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澳大利亞確保它們能夠保持ICO的聯機和保護公民

澳大利亞確保它們能夠保持ICO的聯機和保護公民

近日,澳大利亞證券與投資委員會(後文簡稱ASIC)針對 ICO (代幣發行)頒佈了相關的監管指導文件(Initial coinofferingsINFO 225)。根據ASIC官網的報告顯示,監管機構將依據ICO項目所涉及的行業與業務的差異適配於不同的法律法規。舉例說明,單純的代幣交易將歸由澳大利亞的消費者通用法規(General AustralianConsumer Law,)進行管理,而提供金融產品的ICO項目則受《企業法》(CorporationsAct)的監管。換而言之,ASIC正試圖為投資者提供法律層面的保護,但對於沒有明確定義的ICO項目而言,仍存在監管空白。

大意是,一般情況下,ICO的發行方會為項目的參與者提供一份購買憑證,但是當憑證權益價值會受到發行方的資金池或對資金池使用而造成波動,那么這個ICO項目將歸MIS管理(投資管理辦法)。而在MIS的管理辦法下,參照《企業法》的要求,ICO項目的發行方需要履行信息披露、登記注冊以及獲得監管方許可的義務,也就是說,具有金融屬性的ICO項目未來在交易數字貨幣的時候必須擁有監管層下發的牌照。

其次,參考原有法律法規下禁止投資招股書中的出誤導性或欺騙性陳述,ASIC的文件也指出,對ICO白皮書的監管態度與手段將與招股說明書無異。

最後,ASIC委員John Price表示,如果代幣本身不具備金融屬性,投資者將不受《企業法》的保護適用范圍。

此次ASIC的文件聲明正好在中國政府將ICO徹底關停,且定性為非法的、嚴重影響經濟與金融制度的穩定。無獨有偶,韓國也於這周全面禁止ICO,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佈,對MaksimZaslavskiy及其設立的兩家公司發起民事訴訟,認為其在ICO中誤導並欺詐投資者,出售未經登記注冊的證券資產。

比起中韓與美國,澳大利亞的態度則更為包容,ASIC認為在嚴格的監管下,ICO會是對當下融資渠道的一種補充。

越來越多澳大利亞人開始被ICO投資所吸引,根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最近的報道稱,許多散戶投資者開始在ICO市場上積極交易。

沃倫•斯托克斯(WarrenStokes)今年58歲,是一位散戶投資人。據他透露,大約七年前,當時上高中的兒子竟然每天都能收到裝滿50美元的郵袋,他也是第一次了解到了加密數字貨幣的世界。沃倫•斯托克斯說道:“兒子向我解釋說,他在Reddit論壇上有一個小組,大約有1000人在那個小組裡一起挖礦,老實說,我當時並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阿曆克斯•桑德爾斯(AlexSaunders)從2012年開始進入到加密數字貨幣市場,也是YouTube上的一位播客主。他表示,一些ICO投資者非常瘋狂,甚至開始借錢進行投資。阿曆克斯•桑德爾斯說道:“我聽說,人們開始把自己貸款買房的錢拿出來投資加密數字貨幣。但不幸的是,這些人中很多都是第一次投資數字貨幣,他們缺乏經驗,肯定會經曆一到兩次失敗,而這也是他們必須要學習、應對的困難。”

澳大利亞人尼爾(Neil)今年四十歲,他透露自己已經投資了九個ICO項目。他坦誠,ICO投資有著完全不同的體驗:“有很多騙子會推出一些假網站和虛假的領英個人資料……而且這些信息做的看上去質量很高,就像真的一樣……但實際上,你很難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尼爾覺得,最近ICO的瘋狂可能會逐漸消失,因為如果這種融資方式想要持續發展下去,就必須要證明他們作為真正金融工具的價值。

對於斯托克斯先生來說,一些新晉投資者之所以會有損失,一方面是因為交易引發的心理問題,另一方面還是經驗不足。他說道:“有些人不知道該在什么時候拋售,結果當價格跌到穀底,讓自己虧損的一無所獲。還有些人,看到行情不好就會驚慌失措。”

InvestDigital是一家尋求為加密資產創建資金管理平台並將其商業化的中國初創企業。在2017年聖誕節到新年之間,該公司通過ICO籌集了2300萬美元,InBlockchain,Bixin和Queschain

Capital等都是它的支持者。

去年,澳大利亞證券投資委員會(Australian Securities and InvestmentsCommission)就這類產品發佈了指導意見。該組織似乎願意接受這個新興產業,因此其指導也是積極的,並使澳大利亞成為創業公司推出這種產品的理想地點。

