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科院“一帶一路”產業聯盟:用中國科技造福民生

中科院“一帶一路”產業聯盟:用中國科技造福民生

由劍橋東方文化學會主辦的“一帶一路中歐論壇”1月31日到2月2日在劍橋大學舉行。

斯洛文尼亞前總統圖爾克(Danilo Turk),中國駐英大使館經商處公參金旭,聯合國議會聯盟主席、英國上議員議員漢內勳爵(LordHannay)、聯合國前副秘書長普倫德加斯特(Kieran Prendergast)、聯合國前通訊聯絡主任莫蒂默教授(EdwardMortimer)、劍橋大學耶穌學院院長懷特教授(Ian White),劍橋大學智庫論壇創始人、英國前國會議員哈伯特博士(JulianHuppert),著名設計師周仰傑OBE等多名中外學者、官員,以及來自中、英、歐洲等多國企業家等出席了論壇活動,共同討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新時代經貿、科技、人文等多領域交流與合作的前景。論壇由劍橋東方文化學會會長董橋聲主持。

圖爾克前總統接受《歐洲時報》訪時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是加強多邊合作、促進各國互聯互通的平台,不僅限於基礎設施建設,也包含很多創新技術交流,比如可再生能源、環境保護、互聯網安全等。各國在合作溝通的基礎上,也需要加強政策性支持。

論壇舉辦時正值英國首相特蕾莎·梅訪華,嘉賓們也對中英關係和脫歐後英國發展趨勢進行了討論。金旭公參介紹了中英經貿發展成果。談及英國首相梅訪華,金旭表示,此次訪華對新形勢下中英經貿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相信兩國經貿合作必將為中英黃金時代貢獻更多黃金成果”。

劍橋大學“一帶一路”國際研究中心聯合發起人德克雷默教授(David DeCremer)、張祥成教授介紹了該中心的工作重點。德克雷默教授認為,中英兩國有悠久曆史淵源,雙方也分別處在發展的新時期,隨著梅首相成功訪華,將推動中英關係“黃金時代”進入加速發展時期。

德克雷默在接受《歐洲時報》記者訪時表示,雖然梅首相沒有代表英國正式和中國簽署有關“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他對此表示遺憾,不過他認為這也可以理解:“梅首相政治魄力不夠,她現在處於一個比較弱勢的政治領導地位,英國面臨脫歐談判,很多現有的經貿規則、政治方面都面臨不確定性,她目前無法給予一個長期而且穩定的承諾,自然也無法簽署一個官方的協議。”

不過他也指出,英國首相梅此次訪華率領了龐大的經貿代表團,簽署了一系列雙邊和經貿協議,並和中國積極地談論了“一帶一路”倡議以及會帶來的影響,這些非常重要,已經對外界釋放了積極信號,而且英方表示,“一帶一路”項目將用正確的方式落實,中英會繼續對話。

張祥成教授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是全球性的發展理念,涉及跨文化、地域交流和不同法律體系等,中心將利用劍橋的學術資源,研究“一帶一路”理論架構,並提供相關咨詢。

近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了《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據悉,這是我國政府在北極政策方面發表的第一部白皮書。更為重要的是,在白皮書中,我國表達了建設“冰上絲綢之路”的願景,並計劃把北極納入“一帶一路”倡議。

那么,建設“冰上絲綢之路”與建設“一帶一路”之間有著怎樣的聯系呢?業內人士指出,此次由我國官方闡述的第一份北極政策的文件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它意味著“冰上絲綢之路”建設將有綱可依、有策可循,“冰上絲綢之路”將擁有“指北針”。

在白皮書中,我國明確表示,願本著“尊重、合作、共贏、可持續”的四項基本原則,願與有關各方一道,積極應對北極變化帶來的挑戰,共同認識北極、保護北極、利用北極和參與治理北極。我國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努力為北極發展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力量,願與國際社會一道共同維護和促進北極的和平、穩定和可持續發展。從白皮書中的四項原則來看,建設“冰上絲綢之路”和建設“一帶一路”似乎有著相當多的類似性。更准確地來說,“‘冰上絲綢之路’不僅僅是關於北極航道的開發,其實還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方向。”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國際研究部主任陳曉晨指出。

