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中非關係發展

“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中非關係發展

1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南非總統祖馬互致賀電,熱烈慶祝中南建交20周年。習主席在賀電中宣佈,中方將於2018年在中國舉辦中非合作論壇峰會。祖馬表示,期待2018年9月赴華出席中非合作論壇新一屆峰會。

2日,在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回答《環球時報》記者提問時說,中國和南非是中非合作論壇現任共同主席國。2015年,習近平主席同祖馬總統共同主持召開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取得圓滿成功。2018年新一屆論壇會議將在中國舉行。南非方面和許多非洲國家普遍希望將2018年論壇會議升格為峰會。根據論壇非方成員的強烈願望,並著眼於中非關係發展的現實需要,中方決定2018年在中國舉辦中非合作論壇峰會。

耿爽說,經過17年的發展,中非合作論壇已成為中非開展集體對話的重要平台和進行務實合作的有效機制,成為引領國際對非合作的一面旗幟。在國際形勢深刻複雜變化的背景下,中非領導人再次聚首北京,共商中非友好合作大計,規劃新時代中非合作藍圖,出台引領中非合作發展的重大舉措,推進中非各領域交流合作,有利於深化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在更高水平上實現中非合作共贏、共同發展,也有利於促進南南合作和全球夥伴關係發展,為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注入正能量。

中非合作論壇成立於2000年,成員為中國及與中國建交的52個非洲國家以及非洲聯盟委員會。根據中非關係發展需要,2006年11月,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舉行,中國和非洲40多位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出席;2015年12月,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舉行,包括43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在內的論壇52個成員代表出席。

中國在非洲的合作成果豐碩,引起其他國家“眼紅”,日本、印度、美國等紛紛效仿,召集非洲國家召開峰會。2016年8月,非洲發展東京國際會議首次在非洲舉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赴非參會,日方在會議期間多次自詡其所謂“高質量的基礎設施建設”,詆毀中非合作。2015年10月,印度打造“升級版”印非峰會,邀請所有54個非洲國家的領導人參會,欲為“印度制造”找到海外支點。2014年8月,首屆美國—非洲領導人峰會在美國召開,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會上宣佈330億美元的對非投融資計劃。2017年11月,非盟-歐盟峰會時隔7年在非洲再次召開,顯示出各方對非洲越來越重視。

進入21世紀以來,中非經貿關係穩定高速發展。雙邊貿易額在2014年達到2220億美元的曆史最高水平,是2000年的21倍。此後,受大宗商品價格走低影響,中非貿易額出現下降,但2016年仍達到1492億美元,中國連續第八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國。

中南建交時間並不長,到2018年1月1日才迎來20周年紀念日。但建交以來,兩國關係卻取得了飛速發展。中國連續8年成為南非最大的貿易夥伴,南非連續7年成為中國在非洲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在2016年達到353億美元,比1998年的15億美元增加了22.5倍。

“在南非與所有國家的雙邊關係中,南中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最具活力,也最為重要。”南非駐華大使姆西曼多次對中國媒體說道。麥肯錫在2017年6月發佈的報告中也指出,南非是最重視發展對華關係的兩個非洲國家之一(另一個是埃塞俄比亞),中南已經是“堅定的合作夥伴”。公開報道顯示,自2013年以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次訪南,南非總統祖馬四次來華,兩國領導人在各種場合舉行會面。

密切的政治關係助推了兩國的經貿合作。2014年12月,兩國簽署“5-10年合作戰略規劃2015-2024”,將海洋經濟、經濟特區、產能、基礎設施建設、能源和人力資源開發確定為未來兩國經貿合作的重點領域。2015年12月,在兩國元首的見證下,雙方簽署26項雙邊協議,總價值達65億美元(約合419億人民幣)。

中南合作並不囿於雙邊關係的范疇。習近平稱,要將中南關係打造成中非新型戰略夥伴關係和發展中大國團結合作的典范。2010年,正是在中方的支持之下,南非作為整個非洲大陸的代表正式加入了金磚國家。2015年,南非以創始成員國的身份加入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南經貿合作正在擴展到更大的范圍。南非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贊查理斯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指出,“一帶一路”倡議將完善非洲落後的基礎設施,給整片非洲大地注入增長的活力。“中國企業在東非國家造橋鋪路,在提升當地經濟水平的同時,也給南非創造更大的市場活力。當前,南非主要的貿易夥伴是中國、美國和歐盟,但區域內的貿易水平還需得到提升。”