這就是InvestDigital決定在澳大利亞開展這種活動的原因。貝克·麥堅時(Baker McKenzie)律師事務所澳大利亞分公司的合夥人BillFuggle擔任了InvestDigital公司的法律顧問,他指出:“澳大利亞的立場與日本、瑞士、英國和美國等其他先進的國家沒什么實質上的不同,但是,澳大利亞監管機構對加密貨幣更為了解,投入了更多資源來理解這一領域。”

這個領域今後將如何變化尚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對這種新技術更寬容的地區將吸引最多的ICO活動。當然,這種情形有利也有弊。如果一個地區可以通過監管來控制該行業的黑暗面,同時又可以採取平衡的方式維持一個寬松的環境,那么吸引區塊鏈公司就會為國民經濟帶去很多好處。

但是,如果一個地區的政策制定者無法控制其ICO市場上可能出現的欺詐活動和惡意操作,那么吸引這些高科技公司的好處很快就會消失。

延伸閱讀:從直布羅陀到澳大利亞:各國如何處理ICO隨著區塊鏈產生了衍生以太坊的比特幣,這導致了其他一些主要的硬幣分叉或在密碼空間中誕生了新的。然而,隨著這個生態系統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加密貨幣正在蓬勃發展。ICO繁榮。

隨著越來越多的公司加入ICO作為籌款工具,吸引更多個人和投資者的興趣,各國政府和監管機構開始關註。問題是,迄今為止這些迄今為止無管制的投資機會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對投資者沒有保障的情況下。它們大多是在白皮書中作為承諾解決特定區塊鏈的問題。但是,將這些承諾視為承諾並不總是奏效。

對監管機構和政府而言,這些投資機會往往具有危險詐騙的特點,並且主要以懷疑的眼光看待。這導致需要對投資於個人的個人進行監管和保障。這些ICO的監管主要來自全球各地的政府,但他們並沒有遵循任何先例,事實上,各國之間對整個加密貨幣空間的分歧意見已經採取了分化的方式來管理它們。

由於ICO對於許多監管機構來說仍然是一個新現象,關於如何管理和監管它們的法律和規則仍在制定和推廣。事實上,一些政府才剛剛對他們發表任何公開聲明或警告。一些國家一直積極主動,對ICO做出決定- 無論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雖然還有一些組織正在制定規定,因為他們繼續更多地了解其背後的技術,以及ICO對公民意味著什么。

准備好和規范

一些國家很快趕上了ICO,並就如何在國界開展業務作出決定。有些人將他們平分出來,並且有些人已經制定了具體的規則和法律供他們遵守。

中國

國際民間組織最重要的規章之一,而這次是消極的,這是中國處理這些籌款方式的方式。去年中國政府宣佈全面禁止ICO,這對於降低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價格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該禁令由中國人民銀行實施,針對所有企業和個人。這是極端的,因為所有完成資金周期的人都被要求償還資金。

韓國

雖然有傳聞稱加密貨幣禁令是另一個亞洲主要的加密貨幣中心,但韓國官方已經正式禁止ICO。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解釋了他們的決定,稱他們的目標是保護投資者免受詐騙和ICO詐騙日益增加的風險。

俄國

俄羅斯是另一個對加密貨幣和ICO都採取強硬措施的國家。關於對後者的管理,它還沒有最終確定和完成,但是克里姆林宮提出了一些命令。這些命令會影響到諸如注冊幣種,稅收以及證券法律適用等事情。但真正的監管法規定於今年3月份。

澳大利亞

作為最早制定真正ICO規定的國家之一,澳大利亞確保它們能夠保持ICO的聯機和保護公民。澳大利亞監管機構在9月底作出了反應,澳大利亞證券和投資委員會制定了規則。

澳大利亞人的做法是為如何在澳大利亞監管框架內運作,同時鼓勵創新和開發新的金融商業模式提出明確的指導方針。最終,它對於ICO來說是一個積極的框架,但是它們與現有的立法框架保持一致,以保護公民免受欺詐和欺詐性ICO的侵害。

直布羅陀

西班牙海岸外的小型英國領土已成為制定其自己的ICO法規的最新國家之一。直布羅陀政府及其金融服務委員會(GFSC)正在制定其法律草案,旨在規范數字令牌的推廣,銷售和分銷。本條例草案的一個關鍵概念將是一個新概念,將引入“授權贊助商”的概念,該概念應該是“負責確保遵守披露和金融犯罪規則”。

阿布紮比(阿聯酋)

阿聯酋的阿布紮比酋長國還宣佈計劃近期與感染控制主任的規定金融服務監管局願與具有相關資格的機構和參與cryptocurrency行業個人合作(FSRA),根據公告。阿布紮比全球市場承認全球對數字貨幣的需求,指出:“虛擬貨幣雖然不是法定貨幣,但作為商品和服務交換媒介在全球范圍內獲得利益。”

