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2018年澳大利亞清潔能源投資預測

2018年澳大利亞清潔能源投資預測

澳大利亞是世界上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它是世界最大的煤炭、天然氣和鈾礦的出口國,每年大量的資源輸出到世界各地,中國則是這些能源出口的一個重要區域。澳大利亞還擁有極為豐富的太陽能和風力資源,也是全球可再生能源利用最廣泛的國家之一。澳大利亞是全球最早引入電力行業競爭和改革的國家,目前其各州電力行業目前在進行不同程度的私有化進程。

受澳大利亞首席科學家芬克爾委托,並由澳大利亞學術委員會(ACLA)進行的一項新研究20日發,該研究表明,澳大利亞可成為開發和出口儲存能源的世界領導者。然而,如果未能有適當的能源儲存計劃和投資,澳大利亞電力成本將會繼續增長,電力供應也將會變得更不可靠。特恩爾政府的能源政策正在面臨著重重挑戰。

據報道,ACLA發的這份報告表示,大約180萬擁有屋頂太陽能設施的澳大利亞人可以通過儲存他們自己的能源降低電費和電力供應量,但許多人擔心此前遭遇失敗的家庭絕緣計劃會重新上演。

這份由首席科學家芬克爾辦公室聯合資助的研究報告發現,澳大利亞在開發和出口儲存能源方面有巨大潛力,但卻被缺乏有效規劃、投資和激勵舉措拖了後腿,部分原因是公眾對這部分知識了解不夠。

同時,如果澳大利亞的能源儲存能力不能在能源系統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電力成本將繼續增長,供應也將不再可靠,澳大利亞經濟將會受到嚴重影響。

盡管特恩爾政府一再表示,“宏大的可再生能源目標”是不負責任且“瘋狂”的,芬克爾的這份報告指出,用更多可再生能源的計劃將不會導致大規模斷電。該報告還顯示,擁有屋頂太陽能設施發電的澳大利亞家庭將足以保證澳大利亞2030年前能源供應的可靠性。除非可再生能源在市場上的比增長至75%,澳大利亞才會出現大規模的能源可靠性問題,並需要更多投資用於儲存能源。

報告稱:“從全國和地方來看,電力系統可以達到接近50%可再生能源的比,而對能源可靠性儲存的要求不高。”

據悉,奧的來源工黨此前呼籲,將澳大利亞可再生能源的比提高至50%。對此,澳大利亞總理特恩爾19日就批評稱,納工黨的能源政策即是“走向毀滅”。在20日報告出爐後,特恩爾再次批評工黨50%可再生能源的目標,稱之為“意識形態”和“白癡行為”的結合體。

與此同時,20日發的另一份報告也證明了特恩爾政府保留Liddell燃煤發電站的尷尬處境,其成本比使用清潔能源還要高出14億澳元。該發現讓人們繼續懷疑,澳大利亞最古老的燃煤發電站是否會在2022年計劃關門後繼續運營,並對未來15年內大多數現存燃煤發電站的預期壽命產生影響。

悉尼科技大學可持續未來機構(ISF)對比了Liddell發電站與可再生能源計劃的成本發現,Liddell運營至2027年將花費36億澳元,並產生4000萬噸二氧化碳;但清潔能源將只花費22億澳元,且沒有二氧化碳產生。

2017年,澳大利亞的清潔能源投資總額飆升至創紀錄的90億美元,直接將其推升至全球清潔能源投資排行榜的第七位。2017年,為了抓緊實現“大規模可再生能源目標”(Large-scale Renewable EnergyTarget),再加上消費者面對不斷上漲電價尋找解決方案,澳大利亞的清潔能源投資較2016年水平大漲150%。然而,除非政府政策出現重大變化,否則澳大利亞的清潔能源投資規模很可能將從2017年的峰值水平逐漸回落。

2017年澳大利亞清潔能源總投資額創下新高,達到90億美元,打破了2011年62億美元的曆史紀錄。具體來看,投資主要來自對4.2GW大型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投資——隨著能源公司開始竭盡所能地實現澳聯邦政府的“大規模可再生能源目標”時,這一數字上升了222%,達75億美元。

受電價上升的影響,居民和工商業用戶為減少不斷上升的電價帶來的影響安裝了超過1GW的屋頂光伏。由此,小規模清潔能源投資額也隨之增長了18%達到15億美元。大型企業也開始直接建設清潔能源設施,或與大型可再生能源電廠簽訂合同,從而降低用電成本,這部分企業的投資支出為2.59億美元。

這種創紀錄的投資規模讓澳大利亞一舉成為2017年的全球第七大清潔能源投資國,領先於巴西(第八名)、加拿大(第十四名)和挪威(第二十名)等資源豐富國家,但仍落後於英國(第六名)、印度(第五名)和日本(第三名)等其主要貿易夥伴。