2018年,中南將在多邊外交中迎來新的合作機遇——中非合作論壇下一屆會議將在中國舉辦,第十屆金磚國家峰會將在南非舉辦。

“近年來,在世界經濟複蘇乏力和南非經濟低迷的大背景下,中國對南投資總體保持穩定,已成為南非最大的投資來源國。”中國駐南非大使林松添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中國在南累計投資近200億美元,不僅有礦業、農業、制造業、基礎設施、能源等傳統領域,也涉及金融、通訊、海洋經濟等領域,基本實現了領域全覆蓋。

在工業領域,海信集團和中非發展基金共同投資3000萬美元在開普敦市設立產業園,可年產電視機和電冰箱各40萬台;北汽南非汽車有限公司投資2.26億美元在伊麗莎白港建立組裝廠,年產量將達5萬輛,創造約2500個直接就業機會;中車公司與南非國有運輸集團簽訂了價值約9億美元總計232台的內燃機車訂單,是我國軌道交通裝備整車出口領域的最大單筆訂單。

至於未來的投資機會,品牌南非中國區主管Tshepiso

Malele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南非不僅礦產資源豐富,而且擁有多元的經濟結構。在制造業領域,汽車制造、電子產品生產、農產品(000061,股吧)加工等新興產業發展較快。在農業領域,南非的花卉、水果、紅酒等暢銷海外,牛肉從2017年起出口中國。他表示,這些領域都非常歡迎中國企業來投資,以更好地讓兩國市場對接。

隨著南非成為中國對非直接投資最多的國家,兩國金融合作也在不斷升級。2007年,中國工商銀行(601398,股吧)以55億美元收購標准銀行集團20%股權。如今,工行、建行、中行、國開行和中非發展基金已在南非開辦業務或設立辦事處。中國在南非建立了首家非洲人民幣業務清算行,人民幣已成為南非外彙儲備幣種,人民幣離岸債券也已在南非發行。

與此同時,南非也是對華進行大量投資的唯一非洲國家。截至2016年底,南非在華實際投資約6.6億美元,主要投資包括:南非最大的健康保險公司Discovery買下平安健康險20%的股份;世界第二大啤酒釀制商南非米勒持有中國華潤雪花啤酒公司49%的股份;南非傳媒集團Naspers收購騰訊45.6%股份,目前仍持股33.93%。

進入21世紀以來,中非經貿關係穩定高速發展。雙邊貿易額在2014年達到2220億美元的曆史最高水平,是2000年的21倍。此後,受大宗商品價格走低影響,中非貿易額出現下降,但2016年仍達到1492億美元,中國連續第八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國。

中非關係日漸密切也引起了某些西方國家的不適和焦慮,各種對於中國的無端指責甚囂塵上。對於這些論調,查理斯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如果看一下麥肯錫最近的報告就會發現,中國當前對非投資主要集中在制造業,而不是能源資源,而且大量的投資來自於私營企業,而不是國有企業。”

麥肯錫調研團隊以非洲8個主要經濟體(這8國GDP共佔撒哈拉以南非洲總GDP的三分之二)為樣本,發現在非洲投資興業的中國企業已超過1萬家,相當於此前預測數字的4倍。在這1萬家企業當中,約90%是規模不一、業務多元化的私營企業,其中又有三分之一為制造業企業。

“中國是非洲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徹底改變了非洲的發展命運。中國在非洲從事基礎設施建設,破解了我們的交通物流困境。中國幫助非洲建設工業園,改變了我們傳統的商業方式。”查理斯指出,以南非為例,中國企業不僅創造了就業,還引入了先進的技術。

林松添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中資企業給南非發展帶來了巨大經濟紅利:一是積極實施技術和技能轉移,幫助南非培養技術人才,實現了汽車、水泥、家電等產業轉移,助推當地產業發展;二是創造工作機會,中國大中型企業已為當地創造了8萬餘個就業崗位。

