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文物變“網紅” 國寶守護人熱議“如何讓文物活起來”

文物變“網紅”    國寶守護人熱議“如何讓文物活起來”

活化閑置文物,也是另一種文物保護。2017年歲末,隨著《國家寶藏》、《如果國寶會說話》節目的播出,文物變成了“網紅”,這為“文物活起來”帶來哪些啟示?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

要保護利用傳承好民間收藏

“最近熱播的《國家寶藏》和《如果國寶會說話》節目,用‘高大上’的方式挖掘出文物所承載的文化內涵。”近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就如何讓文物“活”起來等話題展開討論。

劉玉珠表示,扶貧要精準,讓文物活起來也有一個精準的問題,要為不同的社會階層,提供不同的文物資源的節目和活動,讓大家都感興趣。

對于以后的具體措施,劉玉珠提出,在激發文博人的創造活力,挖掘存量較大的博物館資源的同時,還要引導民間文物收藏,特別是民間文物的保護利用,來規范文物市場。“民間文物收藏數量很大,參差不齊,要保護利用傳承好這些民間收藏。”劉玉珠透露,目前文物局正在對民間文物收藏進行調研座談,著手起草相關政策,進行正確引導,解決民間收藏中的法律問題、鑒別問題等,使得民間文物更好地為社會服務。

此外,針對文物安全話題,劉玉珠表示,文物安全是文物工作的基礎,要明確地方政府屬地原則,承擔文物安全主體責任,也要細化和落實主管部門主管責任人的責任,必須是誰管理誰負責,誰使用誰負責,出了問題要追責,不能有絲毫含糊。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

國家博物館正在推進智慧國博建設

博物館的館藏和展品數量之間有著巨大差距,《如果國寶會說話》、《國家寶藏》等電視節目的熱播也讓大家思考,如何才能讓這些收藏在禁宮中的文物活起來。

近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電視節目不是唯一的方式,今年國博也會有一些新嘗試,給觀眾驚喜。

王春法介紹,故宮博物院有180萬件藏品,真正展出不到1%,而國博有140多萬件藏品,真正展出大概2萬件,目前確實存在盤活文物資源、讓文物活起來的任務。

他說,去年幾檔文物類電視節目的熱播,給各大博物館都帶來了更多客流量,國博2017年有806萬觀眾,比2016年增加了51萬,“數量增長還是很明顯的”。

王春法說,目前國家博物館正在推進智慧國博建設,採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希望未來能將收藏在禁宮中的文物數據公佈,至少能讓觀眾知道國博中有哪些文物、現在是什么狀況。同時也會和地方博物館合作,在符合規定的前提下實現館際互借,推動展覽的交流機制。

全國政協委員、河南博物院院長馬蕭林

《國家寶藏》播出后 參觀者增加了三分之一

北青報:為什么會參與《國家寶藏》這個節目?

馬蕭林:2017年6月,中央電視臺邀請我們參加《國家寶藏》這個節目,并挑選三件文物。到8月22日,《國家寶藏》的啟動儀式在北京舉行,央視領導和節目主創人員與我們9位館長座談,我們知道,這是一檔央視重點打造的具有原創性、探索性的綜藝紀錄式節目。

北青報:河南博物院有17萬件館藏,為什么挑選了賈湖骨笛、婦好鸮尊和云紋銅禁這三件文物?

馬蕭林:我們起初確定的范圍就是九大鎮院之寶,分別是賈湖骨笛、杜嶺方鼎、婦好鸮尊、玉柄鐵劍、蓮鶴方壺、云紋銅禁、四神云氣圖、武曌金簡、汝窯天藍釉刻花鵝頸瓶。總的挑選標準是其價值在全國同時期文物中獨樹一幟,制作工藝不同尋常,文物背后有故事,還得適合在電視節目進行展示。比如四神云氣圖,這是一幅大型壁畫,而且正在院文保中心做保養,玉柄鐵劍不便頻繁移動,所以它們就被排除掉了。賈湖骨笛距今8000多年,無論是歷史價值、藝術價值,還是科學價值,都是中國乃至世界音樂史上的奇跡,也能反映中原史前考古學文化的卓越成就。夏商東周時期的核心區域主要在河南境內,青銅器量大品位高,也是河南博物院藏品的一大特色,所以我們就重點選擇青銅器。婦好鸮尊出自婦好墓,造型奇特,有故事;云紋銅禁是考古發掘罕見的“禁”類器物,失蠟法鑄造,制作工藝繁復,也有故事。因此就選定了這兩件代表性青銅器。

北青報:有想到《國家寶藏》會變成“網紅”節目嗎?