實際上,在白皮書中,我國不僅表達了建設“冰上絲綢之路”的願景,還計劃把北極納入“一帶一路”倡議。“一帶一路”涵蓋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包括印度洋、南太平洋、北冰洋方向,其中的北冰洋方向已經被具體化為“冰上絲綢之路”。

陳曉晨認為,與一些國家不同的是,中國參與北極事務是從維護北極為人類服務的角度出發,推進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而不是將其變為博弈的平台、對抗的前沿。他還表示,2017年“一帶一路”已經進入到了2.0版,從原來的歐亞大陸延伸到了北極、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區、非洲等。從空間上看,“一帶一路”早就超越了古絲綢之路;從時間上看,“一帶一路”也不再是複興的概念,它更多的是面向未來,解決人類面臨的一些新問題。而此次出台的白皮書明確體現出,“一帶一路”是打造陸上、天上、海上、網上四位一體的深刻聯通。從上述表述來看,“建設‘冰上絲綢之路’也是‘一帶一路’拓展新疆域,延伸到更廣的地域、更新的領域的表現。”

訪最後,陳曉晨補充強調,無論“一帶一路”如何拓展疆域,其核心還是不變的,“一帶一路”會秉持國際合作中共同發展的宗旨與核心,這也是“冰上絲綢之路”建設的核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深入發掘中華文化中獨特的治理理念、治理智慧同當今時代的共鳴點,突出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共同意願,針對全球治理面臨的重大現實問題和挑戰,提出了全球治理觀、新安全觀、新發展觀、正確義利觀、全球化觀等一系列新理念、新理論、新主張,形成了關於全球治理的理論觀點和戰略思想。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是我國在新的曆史條件下實行全方位對外開放的重大舉措。“一帶一路”重大倡議自提出以來,為經濟全球化提供了新動能,為全球治理提供了新型公共產品,為各國構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平台。

高校是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建設的一支主力軍,在服務黨和國家治國理政中肩負著重要職責和使命。高校深入研究習近平總書記全球治理重大戰略思想、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是落實“四個服務”的必然要求,是履行辦學職能的應有之義,也是加快自身發展的重要契機。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曆史方位中,高校要更好服務國家重大戰略,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更大的貢獻,就需要進一步創新體制機制、整合校內外資源,打造“一帶一路”和全球治理研究的理論高地、智庫高地、人才高地、服務高地、開放高地。

一是問題導向,打造理論高地。近年來,高校掀起了“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球治理研究的熱潮,眾多專家學者對“一帶一路”各方面重大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取得了不少突破。但是,現有研究中還存在一些“盲區”“誤區”,需要進一步理清思路、界定概念、梳理體系。高校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聚焦重大戰略研究、國別區域研究和國際關係研究,深入探討“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球治理方面的戰略性、前瞻性和政策性問題,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理論創新作出貢獻。

二是咨政輔政,打造智庫高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國情多樣,可以多借助智庫等機構力量為決策提供依據。高校要立足新時代、新特點、新變化,分析研判“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球治理中的重大問題,為國家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戰略分析、發展評估、決策建議,拿出專業化、建設性、前瞻性、可操作的政策建議,為“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球治理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持。

三是溝通民心,打造人才高地。當前,我國通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政治、經濟、社會、文化、人文等方面情況的人才還比較匱乏。針對“走出去”,高校要提供政治、經濟、法律、風土人情、曆史文化、宗教習俗等課程,著力發掘和培養一批深度了解沿線國家曆史文化、政策法律、語言習俗並具備開展深度項目合作能力的專門人才;針對“引進來”,可通過設立“一帶一路”國際留學項目,招收政治與國際關係、經濟管理與國際合作、中國語言與文化等碩士專業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留學生,提供“一帶一路”思路理念、規劃設計、管理經驗、案例模式等方面的培訓,吸引更多外國學生來華深造,培養更多知華友華力量,為長期合作培育後續力量。

四是創新驅動,打造服務高地。習近平總書記要求,要將“一帶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繁榮之路、開放之路、創新之路、文明之路。高校代表著創新的力量,要堅持科技創新驅動,以服務決策為中心,形成並充分發揮集成優勢,重點圍繞數字經濟、人工智能、納米技術、量子計算機等領域開展多學科深度融合研究。要加強科技創新合作,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建聯合實驗室和研究中心、設立科研創新合作項目、推動科技人才交流,打造“一帶一路”科技創新合作紐帶。要加快推進科技創新成果轉化,讓科技創新成果能夠更多造福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民眾。

