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我國是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

我國是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

湖南省工業機器人產業示范園區陳列大廳,有一款6軸工業機器人名叫“長沙1號”。長泰機器人公司董事長楊漾拿出一個硬盤狀的黑盒子告訴記者,這就是“長沙1號”的大腦——控制反饋系統,它集成了相關數據的創新算法,具有強大的信息處理能力。這也是業內率先實現機器人算法硬件化,硬件產品智能化、國產化的機器人。

控制系統、伺服電機、減速器是工業機器人的三大關鍵部件,卻長期依賴進口。也正因為如此,應用於汽車制造等領域的六軸及以上高端工業機器人市場,主要被日本和歐美企業據,國產六軸工業機器人全國工業機器人新裝機量不足10%。

不攻克核心技術,何談邁向產業中高端。“2017年,技術創新驅動工業機器人行業顯著轉型升級。”工信部信息中心工經所所長於佳寧接受經濟日報記者訪時說,在關鍵零部件方面,國內廠商攻克了控制系統、伺服電機、減速器等關鍵核心零部件領域的部分難題,控制系統已基本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關鍵零部件逐步實現國產化,這將對降低國產機器人的成本、提升國產機器人的市場競爭力和市場份額產生積極作用。此外,在軟件方面,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等人工智能技術也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機器人本體優化設計及性能評估、高速、高精度控制等技術都取得了顯著進展。

此前,由於核心技術的缺失,六軸及以上機器人是國產工業機器人的難點。而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的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多關節機器人首次成為國產工業機器人銷量第一的機型。“以多關節機器人為代表的六軸機器人比的上升,表明國產機器人產品結構調整升級正在有序推進。”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執行理事長兼秘書長宋曉剛說。

“2010年,武漢美的月產空調50萬台,員工1萬多人;如今,月產55萬台,員工3000人。”美的集團武漢制冷設備公司工程部設備經理劉趁偉說,工業機器人的大規模使用、生產流程信息化改造,讓人均效率每年提升20%。

機器人大量使用,是近年來制造業企業轉型升級的突出特點。統計顯示,自2013年成為世界最大工業機器人市場後,我國工業機器人使用量大幅攀升。2014年全國銷售工業機器人超5.7萬台,增長54%;2015年銷量增至6.8萬台;2016年機器人安裝量更是高達8.5萬台,超過全球新增工業機器人數量的30%。

行業分析機構預測,2017年我國工業機器人銷量將達10.2萬台,累計保有量將接近45萬台,中國本土機器人企業的市場有率從2012年的不足5%,增至2017年的30%以上;2020年,我國工業機器人保有量將達80萬台以上,潛在市場需求價值近5000億元。

工業機器人已廣泛服務於國民經濟37個行業大類,91個行業中類。2016年,3C(計算機、通信設備和其它電子設備)制造業和汽車制造業,在國產工業機器人銷售總量中比分別為30%和12.6%。

不過,旺盛的市場需求,也帶來了行業過熱苗頭。據統計,國內重點發展機器人產業的省份有20多個,機器人產業園區40餘個。近兩年,機器人企業數量從不到400家迅速增至800餘家,而產業鏈相關企業超3400家。其中,僅浙江機器人企業數量就有280餘家。賽迪研究院裝備所所長左世全坦言:“我國機器人產業存在一定程度的過熱,低水平重複建設、盲目上馬的現象在部分地區的確存在。”

“5年後,國內機器人企業能剩下1/5就不錯了,沒有核心技術和核心零部件的生產廠家基本沒有生存空間。”國內一家機器人生產企業負責人判斷。

東北一家汽車企業,購了某國內企業自主開發的焊裝機器人,由於可靠性不夠,生產線一度走走停停。

吉利汽車春曉工廠購沖壓車間搬運機器人,多次考察國內機器人企業,但在載重量、重複精度、控制穩定性上都達不到設計要求,最終不得已選擇了ABB。

上汽通用汽車幾年前曾考慮過國產品牌焊接機器人,精度和可靠性還不錯,但關鍵零部件依賴進口,價格比國外產品高出70%—80%……

“中國工業機器人發展的軟肋有三:國外品牌據了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60%以上份額,技術複雜的六軸以上多關節機器人,國外公司市場份額約90%;作業難度大、國際應用最廣泛的焊接領域,國外機器人84%;高端應用集中的汽車行業,國外公司90%份額。”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公司總裁曲道奎說。

拿到奔馳公司3年焊鉗訂單的捷福裝備(武漢)公司董事長李貴生介紹,他們給華南一家機器人企業開放了焊鉗接口協議,但曆經數月攻關,該企業焊接機器人的可靠性和穩定性始終達不到量產要求。

