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東南亞電商市場規模2000億美元

東南亞電商市場規模2000億美元

雖然才剛剛進入2018,有心人已經在為電商市場的分蛋糕大戰做准備了。

想要延續上一年熱銷的戰績,Lazada為大家准備的這一篇2018東南亞電商趨勢不容錯過!

在人手多個社交賬號的今天,社交媒體正釋放出驚人的商務帶動力。

據對泰國、馬來西亞和越南三個國家所做的調查顯示,泰國人在社交媒體上對點讚、分享、評論網購商品的參與度更高,他們的購物決策也更容易受到意見領袖的影響,尤其是在美容與保健、服裝時尚以及電子商品領域。

想要充分發揮社交媒體的力量,Lazada建議賣家們可以在社交賬號的產品宣傳中投入更多精力,利用強大的社交網絡或媒體意見領袖的輻射提高產品銷量。

手機支付讓網購變得更加簡單。

阿里巴巴在其發佈的2017年報中指出,過去一年中有90%的銷售是通過手機完成交易的,相比起2016年的82%與2015年的69%有顯著的提升,這說明

獎勵、促銷和折扣將成為增強客戶粘性的重要渠道開發一個新客戶的成本遠比鞏固老顧客的成本高的多。

據調查顯示,新客戶購買你的商品的可能性只有5-20%,但如果你能成功抓住核心客戶群,你賣出商品的幾率可增加至60-70%。而最簡單有效的增強用戶粘性的渠道就是提供獎勵、促銷與折扣等計劃。

越南與菲律賓的市場潛力矚目在過去的一年中,印尼與泰國吸引了大量的投資目光。鑒於印尼和泰國現正大熱,如果想開辟下一個更有潛力的市場,越南和菲律賓都是不錯的選擇。

兩個國家都有著年輕的人口結構和良好的經濟發展,並且連政治環境都是前所未有的穩定。紮堆必然會令市場逐漸趨向飽和,因此另辟蹊徑未嘗不可!

當美國在線零售商eBay亞洲業務負責人JayLee接受采訪時表示,eBay已經重塑在華的業務模式,以幫助當地企業把產品銷往海外,中國國內電子商務市場已經無利可圖。

“無利可圖”雖然只是作為一家海外電商負責人對中國電商環境的形容,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中國電商的市場已經形成了較為固定市場模式。其他的海外電商平台的落地足以用“癡心妄想”來形容。但是也正是如此猛烈的大環境下,反而讓電商市場逐漸優勝劣汰,漸漸穩定下來。

當然,巨頭們的野心從來不止一點點,他們不滿足於當下的市場環境,而另辟蹊徑,開啟另一片廝殺戰場。

相比中國互聯網的普及程度,東南亞市場的互聯網應用程度顯然很低,東南亞地區總人口數超過6億,其中智能手機用戶超過2.5億,除新加坡智能手機滲透率超過85%以外,其他國家滲透率增長基本都保持在50%以上。很明顯,東南亞存在足夠大的而又可預見的成長空間。尚處於發展初期的東南亞,自然成為了中國電商巨頭的一塊巨大的蛋糕。

據清科研究中心收集到的海外數據顯示,東南亞這片位於中國與印度間的新興市場、6.2億左右的人口,成了中國資本新的角鬥場,國內的巨頭紛紛佈局。

東南亞目前市場上比較知名的電商平台目前有十幾家,分別為Lazada,Redmart,Zalora,Shopee,Qoo10,Tokopedia,Tarad,11street,EZBuy,BigMK等,涵蓋包括時尚、電子、生鮮、日用品等各大類。數量雖然不少,但是整體的發展階段是還在早期,同時融資金額也在幾千萬美元左右,量級都不大。

2017年,阿里巴巴的市值翻了一倍,突破4000億美元。在收獲財富的一年裡,阿里的投資佈局也不斷加大。一年中的前10筆投資總額達到110億美元,最高的一筆投資金額達29億美元。其中針對的仍然是新零售、電商等阿里擅長的領域。

值得注意的是,10筆投資中有3筆投向了海外,除了以2.8億美元的金額投資了印度的百貨公司BigBasket之外,2筆大金額都投給了東南亞地區。2016年,阿里巴巴收購了Lazada,2017年以10億美元的金額增持其股份,持股比例從51%提升至83%,完全是將其換身為真正的“阿里系”。另一筆是在2017年8月,阿里巴巴以11億美元投資了印尼的電商應用Tokopedia。