五是放眼世界,打造開放高地。“一帶一路”建設不是封閉的,而是開放包容的;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沿線國家的合唱。高校要秉持開放、包容、平等的原則,積極推動各國高校、研究機構、智庫、企業等多方聯合,通過共同舉辦國際論壇等方式,把“一帶一路”建設和全球治理共商共建共享的思想理念和制度舉措傳播開去,凝聚共識。要搭建更多文化藝術、教育培訓、衛生醫療等交流機制和平台,全面提升與沿線國家的人文合作交流水平,豐富民間交往渠道,展示中國文明、進步、開放的良好形象,爭取民心、彙聚力量。

在有著8000萬人口的傳統農業國泰國,因沒有石油,全國近1000萬輛汽車使用的燃料全部依賴進口;在有著2000萬人口的斯里蘭卡,每年有約1000人死於因飲用水不潔引發的慢性腎病。

2007年,全部使用中國設計標准建造的東南亞最大的木薯制燃料乙醇工廠在泰國落成,泰國開始使用乙醇作為能源,提高農民收入的同時,逐漸擺脫對外能源依賴。2012年開始,在中國優惠金融政策的支持下,斯里蘭卡建設了諸多使用中國研發的水處理技術供水項目,讓清冽甘甜的飲水流進斯里蘭卡千家萬戶。

這些項目僅僅是中國科學院通過技術、服務等輸出的方式,造福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諸多案例中的幾個縮影。

為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建設號召,2017年,中科院發起成立了“一帶一路”產業聯盟,旨在將中科院的成熟技術、產品和服務,通過產業合作輸出到“一帶一路”國家,為該區域的經濟發展服務,實現科技資源共享和經濟利益共贏。

近期,中科院“一帶一路”產業聯盟副秘書長、東方科儀控股副總裁翁熠做客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南海之聲《南海周刊》節目,對話主持人張雪,暢談他對於科技企業助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展的思考。以下為訪談摘要:

主持人:2017年12月,中國科學院在泰國曼穀成立了曼穀創新合作中心,這是中科院在海外設立的第一個以科技轉移轉化為目的的創新平台。為什么會考慮在泰國曼穀成立這個創新中心?您對這個中心未來發展有何期待?

翁:中國科學院作為國家的戰略科技機構提出了科技“一帶一路”的計劃,要把我們從1949年建院以來積累的科學技術、教育資源向“一帶一路”國家分享。創新中心面對東盟十個國家選擇了曼穀。首先,是因為它的地理位置處在中南半島正中央,周圍可以輻射到泰老柬緬越,另外泰國也屬於東盟中發展程度比較高的一個國家,同時在泰國有大量技術需求,所以我們選擇泰國。

泰國也處在一個數字化發展的過程,除了農業技術合作以外,能源技術、環保技術,包括數字技術都是我們跟泰國合作的基礎。

中國科學院有三所大學,分別是中國科學院大學、上海科技大學,還有中國科技大學,我們希望能夠吸引來自東南亞的學生到我們這三所大學來學習,同時也了解中國。

我們希望通過這個中心,可以帶領中國科學院旗下的高技術企業走出去,充分參與國際競爭,把我們在國內成熟的技術應用到海外市場去。

主持人:中科院在海外尤其是東南亞地區有很多科研成果輸出,極大改變了當地國家的民生面貌,成為中國科技企業進軍東南亞市場的典范。能否和我們一起分享一個具體的案例?

