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智慧戰勝“工程師的噩夢” 北非最長隧道貫通

中國智慧戰勝“工程師的噩夢”   北非最長隧道貫通

隨著挖掘機的一聲轟鳴,最後一塊岩石被擊碎,由中國鐵建中土集團承建的北非地區最長隧道——阿爾及利亞沿海鐵路複線項目甘塔斯隧道全線貫通。

這條長7.3公里的雙洞隧道是首都阿爾及爾和第二大城市奧蘭之間鐵路幹線的控制性工程。中國企業解決隧道挖掘這個最大施工難點後,兩地鐵路複線有望明年通車,這將極大增加現有運量並大大縮短出行時間。

阿爾及利亞北方幹線鐵路沿海而行,連接九大海港,串聯22個省,覆蓋全國一半人口,可謂當地的戰略大動脈。

不過,該鐵路建於19世紀末,年代久遠且繞山而行,最快時速只有80公里。從首都阿爾及爾坐火車出行到第二大城市奧蘭,距離400多公里,至少需要4個多小時。

當地居民亞布拉欣說,“老鐵路速度太慢,出行的時間太長了。現在出行都只能自己開車或坐大巴,路上非常辛苦。如果新鐵路開通了,當然要坐火車,准點又省事兒。”

無論是便利百姓出行,還是擺脫石油等資源出口依賴,轉型為歐洲工業加工的後花園、亞洲產業轉移的承接地、地中海旅遊目的地,阿爾及利亞都需要將北方幹線鐵路改造為一條高運量的鋼鐵大動脈。經過改造和新建後,該鐵路時速將達到160公里,首都到奧蘭兩地通達時間將縮短50%,運力也將大大提高,對促進阿爾及利亞的進出口貿易意義重大。

但是,要保證這條大動脈提速,就必須變“翻山繞行”為“穿山而過”,啃一塊硬骨頭——甘塔斯隧道。

中國鐵建中土集團北非區域事業項目部總經理陳振河介紹,啃下甘塔斯有三難。

工程資料“底子薄”。項目招標採用的圖紙是上世紀90年代的設計資料,數據不全,方案簡陋,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很大。

施工環境“體質差”。甘塔斯隧道處於地中海褶皺帶,圍岩內地應力高,且地應力主方向與隧道走向近乎垂直,這種X形的“力量拉鋸”極易造成隧道變形。隧道地質構造更複雜,主要為泥灰岩夾雜頁岩,遇水迅速膨脹,穩定性極差,工程界稱之為“工程師的災難”。

建材資源還“拖後腿”。阿爾及利亞除了石料比較充足,其他建材都十分匱乏。水泥供應跟不上,一年中至少3至4個月買不到水泥,鋼材、機械全依賴進口,對物資調配挑戰極高。

就因為這三難,雖然招標時來考察的跨國企業不少,甚至不乏來自意大利、土耳其等國的老牌企業,但最終只有中土集團“亮劍”,將包括這個隧道在內的55公里鐵路改造和複線施工項目一舉拿下。

中標只是第一步,真幹起來,還是遇到了大麻煩。泥灰岩在挖掘時是石塊,風吹就成渣土,遇水則成爛泥,是凶惡的“攔路虎”。

2013年7月,隧道出口往前施工800米之時,泥灰岩遭遇湧水,迅速膨脹,拱架出現大規模變形,但是設計方堅持原設計方案不變。一個月後,泥灰岩居然導致結構變形了2米多,隧道拱架斷裂,噴射混凝土開裂、剝落,最強的鋼支護也失效了,法國SETEC工程集團的設計施工方案被證明徹底失敗了。

國際知名企業給出的設計方案失敗了,這個隧道還能做嗎?之前,日本企業在修建東西高速公路時,就因為無法應對泥灰岩地質而造成隧道大塌方,最終敗走麥城。在另外兩個隧道工地上,意大利公司和土耳其公司的兩台盾構機也分別因為泥灰岩難題遭遇滑鐵盧,一直未能複工。那么中國鐵建會成為“災難終結者”嗎?

