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東南亞經濟帶必將朝著更高目標邁進

東南亞經濟帶必將朝著更高目標邁進

除東帝汶選出新總統,東南亞各國在2017年均未舉行涉及政府更替的選舉。相對穩定的政局有利於各國努力發展經濟,這一地區經濟發展整體呈現向好態勢。

亞洲開發銀行最近發布的報告把東南亞地區今明兩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均上調至5.2%。此前,這一機構9月預計東南亞2017年和2018年經濟增長分別為5.0%和5.1%。亞開行報告認為,東南亞地區經濟的快速增長得益於強勁的出口和投資。

東南亞經濟向好,“有緣”中國因素。2017年,“路”字當選馬來西亞年度漢字,表明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馬來西亞以致東南亞地區已漸入人心。這項倡議給東盟國家的經濟發展帶來亮色,逐步與《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2025》對接。

這一年,中方承建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中泰鐵路合作項目一期工程先後開工,中新互聯互通南向通道開通運營,多個工業、制造業項目在馬來西亞、老撾、印度尼西亞等國落地,更多合作大可期待。

過去一年,東盟國家與域外大國的關系穩步推進。越南舉辦的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和菲律賓舉辦的第31屆東盟峰會及東亞合作領導人系列會議促成多位大國領導人到訪東盟國家,助推這一區域的對外交往。

經過50年發展,作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的東盟已成長為世界上最成功的的區域組織之一。在“擁抱變革、融入世界”的同時,東盟更加關注自身發展邏輯,強化在地區多邊框架的“中心性”地位、發揮在國際事務中的重要影響力。廣西民族大學中國-東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紅亮認為,總體而言,2017年東盟在對外交往方面呈現多元、平衡、務實的特點。

東盟輪值主席國今年輪到菲律賓,這讓菲律賓總統羅德裏戈·杜特爾特有機會以務實原則拓展外交、推動東盟對外交往。“這顯示東盟國家對外交往步入良性平穩期。”葛紅亮說。

隨著中菲關系繼續向好,中國與東南亞其他國家的務實合作繼續推進。9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訪美前訪華,標志著新中關系撥開雲霧,轉而向好。“毫無疑問,2017年中國與東盟國家的合作取得了實質性進展。”葛紅亮說。

東南亞過去一年仍有不少不穩定因素。除菲律賓等國家的反恐攻勢,受極端思想外溢、武裝分子“回流”影響,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不時逮捕有暴恐隱患的人員,這些人或計劃前往外地,或陰謀在本國制造恐怖襲擊,令恐怖主義威脅時刻存在。基於這種感受,民眾投選“恐”字為新加坡2017年年度漢字。

盡管這一年非傳統安全因素對東南亞地區的影響較為突出,但整體而言,這一地區的局勢保持穩定,特別是南海局勢趨穩向好。8月,中國-東盟外長會達成“南海行為准則”框架,中方為推進“准則”磋商提出的“三步走”設想獲得積極響應,中國和東盟國家共同推動南海成為“和平之海”又邁出重要一步。

展望明年,葛紅亮認為,傳統安全因素對東南亞地區的影響不容忽視。隨著東南亞各國經濟實力增強,這些國家海空力量建設的步伐明顯加快。此外,東南亞一些國家政壇開始出現傳統、保守力量抬頭的態勢,國家政治生態或受影響,這些都是需要繼續關注的動向。

在非傳統安全領域,東南亞今年倒是起了不小的波瀾。伴隨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中東戰場的節節潰敗,一些武裝人員逃逸、外溢至東南亞地區,與一些本土極端組織、反政府武裝組織沆瀣一氣。

這一趨勢,在菲律賓南部馬拉維表現為顯性的武裝奪城、軍事對抗;在印度尼西亞、泰國、馬來西亞等地則呈現隱性特征,如人員暗中流竄、極端思想傳播、資金暗中流動等。

全球反恐形勢的演化及其對東南亞反恐戰略的影響,正推動東盟在政治安全共同體方面作出更多嘗試。如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三國啟動聯合海空巡邏,圍追堵截新形態的恐怖主義滲透。

中國外長王毅訪緬並就若開邦局勢提出分三階段解決的建議。此後不久,若開邦局勢明顯緩解,緬甸和孟加拉國就遣返若開邦流離失所者簽署諒解備忘錄。中方的建設性作用得到國際社會贊賞。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菲律賓東亞峰會上提出堅持發展和安全“雙輪驅動”。東南亞2017年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恰好是對這一中國方案的最好驗證。把穩方向,維護好政治與經濟兩大驅動引擎,“拼車”出行的東盟這輛“十駕馬車”,定能繼續跑快、跑穩。

在“一帶一路”的倡議下,近年來國際貨運班列開行出現常態化,中歐班列開行已達14條不同線路,成為亞歐之間物流陸路運輸骨幹通道。隨著中歐班列物流組織日趨完善,班列沿途地區、國家建鐵路口岸、海關等部門的合作日趨密切,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原來的絲綢之路從商貿之路變成了產業和人口聚集的經濟帶,催熱了鐵路沿線經濟發展、文化交流等。國家與國家、地區與地區之間合作日趨緊密,在全球經濟國際化的大趨勢下,國際班列互利共贏的合作模式成為各國的廣泛共識,中亞班列也應運而生。

首趟中亞班列以中國和越南之間的百年米軌為載體,將中國河口、越南海防為兩個城市緊密連在一起。近年來中越米軌國際聯運一直處於高速增長期,但是由於國際聯運中存在的各種不確定因素,中國需要出口商品運不出去同東南亞需要出口的物品運不進來的情況依然存在。2017年雲南雲天化股份有限公司需出口化肥40萬噸、進口硫磺30萬噸,但由於綜合運輸能力緊張,預計僅能出口化肥20.5萬噸、進口硫磺16.5萬噸。這一情況隨著中亞國際班列的開行將迎刃而解。

隨著中亞國際班列的開行,東南亞企業之間合作逐步加深,中亞國際班列這條鐵路通道連接的不單是河口和海防之間的物流運輸,更是發揮中亞國際貨運班列的輻射作用,打造雲南面向東南國際物流重要樞紐的重要地位,不斷加深中國與東南亞國家與地區之間的貿易、金融、投資與人文交流合作。

同時中亞國際貨運班列采用雙向對開方式,助力國際端企業從單向的進口中國商品到進出口型相結合的轉型,加快推進內外貿一體化進程,從而為中亞國際貨運班列不斷向外延生提供可能,將中國與東南亞經濟的發展緊密的聯系在一起。

在如今以“創新、和諧、綠色、開放、共享”為主題的新時代背景下,通過不斷注入新活力的國際間鐵路貨運物流大通道,東南亞關系必將煥然一新,各國之間合作將向著更大范圍、更高水平發展,東南亞經濟帶必將朝著更高目標邁進。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199IT原創編譯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東南亞經濟帶必將朝著更高目標邁進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