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必將行穩致遠

“一帶一路”必將行穩致遠

埃塞俄比亞在上世紀80年代飽受戰亂、饑荒肆虐,皮包骨頭、奄奄一息的兒童的新聞照片今天還深深印在很多人的腦海。近年來,這個“非洲之角”中心位置的國家經濟連續多年保持兩位數增長。這種經濟變化對像貝紮這樣的埃塞婦女的生活產生了重大沖擊。

經過不到10年的大幅投資,中國成為埃塞俄比亞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中埃經濟關係如此密切,中國企業在該國到處可見。埃塞俄比亞人將中國人稱為“埃塞俄比亞的第87個民族”(該國現有86個民族)。

浙江師范大學非洲研究院的和丹說,中國和非洲國家的經濟貿易往來,一個直接結果就是影響到了非洲女性的基本生活,提高了她們的經濟水平和社會地位,給她們創造了就業機會,讓她們有機會走向自主自立的生活。

隨著中國在埃塞俄比亞的大力投資,女性的就業率大幅提高,產生了許多適合女性賺錢的機會,除了服務業之外,在很多工廠,大部分員工都是女性。比如中資企業華堅鞋廠超過60%的員工都是女性。

中國某大型企業的工程師史先生曾在非洲工作多年。他說,隨著中國投資增加,當地會新增商店、飯店、商攤,這些主要都是婦女在經營。

英國牛津大學移民問題專家米麗婭姆·德森說,雖然這種工作工資並不高,但讓原本在家務農或從事家務的埃塞農村婦女開始接觸社會,並在與中國人的接觸中增長見識,學習了對外打交道的經驗,包括與不同文化背景者來往。

當地女性的收入主要花在家庭和孩子的教育上。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女性有了自己的收入,可支配在自己的發展上,越來越多的女性受到了教育後,變得自主自立,有能力決定自己的命運,有了更多自我發展的機會。

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在會見盧旺達總統卡加梅後表示,中國願將“一帶一路”同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相對接,同非盟《2063年議程》相對接,同非洲各國發展戰略相對接。在此基礎上,把非洲發展同中國的發展結合起來,同亞歐大陸的振興結合起來,同區域一體化和經濟全球化的時代潮流結合起來。“一帶一路”倡議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促進世界和平、和諧、包容和可持續發展,讓世界人民都從中共享和平與繁榮。“一帶一路”倡議吸引了大量中資企業進駐非洲,紮根非洲人民的日常生活,與非洲人民一道,助推非洲走向現代化美好生活。

與此同時,來自安哥拉、肯尼亞、南非等11個國家的智庫代表來到中國,希望探尋中國飛速發展的奧秘,期待從中國智慧中萃取出助力非洲發展的良方。過去,由於殖民統治,非洲是貧窮落後的代名詞,農業生產水平低下,加工制造業薄弱,城市化、工業化進程緩慢。如今,得益於與中國的合作,整齊寬敞的房屋、高速安全的交通、體面穩定的工作進入非洲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國制造和中國標准帶給非洲的不單是亮堂的高樓大廈,更是老百姓實實在在的安居樂業,這成為“一帶一路”在非洲的新名片。

非洲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環節。中國明代著名航海家鄭和率船隊七次下西洋,其中四次曾抵達現在的東非沿岸,傳播了中非傳統友誼,奠定了中非友好合作的基礎。自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埃及、南非、肯尼亞等非洲國家期待同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對接,積極參與在北京舉行的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等對話交流活動,共同致力於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

在埃及首都開羅,城市的髒亂、擁擠和喧囂飽受詬病。早在19世紀,法國文學家福樓拜曾用“粗糲的喉音,類似野獸的吼叫”形容每天在開羅的生活狀態。而自20世紀60年代至今,開羅人口從350萬激增到了2300萬,聚集了四分之一的全國人口,其中1100萬人生活在違章建築中。

為此,埃及政府計劃在開羅以東的45公處建設可容納500萬人的新行政首都,以緩解開羅現在面臨的高房價、汙染和人口壓力。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引領下,中建公司與埃及政府簽署了預算高達450億美元的商務區建設計劃。其中開羅新首都CBD項目是中資企業在埃及市場上承接的最大單個工程,包括1棟345米高的非洲第一高樓、12棟高層商業辦公室、5棟高層公寓樓和2棟高層酒店。