求人不如求己。中國鐵建火速召集國內專家團隊來阿,2013年9月,借鑒國內鐵路建設經驗,新的設計方案出爐。然而,變歐洲標准的一層支護為中國標准的三層支護,法國監理因為從未見過這種施工法,並不認可,施工陷入僵局。

“中國企業之所以能在阿爾及利亞市場迅速崛起,與其韌性足密不可分。不像歐洲企業,遇到一兩次困難就撂挑子,中企會想辦法解決問題,將效率提高,因而在業主眼中,中企比歐洲企業更有競爭力。”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楊廣玉說。

迎難而上,“中國方案”破解“世界難題”。為了打破僵局,2014年11月,中國鐵建自擔成本主動做了10米的隧道試驗段檢驗支護效果。監控信息顯示,隧道變形得到了控制,中國版“三層鎧甲”的支撐效果完勝歐洲版“單衣”。

因地制宜,“中國方案”融合“歐洲標准”。為了贏得法國監理認同,中國鐵建又主動邀請SETEC公司利用歐洲標准的計算模型重新驗算“中國方案”,將“翻譯版”遞交監理。2015年1月底,方案終於獲得業主、監理的認可,停滯一年半的工程終於重啟。今天,甘塔斯隧道僅拱架用鋼量就相當於1/5個北京“鳥巢”,為北方幹線鐵路挺起了鋼鐵脊梁。

“我們在國內建設培育出的創新能力,在海外實踐中獲得了成功。中國方案終結了泥灰岩這道世界性難題,標志著中土成為非洲市場唯一一家具備泥灰岩地質長大隧道施工能力的企業,提升了中國施工企業參與較發達市場競爭的話語權。”中土集團董事長袁立說。

實際上,盡管甘塔斯隧道施工耗時6年多,但施工進度卻是震驚北非的“中國速度”。除去因監理方因素而導致的項目延緩,中國鐵建先後創下月掘進520米、月掘進870米的當地地下工程施工紀錄。

“盡管施工難度很高,甚至一度停擺,但是我們從未考慮過更換承包商。中國鐵建展現的技術實力讓我們堅信,他們肯定能將這條隧道貫通。”福瑞迪說。

好口碑不僅源自技術實力,更體現在商務適應力上。中國鐵建中土集團甘塔斯隧道項目隧道分部經理李明華介紹,甘塔斯隧道按歐洲標准設計,施工也要“入鄉隨俗”。舉個例子,在國內,所有箱涵建設只要按鐵路專用圖施工就行,而按歐洲標准,每一個箱涵就要100多張圖和計算書,監理審批長達一兩個月,而且每改一次施工方案,都要監理批複。

“事實證明,在實施‘走出去’戰略中,中國企業不僅可以提供‘中國方案’,也能適應‘歐洲標准’,充分展現了創新發展、包容性發展的理念,已經從產業鏈低端走向高端,可以稱得上是具備全球競爭力的國際化大公司。”中國鐵建副總裁汪文忠說。

好口碑不僅體現在商務上,更體現在企業自覺履行社會責任,變“走出去”為“紮下來”。

從項目開工至今,中國鐵建為當地創造就業崗位2450個,目前還有445人在崗。

“我們覺得在中國鐵建工作很體面,不僅收入比原來提高了一倍,還學了技術,這個工程結束後也好找工作。”阿爾及利亞籍員工亞布拉辛,從2011年5月就到項目部工作,見證了不少同胞通過甘塔斯隧道項目成為機械操作手等熟練技工。“我們鎮上的人都知道是中國人在為我們修鐵路,中國人工作態度特別認真,工程質量肯定比別國公司的要好。”

因為中國鐵建的到來,當地居民工作多了,生活環境也更好。項目部附近的郝塞尼亞鎮居民幾乎人人都知道CRCC(中國鐵建的英文簡稱)。居民阿布拉罕姆回憶,2015年一場大雨堵塞了鎮上唯一的排水溝,居民出行的路被淹,老人小孩都不敢出門。接到鎮政府的求援,項目部第一時間派出裝載機、挖掘機趕到現場,晝夜不停地清理了三天。“自從那次清理之後,這條逢雨必堵的水溝至今沒有再堵過。村民都知道中國企業來了,路會越來越好。”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中國網、中新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智慧戰勝“工程師的噩夢” 北非最長隧道貫通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