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脫歐”下的英國中心城市

“脫歐”下的英國中心城市

倫敦金融城是英國乃至全世界財富最集中的地方。僅有一平方英里的地塊上,堆積著巨額財富,聚集全球的精英,也見證著無數創業者的夢想。

金融城是名副其實的世界金融服務中心,超過三分之一的世界五百強公司把歐洲總部設在這,幾乎所有國際銀行和金融機構都在這設有辦事處或分支機構。這還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彙交易市場,有世界上三分之二的頂級律師事務所。它還創造著英國首都十分之一的就業崗位,每年有上千家創業公司在這誕生。

在金融城緊湊的建築群中,既有摩登大氣的高樓大廈,如倫敦人按外形給取綽號的“小黃瓜”、“奶酪刨”,也有經曆了三百多年前倫敦大火、二戰中德軍轟炸的老房子,還有電氣管線全部外露、閃著金屬冷峻光芒的勞埃德保險社這樣的後現代建築。西裝革履的白領穿梭其間,腳步匆匆。

金融城負責城市發展設計的官員列出了他們最近在思考的問題,包括發展夜間經濟、豐富文化多樣性、物流策略、智慧城市解決方案、建築屋頂的利用、讓公眾更容易地在建築間穿行。

記者到訪倫敦金融城時,正逢英國與歐盟開始又一輪“脫歐”談判。此前一些媒體預測,金融城將在“脫歐”帶來的不確定性陰影下遭遇打擊,一些歐洲金融機構將從這撤出,轉向法蘭克福這樣的歐洲大陸城市,以避免“脫歐”後英國與歐陸可能產生的金融和貿易壁壘。

預言並未兌現。金融城沒有遭遇“斷崖式”衰退,原本有傳言說要撤出倫敦的德意志銀行等金融機構反而表示希望拓展理財業務,充分挖掘英國市場潛力。

幾乎所有金融城的政府官員都強調:“金融城不是歐洲的金融中心,而是世界的金融中心。”

他們特意指出,“脫歐”背景下,包括中國在內的亞太地區對金融城更加重要。

正如倫敦金融圈內那句廣為流傳的話所說:“倫敦人在談‘脫歐’,而亞洲人在談‘生意’。”過去五年中,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新加坡等地的亞太投資者在金融城的活躍度達到五年來最高,中國資本在過去幾年間完成對金融城諸多地標建築的收購。

曆史上,俄羅斯、日本、中東的資本都曾大規模進入這。用金融城人的話說,現在上演的是“中國季”。

倫敦金融城亞洲事務大使馬雪莉認為,“脫歐”確實是件很煩人的事,但金融城在曆史上就習慣了變化。她說:“變是永恒的,‘脫歐’可能會為金融城帶來變化,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到這的不變——開放、國際化和專業化的服務業。”

馬雪莉曾在中國生活三年,了解中國的發展進程。她歡迎來自中國的投資,認為倫敦金融城和中國至少可以在綠色金融、人民幣國際化以及“一帶一路”建設三個領域深入合作。

英國脫歐,讓很多人對倫敦的城市地位捏了一把汗:作為全球唯一可與紐約抗衡的國際金融中心,是否就此衰落?

被稱為“英國脫歐之父”的資深議員丹尼爾-漢南,日前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說道:“我們當然要跟中國做生意,這是世界上的第二大經濟體。英國現在沒能跟中國簽訂貿易協定,都怪歐盟。脫歐是我們的機會。”

脫歐讓倫敦顯露出空前的窪地效應,敏銳的國際資本已經意識到這個機遇,並蜂擁進入倫敦抄底,其中最大的主力是中國買家。據《證券日報》不完全統計,自2017年5月11日至8月16日,在90天內,中國買家(包括中資企業和港資企業)在倫敦購買房產耗資超過36億英鎊,相當於317億元人民幣。

對中國買家來說,彙率變動意味著人民幣的購買力加強,是去倫敦買買買的絕佳時機。對英國來說,國際資本的蜂擁而入,則帶來了資本、稅收與就業崗位,英國對此樂見其成,在稅收、銀行貸款等多方面給予支持。