Lazada電商平台是阿里在東南亞並購的一個典型案例,阿里的並購投資相當於給了Lazada一次重生的機會。

2014年實際虧損1.42億美金,2015年虧損則達到了2.96億美金,如果2016年阿里不進行輸血,Lazada就真的要面臨資金鏈斷裂而破產的問題了。

但局勢峰回路轉,自2016年的收購、2017年6月阿里的增持由51%提至83%,Lazada的複活表現可見一斑。Lazada在東南亞地區Facebook及Youtube的廣告投放與線下廣告投放隨處可見、網頁端Lazada在東南亞主要國家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越南、菲律賓、印尼的訪問量均超過東南亞當前電商巨頭Shopee。

而在支付方面,Lazada自建的HelloPay也被螞蟻金服收購,且被正名為支付寶Alipay。

同時, Lazada加大了對跨境的推廣。Lazada還在新加坡設立淘寶專區,對於從中國寄送至新加坡的商品包郵。

正如阿里巴巴CEO張勇所表示:“東南亞電商市場仍未得到充分開發,我們認為未來將有很大的上升空間。通過Lazada,我們將繼續投入資源,在東南亞地區開展工作,把握增長機會。”

Lazada的發展,其實和阿里巴巴電商在中國的發展模式非常相似:從平台的運營到支付模式、物流支持。從Lazada的身上,仿佛看到了阿里在東南亞另外的一個身影。

在中國電商作為短板的騰訊在海外卻不甘示弱。騰訊聯手京東已經在東南亞至少六家電商平台進行了資金加持,其中在2015年時騰訊投資持股39.8%的SEA於2017年在紐交所上市。

SEA以遊戲業務起家,雖然2015年才推出電商業務Shopee和支付產品AirPay,但是其發展迅猛,是一個成績優異的後起之秀。目前Shopee已經陸續覆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菲律賓、越南、台灣七大市場,且解決Carousell、Gumtree等同類平台不能支付、不負責物流等痛點。已經成為阿里投資的Lazada的電商平台在東南亞的有力競爭者。

而京東方面,劉強東曾說:“京東印尼的公司將和京東商城在國內一樣,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一點一滴、腳踏實地地做起來。借此讓京東印尼站成為印尼人第一電商品牌,乃至東南亞人最喜愛的電商品牌。”

事實上,京東早就開始了印尼市場的佈局。早在2015年11月京東就成立了京東印尼站,主要采用類似於國內的B2C模式。

京東曾對外界發表過這樣一個觀點:京東在國際化的進程中會根據不同國家和地區、不同階段采取不同的策略。對於成熟場可以考慮采用投資並購的方式,而在新興市場如東南亞等電商發展比較初級的市場,可以考慮複制京東模式。

但值得注意的是,京東在印尼業務複制的模式卻並沒有達到預期。因此之後京東迅速反應:在東南亞地區自建點電商平台並不容易推廣,反之對已經現有的電商平台進行資本加持,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017年開始,京東分別投資了騰訊曾經加持的出行生活服務平台G0-Jek、旅遊電商平台Traveloka、時尚電商平台PomeloFashion以及Tiki.vn。

東南亞作為電商鼇頭爭搶的肥肉,百度怎么可能放棄。

但與別人不同的是,百度並沒有投資創建任何一家東南亞電商平台,而是一直在泛電商領域畫圈佈局。百度已經瞄准了東南亞的消費支付,通過具有競爭力的支付便捷度和不錯的彙率差,逐步滲透東南亞線下的支付業務,范圍涵蓋餐飲、超市、百貨、便利店、免稅店、主題樂園、海外機場等幾乎所有吃喝玩樂消費場景。

2016年,百度錢包深入到了泰國支付市場中,不僅針對華人旅遊消費結算,也滲透到當地人的一些商業結算。2017年7月27日,百度錢包與境外擁有1700萬用戶的PayPal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計劃為用戶提供連接中國消費者與境外商戶的跨境支付方式和交易體驗。

隨著東南亞國家的電子商務將迅速發展,需要構建相應的跨境電商支付網絡。而百度這種直接打入支付網絡業務的動作也將為之後電商平台的發展起到相應的推動作用。

早在2012年,百度就與新加坡科學技術研究局旗下機構成立聯合實驗室,目標是提升東南亞用戶的搜索體驗。百度還面向該地區推出hao123網址導航、百度知道、系統優化工具BaiduPCFaster等。此外,百度遊戲曾投資新加坡遊戲工作室Inzen,但它已於2017年4月被澳大利亞公司iCandy以440萬美元收購。

