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在非洲的這種參與程度沒有哪個國家能與之匹敵

中國在非洲的這種參與程度沒有哪個國家能與之匹敵

近日,美智庫魯金斯學會(Brookings)發文稱,非洲商業潛力巨大,西方國家應像中國企業一樣利用這一機遇,創造就業和推進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

2005—2015年,中國對非洲出口增長7倍多至1030億美元。相反,西方國家並未將投資重點放在非洲。2014—2016年,美國對非洲出口從380億美元下降至220億美元;2005—2014年,英國對非投資增長一倍多,達到576億美元,但僅其對非出口總額的2.5%。

非洲國家投資需求巨大。預計到2030年,非洲一半以上人口將居住在尼日利亞、埃塞俄比亞、剛果、埃及、坦桑尼亞、肯尼亞和南非等七個國家;43%的非洲人將屬於中產及以上階級,對貨物和服務需求將大幅增加;家庭消費將達2.5萬億美元,遠高於2015年的1.1萬億美元。

預計到2030年,非洲最有價值產業將分別為食品和飲料(7400億美元)、教育和運輸(3970億美元)和住房(3900億美元);消費品、旅遊娛樂、醫療保健、金融服務和電信也將強勁增長。

非洲經濟能否快速增長主要取決於非盟能否成功推行大陸自由貿易區(CFTA)。CFTA將為貨物和服務創造單一市場,滿足互聯互通的需求,為基礎設施和各個領域提供投資機會。

此外,2030年前非洲另一個主要增長領域將是企業對企業支出,規模將達到4.2萬億美元,高於2015年的1.6萬億美元。其中,規模最大的部門是農業和農業加工。全球60%未使用耕地都在非洲,而非洲全球農業出口份額卻很低。因此,非洲具有很大增長空間,化肥、機械、水利和灌溉系統等領域具有很好投資機會。制造業是第二大部門。非洲具備成為下一個世界制造業中心的潛力。預計到2030年,中國將失去0.85—1億個低成本、勞動密集型制造業崗位,非洲將有機會取而代之。此外,機動車和運輸設備、精煉石油和計算機等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部門在非洲具有更多機遇。

即便擁有豐富的礦產和自然資源、各項基建飛速發展,非洲在多數人眼中仍是遠離創新和科技前沿之地,但專業人士並不這么看。已經有數據表明,機會到來之前,資本正逐漸埋伏進這片等待開發的市場。

根據歐洲風投基金PartechVentures的最新研究,2017年有5.6億美元的風投資金進入非洲,向124家公司提供了128次孵化和發展融資。相比之下,2016年的規模為將近3.7億美元,2015年則為2.27億美元。

雖然投資體量跟矽穀和中國相比並不在一個數量級,但2012年,整個非洲還只吸引到4000萬美元的科創風投資金。到現在,一年53%的漲幅仍可謂驚人,向各路資本清晰地展示著下一個機會的到來。

作為南部非洲經濟表現最好的幾個經濟體,南非、肯尼亞和尼日利亞獲得的融資最多,非洲總融資額的76%。其中,南非以1.68億美元30%,同比大幅增長74%;肯尼亞以1.47億美元的投資規模總體26%,同比增長58%;尼日利亞以1.15億美元20%,但同比僅增加5%。相對應地,這三個國家的主要城市約翰內斯堡、內羅畢和拉各斯已是非洲的科創前沿,這些城市中的初創公司集聚地帶幾乎可比喻為“非洲矽穀”。

不過,2016年,有81%的風投資金集中在南非、尼日利亞和肯尼亞三國。也就是說,雖然目前風投在地域上的集中度仍較高,但較之2016年已有下降,資金開始向三國以外的國家分散。

相較之下,盧旺達、烏幹達、加納、塞內加爾、摩洛哥、喀麥隆和突尼斯等國顯然因為經濟體量較小而無法吸引到更多融資。

在吸引融資領域方面,互聯網、移動技術和支付、信貸和保險等金融服務所有融資規模的約87%。

從融資規模上看,天使輪融資總額為6700萬美元,A輪融資為1.47億美元,B輪融資規模接近,為1.57億美元,而成長型企業得到的融資最多,達1.89億美元。其中,天使輪和A、B輪融資的同比增幅比成長型企業更大。

另一個趨勢是,從融資筆數來看,有73筆融資投入到天使輪,A輪融資有33筆,B輪融資有15筆,對成長型企業的投資筆數最少,僅有7筆。其中,天使輪融資的筆數增幅最大,2016年僅39筆,同比增長近一倍。