有數據顯示,中國擁有至少1000萬元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人已從十年前的18萬人攀升至158萬人,資產配置的需求空前強大。雞蛋不會放在一個籠子,高淨值人士的資產配置是全球化的,而不會局限在一個國家。

中國人海外資產配置的熱門地區,主要是美英加澳,這些國家對外國購房者非常的友好。例如,外國人到英國購房不僅不會被限購,還可以申請英國銀行的貸款,首付只需5%—10%,最高可以貸款75%。

於是,華人投資客的主要去向就是這些國家,重點瞄准倫敦、紐約等超級城市。紐約與倫敦也是當今全球無可爭議的兩大金融中心,在二者的光環之下,第三名有時候可以忽略不計。很多時候,倫敦的排名甚至比紐約還高,凸顯倫敦在全球金融中心的獨特地位。

不僅如此,倫敦與紐約也是全球最頂級的兩大科教文體中心,在全球年輕人心目中擁有無可替代的地位。紐約有哥倫比亞大學、紐約大學,倫敦有倫敦大學學院、帝國理工學院、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紐約有紐約時報,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時代周刊,倫敦亦有大名鼎鼎的泰晤士報、金融時報、經濟學人,兩個城市共同構成全球信息與觀點市場的風向標。

體育方面,紐約是全美四大聯賽運動中擁有球隊最多的城市之一,體育氛圍十分濃厚,倫敦則是英超豪門的超級大本營,除了大名鼎鼎的切爾西與阿森納,還有熱刺、富勒姆、西漢姆聯等一連串的英超球隊。文化藝術方面,紐約有百老彙,倫敦有西區,二者都代表著全球音樂劇創作的最高水准,都是全球頂級的藝術消費中心。

考慮到脫歐的因素,目前倫敦樓市的窪地效應更強,也更受國際買家的青睞。例如,中資企業最近三個月內在倫敦掃貨317億,倫敦金融城的三大地標“小黃瓜”、“奶酪刨子”和“對講機”,除“小黃瓜”外,其餘兩個都已經被被中資企業收入囊中。

那麼,具體來說,中國人到倫敦買樓,主要偏好哪些片區呢?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要搞清楚倫敦大致的空間格局。倫敦和上海、廣州一樣,都有一條大河穿城而過,最好的房子也基本都是沿河而建。在倫敦,這條河叫做泰晤士河,沿著這條河自西向東,主要有三個價值高地:最開始是西區,這是倫敦的老城,也是政治文化中心,相當於廣州的越秀、深圳的羅湖。

從西區出發,沿河而下大概5公里便是著名的金融城,也被稱為“一平方英里”(SquareMile),這是倫敦比較早的金融中心區域。相當於廣州的天河北、深圳的福田中心區。

從金融城繼續向東5公里,便是近年來最當紅的金絲雀碼頭,這是倫敦最新規劃建設的金融中心區域,也是倫敦摩天大樓指數最高、現代感最強的區域,英國最高的三棟建築均坐落於此,包括彙豐銀行塔與花旗集團中心。因為金絲雀碼頭的崛起,倫敦金融中心正在逐漸東移。這相當於上海的陸家嘴、廣州的珠江新成、深圳的前海,都代表了一個城市冉冉升起的新勢力。

三個價值高地中,最受國際資本青睞的是金絲雀碼頭以及周邊區域,包括倫敦、上海、廣州、深圳在內,幾乎所有大城市,最具投資潛力的一定是代表城市新勢力的地方。所以,金絲雀碼頭及周邊區域最近幾年湧現出很多新樓盤,中國買家也集中在這個區域買房。

其中有一個靠近金絲雀碼頭的項目頗受中國買家關注,那就是由全球五大行之首——仲量聯行代理,馬來西亞頂級開發商EcoWorld攜手英國頂級開發商Ballymore集團聯手打造的項目:

City Island

據了解,CityIsland這個項目緊鄰金絲雀碼頭(倫敦第二金融城),因為景觀獨特,價格相對較低,很受年輕人的喜歡。如果在深圳,這個項目就相當於後海與紅樹灣頂級生活區,是南山科技新貴的第一置業選擇。

對中國買家來說,這個項目最大的賣點有四個:

一是景觀頂配,擁有360度水域環繞,視野非常開闊,可一覽金絲雀碼頭和金融城的絕美景致。

CityIsland與02體育館隔河相望,O2被稱為“千禧巨蛋”,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比賽場地,也是世界級大牌歌手演唱會必選之地。值得一提的是項目緊鄰Waterline公園,各種潮汐階地、防波堤、小山和平台點綴其間,讓您與河水親密接觸。

二是交通便利,步行2分鍾即可到達雙軌交換乘站Canning town,乘坐銀禧線(JubileeLine)4分鍾即達金絲雀碼頭,乘坐碼頭輕軌7分鍾到達倫敦城市機場。2018年橫貫鐵路開通後更能39分鍾直達希思羅機場。

三是價格便宜,首付最低只需5%,大約只要19萬人民幣,而且可以申請英國銀行的貸款,利率一般不到3%。相比於金絲雀碼頭,這的價格便宜不少,但生活氣息更為濃厚,為金絲雀碼工作的年輕人提供了另一種品質化的生活方式。

四是品質卓越,除了坐享泰晤士河瑰麗河景,CityIsland的開發商設計團隊在總體規劃設計方面,融合了世界各地最佳濱水城市景觀的設計靈感,包括芝加哥緊鄰Burnham公園的摩天大樓、東京幕張灣的濱海大樓、以及標志性的曼哈頓景觀等。

同時,項目在追求自然生態的同時,也打造出了藝術時尚創意的新領地,正對國家芭蕾舞劇院,讓生活在此的每一個住戶都能感受到濃鬱的藝術文化氣息。與構成社區焦點的各種經典廣場或充滿創意的墨爾本聯盟廣場一樣,CityIsland也將是一座不夜城,Trinity Square常年將舉辦各種活動,吸引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為住戶全天候提供各種娛樂休閑設施。

另外,City Island的所有住戶都將成為CityIsland藝術俱樂部的會員,可享受各種專屬設施和24小時禮賓服務,包括俱樂部、禮賓接待、食品精選店、電影放映室、遊泳池和花園等豐富配套,真正實現一站式生活港的居住方式。

回到文章開頭的問題,英國脫歐,為什麼沒有影響到倫敦作為全球金融中心以及資產配置中心的地位?這要從金融的特殊屬性開始說起。

過去100多年,全球產業經濟的重心的確在不斷地切換,從歐洲切換到北美,又從北美切換到日德韓,現在又切換到中國,未來還可能切換到東南亞與南亞,但有一個產業的重心始終沒有發生大的轉移,那就是金融。這可能與金融的特殊性有關,金融的命脈是信用,是靠譜。

過去100多年,無論世界如何風雲變幻,但全球資本對英國、瑞士等老牌國家的的信賴沒有變,全世界的土豪們無論在哪賺到了錢,都還是想到英國、瑞士去存錢,畢竟這是人家幾百年來攢下來的信用,不是幾次產業浪潮的轉移,或者一次脫歐就可以撼動的。

相比於把錢存到瑞士銀行,全球高淨值人士越來越傾向於購買倫敦、紐約等超級城市的不動產,他們把這個稱之為“房產銀行”。不論是可靠性,還是收益率,都勝過傳統銀行的一串數字。

如果說紐約仍是全球財富創造的中心,那麼倫敦則是全球財富管理的中心,其擁有比紐約更友好的私有產權保護機制,更細致的財富管理服務。這就是倫敦在全球資產配置體系中的獨特性。

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依托,近年來倫敦離岸人民幣市場取得了快速發展,成為亞洲以外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專家認為,面對“脫歐”,倫敦人民幣離岸中心發展尚未受到影響,但要做好長期觀察評估。

英國“脫歐”公投以來,倫敦離岸人民幣市場發展並未受到明顯影響,人民幣外彙交易、人民幣清算業務量,以及人民幣彙率皆保持穩定向好態勢。

自2016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以來,英國人民幣清算業務量保持平穩。系統自動化處理能力繼續保持國際先進水平,清算總量繼續保持亞洲地區以外最大。相對英鎊貶值,人民幣彙率保持穩定。根據建行倫敦分行提供的數據,以2017年2月為例,離岸市場人民幣彙率保持基本穩定,2月28日,中國外彙交易中心(CFETS)人民幣彙率指數為93.84,較1月末小幅貶值約0.40%;受脫歐影響,英鎊延續弱勢格局。人民幣對英鎊中間價、在岸人民幣對英鎊和離岸人民幣對英鎊彙率分別小幅升值1.51%、0.77%和1.22%。倫敦離岸人民幣同業拆借

