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南非汽配市場潛力巨大

南非汽配市場潛力巨大

有“彩虹之國”美譽的南非位於非洲大陸的最南端,同樣也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另一個端點,中國作為南非連續7年的最大貿易夥伴、出口市場和進口來源地,其“一帶一路”戰略使得南非成為未來10年五個重點獲益國家之一。2015年,中國與南非雙邊貿易規模預計約460億美元,前11個月中南雙邊貿易額為409億美元。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南非,與南非總統祖馬共同見證簽署了26項雙邊協議,總價值達940億南非蘭特(約合419億人民幣)。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2016年中南雙邊貿易相對穩定,中國與連續8年成為南非最大的貿易夥伴,而南非則連續7年成為中國在非洲的第一大貿易夥伴。

伊麗莎白港是南非最主要的汽車工業中心,堪稱“非洲的底特律”,福特、通用、大眾等多家汽車公司均在此設有整車或發動機裝配廠。三年前,距離伊麗莎白港新港不到4公的庫哈工業區,迎來了第一家中國汽車制造商——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一汽”)。

每個工作日的早晨,40歲的Mousa Jean PierreKasongso都會穿上藍色制服,告別妻子和四個孩子,趕在7點30分之前進入一汽的工廠。今年是他加入一汽的第11個年頭。一路走來,他已經是一個十人技工小組的組長,時薪從最初的12蘭特漲到84蘭特。

實際上,Kasongso並不是土生土長的南非人,而是從剛果(金)來南非尋求避難的人。2006年,他只是避難者,還不是永久難民,雖然可以合法工作,但每三到六個月就必須在移民局續簽身份。為此,很多公司都不願給他長期工作合同,只有一汽向他敞開了大門。據了解,一汽最多的時候曾雇傭超過10名來自剛果(金)的避難者或難民。

對於他的中國老板,Kasongso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心存感激。“他們願意給每個人進步的機會。他們不指望你一來就什么都會,他們願意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來教你。”他說,“中國人對待工人非常友善,沒有老板的架子,願意跟我們做朋友。”

如今,一汽工廠迎來了新鄰居。北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正在旁邊建一座比“一汽”大五倍的工廠。“2018年北汽南非工廠投產後,將成為南非及非洲一次性投資規模最大的汽車工廠,達產後預計整車及零部件工業增加值約186億元、帶動南非出口貿易金額約為62億元。”中國駐南非大使林松添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說。

“從10年前開始,中國汽車企業開始在南非紮根,一汽是第一家,接下來將是北汽。它們將給南非汽車產業發展注入新的動力。”南非汽車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科瑞·庫澤(CorrieKotze)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指出,盡管很多歐美品牌已經在南非深耕多年,但以非洲為主要市場的中國汽車品牌依然有發展空間。

不過,庫澤同時也指出,南非是汽車種類最多的國家之一,各個品牌競爭異常激烈,這可能會給中國汽車企業帶來一定挑戰,他們需要花時間建立品牌認知度。目前,在南非經營的中國汽車品牌包括一汽、北汽、北奔、江鈴、福田、東風、長城、奇瑞、長安、吉利等。

經曆了三年負增長後,2017年南非新車銷量終於實現增長,達到557586輛,比2016年增長了1.8%。2016年新車銷量下降了11.4%,2015年下降了4.1%,2014年下降0.7%。

南非貿易和工業部門發的數據顯示,2017年,新乘用車銷量較2016年同比增長1.9%,達到368068輛;新廂式輕便貨車(bakkies)、貨車和小巴車的銷量增長了2.6%,達到163346輛。

然而,南非的新卡車市場卻未能如願以償,中型卡車銷量與2016年相比下降了6.4%,至7785輛;重型卡車銷量下降了1.6%,至18387輛。

南非汽車制造商協會(Naamsa)周二稱,2017年的漲勢“令人鼓舞。由於經濟增長低迷,南非消費者可支配收入受到壓力,消費者和企業信心水平較低”。該協會在一份聲明中表示,7月份利率的邊際下降提振了2017年剩餘時間的市場。

另一個利好因素是汽車租賃行業持續強勁的貢獻。汽車租賃行業了2017年新車銷售的16%,以及當地汽車制造商和進口商提供的銷售激勵的數量。

南非出口新車329053輛,相比2016年出口的344820輛,下降了4.6%。國內產量從2016年的600007輛下降到588000輛。

假設全球經濟持續改善,Naamsa 預計2018年南非出口將增長約11%,達到366000輛。國內生產預計將增長8%,達到635000輛。

Naamsa 預計,2018年南非的新車銷量將增長2.6%,達到572000輛。市場各個環節預計都將出現增長。

Naamsa指出:“除非南非信用評級被進一步下調,經濟增長將從2017年的1%左右提高到2018年的約1.9%。這將為國內市場的新車銷售提供支持。”

此外,令人鼓舞的是全球經濟環境積極,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將達到3.7%,這將為行業出口銷售提供支持。”