然而,2017年也可能是澳大利亞清潔能源到達峰值的一年。隨著“大規模可再生能源目標”的逐步實現,2018年的投資規模將回落,直至2020年將出現倒退。盡管居民和工商業將繼續投資小型光伏項目,但從2021到2030年間開始,大規模項目將基本不再需要新增投資,即可完成“國家能源保障”中規定的減排目標。為了讓當地的可再生能源投資維持在曆史平均水平,澳大利亞政府必須取更多行動,比如制定更加積極的可再生能源減排目標。

全球領先的信息通信技術和網絡能源解決方案供應商華為宣,憑借其在電力電子和數字信息行業的專業技術,華為將進一步開拓澳大利亞戶用太陽能市場。

華為將在澳大利亞太陽能市場提供FusionHome智能能源解決方案。該解決方案旨在完善智能能源管理,提供易於分配,易於安裝和易於使用的解決方案,最大限度地提高在家安裝太陽能光伏的投資回報。

LG Chem尖端的儲能電池與華為FusionHome智能能源解決方案可以很好的兼容。

華為FusionHome智能能源解決方案於2017年6月在歐洲太陽能慕尼黑國際博覽會上發,將於2018年第一季度在澳大利亞全面上市。華為FusionHome智能能源解決方案將提供整體解決方案,不僅可以產生和管理電力,還可以儲存電力,確保電力質量,為人們提供更好的可再生能源使用體驗。

華為智能光伏業務戶用解決方案總經理周濤表示:“我們相信華為會為戶用市場貢獻我們的專業知識,更有效的開發戶用太陽能技術,大力支持全球光伏市場可持續發展和技術進步。”

澳大利亞氣候委員會近期一份綜合報告顯示,要想將澳大利亞老化的電力系統過渡到現代化,政府是唯一的障礙。一系列重要報告結論已經達成一致:清潔、安全、優質和低廉的清潔能源系統不存在經濟或技術上的障礙。

國際律師事務所PinsentMasons發的研究成果顯示,全球90%的能源公司正在積極尋求並購或創辦合資企業,來開發電池、電動汽車和智能電表等智慧能源技術,但只有在澳大利亞的投資因政策原因受到限制。

這份綜合報告的執筆者AndrewStock表示:“低成本的風能、太陽能與其他可再生能源,例如熱能、水能和生物能發電都能夠帶來社會所需的、連續不斷的電能,同時也能夠滿足穩定發電的技術需求。”報告還表明,如果將這些技術和大規模的電池以及蓄熱存儲結合起來,將提高供電系統的可靠性,並帶來有力的市場競爭。

調查發現,如果用大量小型分式可再生發電機取代少量大型化石燃料發電機,在面對氣候變暖和極端天氣時,這種現代化系統更能夠增加用電的可靠性。

報告中指出,可再生能源有助於降低能源價格。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今年發的一份報告得出結論,到2025年,零排放的現代化電力系統將使普通家庭每年節省414美元的電費。“毫無疑問,化石燃料技術已過時,價格昂貴且並不可靠。”AndrewStock說,“是時候應用符合新世紀發展的能源體系去迎接未來了。”

但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爾(Malcolm Turnbull)和環境能源部部長JoshFrydenberg一直未能通過黨內的氣候和能源政策條例,由此讓這個行業陷入困境。這意味著企業不願意投資新一代的電力系統,政府無法讓他們對未來的政策充滿信心。

氣候委員會首席執行官AmandaMcKenzie表示,兩黨合作政策的缺乏是目前唯一的障礙。她說:“澳大利亞的主要能源專家、權威人士一致同意,澳大利亞已經准備好轉入由可再生能源和存儲設備供電的現代電網,然而唯一阻止這一點的就是政策問題。”

全球絕大多數大型能源公司都在熱衷於智能電網技術進行大量投資從而實現本國的能源轉型。PinsentMasons律師事務所對來自200家能源公司的250名高管人員進行了調查,他們在歐洲、中東、非洲和亞太地區的收入超過10億美元。

90%的全球能源公司都計劃與智能電網技術公司組建合資公司,或進行並購。澳大利亞是擁有投資潛力的前五大國家之一,但由於缺乏明確的政策而受到限制。北歐國家在吸引投資方面排名第一,部分原因是北歐能源政策非常清晰明確。

“北歐國家不僅技術領先,政策也最清晰。”一位能源投資者稱,“他們已經逐漸實現能源轉型目標。”

一位澳大利亞能源公司財務總監表示:“沒有明確能源政策的國家在能源分配和管理等問題上通常處於混亂狀態。對於期望進入智慧能源市場的投資者來說,這意味著很多不確定性。”

根據新華社、中新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2018年澳大利亞清潔能源投資預測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