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光纖光纜企業正在海外謀求轉型

光纖光纜企業正在海外謀求轉型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100多年前,英國作家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感歎。

根據一站式行業研究報告供應商The Insight Partners,到2025年全球光纖市場預計達278.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27.8億元),2015年市值為95.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58.3億元)。中國、印度和巴西等增長型經濟體對光纖的增長需求,將使市場在預測期內實現年複合增率11.7%。

印度的政府政策,如關於在農村地區實施光纖電纜的BharatNet項目,促進印度市場增長。作為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印度可能是一個潛力巨大的光纖增長市場。根據BharatNet項目,政府打算在2017年3月底之前連接100萬個村落,其中幾乎70%的連接已經鋪設。提高偏遠地區寬帶普及率的目標有助於推動光纖網絡的實施。由於大多數項目都是綠地項目,所以容易實現而且成本較少。

過去幾年,光纖市場經曆了高速增長和增多采用,並且預計未來幾年將取得顯著增長和更多使用。高度采用光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它為終端用戶供應易於部署以及高可擴展性的靈活性。發展中的數字生態系統和數據的高增長以及發展中經濟體,都在為在全球光纖市場中的運營商提供了充足的機會。考慮到高帶寬配置性能,光纖是數據傳輸的理想工具。

根據類型分,光纖市場分為階躍折射率和漸變折射率光纖。按終端用戶劃分,市場分為廣播,IT和電信,工業,國防,醫療和其他。從地理上看,全球光纖市場分為北美,歐洲,亞太地區,中東和非洲,南美洲。

印度和中國預計見證越來越高的光纖電纜采納,這是由於這些國家為發展互聯網基礎設施而采取的各種政府舉措。

作為中國光纖光纜領軍企業,長飛光纖光纜股份有限公司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加快“走出去”步伐,近年來在非洲展開了一系列局,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2016年5月奠基,2016年12月竣工投產。在短短6個多月的時間裏,長飛在被譽為“非洲最佳管理城市”的德班建成了南非最大的光纜廠,長飛光纖非洲光纜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飛非洲公司”)以“長飛速度”刷新了南非光纜廠建設的紀錄。

“長飛非洲公司在6個多月的時間裏完成了奠基、廠房建設、設備調試以及投產等一系列工作。這是長飛有史以來建設速度最快的子公司,作為長飛的一員我為此感到驕傲。”回顧長飛非洲公司的誕生,長飛公司第一副總裁揚邦卡頗為自豪。他透露,長飛原本計劃在南非收購一家企業,但是經過近一年的考察,認為在南非德班進行綠地投資——建設南非本地的光纜企業是更好的選擇。

長飛非洲公司在南非的落地,是從無到有的跨越。長飛非洲公司總經理PieterViljoen透露,2015年11月長飛董事會正式批准制定長飛非洲公司項目,2016年5月項目順利奠基,2016年12月工廠竣工投產,2017年2月為第一個客戶供應光纜。在一年多的時間裏,長飛非洲公司將一個又一個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走進南非德班工業園,一眼就能看到坐落在其中的長飛非洲公司,充滿設計感的辦公樓、整潔的辦公區、舒適的休息室以及規范的生產車間,給人以現代化的感覺。然而在一年前這裏還是另外一番景象。對於任何一家企業而言,在海外設立工廠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而要在6個月左右的時間內完成一萬五千平方米的廠房建設並順利投產,更是巨大的挑戰。“這得益於長飛總部的大力支持。”在長飛非洲公司財務總監彭國泰看來,作為全球最大的光纖預制棒、光纖及光纜供應商的長飛,在建設光纜廠上擁有豐富的經驗,不僅有一整套的思路和方案,同時還有強大的團隊,長飛非洲公司建設初期,國內和南非的團隊每周都要開會,一起探討和解決問題。

“考慮到工期,長飛非洲公司的建設中很多項目都是同時進行的,這邊廠房還在建設,那邊產品線已經開始調試。”談及當時的建設曆程,長飛非洲公司技術總監祁林透露了這一信息。長飛非洲公司的順利投產離不開技術團隊的有力支撐,在長飛總部的統籌下,2016年8月長飛非洲公司將南非本地招聘的8名技術人員送到長飛武漢總部,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光纜工藝技術、設備維護和生產管理的培訓。隨後祁林帶領這些技術人員回到了南非,展開長飛非洲公司生產設備的調試。“剛開始的時候廠房沒有正常供電,設備調試甚至電腦用電都需要借助發電機,同時由於初期采用的是小型移動式風壓機,因而相關的設備都需要進行改動。不過非常慶幸的是,國內和國外的技術人員能夠良好溝通、密切配合,在發生突發情況時大家能夠一起加班加點地解決問題。”