由中建公司承建的從開羅市區到新首都的輕軌項目也正在籌建,這直接解決了兩地的通勤問題。新首都項目還將串聯起蘇伊士運河經濟帶和紅海經濟帶,創造良好的投資和貿易環境,助推埃及民眾生活改善和國家複興計劃。新首都預計在2018年迎來首批居民,“一帶一路”倡議使這個擁有近1400年曆史的文明古都煥發了新的活力,也讓開羅民眾對今後的生活有了新的期盼。

曾在中國留學的埃及女孩阿米娜告訴記者,她十分感謝中國政府和企業為埃及人民作的貢獻,由衷期待中國企業承建的新首都項目,這不僅是因為她曾親身體會到了“中國速度”和“中國制造”的魅力,還因為這可以增進中埃兩國人民的友誼和相互了解。

蓋得起房 乘得穩車

基礎設施落後、經濟過於單一、失業率居高不下是不少非洲國家的現狀。在贊比亞,由於國內相關物資和技術水平的匱乏,建築材料大多依賴進口,裝修一套房屋所需的材料僅運費就要3000美元。以中材水泥有限責任公司為主體投資中國建材贊比亞工業園項目將於今年5月份正式投入生產,水泥磚石等建築材料對基礎設施落後的贊比亞來說意義重大。工業區建成以後,還將直接或間接創造2000到3000個就業機會,當地居民的生活條件將得到根本性的改善。目前有600多家中國投資公司在贊比亞經營,領域涉及制造業、電信、礦業、農業、貿易和建築業。2016年,中國對贊比亞的直接投資達到2.95億美元,為非洲之最。

2015年,在南非曾發生一起惡性火車事故,由於交通信號出現問題,兩輛通勤列車相撞,共造成200多人受傷。南非鐵路建設時間久遠、設施落後、事故頻發,改造升級迫在眉睫。在南非政府看來,中國是全球鐵路交通發展最迅速的國家之一,向經驗豐富、質量優良的中國鐵路企業“取經”是最好的方法。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下,南非國有運輸公司與中國中車簽訂了約600輛機車的購買訂單,加速推進南非鐵路系統升級換代。目前南非政府還規劃了三條鐵路線,計劃連接南非經濟中心約翰內斯堡、旅遊勝地開普敦等重要城市,打通印度洋至大西洋的陸上交通網,初步投資高達130億美元。目前南非政府正與中國企業探討鐵路線的具體合作項目,這是帶動中國高鐵“走出去”和中非經濟合作的又一重大機遇。

電視、手機、網絡已經成為現代社會不可或缺的“三件套”。在過去,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數字電視運營市場主要被法國等國的媒體公司壟斷,每戶平均衛星信號接入費就高達200多美元,月費需要數十美元,這導致很多普通家庭即使買了電視也無法承擔高昂的數字電視節目費。而隨著中國企業四達時代走入非洲,非洲老百姓收看電視的費用大大降低,用戶只需每月10美元就可以收看數十個頻道。這豐富了非洲人民的日常生活,使他們近距離享受現代化進程帶來的便捷和實惠,也打通了非洲大陸與世界相通的“信息高速路”。

目前,四達時代已經在非洲建立起兩套數字電視網絡,覆蓋南部非洲95%以上的人口,注冊家庭用戶超過1000萬。四達時代還積極響應中國政府的號召,推動“一帶一路”人文合作,啟動為非洲30多個國家的一萬多個村落接入數字電視信號、向20萬個非洲家庭捐贈機頂盒的“萬村通”項目。四達時代還將中國的影視劇翻譯成非洲當地語言,讓非洲人民聆聽中國故事、感受中國魅力、學習中國經驗,受到了大批非洲觀眾的喜愛。

教育是阻礙非洲發展的最大桎梏之一,由於收入分配不均,一部分精英在享受教育的同時,大部分民眾卻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教育資源的匱乏導致人才培養面臨瓶頸,工業、農業等各領域發展陷入停滯。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尤其是中非合作論壇舉行以來,在中國全心全意的幫助和扶持下,非洲的教育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中非合作項目不僅給非洲帶去就業,也帶去技術轉移和知識分享,給非洲人民帶去了改變生活的希望。

為了實現非洲的和平、獨立和可持續發展,2012年,中國政府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簽署了一項800萬美元為期四年的信托基金框架協議,旨在支持非洲發展教育質量,培訓優質教師,完善基礎教育。在項目第一期評估取得積極成果後,2017年中國政府提供了400萬美元的額外資金,並將該項目延長兩年,受益國也增至10個。

