街和憑祥—同登跨境經濟合作區等貿易、物流重要節點和基地正加快建設。今年9月,新加坡(廣西南寧)物流產業園項目也正式啟動。

在國際多式聯運拓展方面,中歐班列(重慶)、南向通道等鐵路運輸班列將與中亞地區的陸運、跨里海運輸,廣西北部灣至東盟國家的海運等共同形成國際多式聯運;在政策、設施等配套方面,廣西沿海鐵路已下調運價,並有望進一步下調,通關一體化正逐步完善,廣西北部灣港已與東盟40多個港口建立了港口城市合作網絡。

受訪人士表示,未來,各沿線地區將加快在硬件、軟件方面的互聯互通,充分發揮多式聯運優勢,通過實施政策扶持、推進通關便利化、加快商貿物流節點建設等,使南向通道成為推動“一帶一路”商貿物流、產能合作、人文交流等多領域合作的示范項目。

在重慶舉行的“國內企業跨境融資專題宣介交流會”上,袁衛透露,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即中國與新加坡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簡稱中新互聯互通項目)獲得外債切塊管理改革試點、銀行機構跨境融資擔保等41項金融創新開放政策。此外,重慶自貿試驗區已獲得跨境金融結算、跨境投融資便利化改革等五類41項金融創新開放政策。中新互聯互通項目和自貿試驗區為重慶市金融產業提供難得的發展機遇。

在重慶市金融辦和新加坡交易所的規劃指導下,重慶江北嘴國際投融資路演中心(簡稱路演中心)2017年5月掛牌,推動國際交易所與重慶金融市場對接,便利資金融通。

新加坡交易所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黃海明說,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中國企業有百餘家,其中不乏來自重慶及中國西部的優質企業。路演中心為重慶乃至中國西部企業打開國際視野、對接國際資本,同時也為新加坡交易所提供展示的新渠道。

重慶江北嘴國際投融資路演中心有限公司總經理姚軍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說,路演中心是一個社交金融平台,實行會員注冊制,集聚交易所、企業、金融機構等,形成跨境投融資生態圈,提供路演、產品信息發佈、投融資信息互換等服務。

新加坡交易所現已在路演中心開設專題網頁,發佈證券、債券、REITs(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等融資產品介紹。

袁衛建議,路演中心需盡快完成與重慶全市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的簽約對接,與園區和企業群體、中介機構的對接;並盡快與香港交易所、中歐國際交易所、芝加哥交易所等實現合作對接。

華發網根據人民網、中青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北聯“一帶”南接“一路” 中新南向通道改寫傳統物流格局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