我們

由於美國cryptocurrency市場的規模,和的感染控制主任在該國的增長一直存在需要來自政府,而迅速和嚴厲的監管,尤其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但是,就像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做法一樣,每個國家也有不同的處理ICO的方式。證券交易委員會作為一個聯邦機構,大多認為ICO被視為證券。

為此,沒有禁止或全面封鎖,但如果ICO想要出售這些假定的證券,則預計它們將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注冊並獲得許可。最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參議院的一次討論中暗示,對於ICOS來說,更嚴格的規定更為嚴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傑伊克萊頓指出,證券交易委員會迄今為止看到的每個ICO代表都被視為一種證券。

根據現行規定進行調整

許多國家都挺身而出,至少承認ICO需要由其監管機構來審視。此外,他們中的一些已經開始保持他們的政策一致,同時找出他們的方法。因為ICO在籌款,保證金和獲取資本的方式方面是前所未有的,政府已經將它們視為現有的法規和立法。

加拿大

去年8月,加拿大證券管理員(CSA)發佈了一項聲明,表示ICO將落入控制證券的立法,但也呼籲將這種證券歸類為證券第一。從本質上講,這是一個呼籲那些希望啟動一個ICO在推進之前通過CSA運行它,讓他們逐個處理它。

“任何計劃通過ICO籌集資金的企業都應考慮是否涉及安全。企業還應該聯系當地的證券監管當局“,它讀取。

德國

德國是另一個尚未對ICO進行直接監管的國家,但他們希望任何新的硬幣發行都遵守現行法律,包括銀行法,投資法,證券交易法,支付服務監管法和招股說明書。他們也發出警告,但是ICO存在風險。

“由於缺乏法律要求和透明度規則,在驗證令牌提供商的身份,信譽和信用狀況以及理解和評估投資報價時,消費者可以自行處理。它也不能保證個人數據將按照德國標准進行保護,“一份聲明說。

新加坡

作為ICOs和加密貨幣空間普遍存在的潛在堡壘,已經有一些ICO走向了它的確定,特別是考慮到中國和其他遠東地區的立場。他們的做法目前一直在給予指導,因為他們也發展自己的立場。去年11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提供了一個關於ICO的指南,指出了如何根據現行證券法對這些硬幣進行處理。

國內ICO最近的一句話是,他們不會被禁止,他們也不覺得有任何風險問題。金融管理局一直在密切研究這些發展及其構成的潛在風險。副總理說:“截至目前,在這裡禁止加密貨幣交易的案件並不存在。”

歐盟

在歐盟范圍內,總體而言,ICO的重點是使ICO符合現行立法。與他們抗衡的主要過程是允許ICO在工會內部運作,只要他們遵守反洗錢/了解客戶(AML /KYC)政策。然而,像這一類別的許多國家一樣,歐洲證券和市場管理局宣稱它們對投資者來說代表著高風險。

發出警告

在對ICO提出質疑時,並沒有很多國家沒有提出“慎重處理”的回應。它通常是監管機構呼籲的第一個端口,他們承認他們需要更多地了解ICO如何在其國家運作。

可以理解的是,他們希望ICO能夠在現行立法范圍內運作,並且如果他們決定將它們歸類為證券,也就是說他們遵循這些規定。有幾個國家主要是放手,實際上只提供關於如何處理ICOS的警告或建議。在大多數情況下,這種自由主義的做法大多似乎是監管進入之前的一個起點。

日本

日本在比特幣合法化方面採取了最重要的舉措之一,因為它在2016年宣佈它是合法貨幣。但是,對於ICO而言,日本在控制或管理ICOs方面並沒有採取很多重大舉措。日本對ICO市場採取觀望態度,並發表投資者警告。金融服務局也承認,他們正在關註這一監管方面的國際趨勢。

馬來西亞

去年9月,馬來西亞證券委員會發佈了自己的新聞稿,要求投資者在調查ICO時發出警告。馬來西亞監管機構還警告投資者“要注意ICO計劃涉及的潛在風險。”

台灣

在台灣,金融監督委員會主席古永鏘10月份發表了關於ICO,區塊鏈和金融科技的聲明,但並不是一個警告,而是一個積極的態度。古說,台灣政府打算支持ICOs,區塊鏈技術和Cryptocurrencies的發展和採用,並將其視為合法。

聯合王國

英國允許ICO的運作,但希望他們能夠按照現行的金融法律法規進行管理。最重要的是,還有一些嚴厲的警告。

據“金融時報”報道,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警告稱,ICO不受監管並可能存在欺詐行為,而ICO發行人可能會向投資者提供“不平衡,不完整或具有誤導性的”文件。

根據金色財經、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澳大利亞確保它們能夠保持ICO的聯機和保護公民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