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東南亞藝術潛進中國拍場

東南亞藝術潛進中國拍場

不久前,第二屆北京·中國文物國際博覽會召開,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副院長餘丁在此間舉行的文物藝術品收藏論壇上呼籲,北京若要成為全球文物藝術品之都,還應做全球化收藏,特別要關注亞洲國家的文物藝術品的收藏。

提及亞洲藝術品,很多國內藏家可能更清楚中國以及韓日藝術品,對東南亞藝術品則相對陌生。事實上,近幾年來,作為亞洲藝術品重要組成部分的東南亞藝術品早已悄然進入中國,並擁有了一批實力收藏家。

2007年春,首次由畫廊承辦,在中國舉行的東南亞藝術展——“索卡新觀點”東南亞當代藝術展在北京索卡當代空間展出,引發業內人士高度關注。

2008年4月,香港蘇富比首度在香港推出東南亞現代及當代藝術品拍賣,不但吸引了包括印尼、新加坡等東南亞收藏群體,很多內地藏家也紛紛參與競拍。

2010年5月,香港佳士得春季拍賣會上,東南亞現代及當代藝術拍賣成交總額4450萬港元,較2009年秋拍成績增長了33%,多件由東南亞現代及當代藝術家創作的拍品創下了新的世界拍賣紀錄。

不經意間,在很多內地藏家對東南亞藝術品尚感新鮮的時候,這些風格獨特、內容豐富的藝術品已經悄悄走進了收藏家們的視野。

事實上,早在8年前,香港佳士得就已在同行中先行一步——將東南亞藝術專場從新加坡移師香港。香港佳士得東南亞現代及當代藝術部門主管龔若靈女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介紹,自東南亞藝術品在香港拍場推出,藏家們對其了解與接受的程度逐漸加深,一些內地藏家加入其中。這在拍場的表現非常直接。比如,一件估價4000美元的作品,成交價會達到3萬美元以上。

近三四年來,很多東南亞藝術家的作品在北京、上海、台北進行展覽。在北京、上海舉辦的藝術博覽會上,也會有一些印尼畫廊參加。這些因素都使得對國人有些陌生的東南亞藝術受到了更多關注,同時,也吸引了很多新的中國內地收藏家進場。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方面,台灣畫廊以及收藏家的反應要快於大陸同行。在台灣,不但有很多收藏家在收藏東南亞藝術家的作品,有些台灣畫廊更早在五六年前,就在業內首先注意到了東南亞市場。

在眾多的東南亞藝術家中,有一批藝術家被關注東南亞市場的收藏家公認為“明星”。這其中,最為人所熟知、市場表現也極成功的應屬年輕的印尼藝術家米斯尼亞迪。

米斯尼亞迪生於1973年,他一直在作品中巧妙地滲透諷刺和哲學元素,著力重新定義、詮釋他周邊的世界。他的作品風格強烈鮮明,足以讓人一眼就在眾多畫作中挑選出來。那些帶有卡漫風格的作品,與人們熟悉的日本式卡漫不同,在諷刺之餘流露著畫家獨有的幽默感。很多時候,畫家所諷刺的對象是現代社會的一些現象,而這些現象往往會引發人們的共鳴,而忽略掉地域或社會的差異。比如,他對人性貪婪的諷刺等。

米斯尼亞迪的《伸縮喇叭》即體現了這種“諷刺與幽默”。這件作品描繪一個衣冠楚楚的人探身窗外,在豪華的勞斯萊斯車上高興吹著長號,看似風光無限。然而細看畫面配文,一位女士正在訓斥他:“Bisakah

kamu main setelah kita

sampai!(你到達後再玩可以嗎!)”男子則謙卑地回應:“是的,夫人。”畫家以圖解的方式展示了一種複雜的人際關係,令人莞爾之餘不禁思考:在表面風光背後,究竟誰才是真正的主人?