可見,越來越多的初創企業在非洲得以孵化,但吸引融資規模較小。融資筆數和融資額均有可觀增長的是正處在A、B輪融資的初創企業。

一方面是投資的進入,另一方面,非洲的創業者也正利用科技吸引投資,並解決著這片相對落後大陸上的諸多挑戰。

比如WoeLabs公司在2013年利用廢棄的電子硬件造出了第一款“非洲制造”的3D打印機;烏幹達的一家公司設計出一款診斷肺炎的背心,能夠快速准確地診斷肺炎,防止錯過治療時機;南非比勒陀利亞大學的團隊利用虛擬現實技術模擬礦井內部環境,對學生和礦工提供非危險環境下的訓練。

“非洲的真正發展需要鐵路。”薩勒表示,非洲國家之間需要建設鐵路網,實現互聯互通,否則非洲內部的貿易就難以展開。“我們需要建設非洲的鐵路。非洲需要電信、橋梁、港口、機場、電廠等基礎設施建設”。

非洲渴望更多的投資,為正加速前行的經濟列車增添新的動力。過去10年,非洲經濟高速增長,這與日益增多的中國投資不無關係。《金融時報》不久前報道稱,中國已經成為非洲外國直接投資的最大來源國。

首都巴馬科擁有一家中國企業投資建設的現代化制藥廠。出席論壇的人福馬醫藥公司總經理李文勝介紹說,該公司投資3500萬美元建成了西非地區技術標准最高的藥廠,在當地生產基礎醫療用藥品。這家藥廠不但結束了馬沒有制藥能力的曆史,還為當地創造了200多個就業崗位。與此同時,藥廠為當地帶來了現代化的管理理念、人才培訓體系。“當地員工都以能在中國企業工作為榮,當地政府經常詢問能否引進更多的制造業企業來到馬。”李文勝說,未來,圍繞該廠還將形成原材料生產的產業鏈,從而帶動當地工業發展。

李文勝表示,非洲國家深知其發展離不開投資,對來自中國的投資非常歡迎。非洲國家不但希望吸引更多的制造業投資,以帶動就業、提高技術水平,也期待教育、金融、衛生等更多領域的投資。中國企業對非洲投資正日趨多元化,參加本屆論壇的中企來自基礎設施、制造業、金融、通信、醫藥等諸多領域。除傳統領域外,中國企業還進軍非洲電商市場,中國手機制造企業甚至為非洲消費者量身定制了智能手機,突出美顏和音樂功能,深受當地消費者喜愛。

麥肯錫的報告認為,中國企業參與非洲經濟的深度和廣度大大超過此前的研究。報告顯示,在非洲投資興業的中國企業超過1萬家,其中90%左右是私營企業,私營企業中1/3是制造業企業。這些中國企業給非洲帶來了緊缺的資本、管理經驗和就業崗位。許多中國企業在非洲開展了長期投資,74%的受訪中資企業對未來發展前景表示樂觀。

報告指出,中國對非投資和商業活動為非洲帶來了三大經濟紅利。一是創造就業和技能培養,中國企業雇用的絕大多數員工都是本地人。二是知識和新技術的轉移,中國企業通過向非洲各國引入新產品和技術,推動了非洲市場的現代化進程。三是融資和基礎設施開發。受訪的50位非洲政府官員表示,中國企業的主要優勢在於高效的成本結構和較快的項目交付速度。

非盟委員會主席法基表示,非洲大陸最為寶貴的資源就是青年,滿足這些人的需要和期望將決定非洲的未來。目前,非洲大陸總人口已經超過12億,約全世界人口的16%,並且非洲人口的平均年齡僅為19.5歲。

法基說,非盟已經認識到青年在非洲未來至關重要的作用,多位非盟官員還盛贊中國為非洲經濟發展作出的貢獻,並表示非洲要實現“2063年願景”,需要和中國加強合作。

“我們非常感謝中國在非洲的投入,這些投入是實實在在的。在投資和基建等多領域,非洲與中國已經有了很好的合作,希望合作將進一步深化。”馬如平說。

“我們將致力於加強與中國在農業領域的合作。中國在農業發展方面有非常豐富的經驗,我們能從中獲益很多。”非盟農村經濟和農業委員約瑟法·薩科說。農業是非洲的支柱產業,貢獻了非洲國內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

根據國際咨詢機構麥肯錫公司日前發的報告,中非經貿關係發展迅猛,中國企業給非洲帶來了投資、管理經驗以及創新活力,從而促進了非洲經濟的發展。報告認為,“中國在非洲的這種參與程度沒有哪個國家能與之匹敵。”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國際財經中心(IEFI) 、第一財經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在非洲的這種參與程度沒有哪個國家能與之匹敵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