翁:泰國有大量的生物制資源,特別是木薯,但木薯之前就是做飼料、做工業原材料的出口,附加值不高,泰國的木薯農民幾乎是泰國整個農業人口中收入偏低的;同時泰國又是一個旅遊國家,對環境要求比較高;泰國沒有石油,要大量進口石油。這三個看似好像不太相關的事情,我們通過專業的團隊找到其中的關聯性:可以用木薯作為重要的原材料,來生產出酒精,酒精可以作為汽油的添加劑,一方面減少尾氣排放,另一方面也可以減少泰國對進口石油的依賴,同時有效地增加當地農民種植木薯的收入。

我們在泰國推廣燃料乙醇,包括參與到燃料乙醇標准的制定中,我們和泰國的石油公司合作,和泰國的相關政府部門合作,直到現在燃料乙醇這個概念在泰國生根發芽、深入人心,到泰國你可以看到所有的加油站都可以添加最少有10%的燃料乙醇氣。

主持人:我們知道中科院在斯里蘭卡成立了一個環境中心。斯里蘭卡當地的飲水質量令人堪憂,很多民眾因為水質的問題患了慢性腎病,這讓斯里蘭卡政府非常苦惱,我們中科院又做出了那些努力?

翁:斯里蘭卡國家人口比較多,是個發展中國家。2014年習近平主席訪問斯里蘭卡的時候,中國科學院和斯里蘭卡簽了協議,主要做這幾項工作:第一就是幫助找原因,據我了解主要是重金屬造成了一些斯里蘭卡人民年紀輕輕就患了慢性腎病,這對斯里蘭卡人的生活質量、壽命有很大影響,但成因是什么,斯里蘭卡的科研人員始終沒有找到,所以我們派出了大量的科研人員幫著找原因。我們還援助了斯里蘭卡大量的水質分析設備,可以讓相關的科研人員去分析水的各種成分;我們還培訓人員。開發適合斯里蘭卡國情的雨水收集、淨水設備。斯里蘭卡中心也是中斯友誼的一個結晶,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

主持人:中科院近期的又一個大動作是成立了“一帶一路”產業聯盟,來助力中國科技企業國際化的發展,能否介紹一下聯盟目前的成員情況?

翁:我們主要服務科學院內的研究機構和企業,特別是企業。一類是科學院的直屬企業,這有幾十家,第二是我們在全國有104家研究所,每一個研究所都轉移轉化,包括自己投資成立了一些所屬企業,有七八百家。科學院還有投資板塊,參投了很多的企業,這四類企業都是我們聯盟服務的對象。

科學院又成立了很多專業的聯盟,比如說綠色城市產業聯盟、先進制造產業聯盟、智慧城市產業聯盟等等。科學院在全球一共了九個中心,我們利用這九個中心作為平台來去尋找當地的需求,當地有需求了,我們這些企業就可以跟進,另外我們也會組織一些出海路演活動。

主持人:這么好的平台,只對中科院內部開放么,有沒有考慮到未來為更多的企業去服務?

翁:這個聯盟是非盈利的,不只對科學院開放,所以只要是科技企業,願意跟著大家一起響應國家“一帶一路”重大倡議,願意抱團出海走出去的,我們都歡迎。

主持人: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的科技企業國際化步伐,面臨著怎樣的機遇挑戰?

翁:科技無國界,我們的科技企業一定不能只看國內市場,國外市場也有很多的機遇。第一,這是一個全新的市場,對於你來講是一個增量市場。第二,有可能會發現新需求,這個新需求有可能跟你原來想象的不一樣。這對整個產品線調整,提升服務都有幫助。第三,通過海外市場拓展,會把人才迅速國際化,人是一個企業發展的最重要的要素。第四,對企業保持基業常青、制度的建設,企業管理的流程等等各方面有幫助。

“一帶一路”給科技企業國際化創造了非常好的機會。因為“一帶一路”大多數域內國家和我們科技發展水平有一點代差,這些國家有大量需求。在信息技術、醫療技術,在環保及其他很多方面,我們都有機會。

主持人:最近有越來越多的中國科技企業打算挺進東南亞市場,請您用過往多年在東南亞國家工作的經驗,給准備進軍東南亞市場的企業分享一些您個人的忠告和建議?

翁:政治是考慮的首要因素,如果一個國家的政治不穩定的話,這會是很大問題。同時要考慮這個市場是不是有一定成長性,還有就是評估風險,如何做到風險的可知可控可承受。另外,要考慮到文化、宗教、當地的法制、環境等一系列的因素。在當地有什么優勢,我的訴求是什么,我的訴求和當地的資源優勢能不能一致等等,都要考慮進去。另外,我建議要找當地的合作夥伴,這樣後期發展起來會比較順利。

根據光明日報、國際在線、中國經濟時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中科院“一帶一路”產業聯盟:用中國科技造福民生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