看似無意,實則有意在泛電商領域“先圈人後圈錢”,努力獲得用戶數和流量,等待新的時機涉足電商。

除了已經逐漸完善的支付環境,物聯網上已經被持續打通。阿里收購的Lazada已經建立了360度物流網,與114個來自本土擁有卡車、汽車、摩托、輪渡等多種運輸工具的物流服務商達成了合作。

同時,阿里還成功在吉隆坡打造了中國境外首個服務於eWTP的國際超級物流樞紐,,逐步實現東南亞電商平台的商品快捷配送。

而菜鳥網絡下一步發展重點之一就是東南亞地區。菜鳥網絡副總裁萬霖表示,菜鳥已在美國、歐洲、俄羅斯、東南亞、日韓及港台等地建立起23個進口海外倉。

相反,京東把重心轉向了物流戰略突破,達成與東南亞老牌獨角獸SEA旗下的電商平台 Shopee合作。其目前在印尼有四個倉庫。京東表示在未來幾個月的計劃是把倉庫進駐印尼每一個主要城市。

中國電商巨頭平台的加入,也讓東南亞電商領域出現了一批倒在了路上的企業:新加坡電商1030am已被排擠、曾獲唯品會投資的特賣電商Ensogo宣佈自願停止在澳交所(ASX)的交易活動、菲律賓電商創業平台BigMK生存舉步維艱......

但隨著阿里巴巴和騰訊的持續加注,支付環境與物流運輸的完善,2018年勢必有更多優秀東南亞電商平台激烈廝殺。在優勝劣汰、合並與分裂的戰場上,出現類似中國的淘寶、京東平台完全指日可待。

據外媒報道,東南亞各國政府准備對電子商務銷售征稅,希望從它們最具活力的增長引擎之一獲得財政收入。

計劃或考慮征收此類稅收的國家包括新加坡、泰國和馬來西亞等等。對在線銷售征稅,將與歐洲和美國的做法相一致,並將在線零售商與他們的實體同行置於公平的競爭環境之中。

國際律師事務所Baker McKenzie 的亞太稅收業務集團主管斯蒂文·賽克(StevenSieker)表示:“在東南亞國家聯盟地區,各公司目前面對著不同的稅制,在有些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征稅制度。該地區的多元化以及不確定的法律環境仍然是許多本地和外國公司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

去年11月,新加坡在其年度財政預算中暗示,正考慮對電商銷售征稅。該國是東南亞地區第一大在線零售商,阿里巴巴集團旗下Lazada的大本營。

“你可以想象,在未來20年,人們購物的方式將與現在大不相同,屆時在線平台將成為主流,因此如果不將它們納入稅制的一部分,將出現很多漏洞,”新加坡高級法律和財務部長英蘭妮(IndraneeRajah)當時對媒體說道。

Lazada公司表示,它已經受邀對擬議的改革提供反饋,並將支持令該公司成為消費者和商家更加高效、公平的購物和銷售平台的舉措。

馬來西亞也在醞釀類似的舉措。該國海關總署總幹事佈拉尼姆·托利希(SubromaniamTholasy)表示:“我們正在修改部分稅法,特別是消費稅稅法,從而對在馬來西亞提供數字服務的外國公司征稅。”

在電商迅速發展的泰國,當地稅務部門正提議廢除對價值低於1500泰銖(47美元)的進口商品免征增值稅的規定。

“此舉的主要目的是,對那些在線業務沒有注冊於泰國的跨國公司征稅,”德勤律師事務所泰國去合夥人Kanchirat Thaidamri說。

與此同時,在寬松監管助推電商行業蓬勃發展的中國,政府正試圖根據各省市法規,制定全國性的電商管理辦法。咨詢公司稱,這可能包括對大量的小型C2C商家征稅,這些商家目前絕大部分在阿里巴巴的淘寶平台上開展運營,並且不需要納稅,因為它們的營收大多都不到30000元人民幣的征收門檻。

在全球范圍內,網上零售的稅收網絡一直在收緊。例如,歐盟地區的電商網站需要像實體店一樣繳納增值稅。在美國,企業的在線銷售此前只會在一種情況下征稅,即該企業在在線銷售發生的州擁有實體店或員工。然而,隨著各州收緊監管,亞馬遜已經改變了策略,到2017年,它在所有征收此類稅收的州直接對其庫存征稅。

貝恩咨詢中國區合夥人傑森·丁(JasonDing)說:“線上只是線下世界的反映:在線下,小商店不會向外界足額報稅,線上世界只是讓這變得更加容易。”

根據人民網、投資界(北京)、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南亞電商市場規模2000億美元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