協議第一期的8個項目國家分別是剛果、科特迪瓦、民主剛果、埃塞俄比亞、利比亞、納米比亞、坦桑尼亞、烏幹達,多哥和贊比亞作為新的項目國家加入了該項目的第二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部門助理總幹事唐虔在總結一期項目成果時表示,該項目對非洲可持續發展具有極大的促進作用,特別是在“提供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讓全民終身享有學習機會”和“教育創新”方面。同時,越來越多的中資企業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的號召,在履行社會責任方面作出了表率,例如龍源電力公司在南非當地啟動了學生助學金項目,已經資助了工業區附近的70名學生圓了“大學夢”。

除了基礎教育,中國政府和企業也大力推進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推進留學、培養人才是“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的重要內容之一。中國路橋公司在修建蒙內鐵路過程中擴建了肯尼亞的鐵路培訓學校,幫助肯尼亞高校開設鐵路工程系,並在施工現場建立技術人員培訓基地,累計培訓當地員工近5萬人次。該公司還聯合北京交通大學,啟動肯尼亞留學生項目,為肯尼亞學生提供到中國的留學機會以及包含食宿、學費的全額獎學金。

2016年,兩批共60名肯尼亞學生來到北京交通大學,開始了為期四年半的學習。2018年3月,該項目又將招收40名學生。北京交通大學負責項目的老師向記者介紹,考慮到留學生的實際情況,學院為他們開設了專門的全英文課程並聘請了專業老師授課,得到了同學們的一致贊揚。北京交通大學還組織了漢語演講比賽、到中國家庭做客等豐富多彩的活動,為他們提供了近距離感受中國文化的機會,也讓他們在中國有了家一樣的感覺。石家莊鐵道大學與肯尼亞等非洲國家合作辦學,大部分畢業生已經成為“一帶一路”上的友好使者和技術骨幹。教育在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民心相通中,既具有黏合劑、助燃劑的功能,又具有“潤物無聲”的人文交流屬性,正在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年底,“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輻射埃及、肯尼亞、烏幹達、尼日利亞、喀麥隆和南非等21個國家,達成39個重大合作項目,涉及鐵路、公路、港口和水電站等17類領域。中國企業已經在非洲建設了100多個工業園區、數千公的鐵路和高速公路、多個機場和發電站。“一帶一路”倡議堅持“適應非洲自身發展、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堅持互利共贏”的基本原則,始終“尊重非洲、幫助非洲,義利相兼,以義為先”,引領中非各領域務實合作,實現了雙方的共同繁榮發展。今年將在中國舉行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在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大背景下,人們有理由期待中非合作為非洲人民和中國人民帶來更多、更實、更好的福祉。

目前,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支持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理會等重要決議也納入“一帶一路”建設內容。但是,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建設仍然存在著一些不清楚、不理解的地方,甚至存在著誤解與曲解。筆者去年對日本進行學術訪問時,在與日本著名高校、智庫以及研究機構的座談中發現,日本對於“一帶一路”的認知不多,且存在偏差。因此,我們仍有必要梳理一下“‘一帶一路’是/不是什么”“‘一帶一路’給世界帶來了什么”等基礎性重大問題,這不僅有助於“一帶一路”的持續推進,也有利於促進中外之間的理解與交流。

“一帶一路”倡議自提出以來不斷拓展合作區域與領域,嘗試與探索新的合作模式,使之得以豐富、發展與完善,但其初衷與原則卻始終如一。這是認知與理解“一帶一路”倡議的基點與關鍵。

“一帶一路”是開放性、包容性區域合作倡議,而非排他性、封閉性的中國“小圈子”。當今世界是一個開放的世界,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導致落後。中國認為,只有開放才能發現機遇、抓住用好機遇、主動創造機遇,才能實現國家的奮鬥目標。“一帶一路”倡議就是要把世界的機遇轉變為中國的機遇,把中國的機遇轉變為世界的機遇。正是基於這種認知與願景,“一帶一路”以開放為導向,冀望通過加強交通、能源和網絡等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建設,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和市場深度融合,開展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的區域合作,打造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區域經濟合作架構,以此來解決經濟增長和平衡問題。這意味著“一帶一路”是一個多元開放包容的合作性倡議。可以說,“一帶一路”的開放包容性特征是區別於其他區域性經濟倡議的一個突出特點。

