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以真善美為內核,作品才能動人心弦

以真善美為內核,作品才能動人心弦

據新華社消息“繁榮文藝創作”“加強互聯網內容建設”被寫入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如何促進網絡文學創作和傳播健康發展?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作協主席阿來表示,網絡文學不應一味追求產量和點擊量,而需回溯藝術創作的本源,深入人民群眾、貼近社會變遷。

阿來認為,文藝工作者不應過於關注自身,應更多紮根人民群眾、深入現實生活。“不管是哪個國家、哪個時代、哪種類型的藝術,都應該在社會進步中發揮作用,尤其是能夠在凝聚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方面起到積極作用。”阿來說。

網絡小說,從本質意義上來說,也是小說。只不過,發表的途徑不同,省去了開版印刷這一步驟。

除此之外,初稿,初審、審核、校驗、修訂、發表,基本都是這樣一個套路,由於網絡環境相對寬泛,所以,基本上除了幾個很大,很正規的網站,會分的這么細,大部分網站都是初審即終審,校驗即修訂,修訂後直接發表的過程。

我覺得,之所以,網絡小說成為一個有些炸眼的詞彙,主要是因為,前些年傳統紙質媒體,普遍對網絡作家有一種歧視的態度。當然,這幾年好一些,像餘秋雨、莫言、韓寒、錢文忠等等,很多的傳統媒體作家、學者,也開始將作品與網絡銜接起來。

之前,之所以存在“網絡小說不好”,這個刻板偏見的印象,主要還是受當時中國版權意識不強的影響。

各位想一想,動輒上百萬字的小說,一分錢不花,或者就算花,也是幾塊錢,十幾塊錢,然後就能暢快淋漓的讀完整套作品。你讓那些依靠幾十塊錢雜志、幾百元錢套書的人,怎么活?

有人說,你這說法有些偏頗,網絡小說,作者水平參差不齊,作品水平有限,難以與紙質小說相比,吧啦吧啦的。

各位,我覺得這樣說,就是拿共性比特例,對不上茬兒。

你覺得明清寫小說的,靠小說養家糊口的,就吳承恩、羅貫中、曹雪芹、施耐庵這幾個人嗎?是,還有,馮夢龍、淩蒙初、蒲松齡、劉鶚等等第二梯隊的,你再查資料,查所有資料,能列出幾百位,第三、第四梯隊的文學作家,難道就這些人在寫小說嗎?每年科舉考試的莘莘學子有多少?

他們,都當官了嗎?還是,他們也都靠著手的筆,在寫著不同類型的文字,來養家糊口,有的成名了,有的被曆史淘汰了?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性非常的大,紙質媒體的小說,只不過是時代不同而已,傳播通道不同,傳播范圍不同而已。

不說別的,就單單拿三叔的《盜墓筆記》,來和某北方某江的文學小說雜志來比較(不說名字了,事兒多),你覺得哪個更加精彩,更加的有文學性?我一次在圖書館,翻了一本某小說雜志集,面“汙言穢語”、“錯字濫句”,把我嚇了一跳,這,這怎么可能?編輯是不是有些太那啥了啊?

不久前,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中國作家協會聯合在京發了2017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名單,《複興之路》《岐黃》《擇天記》等24部作品入選。從入選作品看,現實題材明顯增多,玄幻類作品也表現出關懷現實的特點。這稱得上一個可喜的轉變。

“文藝只有植根現實生活、緊跟時代潮流,才能發展繁榮;只有順應人民意願、反映人民關切,才能充滿活力”,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語重心長、發人深思。近年來,網絡文學在反映社會生活的廣度和深度上,作出了有益探索,取得了可觀成績。但客觀來說,也存在一些短板和弊病。未來,網絡文學要想贏得讀者肯定,須揚長補短,在現實題材方面繼續開掘,恢複創作與現實的審美關係

首先,現實題材寫作要“在地”。選擇這一題材,反映的往往是作者主動體察生活的態度。但怎樣寫好,並非易事。值得注意的是,題材的本質是材料,但又不完全是客觀的材料,而是帶有一定的主觀性。對材料的選擇和運用,體現的是作者的立場、襟懷和格調。所謂“在地”,就是俯下身去,關注和關心人民的衣食住行、喜怒哀樂;所選的材料、所寫的故事盡量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換言之,“在地”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2017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名單,不乏此類優秀作品。例如,《複興之路》聚焦國企改革和複興,《岐黃》描寫當代醫者的日常生活和心靈世界,《草根石布衣》講述城市底層青年的奮鬥曆程等,充滿積極向上的正能量。好作品,恰如長在肥沃土地上的大樹,在讀者心中立得住、站得穩、傳得開。反之,一些作品熱衷於圍繞豪門恩怨、霸道總裁打轉,情節基本靠臆想和虛構得來,看似是現實題材,實則是披著現實主義外衣的“四不像”之作,很難提供有益的閱讀感受,自然不易為讀者看重。

其次,現實題材寫作要“在場”。所謂“在場”,就是在“現實之場”和“邏輯之場”中。“現實”在文學中有多種解法,例如曆史的現實、當下的現實和未來的現實等。對於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來說,無論反映哪種“現實”,歸根結底都要從社會生活實踐中選材。盡管文學真實並不等於客觀真實,但客觀真實是文學真實的基礎。無論進行怎樣的藝術加工,文學的生活都要遵循客觀世界的邏輯規律。一些網絡文學作品,之所以讓人覺得胡編濫造,就是因為違背了邏輯規律。

我們知道,在小說的創作和閱讀過程中,作者與讀者之間存在一份隱含的真實性“契約”。失去了真實性,小說就不可能得到讀者的信任。這就對作者提出了一定的要求:與所寫的生活保持“在場”關係,盡量寫熟悉的生活,否則容易出現硬傷。現實中,有的作者沒有當過警察,也不去了解警察的生活,所寫的警察故事幾乎全憑捏造,因而漏洞百出。一些作品不顧人物性格和事實依據,任意虛構穿越情節,看似增加了網感,實則給人混亂之感。

最後,現實題材寫作要“在心”。現實是藝術的源泉,是藝術世界的底片。網絡文學要立足於此,反映社會生活,影響世道人心。著名作家謝有順曾說,作為一種“精神的容器”,小說要“解釋世道人心、探索人性、為人類的精神作證”。傳統文學如此,網絡文學亦如此。現實題材網絡文學,除了“在地”“在場”,還要由表及,努力觸及人民的內心世界、靈魂深處,提高大眾的文化品位、審美趣味。這種滲透和熏陶,猶如春風化雨,潤物無聲。

“在心”,意味著不嘩眾取寵,不渲染負面情緒,而是切實把好風向標、唱響主旋律,引導人們自覺追求真善美。以真善美為內核,作品才能動人心弦、傳之久遠。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文藝創作如果只是單純記述現狀、原始展示醜惡,而沒有對光明的歌頌、對理想的抒發、對道德的引導,就不能鼓舞人民前進。應該用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情懷觀照現實生活,用光明驅散黑暗,用美善戰勝醜惡,讓人們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夢想就在前方。”

根據人民網、 光明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傳統文化 » 以真善美為內核,作品才能動人心弦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