有趣的是,龔若靈告訴記者,米斯尼亞迪的卡漫靈感並非來自漫畫,而是來自於電子遊戲。因為畫家本人是一個非常喜歡玩電子遊戲的人。事實上,無論是漫畫文化、電子遊戲文化、還是手機文化,這些城市文化的組成部分必然影響到這一代的藝術家,影響到他們的作品。當然,城市文化對藝術家的影響也會因人而異,這也使得他們的作品風格不同。

漢迪維曼·沙普塔拉、魯迪·曼度凡尼也是傑出的印尼當代藝術家。沙普塔拉擁有直觀而微妙的演繹手法,可以將畫面物體簡化至最基本的精髓。同樣擅長這種美學演繹手法的還有印尼知名女性藝術家克麗絲汀·嬡珠。

此外,很受藏家認可的東南亞藝術家還有素有“印度尼西亞現代畫之父”之稱的薩勒、史畢斯、菲律賓的朗奴·溫杜拿、於一蘭、傑拉丁·哈維爾、越南法籍畫家黎譜等。

值得一提的是,相較於其他東南亞國家,越南的情形有點特殊。越南的老畫家市場表現平穩,但可以推出的作品越來越少,四五十歲的中年藝術家作品政治色彩濃烈,年輕藝術家仍在藝術積累期,目前市場上還沒有比較引人注目的當代藝術家。總之,給人一種“青黃不接”的感覺。

越南法籍畫家黎譜(1907年生於越南-2001年卒於法國)是市場上表現比較出色的一位藝術家。在香港佳士得今年秋拍將推出的東南亞現當代藝術專場中,即包括他的一件《白衣少女》。作品描繪了一名身穿白色越式旗袍“奧黛”的女子,著淡藍色的薄紗巾,斜靠在枕頭上。作品佈局精簡,肖像繪畫技法與法國沙龍藝術家的風格十分相似,是黎譜以美女為題的代表作。

可以看出,在來自於不同國家的東南亞藝術家中間,印尼藝術家是表現最活躍的。這與印尼的曆史及客觀環境密切相關。首先,印尼的藝術發展史比較久遠;其次,印尼的藝術市場比較大。雖然藝術市場無論在哪個國家,都屬於小眾市場。但比較而言,印尼藝術市場發展速度比其他東南亞國家都更快;最後,印尼人口眾多,這使得它不但擁有更多的藝術家,也擁有更多的收藏家。

無論是東南亞藝術的領軍人物米斯尼亞迪,還是魯迪·曼度凡尼、朗奴·溫杜拿等,都是在最近五年的時間內,經過市場的起伏調整,仍然深受藏家青睞的藝術家。可以說,當人們在觀察市場的時候,這些藝術家們的表現是一個重要參照。

從市場表現看,米斯尼亞迪無疑是非常成功的。米氏作品第一次進入香港拍場還是在幾年前,當時的估價只有4000美元,但甫一登場即有兩三萬美元的價位。之後,他的作品價格水漲船高。現在,最高價位已經達到100萬美元。只要有新的作品出來,拍賣行的估價基本上以10萬美元開始。

這與米斯尼亞迪對自己作品的市場控制不無關係。據香港佳士得東南亞現代及當代藝術部門主管龔若靈透露,米斯尼亞迪對畫廊的規范行為很有認知。有些藝術家會私下買賣自己的作品或將作品直接賣給收藏家,或是同時與很多畫廊合作。這樣做的結果就是造成市場上出現多種作品提供來源,難以控制作品價錢。但米斯尼亞迪從不如此,他選擇只跟一家畫廊合作。最近幾年,他的聲譽雀起,也從不濫畫,作品數量始終控制在一年只有十幾張。所以,即使是新作,拍到三四十萬美元也沒有問題。

不過,類似這種“很貴”的藝術家仍屬特例。多數的東南亞藝術家都達不到這個價位。從市場的增值空間來講,“離飽和點還差得遠”。“當一個新的藝術家出現,他的價位在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必然不一樣。”龔若靈笑稱,在東南亞已經有這樣的區別,其在中國大陸、日本、韓國的區別自然就更大了。