“一帶一路”是務實合作平台,而非中國的地緣政治工具。“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成為人類共有的曆史財富,“一帶一路”就是秉承這一精神與原則提出的現時代重要倡議。通過加強相關國家間的全方位多層面交流合作,充分發掘與發揮各國的發展潛力與比較優勢,彼此形成了互利共贏的區域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在這一機制中,各國是平等的參與者、貢獻者、受益者。因此,“一帶一路”從一開始就具有平等性、和平性特征。平等是中國所堅持的重要國際准則,也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關鍵基礎。只有建立在平等基礎上的合作才能是持久的合作,也才會是互利的合作。“一帶一路”平等包容的合作特征為其推進減輕了阻力,提升了共建效率,有助於國際合作真正“落地生根”。同時,“一帶一路”建設離不開和平安寧的國際環境和地區環境,和平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本質屬性,也是保障其順利推進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這些就決定了“一帶一路”不應該也不可能淪為大國政治較量的工具,更不會重複地緣博弈的老套路。

“一帶一路”是共商共建共享的聯動發展倡議,而非中國的對外援助計劃。“一帶一路”建設是雙邊或多邊聯動基礎上通過具體項目加以推進的,是在進行充分政策溝通、戰略對接以及市場運作後形成的發展倡議與規劃。2017年5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桌峰會聯合公報》中強調了建設“一帶一路”的基本原則,其中就包括市場原則,即充分認識市場作用和企業主體地位,確保政府發揮適當作用,政府購程序應開放、透明、非歧視。可見,“一帶一路”建設的核心主體與支撐力量並不在政府,而是企業,根本方法是遵循市場規律,並通過市場化運作模式來實現參與各方的利益訴求,政府在其中發揮構建平台、創立機制、政策引導等指向性、服務性功能。

“一帶一路”是和現有機制的對接與互補,而非替代。“一帶一路”建設的相關國家要素稟賦各異,比較優勢差異明顯,互補性很強。有的國家能源資源富集但開發力度不夠,有的國家勞動力充裕但就業崗位不足,有的國家市場空間廣闊但產業基礎薄弱,有的國家基礎設施建設需求旺盛但資金緊缺。我國經濟規模居全球第二,外彙儲備居全球第一,優勢產業越來越多,基礎設施建設經驗豐富,裝備制造能力強、質量好、性價比高,具備資金、技術、人才、管理等綜合優勢。這就為中國與其他“一帶一路”參與方實現產業對接與優勢互補提供了現實需要與重大機遇。因而,“一帶一路”的核心內容就是要促進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對接各國政策和發展戰略,以便深化務實合作,促進協調聯動發展,實現共同繁榮。顯然,它不是對現有地區合作機制的替代,而是與現有機制互為助力、相互補充。實際上,“一帶一路”建設已經與俄羅斯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印尼全球海洋支點發展規劃、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經濟發展戰略、蒙古國草原之路倡議、歐盟歐洲投資計劃、埃及蘇伊士運河走廊開發計劃等實現了對接與合作,並形成了一批標志性項目,如中哈(連雲港)物流合作基地建設。作為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建設成果之一,中哈(連雲港)物流合作基地初步實現了深水大港、遠洋幹線、中歐班列、物流場站的無縫對接。該項目與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發展戰略高度契合。哈薩克斯坦“光明道路”黨主席佩魯阿舍夫就表示,在與“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的對接中,“一帶一路”倡議有效推動了哈薩克斯坦乃至整個中亞地區的經濟發展,為各國在經濟、文化等領域的合作開辟了廣闊空間,創造了更多機遇。

“一帶一路”建設是促進人文交流的橋梁,而非觸發文明沖突的引線。“一帶一路”跨越不同區域、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但它帶來的不是文明沖突,而是各文明間的交流互鑒。“一帶一路”在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加強產能合作與發展戰略對接的同時,也將“民心相通”作為工作重心之一。通過弘揚絲綢之路精神,開展智力絲綢之路、健康絲綢之路等建設,在科學、教育、文化、衛生、民間交往等各領域廣泛開展合作,“一帶一路”建設民意基礎更為堅實,社會根基更加牢固。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認為,“一帶一路”建設非常重要,“它是政治經濟文化上的橋梁和紐帶,讓人民跨越國界更好交流”。因而,“一帶一路”建設就是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為相關國家民眾加強交流、增進理解搭起了新的橋梁,為不同文化和文明加強對話、交流互鑒織就了新的紐帶,推動各國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