然而該協會警告稱,企業、政府和勞工必須共同努力,在南非創造一個更有利於投資者的環境,以促進經濟增長。

“近年來,南非經濟持續疲軟,給很多行業帶來了影響,但汽車產業發展得還不錯。”庫澤說。作為南非制造業龍頭,汽車和零部件生產在2016年到制造業產值的33%,對GDP的貢獻達到7.4%。南非汽車產量在非洲地區位列第一,比高達83%。

2016年,南非年產量近60萬輛,是全球第22大汽車生產國,比前一年下降2.8%。當年,共有20個國家的年產量超過100萬輛,其中,中國以超過2800萬輛位居世界第一。多年來,南非一直在向年產量超百萬輛的目標沖刺。但庫澤說,南非可能還要再等上8到10年才能圓夢,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海外的需求。2016年,南非汽車及零部件出口額達到1711億蘭特,到南非出口額的15.6%,創下新的紀錄。

分析認為,南非地理位置優越,基礎設施相對發達,金融、法律體系健全,勞動力資源充裕,再加上制造業種類較為齊全,汽車產品可以低稅或免稅出口歐美,已經受到全球主要汽車制造商的青睞。寶馬、福特、大眾、通用、奔馳、豐田、尼桑均已紛紛在南非設廠。

對於南非汽車業的前景,庫澤指出,盡管南非整體經濟表現低迷,但政府對汽車業政策支持已經發揮作用,如投資享受的關稅減免、禁止二手車進口等,再加上七大OEM(外國七大汽車品牌的代工廠)打下的堅實基礎,汽車業將會在南非經濟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然而,蘭特大幅貶值也給外資企業帶來了挑戰。江鈴南非公司總經理戴維平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我們這種純進口企業來說,這讓我們的成本大幅上升。而我們的銷售價又不能根據彙率變化大幅波動,導致利潤空間被擠壓。”江鈴汽車從2009年起向南非銷售皮卡等乘用車,還沒有建立組裝廠。

無獨有偶,無論是一汽,還是北汽,都把工廠選址范圍從南非7個工業區縮小到伊麗莎白港、東倫敦和德班,最後又都紛紛選擇了庫哈工業區。一汽南非工廠廠長劉世傑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汽車制造商來說,伊麗莎白港具有得天獨厚的經營環境。

庫哈工業區於1999年成立,地1.15萬公頃,由東開普發展公司全資擁有,由庫哈發展私人有限公司運營,並獲得南非貿工部36億蘭特和東開普省11億蘭特撥款。該工業區位於南非東開普省曼德拉灣市以北15公處,距離伊麗莎白港的新港不到4公

為了彌補現行工業開發區的政策缺陷,南非政府於2016年頒特別經濟區法案,現已正式生效。該法案確定了包括伊麗莎白港在內的13個特別經濟區,在特別經濟區的企業可以享受企業稅率15%、投資返還、投資補貼、增值稅和關稅減免、雇傭當地員工獎勵等優惠政策。為了支持特別經濟區的發展,南非還專門設立了融資工具,包括緊急特區基金和開發性融資機構。

當前,南非政府已經宣,要將庫哈工業區升級為經濟特區。一汽和北汽在庫哈工業區的代表均表示,聽說了這個消息但還沒有看到政策有什么變化。但劉世傑認為,這至少說明南非政府對庫哈工業區的重視,沒准整個園區的運作水平會得到提升。

在考察過東開普省的投資環境後,林松添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庫哈經濟特區是迄今為止非洲大陸最具備條件的經濟特區,是中國企業來非洲投資興業的好去處,宜產宜居,期待和支持更多的中國企業到庫哈投資興業。

通過統計數據可以看出,南非的汽車銷售主要有大眾、豐田、福特、奔馳、寶馬等品牌,不像其他東南亞國家,幾乎被日系品牌所壟斷,美國、歐洲、韓國品牌也有不小的份額。由於南非有很多歐洲後裔,大概500萬,人口的1/10,這群人的消費能力不容小覷,法拉利、瑪莎拉蒂等豪車的銷量也不菲。

政府先後制定了多個促進汽車行業發展的戰略性規劃,包括:南非貿易和工業部正式實施“汽車生產開發計劃(ADDP)”,將汽車工業選為重點發展對象,給研發企業提供補貼,對進口汽車階段性下調關稅,對汽車生產所需的進口零配件免稅。根據南非與歐洲(主要是西歐、北歐國家)簽訂的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對歐洲進口汽車實行關稅優惠。

南非在“一帶一路”中據重要地位,對中南經濟合作激發出新的市場空間。自主品牌要想在全球汽車產業中立得住,必須要走國際化發展的道路。南非市場給中國車企留有空間。

已經有中國車企試水,如北汽在南非建廠,

並於今年再投巨資進行工廠擴建;奇瑞在埃及建廠,出口產品輻射南非……相信,今後將會有更多中國產汽車奔馳在南非的大地上。

根據人民網、中國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南非汽配市場潛力巨大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