東南亞市場本身已經很大,目前尚未完全發掘出來,很多藝術家的作品還沒有進入拍場。而且,很多收藏家也是剛剛起步。可想而之,將來會有更多新的收藏家進場。

2008年經濟危機後,拍賣行紛紛將焦點轉向東南亞這塊市場窪地,市場火熱度之高頗似當年紅透一片天的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東南亞藝術拍賣專場大都在2008年遷至香港,當年總成交額達到1.67億港元,2010年達到1.47億港元。2011年春,該板塊的市場行情達到首個市場高點,成交額為1.9億港元,菲律賓藝術家羅納德·溫杜拿(Ronald Ventura)作品《灰色地帶》在蘇富比春拍中842萬港元成交,刷新了當代東南亞藝術品之世界拍賣紀錄。2012年至2013年該板塊被認為是亞洲地區的投資新標的,例如瑞銀集團當時幾年入藏的東南亞藝術作品一度佔其收藏總量的40%。

2013年年初時,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舉辦了以東南亞及南亞國家為主題的大展:《無國家:東南亞及南亞當代藝術》(No Country:Contemporary Art for South and SoutheastAsia),直接促使了其後數年國際藝術圈間“東南亞熱”,市場上對於東南亞現當代藝術的藏購需求在過去十年中達到一波高峰。不過正如很多新興事物的發展規律,在一波急速成長的浪潮過後,接下來便是一段時間的調整和冷靜期。近幾年,東南亞藝術內部發生了許多變化,市場也整體步入調整、穩定期。

在逐漸被更多區域認知的過程中,東南當代亞藝術的形態也在從特色鮮明轉為向國際靠近,這種嬗變是藝術發展的必經之路。不過新舊更替的結果也是殘酷的,曾在市場高峰期創下輝煌的幾位東南亞青年藝術家領軍人物,近來卻似乎越來越難以引起藏家更大的興趣。以往現代和當代各佔一半的東南亞藝術市場,也在2014年後迅速向著風格獨具的東南亞現代藝術傾斜。最近幾個季度,由於缺少了好的老藝術家作品撐場面,更導致了香港市場中東南亞藝術板塊的整體成交下滑。

不過在東南當代亞藝術一片低迷的整體態勢中,也有新星一鳴驚人。對於藏家結構正逐漸擺脫區域化,審美趣味更加與國際接軌的東南亞當代藝術而言,市場動態給出了一個提示,讓它看到了自己腳下的十字路口。

本季東南當代亞藝術市場談論的焦點是當下炙手可熱的印尼畫家克里絲汀·艾珠(Christine AyTjoe)。在香港富藝斯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專場中,艾珠2013年創作的抽象畫《小蒼蠅和其他翅膀》(Small Flies and OtherWings)經過9分鍾角逐,在近50口叫價後飆升至1170萬港元,被日本的一位電話競拍者買下。這件作品的成交價是拍前估價的10倍,不僅刷新了這位藝術家的最高拍賣價格,也創造東南亞當代藝術家的最高拍賣成交價。

“有成百上千的人在排隊等待收藏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富藝斯拍賣行20世紀和當代藝術亞洲部主任喬納森·克羅克特(JonathanCrockett)說。他一直關注艾珠的藝術生涯。“如果你有幸在三四年前買到她的一幅畫,那時候的價格在5萬至10萬美元。”

1973年出生於萬隆的艾珠作為一個職業藝術家,在市場已經默默耕耘了好多年。在拍賣會最火紅的時候,她可能只是個還不太被注意到的,安靜畫著自己作品的女藝術家,但在金融風暴的調整後,艾珠介於抽象和具象之間,又極具個性的作品開始為人所關注。