“一帶一路”合作范圍不斷擴大,合作領域更為廣闊。它不僅給參與各方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合作紅利,也為世界貢獻了應對挑戰、創造機遇、強化信心的智慧與力量。

“一帶一路”為全球治理提供了新的路徑與方向。當今世界,挑戰頻發、風險日益增多。經濟增長乏力,動能不足,金融危機的影響仍在發酵,發展鴻溝日益突出,“黑天鵝”事件頻出,貿易保護主義傾向抬頭,“逆全球化”思潮湧動,地區動蕩持續,恐怖主義蔓延肆虐。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的嚴峻挑戰正擺在全人類面前。這充分說明現有的全球治理體系出現了結構性問題,亟須找到新的破題之策與應對方略。作為一個新興大國,中國有能力、有意願同時也有責任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貢獻智慧與力量。面對新挑戰新問題新情況,中國給出的全球治理方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而“一帶一路”正是朝著這個目標努力的具體實踐。“一帶一路”強調各國的平等參與、包容普惠,主張攜手應對世界經濟面臨的挑戰,開創發展新機遇,謀求發展新動力,拓展發展新空間,共同朝著人類命運共同體方向邁進。正是本著這樣的原則與理念,“一帶一路”針對各國發展的現實問題和治理體系的短板,創立了亞投行、新開發銀行、絲路基金等新型國際機制,構建了多形式、多渠道的交流合作平台,這既能緩解當今全球治理機制代表性、有效性、及時性難以適應現實需求的困境,並在一定程度上扭轉公共產品供應不足的局面,提振國際社會參與全球治理的士氣與信心,同時又能滿足發展中國家尤其是新興市場國家變革全球治理機制的現實要求,大大增強了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是推進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方向發展的重大突破。

“一帶一路”為新時期世界走向共贏帶來了中國方案。不同性質、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家,其具體的戰略訴求與優先方向不盡相同,但各國都希望獲得發展與繁榮,這便找到了各國共同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如何將一國的發展規劃與他國的戰略設計相對接,實現優勢互補便成為各國實現雙贏多贏的重要前提。“一帶一路”正是在各國尋求發展機遇的需求之下,同時尊重各自發展道路選擇基礎之上所形成的合作平台。因為立足於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基本國際關係准則,聚焦於各國發展實際與現實需要,著力於和各國發展戰略對接,“一帶一路”建設在贏得了越來越多的世界認可與贊譽的同時,也取得了日益顯著的早期收獲,給相關國家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給世界帶來了走向普惠、均衡、可持續繁榮的信心。2016年10月開通的非洲第一條電氣化鐵路——亞吉鐵路(亞的斯亞貝巴至吉提)和2017年5月開通的蒙內鐵路(蒙巴薩至內羅畢),成為中國在非洲大陸承建的兩大極具影響力的世紀工程,受到許多非洲國家好評,被譽為“友誼合作之路”和“繁榮發展之路”。從中非合作的縮影可以看出,“一帶一路”是一條合作之路,更是一條希望之路、共贏之路。

“一帶一路”為全球均衡可持續發展增添了新動力,提供了新平台。“一帶一路”涵蓋了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實現了“南南合作”與“南北合作”的統一,有助於推動全球均衡可持續發展。“一帶一路”以基礎設施建設為著眼點,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推動中國與相關國家的宏觀政策協調。對於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中國家來說,這是一次搭中國經濟發展“快車”“便車”,實現自身工業化、現代化的曆史性機遇,有力推動的南南合作的廣泛展開,同時也有助於增進南北對話,促進南北合作的深度發展。不僅如此,“一帶一路”倡議的理念和方向,同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高度契合,完全能夠加強對接,實現相互促進。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一帶一路”倡議與《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都以可持續發展為目標,都試圖提供機會、全球公共產品和雙贏合作,都致力於深化國家和區域間的聯系。他強調,為了讓相關國家能夠充分從增加聯系產生的潛力中獲益,加強“一帶一路”倡議與《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聯系至關重要。就此而言,“一帶一路”建設還有助於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順利實現。

寫下了《絲綢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一書的英國曆史學家彼得·弗蘭科潘說:“絲綢之路曾經塑造了過去的世界,甚至塑造了當今的世界,也將塑造未來的世界。”作為和平、繁榮、開放、創新、文明之路,“一帶一路”必將會行穩致遠,惠及天下。

根據新華社、中新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一帶一路”必將行穩致遠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