強大的本地化的團隊也是長飛非洲公司在南非快速落地的秘訣所在。“我們要讓非洲人民知道,這間工廠實際上是由非洲人民自己運營的,各種膚色的人在這裏共同工作。”揚邦卡用這樣一句話闡述了長飛對於本地化的理解。

與很多企業相比,長飛對於本地化有著“不一樣”的理解。眾所周知,企業在海外設立公司往往更願意自己任命管理團隊。然而Viljoen透露,長飛在南非並沒有采用這一大眾做法,而是選擇信任他,基於其20餘年的從業經驗以及豐富的人脈,構建長飛非洲公司本地化管理團隊。這樣帶來的結果就是,長飛非洲公司在充分了解當地文化、市場需求以及相關法律法規的基礎上,快速落地,開拓客戶,領市場。

長飛非洲公司管理團隊的本地化程度究竟有多高?“正如你看到的,在長飛非洲公司的整個管理團隊中,只有我和祁林來自中國。”雖然這樣的配置,讓中方代表顯得有點“勢單力薄”,但是彭國泰認為,這使得長飛非洲公司的管理團隊更具有包容性和凝聚力。“我主要負責財務,但日常的工作並不局限於此,很多時候我更像是國內總部和長飛非洲公司本地團隊溝通的‘綠色通道’,在長飛非洲公司需要支持的時候讓總部第一時間知道,提供充足的資源。同樣,長飛非洲公司也會將信息和資源反饋給總部。”

高度本地化的團隊給長飛非洲公司帶來了突出的戰鬥力。“作為當地人,肯定會對市場和環境更為了解。本地化的管理,以及本地化的員工,能夠更好地服務當地的客戶,對於當地的光纜技術也更為了解。而且,只有本地化的管理團隊才知道如何聘用當地員工,並充分調動他們的積極性。”Viljoen對於本地化的重要性進行了更深入的闡述。

事實上,市場已經證明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如果今年年底順利完成產能目標,那么長飛非洲公司在南非市場將據50%左右的市場份額。”長飛非洲公司市場總監ChrisDuPreez透露,雖然投產還不到一年,但是長飛非洲公司已經在南非已經擁有了包括運營商和非運營商在內的十幾家客戶。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長飛非洲公司剛剛順利通過南非第一大運營商Telkom的認證,雙方的合作即將全面展開。

“質量”是長飛核心價值觀中的重要元素。同樣,“質量”也已經成為長飛非洲公司的代名詞。

長飛非洲公司在南非創造了一個新紀錄:一次性通過運營商Telkom認證和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認證。“作為南非最大的運營商,Telkom對於合作夥伴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而最新版的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認證,對企業而言也是不小的考驗。”祁林透露,一般情況下運營商的認證只涉及產品,而Telkom的認證不僅要檢測產品,同時還要對產品的加工過程和質量管理體系進行認證。“在認證中,從原材料到加工工序,到最後的測試現場,Telkom都要看,在國內還沒有見到這么嚴格的認證。”而為了通過2015版的最新的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認證,長飛非洲公司用了四個多月的時間完成了相關係統的建設,最終一次成功通過認證。

“Telkom認證之嚴格在南非是眾所周知的。”DuPreez在當地擁有26年的從業經驗,他認為:“作為一家新公司,長飛非洲公司一次性通過Telkom的認證實屬不易,而且還一次性通過了ISO9001質量管理體系認證,這在南非可以用‘罕見’來形容。這向整個市場證明了長飛非洲公司的實力,尤其是產品質量。”身為市場總監,他非常自豪和高興,因為這將有效提升長飛非洲公司在南非市場的知名度和認可度,助力下一步的市場開拓。

在過去29年的發展中,“質量”二字已經融入了長飛的基因。在走進南非市場的過程中,長飛成功將這一基因傳遞給了長飛非洲公司。“長飛非洲公司從長飛總部引進了全套的技術、裝備、測試設備。同時,也從國內引入了成體系的管理方式,再結合南非市場的特點和需求,建立了長飛非洲公司自己的質量管理系統。”祁林透露,為了充分保證產品質量,長飛非洲公司不僅設置了原材料入場檢驗,同時在每一道工序中也會對光纜的關鍵指標進行控制和測試,最終的成品還要進行測試。“長飛非洲公司甚至對產品的包裝和運輸也都進行嚴格的控制,這些工作結合在一起,將在很大程度上保證光纜的質量。”