艾珠很早便以裝置藝術、雕塑、攝影及油畫作品蜚聲藝壇,其中油畫作品在2008年之後尤獲國際垂青。她的畫作特色源自她的構圖佈局,顏色與線條前後交迭,界線若有似無,深淺互見。藝術生涯早期的凹版印刷訓練為她奠下基礎,完善其筆下交織的線條和造型,而對銅版直刻技法的研究則使她進而探索並掌握了對細膩線條的運用,成就了如今她對線的運用。艾珠曾說,其作品是一種映像,對她與其他人以各自獨特的方式探尋其存在的本質,或生命最深刻的價值與意義。而她的畫面似乎隨著一種特殊的節奏跳動,在觀者眼前生動展現了抽象當代藝術之美。

艾珠的市場表現與其成名的曆程顯示出高度的一致性,2006年前後還是5萬港元左右,到2011年已在香港蘇富比和佳士得的春拍中接連突破了100萬港元,至2014年,最高價已達460萬港元。

2016年夏天,倫敦白立方畫廊(WhiteCube)為她舉辦了一場個展,不僅展覽中作品銷路極廣,也擴展了艾珠在頂級藝術市場中的知名度。其收藏人群主要為東南亞“70”後的新興藏家,艾珠作品中對東南亞文化的直接表現,像是一面鏡子讓他們看見自己所認同的文化和身份。而近幾年在亞洲勁吹的抽象風潮也主推了艾珠作品在亞洲的熱度,許多亞、歐洲私人藏家以及基金會也對其作品青睞有加。

除了一鳴驚人的艾珠,能在低迷市場環境中持續有所作為的還有菲律賓藝術家羅納德·溫杜拿。溫杜拿被譽為是目前國際藝術界中最令人期待的藝術家之一,他1973年出生於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於2009年首次在美國的切爾西泰勒·羅林斯美術館舉辦個展。溫杜拿經常天馬行空地挪用流行文化圖像而產生的巨型畫作備受追捧,各種瘋狂角色在溫杜拿的作品中被賦予生命,平面畫幅無阻藝術家突顯馳騁的想象力。

如前文所述,2011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中,溫杜拿的《灰色地帶》便以842萬港元成交,刷新了當時東南亞藝術品之世界拍賣紀錄。而在近幾年的拍賣中,溫杜拿幾乎每季均有搶眼作品出現,如在2015和2016年的香港蘇富比春拍夜場中其作品《光環》和《森林》均以超估價5倍以上的788萬港元成交。在本季,雖然成交量有所下滑,但溫杜拿作品的市場表現依舊強勢。

在2008-2013年的東南亞市場高峰中,出現了一批被收藏家公認為明星。其中,最為人所熟知、市場表現也極成功的應屬年輕的印尼藝術家米斯尼亞迪(INyoman Masriadi;1973年生) 。戲劇性、挑釁感、黑色幽默和精彩話語,是米氏作品不可忽略的特征。

米斯尼亞迪作品第一次進入香港拍場便是在佳士得2005年首次“東南亞現當代藝術”專場中,當時作品估價只有3萬港元,但一登場即有16.8萬港元的價位。之後,他的作品價格水漲船高。在2008年香港蘇富秋拍中,他的三聯畫《班珠爾來的人(最後一輪)》比以782萬港元拍出,當時是東南亞藝術家的拍賣紀錄。這個價格最高估價的五倍多——這對一個10年前還在老家巴厘島上買畫給遊客度日的人來說非常不錯了。

作品價格的快速成長與米斯尼亞迪對自己作品的市場控制不無關係。有些藝術家會私下買賣自己的作品或將作品直接賣給收藏家,或是同時與很多畫廊合作。這樣做的結果就是造成市場上出現多種作品提供來源,難以控制作品價錢。但米斯尼亞迪從不如此,他選擇只跟Gajah一家畫廊合作。最近幾年,他的聲譽雀起,也從不濫畫,作品數量始終控制在一年只有十幾張。