近年來,南非經濟增速一直低於撒哈拉以南非洲。2016年,南非經濟僅增長0.3%,按照世界銀行的預測,2017年預計增長0.6%。南非統計局公佈數據顯示,2017年二季度失業率達27.7%,為2003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其中,青年失業問題尤為突出,15-24歲的青年人失業率接近56%。

對於南非經濟的前景,林松添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近年來,受世界經濟複蘇乏力、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走低以及內部不確定因素影響,南非經濟形勢確實比較低迷。同時,南吸引外資的政策不夠清晰、強勁,加上政治不確定性和社會治安持續不好,影響了外資對南投資信心。

但林松添強調,南非經濟發展潛力巨大,南非經濟今後有望逐步回升。“執政黨非國大選出新領導層後將重點打拼經濟牌,為贏得總統大選加分。同時,世界經濟複蘇回暖以及大宗商品價格部分回升,也將對南經濟形成拉動作用。”

12月18日,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非國大)新主席人選揭曉,副總統拉馬福薩以微弱優勢勝出。自1994年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結束以來,非國大一直是執政黨。這意味著拉馬福薩有望在2019年大選後成為該國下一任總統。

當日,拉馬福薩獲勝的消息一經發佈,南非蘭特兌美元的漲幅超過4%,一度漲至12.5525,創下兩年來最大單日漲幅紀錄,說明投資者對拉馬福薩的當選有很高期待。根據20多位經濟學家的預估,明年南非經濟增長將升至1.2%。

“在2019年的總統大選後,無論誰掌權,都不會改變對中國投資的態度。”查理斯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因為南非的執政黨和反對黨都意識到,與中國積極開拓各領域合作符合本國的國家利益,給企業和民眾都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南非擁有非洲最完善的交通運輸系統。以鐵路系統為例,南非鐵路與津巴布韋、莫桑比克、博茨瓦納、贊比亞、馬拉維等國相連,總里程3.41萬公里,世界排名第11位,佔非洲鐵路總里程的35%。南非還有一條高速客運鐵路,即豪登高鐵,全長80公里,運行時速160公里。但見識過中國軌道建設的成就後,南非不滿足了。

2010年4月,南非交通部長恩德貝萊在訪華後表示,已將中國經驗納入《2050國家交通總體規劃》,並宣佈擬在約翰內斯堡和德班之間修建一條高速鐵路,將12小時的公路行程縮短至3小時。同年8月,中國中鐵(601390,股吧)與標准銀行就高鐵項目意向合作簽署諒解備忘錄。中國中鐵董事長李長進表示,高鐵計劃總長在400到500公里之間,工程總值約300億美元。

但幾年過去了,這個高鐵項目遲遲沒有進展。查理斯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回應道,現在的問題在於籌建資金。“如果是按政府項目實施,中國企業需要從國開行融資,這就要南非政府做主權擔保。但我們目前無法為這么大的項目做擔保。”國際金融危機以後,南非經濟持續低迷,自2014年起增速不足2%。

標准銀行集團經濟學家倪傑瑞(JeremyStevens)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高鐵項目需要政府在建設期提供資金支持,但該項目還不具備充足的商業可行性,這可能是南非政府沒有啟動項目的原因。“我們會在中長期而不是近期啟動這個項目。”查理斯說。

此外,南非政府還希望中方能夠參與該國區域性的發展項目建設。2016年9月,中國交建(601800,股吧)與南非鐵路客運局簽署《南非莫洛托走廊鐵路項目合作備忘錄》。該鐵路項目全長128公里,合同額約25億美元。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中國交建獲悉,該項目還沒有落地。

雖然同其他金磚國家相比,中國和南非建交是最晚的,但兩國關係的發展水平和取得的成績並不落後,相反卻頗為可圈可點。筆者因工作關係最近幾年數次赴南非實地調研,親眼見證了中南兩國經貿關係的擴大和深入發展:在約翰內斯堡郊外,曼德拉當初做律師時的故居是外國遊客幾乎必到的當地景點,故居的資料發放處最近已擺上了宣傳中國銀聯的中文材料;在南非最大的機場——約翰內斯堡機場,諸多商鋪都配備中文廣告說明。今年1月中國春節期間筆者去南非開會,在機場商店區甚至看到一些店鋪還按照中國的春節習慣佈置了不少小紅燈籠;華為手機的廣告在南非也越來越多。在筆者看來,兩國經貿關係近年來的發展特點可以用三個“度”加以概括。