馬蕭林:《國家寶藏》火得出乎意料。去年12月17日播出的《國家寶藏》第三集是河南博物院,我也是在播出前一周才看到了整片。《國家寶藏》之所以火爆,除了獨特的創意,讓我感觸最深的是,這個團隊在拍攝過程中追求卓越,精益求精。例如,在《一眼千年》MV里,有一個我解開繩子打開畫卷的場景,雖然MV里只有幾秒鐘,但實際拍了四個多小時。

以前在電視看到的文物節目大都是鑒寶類節目,對于我們文物工作者來說,這類節目雖然吸引眼球,但是過多強調了文物的經濟價值,還是希望電視節目更多展示文物所承載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和人文情懷。

北青報:節目播出之后,對河南博物院帶來了什么影響?特別是觀眾量方面。

馬蕭林:節目播出之后,河南博物院的觀眾量比平時增加了大約三分之一,很多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都是沖著節目中播出的三件鎮館之寶來的。我們的主展館現在封閉,準備做抗震加固維修。

北青報:節目變成了“網紅”,博物院成了“網紅”,您也是“網紅”,感覺如何?

馬蕭林:從事文物工作的人,大都比較嚴謹內斂一點。我是第一次在央視如此莊重地錄制這樣的節目,幾位館長都穿著中式服裝,坐在那里還是有點緊張和拘謹,不像平時學術交流的場合大家侃侃而談,不過這也是個新挑戰。當然我也學了很多新知識。

節目播出之后,確實認出我的人多了。有一次我剛走出博物院大門,就有幾位年輕人邊走邊說笑,突然其中一位年輕姑娘看見我大喊“馬蕭林”院長!時常會有觀眾看到我,說這是院長吧。還有一次一位初二的學生拿出明信片讓我簽字,說看了節目來博物院看看國寶,回家以后他還寫了信給我,講了自己小時候來參觀和現在來參觀的不同感受,也給我們提了一些建議。

大家通過電視認識我們,是壓力也是激勵。以后我們的工作會做得更好,給觀眾提供更多更好的文化產品。

北青報:能上節目的藏品畢竟是少數,大量館藏的文物怎么才能“重見天日”?

馬蕭林:未來我們會通過館際交流,舉辦各種專題展覽;主展館重新開放的時候,新的基本陳列將利用現代科技手段,比如引入AR技術、視頻直播等年輕人更喜聞樂見的方式,增加參與互動。此外,我們還會提供一些專家講座、志愿者服務等形式傳播文物信息,并將文物元素融入文創產品當中,滿足觀眾的多樣化需求。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寶藏》總制片人呂逸濤

第二季希望帶觀眾看看海外流失文物

北青報:為什么會想要做這樣一檔節目?

呂逸濤:最開始提出創意是在2015年了,當時我們團隊成員在參加中央電視臺的創意節目大賽,提出了《國家寶藏》,最終拔得頭籌,獲得出國培訓的機會,但當時就是個想法,沒有細化。回國之后,我們把方案落地,后來跟故宮博物院合作,才有了這個節目。

北青報:全國博物館很多,這次出現在節目上的是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館、河南博物院、陜西歷史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浙江省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為什么是這9家?

呂逸濤:他們都是國家級博物館。故宮博物院本身就是,其他8家是中央地方共建的國家級博物館,而且是第一批。所以這次我們就選擇了8家和故宮博物院。節目還會有第二季、第三季,其他博物館也會陸續出現在節目上。

今年第二季已啟動,爭取能早日跟觀眾見面。

北青報:這檔節目跟央視之前的文娛節目風格很不一樣,是怎樣一個創作過程?

呂逸濤:首先明確的是,已經有過的文物寶藏類節目形式,我們都放棄。其次,什么樣的表達形式能讓年輕觀眾更容易接受。整個節目從錄制到推出,我們打磨了兩年,也試過全景式紀錄片、演播室、舞臺等單一的表現方式,但是都不足以吸引關注,讓文物在畫面中繪聲繪色活躍起來。所以最后,我們既有紀錄片、演播室,也有話劇,燈光舞美服化道,是一種打破DNA重組的創新,改變了觀眾的觀影習慣和順序,還創造了“國寶守護人”這個概念。現在,觀眾喜歡接受,說明我們創意是成功的。

北青報:有沒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故事?

呂逸濤:我覺得傳播效果就是個驚喜。特別是年輕觀眾這么認可,變成一個“現象級”的節目。網友在《國家寶藏》的播放頁面,幾乎沒有批判謾罵,更多是夸獎和自豪,什么“此生不悔入華夏”、“來世還生中華家”,這都是我們90后、00后的觀眾給出的評論。

北青報:第二季的節目會不會有所創新?比如跟海外知名博物館合作?

呂逸濤:經過第一季的研判、錄制、傳播,我們已經形成了標準的模板,只會在基礎上進行精準地修正和提高,不會大的調整。而且是我們自己的原創,別人的模仿也不能超越。至于與海外博物館合作,我認為很有可能。今年我們正在做“國家寶藏”品牌的海外推廣計劃,跟大英博物館、大都會博物館都會有一些合作,除了他們的文物,我們也想通過節目帶觀眾看看流失在海外的中華文物,即便他們暫時不能回家,也可以一起看看這些文物“過得好不好”。

【來源:北京青年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文物變“網紅” 國寶守護人熱議“如何讓文物活起來”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