《大師(薩姆羅憤然猛擊)》是米氏2017年春季唯一成交的作品,但成交價175萬港元尚不足最低估價。

但在2015年以後,米斯尼亞迪作品的市場熱度有所減退,雖然每年的上拍量仍維持在平均的水准,但流拍和低估價成交成為常態。在本季,米氏共有3件上拍作品,其中一件不足最低估價成交,兩件作品流拍,顯出明顯的調整跡象。

除了米斯尼亞迪外;“窗小組”(Jendela Group)藝術家魯迪·曼度凡尼(Rudi Mantofani),蘇普塔拉(HandiwirmanSaputra),以及來自菲律賓的傑拉丁·哈維爾(GeraldineJavier)的作品都曾折射出東南亞獨特的宗教環境、地域特色和後殖民文化的藝術思潮,並曾在短時間內取得了相當大的市場成功。但面對全新的市場環境,他們的市場表現都遭遇了不同程度調整。

“從2008年前後進入市場快車道,到如今步入相對穩健的局面,東南亞市場市場變化的表象之下,暗藏的是買家群體的變化。”蘇富比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部主管莫錦川表示:“在90年代時,早期購買力主要來自印尼的華人藏家,1996年後又有香港和新加坡藏家加入。2008年我們(指東南亞藝術部門)從新加坡搬遷到香港做拍賣,有爭取到菲律賓、泰國以及台灣的收藏家參與競拍。”多領域藏家的介入,加之當時整體價位較低的窪地價值,直接催生了2008-2013年全球經濟危機期間,東南亞藝術市場的逆勢上揚。

2013年後,東南亞藝術在國際美術館展覽中曝光度逐漸增多,由於部分東南亞國家的英語基礎優勢,東南亞在國際藝術領域的活動也越來越頻繁,亞洲藝術文獻庫彙整出最常出現在國際雙/三年展的藝術家,其中前20名就有5位是來自東南亞。活躍的整體形象也讓曾經拘泥於區域化的東南亞藝術受到更廣泛領域的關注。莫錦川表示,近年來歐美的機構和個人買家參與東南亞當代藝術競拍的人數持續上升,而以往對東南亞藝術心存疑慮的中國、日本、韓國等東亞國家藏家也更多投入其中。莫錦川同時強調,除了以往的市場明星,香港蘇富比近幾次的“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專場中也出現了很多首次上拍的新面孔,如來自馬來西亞、泰國等地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上拍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相信未來東南亞當代藝術在拍場中的面貌會變得更加多元化。

除開二級市場和國際影響力的發展,東南亞藝術影響力的提升也體現在區域藝術生態的建設以及對亞洲藝術影響力的擴散中。如2014年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建立,並提出梳理東南亞美術史的概念;2015年的HUGO

BOSS亞洲新銳藝術大獎,便由來自菲律賓馬尼拉的穀口瑪麗亞摘得,這也是該獎第一次跨出大中華區域,走向東南亞。2016年,新加坡唯一的國際藝博會“藝術登陸新加坡2016”中首次開設了“東南亞工作坊”板塊,反映及探討全球化議題對於東南亞區域的沖擊與影響。雖然東南亞當代藝術生態圈因為每個國家不同的國情,仍尚未完全建立起來,但在文化的碰撞中,其影響力仍穩步提升。

與常常被拿來做類比對象的中國當代藝術相似的是,東南亞地區的新興藝術同樣成長於西方思潮、文化大量侵入的社會土壤中,自己的民族身份認同感在現代化舶來品大量湧入的時候發生了錯位。在互聯網所引發的全球化大環境影響下,東南亞當代藝術的面貌也在保守與激進兩種創作態度之間不斷徘徊,反應迅速的市場用行動給出了他的選擇,但正確的答案究竟是什么,走到十字路口的東南亞藝術市場或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試錯和觀察。

華發網根據新華社、雅昌藝術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南亞藝術潛進中國拍場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