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揭秘朝戰美軍仁川登陸內幕:因懼怕蘇聯和中國?

核心提示:柯林斯和范登堡對麥克阿瑟的說法不以為然,他們認為要不要實施仁川登陸,在仁川登陸要不要投入絕對優勢的兵力,要從全球戰略的角度考慮。如果美軍將主力東調遠東,歐洲對抗蘇聯的力量將被削弱,歐洲將面臨危險。如果北朝鮮的進攻只是社會主義陣營的佯攻,只是為了吸引美國的注意力,讓蘇聯能夠在德國得到戰略優勢的話,美國就中了人家的調虎離山之計了。而且在二戰之中,美國的領袖們也是將世界戰略的重心擺在了歐洲而不是遠東。

揭秘朝戰美軍仁川登陸內幕:因懼怕蘇聯和中國?

麥克阿瑟(前)仁川登陸后得意洋洋(資料圖) 

1950年9月,朝鮮戰爭發生了一場戲劇性的逆轉,因為美軍登陸仁川。仁川登陸成為美國軍事史上的一個著名的登陸行動,是美國軍事史上最值得紀念的軍事勝利。此外,它還標志著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的軍事頂峰。

在美軍投入朝鮮戰場之初,麥克阿瑟就在仔細考慮,在敵后進行一次出其不意的登陸行動。他“大膽的計劃”的第一步是運用空軍力量轟炸朝鮮人民軍的補給線,以斷絕朝鮮人民軍從中國和蘇聯方面獲得的補給,讓朝鮮人民軍的前方部隊與大后方取得補給變得艱難。

在“掐脖子”戰術初見成效,且釜山戰事趨向穩定之后,他就決定在仁川實施登陸行動,把朝鮮人民軍的主力部隊“切斷”在南朝鮮,然后加以圍殲。然后,美國第八集團軍和仁川登陸部隊將發動“鉗形戰術”,美第八集團軍將一路北進,仁川登陸部隊將一路南下,把朝鮮人民軍掐死在“鐵鉗”之下。

不過在1950年夏天的時候,聯合國軍沒有機會實施這樣的行動,當時他們正在釜山防線為“生存”而戰,他們都快被朝鮮人民軍趕下海了。

1950年7月13日,一場美國最高級別軍官云集的會議在東京第一大廈——麥克阿瑟的司令部中舉行。美國陸軍參謀長J·勞頓·柯林斯上將和美國空軍參謀長霍伊特S·范登堡上將從華盛頓趕來參加會議。其他的將領包括麥克阿瑟的參謀長愛德華M.阿蒙德少將,美第八集團軍司令沃爾頓H.沃克中將,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阿瑟W.雷德福德上將。

與會將領們對于仁川登陸計劃爭論不休,麥克阿瑟說他正面臨著一支作戰意志堅決、極富侵略性的敵軍。雖然他不相信蘇聯膽敢發動一場全面戰爭,但是他敢斷言,蘇聯一定通過貫穿中國東北的鐵路系統向北朝鮮提供了大量的作戰物資,美國方面應該“毫不遲疑地、一刻也不能耽擱地”採取一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徹底擊敗朝鮮人民軍,此舉將阻止共產主義在全球的擴散。

柯林斯和范登堡對麥克阿瑟的說法不以為然,他們認為要不要實施仁川登陸,在仁川登陸要不要投入絕對優勢的兵力,要從全球戰略的角度考慮。如果美軍將主力東調遠東,歐洲對抗蘇聯的力量將被削弱,歐洲將面臨危險。如果北朝鮮的進攻只是社會主義陣營的佯攻,只是為了吸引美國的注意力,讓蘇聯能夠在德國得到戰略優勢的話,美國就中了人家的調虎離山之計了。而且在二戰之中,美國的領袖們也是將世界戰略的重心擺在了歐洲而不是遠東。不論如何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對麥克阿瑟孤注一擲的仁川“冒險”并不感冒。

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決定是正確的——麥克阿瑟的仁川登陸無疑是在冒險。別的不說,就說一件事,仁川是世界上海浪潮頭最高的地區之一,有記錄的海浪數據表明,該地區的海浪高度超過了30英尺。而且仁川地區暗礁淺灘星羅棋布,露出水面的小島也是數不勝數,登陸艦很容易觸礁或者擱淺,這里不是一個合適的登陸地點。在這些露出水面的導語當中最大的島嶼是月尾島。朝鮮人民軍已經加強了月尾島的防御。任何試圖通過月尾島海域的艦船都可能遭到攻擊,朝鮮人民軍會攻擊一切向月尾島靠近的艦船。

此外,可用于仁川登陸的水道非常狹窄,海況很不穩定,漲潮的時候海水會快速涌入仁川海域,海流的速度會達到5至6節。

高級將領們在探討麥克阿瑟的仁川登陸計劃的時候,一致認為,任何兩棲登陸行為都是帶有很大風險的,更別提仁川地區不利的地理條件了。毫無疑問,反對的聲音來自于與會各方。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奧馬爾·布萊德利上將提出,在敵人后方進行兩棲登陸的時機已經錯過了。

美國陸軍參謀長柯林斯認為,從戰術的角度覺得在敵人后方進行兩棲登陸的想法很不錯,但是他覺得仁川離朝鮮人民軍的主力部隊太遠了,太在敵人“后方”了,如果登陸部隊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與美第八集團軍匯合的話,敵人的入侵部隊很可能會以很快的速度跑得干干凈凈的;而且,即使登陸行動僥幸得以成功,他們還需要跨越漢江之后才能攻擊首爾。柯林斯將軍建議採取一個更為明智的折中辦法,在仁川以南100英里處的港口城市群山實施兩棲登陸。(這樣既利于與第八集團軍匯合,也不用跨越漢江天險攻擊首爾)

美國海軍方面從技術和后勤層面反對麥克阿瑟的登陸計劃。一位海軍上將說道:“我們可以列出一長串的從海況和地理方面都適合兩棲登陸的地點,而仁川沒有任何優點,卻具備了所有不適合登陸的條件。”

但是麥克阿瑟在仁川登陸的決心非常堅定。在二戰期間,他就經常和美國海軍大眼瞪小眼。對此,麥克阿瑟私下里說過:“海軍總想扳倒我,可是我到現在還屹立不倒。”(麥克阿瑟毫不讓步)到最后,參謀長聯席會議只好勉強同意了這個計劃。

7月23日,美國海軍參謀長佛利斯特P.謝爾曼上將到達東京與麥克阿瑟等人商量具體的細節。和他一同前來的有柯林斯上將和海軍攻擊部隊司令詹姆斯H.多伊爾少將。

【來源:鳳凰歷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揭秘朝戰美軍仁川登陸內幕:因懼怕蘇聯和中國?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