左世全認為,近年來,雖然在機器人核心部件精密減速器、伺服電機等研發上取得了“點”的突破,並已投產,但我國企業在機器人核心技術方面還有很大差距,可靠性仍需持續提升。此外,對焊接、手術醫療等複雜技術的掌握很不夠,尤其在感知和控制技術、人機交互技術等方面,需加速追趕。

據統計,我國生產機器人的企業超過1000家,其中超過200家是機器人本體制造企業,大部分以組裝和代加工為主,處於產業鏈低端,產業集中度低、總體規模小。同時,各地還出現了50多個以發展機器人為主的產業園區,很多園區存在著重招商引資、輕技術創新、輕人才培養的傾向。

而在產業鏈中高端,日本和德國的優勢明顯。前者的優勢在於工業機器人關鍵零部件(減速機、伺服電機等)的研發技術,後者的優勢在於原材料、本體零部件和系統集成。

從應用領域看,作業難度大、國際應用最廣泛的焊接領域,國外機器人84%;高端應用集中的汽車行業,國外公司90%份額。

“當前,我國工業機器人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積極推進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在‘破’字上下功夫,大力破除無效供給,推動化解過剩產能。”於佳寧說。

針對機器人產業存在重複建設、高端產業低端化、低端產能過剩化的問題,工信部2017年印發了《工業機器人行業規范管理實施辦法》,規定對符合《工業機器人行業規范條件》的工業機器人企業按自願原則實行公告管理,加強行業監測,引導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目前,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東北等地區已形成一定規模的機器人產業集群,並找到了各自的優勢。比如,長三角地區以江蘇、上海和浙江為核心區域,優勢在於雄厚的電子信息技術產業基礎;珠三角地區則有著控制系統的優勢。

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來看,除了“破”,我國工業機器人產業還在“立”“降”字上下功夫。所謂“立”,就是工業機器人的品種類別不斷擴展優化,協作式機器人、雙臂機器人、智能機器人等高端產品實現投產;所謂“降”,就是隨著控制系統、伺服電機、減速器等關鍵零部件的逐步國產化,工業機器人成本進一步降低。

數據顯示,2017年國產工業機器人應用范圍持續增加,已服務於國民經濟37個行業大類,102個行業中類。從應用領域分布看,搬運與上下料依然是首要領域,其次是焊接與釺焊。從銷量看,汽車制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通用設備制造業以及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使用工業機器人的數量最多;此外,以家具制造、食品制造、酒、飲料和精制茶制造業等為代表的輕工行業銷量增速良好,成為新的亮點。

“我國大量制造業企業仍處在‘工業2.0’向‘工業3.0’轉型升級階段,可替代工人繁重體力勞動以及有害環境下作業的中低端工業機器人,市場巨大。”左世全說,2016年上半年,國內產工業機器人60.1%應用在搬運與上下料領域,銷量同比增94.3%;用於切割、磨削、去毛刺等領域的加工機器人,銷量同比增103%。

中低端市場需求快速擴張,產業投資熱情自然高漲。但在曲道奎看來,如何由數量、速度型轉變為質量、內涵型,是當前本土機器人產業發展最大的問題。據報道,廣東東莞從事與機器人產業相關企業超200家,但大多數或購買國外設備集成,或購國外核心零部件組裝,有知識產權的不到1/3。

低端產能一哄而上,相關政府補貼的作用有多大?左世全說,去年,賽迪研究院、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等單位調查發現:不少地方政府部門或通過補貼用戶間接支持,或對機器人生產企業直接給予技改資金、股權投資、首台套保費補助等資金扶持。據了解,2014年以來,東莞連續3年每年安排2億元財政資金,對機器人企業進行普惠性補助;安徽蕪湖市兩年共兌現各類政策資金4.4億元。

“對轉型升級起到明顯促進作用的同時,地方扶持政策可能會誘發一些問題。”左世全說,一是導致重複建設。支持制造業企業購本地設備的政策,使機器人企業遍地開花,造成大量低端產能。二是引發惡性競爭。扶持政策一定程度上造成企業重生產、輕研發,催生一批拿快錢的小散弱企業,引發質低價廉的惡性競爭。三是影響自主品牌形象。調查發現:有地方扶持政策,沒有公開透明的審核標准和流程,企業在設計產品時也缺乏統一規范指標,有的技術尚未成熟便搶先上市,質量參差不齊,削弱了用戶使用自主機器人的信心。

政策優化調整勢在必行。左世全建議:一是落實好產業規范條件和產業發展健康指導意見,促使資源向優勢企業集中,鼓勵產業向高端化發展;二是加強機器人標准體系建設,加快研究制訂產業急需的各項技術標准;三是建好國家機器人創新中心,產學研用緊密協作,解決行業關鍵共性技術問題。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引進來 » 我國是全球第一大工業機器人應用市場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