“從我進入長飛非洲公司的第一天起,就感受到了對於質量的重視,我們的每一個生產環節都有嚴格的質量控制,每天早上的晨會,工程師討論最多的話題就是如何保證質量、提升工藝。”長飛非洲公司技術人員VelileMngonyama在采訪中透露了這一信息,他非常自豪成為長飛非洲公司的一員。

“精益求精、品質卓越”是長飛的質量觀。長飛公司戰略與市場部經理周欽敏表示,長飛眼中的質量,並不僅僅是產品質量,而是涵蓋過程質量、工作質量、體系質量、經營質量等多個方面。“在質量上,長飛追求的是組織的綜合績效表現,在精益求精、品質卓越的道路上,長飛會不懈努力。”

對於質量的高度重視,正在給長飛非洲公司開拓南非市場帶來切實的推動力。“南非某家工程承包商,在其項目中同時使用了長飛非洲公司的光纜、本地企業的光纜以及進口光纜,最終發現長飛非洲公司的光纜在施工中的問題率遠遠低於其他產品,最終將長飛非洲公司確定為唯一的供應商。”DuPreez分享了這樣一個案例,他透露,出於對長飛非洲公司光纜質量的信任,目前一些客戶在啟動項目時直接將長飛非洲公司的光纜作為首選。

“今天,長飛非洲公司已經是南非的龍頭企業;未來,長飛非洲公司還將致力於成為整個非洲的龍頭企業。”談及長飛非洲公司的未來目標時,揚邦卡描繪了這一願景。他透露,長飛非洲公司在非洲市場的局是一個整體,光纜工廠落地南非德班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基於非洲市場的需要,長飛非洲公司將會進一步拓展業務,並將業務輻射到整個非洲。

南非乃至整個非洲市場的光纜需求在持續增長。“未來2~3年內,長飛非洲公司將根據市場需求持續擴產,致力於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成為排名第一的光纜供應商,為廣大的客戶提供高品質的產品和服務;未來3~5年,如果市場持續向好,則會考慮啟動新的項目。”在Viljoen看來,長飛非洲公司在南非以及整個非洲市場的局規劃是穩步推進的系統工程。

光纖光纜行業的發展和人口息息相關,人口越密集的地方,需求量越大。“非洲地區的人口增長有很大的空間,同時南非的GDP持續增長,投資環境良好。”彭國泰認為,長飛非洲公司的發展剛剛開始,未來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去做,成為非洲排名第一的光纖光纜企業,是長飛非洲公司的目標更是使命。

任何一個市場的開拓,都是有計劃、分步驟的。面對南非以及整個非洲市場,長飛非洲公司有著清晰的目標和規劃。“南非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市場,隨著人們通信需求的增長,南非乃至整個非洲的光纖光纜市場都會產生新的需求。”

今天,長飛的國際化進程正在提速。“長飛密切關注‘一帶一路’倡議,將以其為核心加速海外局,長飛將會有更多的海外工廠。”揚邦卡說,隨著國際化局的推進,最近幾年長飛外籍員工的比例正在不斷提升。“未來,長飛還會有更多不同膚色,來自不同國家、擁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員工。”因為長飛不只是一家中國企業,長飛會在不同的國家生根,成為開放、有活力的國際化公司。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眼下,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被吸引到非洲市場。在非洲大陸的中國企業目前超過1萬家,而10年前只有2,500家。推動這股“非洲投資熱”的,是一批規模適中的中國企業。這些企業一方面要足夠大,得有走出國門的能力,另一方面又要足夠小,小到非洲發展中國家所能提供的增長機遇還算可觀。長飛光纖正是借著天時地利人和的東風,發展非洲市場,開啟全新的時代。

“未來五年內,長飛公司計劃每年在海外至少要開設1家企業,實現本地化生產,未來公司海外銷售收入比將從10%提高到25%左右。”莊丹表示,這對長飛公司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目標,但其有信心完成。

分解這一目標後,長飛公司沿著“一帶一路”開始局。“在國內,我們在蘭州、沈陽、浙江、湖北潛江設立基地。國外則在緬甸、印尼、南非局了光纖光纜企業,其中,長飛蘭州公司輻射中亞,長飛沈陽公司輻射東北亞,長飛印尼光纖廠是公司在東南亞的第一家光纖企業。”莊丹說,目前長飛印尼光纖廠有望成為印尼乃至東盟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光纖供應商;長飛緬甸光纜項目投產一年就已收回成本;長飛南非工廠從開工建設到投產只用了不到一年時間,目前運營狀況等各方面都比較好。長飛正在開展的項目中,預計2018年春節前後,印尼的光纜項目會投入生產,潛江二期項目也在按計劃推進。