首先,合作有示范引領的高度。南非作為非洲最大經濟體之一,其和中國的合作不僅對南非甚至對整個非洲都有極強的先行先試的戰略意義。近年來,依托中非合作論壇、金磚國家集團等機制,中南兩國在一系列“高”“精”“尖”領域實現了重要突破,在很多領域繼續引領中非合作。一批中國先進制造業企業在南非大規模投資建廠,實現了從單一裝備出口向裝備全鏈條輸出的躍升。中國企業還積極參與南非經濟特區的規劃和建設,致力於打造能源冶金產業集群。目前,在南非的大中型中資企業有近140家,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對南非非金融類投資已累計超過150億美元。中南務實合作正在從傳統貿易往來轉向投資、產業等高附加值合作。

其次,合作有細水長流的長度。中國已連續8年成為南非最大的貿易夥伴、出口市場和進口來源地。南非還是非洲在華投資最多的國家,不少公司也從中取得了豐厚回報。兩國政府和有遠見的企業家以長遠眼光和戰略角度看待兩國關係,把對方視為具有戰略意義的合作夥伴,合力打造不為外界風吹草動所擾的持久性、戰略性夥伴關係。在這方面值得一提但不大為人所知的是,現在國人已片刻不可離開的微信,其母公司騰訊的發展就和南非有著很大的關係。南非Naspers公司在2000年以3200萬美元入股騰訊,換來46%左右的股份,從而成為騰訊的最大股東。而且Naspers公司還做到十多年來一股未賣,對騰訊股票實現了超長期持有。截止今年5月,隨著騰訊市值超過3350億美元,Naspers公司所持的近34%股份價值增至逾1100億美元,比該公司自己的市值還高出20%。

最後,合作有水到渠成的深度。兩國政治、經濟關係的發展催生了更多領域的合作需求及其發展。在這方面,兩國近年來在金融領域的合作成績尤其喜人。目前,非洲首家人民幣清算銀行落戶南非,人民幣加速走進非洲,以南非為龍頭的非洲離岸人民幣市場正在形成。8月17日,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非洲區域中心在南非約翰內斯堡成立,南非總統祖馬出席活動。祖馬表示,非洲區域中心成立是曆史性的機遇,“這不但是南非的一個關鍵的里程碑,也是整個非洲大陸的里程碑,我們慶祝這一共享的事業。”中國官方也表示,中方願鼓勵和支持中南深化金融合作,用好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非洲區域中心以及亞投行、絲路基金,為兩國互利合作提供資金支持和便利。此外,南非作為亞投行創始會員國,已正式向該行提出項目申請。兩國關係新的活力和增長點正在雙方合作中蘊育增強。

但不可諱言的是,在亮眼成績之外,雙方的經濟合作還存在著一些突出問題。南非長期抱怨雙方貿易結構不合理。因為南非向中國出口的大多為農礦產品而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則以工業制成品為主,這在南非看來不僅造成對華貿易的較大赤字,還客觀上助長了其近年來的“去工業化”。而中國企業面對南非強大的工會和市民社會、複雜的商業法律,也大為頭疼。筆者一位在非洲經商多年的中國企業家朋友最近就抱怨說,近年來南非的營商便利性不僅沒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有時在南非辦理相關業務的審批流程之煩瑣,使人不禁懷疑相關部門“對所謂程序的追求超過了對效果的要求”。

不過,我們對這些問題的改善甚至解決要有長遠的眼光和堅定的信心,畢竟兩國各界都有強烈的意願推動經貿關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南非有“彩虹之國”的美譽,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問題會像彩虹出現前的風雨一樣,只會成為“彩虹”出現前的序幕而非常態。

華發網根據新華社、人民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中非關係發展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