利率(中國建設銀行倫敦分行報價)繼續回落,2月中國建設銀行倫敦分行隔夜拆出

利率平均報1.5%,與上月持平,1周至1年期拆出利率較上月回落1-3個百分點,反映倫敦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相對充裕。

關於倫敦離岸人民幣中心與人民幣國際化的未來,中國銀行倫敦分行行長孫煜在接受采訪時認為需要從兩方面來看。首先要關注“脫歐”對於倫敦金融中心本身的影響,倫敦金融中心的國際地位必然會影響到倫敦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前景。“脫歐”公投後,不少人擔憂倫敦能否保持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有一些金融機構開始著手備用計劃,逐步在歐洲大陸局。但從金融界的普遍觀點來看,倫敦金融城當前是毋庸置疑的歐洲第一金融中心,也是世界和歐洲彼此連接的門戶。但誰也無法忽視“脫歐”可能對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產生的影響,而其地位的起伏必然將影響倫敦人民幣離岸中心發展。

其次,倫敦近年來非常重視發展人民幣業務,而因為“脫歐”將使其在主觀上更加重視新的市場和機會,這其中既包括發展中英經貿投資關係,將有利於推動人民幣在貿易結算和投資領域的使用;也包括積極投資和開發人民幣計價的金融投資工具,將有利於人民幣保持和提升在交易領域的活躍度。

英媒稱,一位市政府官員預測,法蘭克福可望在英國脫歐後成為縮小版倫敦。此前有一份研究表示,法蘭克福將能創造出數以萬計的工作崗位。這份由法蘭克福主要推廣機構委托進行的調查研究,是對法蘭克福可能新增就業崗位的首份全面統計;與此同時,其主要對手倫敦正在為脫離歐盟做准備。

該研究預測,法蘭克福4年內將迎來1萬名銀行業人士和金融專業人士,而這些人士的到來將可進一步創造出逾4.1萬個工作崗位,包括不動產經紀人、出租車司機和建築工人等。

法蘭克福經濟促進局的負責人奧利弗·施韋貝爾表示:“它不是倫敦城,但或許會成為小倫敦。”

英國脫歐促使倫敦的銀行及投資者研究遷往其他城市的可行性,目的是在歐盟保留立足之地,這樣英國脫歐後也可確保在歐盟區域開展業務時不會有額外成本或貿易障礙。

摩根士丹利、花旗和摩根大通稱,法蘭克福會是他們在英國脫歐之後的歐盟交易基地。

但一些人仍對法蘭克福有所質疑。這座城市在餐飲上頗具吸引力的是蘋果酒和香腸,但夜生活較平淡,而且咖啡館在工作時間基本都是空空蕩蕩。當地常說的一句玩笑話就是,這最好的地方就是機場,因為方便離開。

這項研究由法蘭克福的推廣機構——美因河畔法蘭克福金融中心計劃委托進行。此時,法蘭克福正力圖擺脫小城市的形象,這也是在試圖說服存在疑慮的當地人,歡迎倫敦來的銀行業人士會帶來經濟利益。

許多本地人擔心,他們會被擠出房地產市場,這個城市的房價本已經很高。

在通報研究結果的記者會上,施韋貝爾不得不為法蘭克福曾為市民提供能負擔得起的居所而進行辯護。

自2010年以來,法蘭克福的人口增加逾10%。與此同時,整個德國的樓市繁榮,推動法蘭克福等城市的房價和租金一起大幅上漲。

這份研究報告的作者盧茨·約亨寧稱,不論如何,法蘭克福都更有可能吸引風險和監管專家,而非投資銀行家。歐洲央行總部就坐落在法蘭克福。

根據新華社、中新網、參考消息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脫歐”下的英國中心城市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