長飛公司還已啟動技術輸出。“過去我們是學習外方股東的技術,通過消化吸收後自主掌握,如今,我們還在創新的基礎上往海外輸出。”莊丹介紹,目前往海外輸出的主要是長飛的全產業鏈自身全套設備及管理體系。

但在海外市場的開發上,國內企業仍然會面臨挑戰。“最大的挑戰是國外政治環境不穩定和文化差異。”莊丹說,長飛公司一般在當地派幾個管理幹部,把自身文化理念與當地融合起來,現在總體情況還不錯。

海外市場還要解決適應性的問題。“需要推出適應於當地的產品和整體解決方案,以此更好服務各個國家的通訊網絡建設。”莊丹舉例,不同國家要求有差異,比如有的國家需要全幹式的光纜,施工會比較方便,但在中國這類光纜使用非常少。“我們會根據當地需要做權衡性的安排。”

“經過多年發展,中國光纖光纜產業市場規模已據全球市場的半壁江山。”長飛公司董事長馬傑在會上表示,未來,隨著信息消費需求的迅猛增長,以及通信技術的快速發展,5G、物聯網、雲化數據中心等新型網絡逐步展開大規模建設,全球將在更廣領域內逐步構建泛在的信息傳輸網絡,以光纖光纜為基礎的智慧聯接需求也將不斷被釋放。

莊丹也認為,目前全球光纖光纜市場在中國需求超預期的帶動下表現強勁,未來五年,在FTTH進一步普及、雲化數據中心及5G建設的推動下,全球光纖光纜市場會繼續保持良好的發展態勢;同時,在大數據、物聯網、智能制造快速發展的背景下,FTTx快速部署、5G即將商用的關鍵機遇期已經到來,光纖光纜行業將開啟新時代。

這種局面下的光纖光纜企業正在謀求轉型。

莊丹認為,從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來看,產業鏈上的市場需求還是會保持強勁。因此,長飛公司圍繞產業鏈深耕,即從光纖光纜預制棒的原材料,到光纜下端的應用,現在進入到咨詢服務行業,長飛公司想打造一個產業鏈上整體競爭實力最強的企業。

在此基礎上,長飛也在考慮多元化。“我們做的多元化主要都是圍繞‘光’,比如長芯盛做的有源光纜AOC,前幾年市場有些需求不是太主動,從目前來看這會成為一個非常強勁的需求。”莊丹舉例,隨著VR、AR以及4K基礎上的8K電視的新需求出現,目前唯一能夠解決傳輸過程中延時問題的就是有源光纜AOC。而此前經過三年深耕,長飛公司長芯盛的菲伯爾品牌已成有源光纜AOC行業的高端品牌。

此外,長飛公司還和中標軟件成立了芯光雲公司,開創全光桌面雲平台。通過收購武漢安凱切入饋線電纜業務。在上下遊產業鏈延伸領域,長飛公司已涉足光纖光纜原材料、數據中心、咨詢服務業務等。“長飛做的是基於產業鏈的相關多元化。”

轉型的另一方面是企業創新。“首先是產品創新,從2003年的新一代預制棒規模化和產業化,到最大尺寸的預制棒,到後來全球領先的超低衰減大有效面積光纖,包括OM5彎曲不敏感多模光纖,長飛公司在行業的每一個關鍵節點都在進行產品創新。”莊丹介紹,技術方面,在輸出和自我發展過程中會產生一些新需求,由此推動創新。

基於這種局,長飛公司近幾年對研發的投入較高。“主要用於最上遊預制棒方面的競爭,這是長飛創新方面重點投入的方向。”莊丹表示,在下遊更多是圍繞客戶提供完整的創新解決方案。

江蘇亨通光電股份有限公司發公告稱,投資並購印尼PTVokselElectricTbk(以下稱:Voksel公司或Voksel)僅僅1年後,該公司2016年業績同比增長26倍。

投資並購Voksel公司只是亨通集團“看著世界地圖做企業,沿著‘一帶一路’走出去”戰略的一個縮影。16年來,通過“走出去”戰略,亨通集團的光纖產品已全球市場的15%,成為全球光纖通信前3強、世界光通信領域國家品牌。

Voksel公司成立於1971年,總部位於雅加達,是印尼領先的線纜制造商,旗下有三家控股子公司,是印尼國家電網和印尼電信最主要的供應商。

成立於1991年的亨通集團,主營業務為光纖通信和電力傳輸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是中國光纖光網、電力電網領域規模最大的系統集成商與網絡服務商,全球光纖通信前3強。

2016年1月5日,亨通集團完成了收購Voksel的股權交割,公司通過全資子公司亨通國際持有Voksel30.08%的股份。

完成並購後,亨通國際隨即對Voksel進行全面調研,派駐管理及技術團隊,在經營管理、人才團隊、制度建設、技術研發、戰略規劃、品牌打造等領域加強協同,助力Voksel全面“提檔升級”,迅速讓Voksel實現“彎道超車”,公司在印尼、東南亞、南亞、中東和南美洲等地區的品牌影響力和市場有率得到持續提升。短短一年,Voksel公司業績同比增長26倍。

印度尼西亞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樞紐,中國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與印尼的“全球海洋支點”計劃高度契合,亨通集團投資並購Voksel公司成為兩國合作的典范。

不僅是印尼,亨通集團通過並購、設研發、生產基地,打開了企業的世界版圖。

2012年,亨通集團獨資在巴西設立首個海外研發產業基地,為巴西以及南美洲其他國家和地區提供產品及服務。2016年5月,亨通巴西公司交付了供給巴西電信運營商的首批光纖光網產品,助力裏約奧運寬帶鋪設。

2015年,亨通集團收購非洲電纜制造行業的領軍者南非阿伯代爾電纜公司(Aberdare),進一步局非洲。

2015年,為進軍歐洲,亨通集團收購了鐵路通信領域全球知名品牌西班牙薩拉戈薩線纜公司(Cablescom)和具有世界一流生產水平的葡萄牙阿爾卡拉電纜有限公司(Alcobre)。

從純粹向外賣產品,到參與歐美國家項目的EPC總包業務,到海外並購,亨通集團曆經了“市場國際化”到“資本國際化”再到“品牌國際化”“三步曲”。

從零起步,曆經十幾年才打開國際市場,一路走來艱辛備至。

2011年,亨通爭取到埃及投標資格的第二年,埃及政局動蕩,派駐埃及的海外團隊在住處能清晰地聽見槍聲。是撤退還是堅守?市場好不容易打開一條口子,最終,亨通人選擇咬牙堅持。一年後拿到第一筆訂單,成為進入埃及電信市場的唯一中國企業。如今,亨通在埃及市場有率逐步提高,已經成為埃及電信主要的光纖通信產品供應商。

目前,亨通已在海外創建了6個研發產業基地,在全球34個國家和地區設立營銷技術服務分公司,在119個國家和地區注冊海外商標,業務覆蓋130多個國家和地區,光纖產品已全球市場的15%,為中國在世界光纖互聯網領域贏得了話語權。

通過“走出去”戰略,利用國內國際兩大市場、兩大資源、兩大資本,亨通集團成功邁入世界通信光纜前三強,成為世界光纖互聯網領域的中國國家品牌。

亨通在馬來西亞海洋通信工程,填補了國際超長海光纜系統的空白;與泰國運營商合作在泰國國內實施光纖到戶(FTTH)工程,使亨通寬帶接入系統在泰國全境得到全面推廣;亨通承擔的馬爾代夫環島海洋通信工程,將馬爾代夫200多個島嶼連接成一張光纖通信網;在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亨通參與了巴基斯坦塔爾區煤電一體化能源項目;亨通的保密通信光纖成功進入埃及總統府通信項目,埃及政府專門派兩架大型軍用運輸機來中國提貨。

2015年初,亨通在承接俄羅斯一海洋智能電網工程中,攻克了20多項關鍵工藝與技術,工程提前兩個月交付,並一次性驗收成功,普京總統親自出席開通儀式,該工程獲“俄羅斯能源工程突出貢獻獎”,俄羅斯能源部部長親自給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發來感謝信。

“我們打開海外市場,就是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始的。如今,我們海外營收的2/3來自於這些地區,這裏也成為亨通品牌邁向世界的橋頭堡。”亨通集團創始人,亨通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崔根良介紹,亨通的國際化已走過16個年頭,雖然期間遇到了種種困難、曲折和教訓,但國際化的信念從未動搖過,因為,只有走出去,才能在國際產業分工當中贏得發展空間。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中國質量新聞網、21世紀經濟報道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光纖光纜企業正在海外謀求轉型

讃 (6)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