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科技進入美國符合兩國利益

中國科技進入美國符合兩國利益

目前,美國國會正考慮通過頒佈新法規來加強對美投資的審查力度,以防止中國企業接觸到美國敏感的科學技術。同時有報道指出,作為對華“301調查”的一部,特朗普政府將對中國強制技術轉移做出嚴厲處罰。對於有可能損害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中國創新實踐,美國政府需要保持合理的擔憂。但是,我們應該仔細斟酌,不要盲目聽從鷹派(強烈維護國家利益的人)完全封鎖中國技術的倡議。完全封鎖的代價對於中美雙方來說都將十分高昂,因此,在制定任何政策時都需權衡利弊得失。如果我們的市場將中國科技拒之門外,美國消費者將錯過移動支付、生物科技和運輸基礎設施為生活帶來的改變。

美國對華301調查缺乏直接證據。首先,就反映數量來看,美中貿易委員會提供的證言中只有不到20%的會員對於中國在技術轉移方面提出意見,意味著80%以上的大多數會員並沒有就此類問題提出異議。

其次在股權問題上,中國外來直接投資的形式已由中外合資轉變為外商獨資為主。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的報告中提出大約75%的美國企業能夠以100%股權獨資形式在中國開展經營,且不受到合資和股權限制約束。

再次,目前並沒有美國國內產業提交申請書和證據材料就所指控事項予以證明。在2017年10月9日美國對華301調查公開聽證會上,美國企業並沒有太多專注於強制技術轉讓。

根據中國機電產品進出口商會會員企業的反映,301調查所指控內容並不符合實際情況。企業的合資行為、技術轉讓行為皆經自由磋商、平等談判後發起,純屬市場行為,中國各級政府及其下屬部門沒有參與,也沒有進行任何形式的幹預。另外,中國企業在投資和收購項目上擁有完全自主的選擇權,投資收購過程中也不存在中國政府的推動或促進行為。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沒有任何可能和手段強迫美國企業必須將資產和技術轉讓給中國企業。

相反,美國的《出口管理法》對技術的轉讓和出口有非常嚴格的規定,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在美國的《外國投資與國家安全法》和《外國人兼並、收購及接管條例》下也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決定是否批准一個外國人對美國企業的投資並購行為。事實上,中美雙方企業正常的基於市場條件的商業貿易和投資行為,經常遭到美國政府的重重阻礙。

中國在移動支付技術和普及率方面遙遙領先於美國。中國城市中的大多數人都使用智能手機和二維碼來進行支付,從餐廳付賬到繳納水電費,幾乎所有種類的賬單都可以用移動支付完成。阿里巴巴的支付寶(Alipay)和騰訊的微信支付(WeChatPay)是中國消費者廣泛使用的兩大支付平台。2016年,中國的移動支付交易金額達九萬億美元,約為美國市場的100倍。而這一顯著的增長主要發生於過去短短幾年間。

為什么這種蓬勃發展的非現金交易生態能在中國而非美國發展起來?首先,中國人口眾多,智能手機和移動網絡普及率迅速增長。2016年,中國智能手機用戶超過六億,相當於美國人口總數的兩倍,而龐大的用戶數量正是實現網絡效應的關鍵因素。但或許更重要的是,傳統的信用卡支付方式從未真正在中國紮根,這使得中國可以直接躍進到移動支付領域。美國現有的Visa和Mastercard在本土市場收益頗豐,且陳舊的支付系統尚能滿足市場需求,因此,這兩家企業並未有意做出改革。移動支付在中國萌芽生根有天時地利的條件,且不受制度上的阻礙。

現在,中國的科技巨頭正考慮將他們的移動支付系統推向海外。2017年中旬,阿里巴巴和騰訊紛紛進入了美國支付市場。起初,他們的戰略是服務中國遊客,但兩家企業有更大的野心。如若貿易或投資政策阻礙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進入美國,那么美國消費者將錯失許多便利。除了方便消費者,中國的移動支付技術手續費較低且無需卡片及刷卡機,從而減輕了小型企業主的經濟壓力。因此,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出現可能會迫使如Visa和Mastercard等企業將價值返回給消費者,並在競爭加劇的情況下加快創新。由於構建與中國相似的移動支付技術費用高昂,所以美國很難自然產生提供類似服務的企業。2016年,美國企業支付的信用卡手續費逾880億美元,若減免掉這一部分費用,消費者將受益良多。

中國用於生物科技和醫藥研發的支出,以及在療法和藥物研究方面仍落後於美國,但中國強大的人口力量正推動著該產業迅速發展。中國約有14億人口,人口老齡化問題嚴峻,並已成為世界第二大藥品市場。同時,中國的癌症和糖尿病病例多於其它國家。這是個巨大的市場,該領域的中國企業紛紛崛起想要填補這一市場空缺。大量曾任職外國生物科技和醫藥公司的專業人士,以及源源不絕的中國STEM(即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系)畢業生也為這些企業提供了充足的人才支持(中國每年的STEM畢業生人數約為美國的八倍)。

雖然總體上美國仍處於領先地位,但中國開發的一些尖端藥物、醫療器械和療法顯示出該國在產業創新方面的潛力。例如,總部位於北京的百濟神州生物科技公司(BeiGene)研發的多款抗癌藥物已進入最後測試階段,這使得該公司可與全球知名制藥公司角逐,如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MyersSquibb)、默克(Merck)、艾伯維(AbbVie)、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總部位於深圳的華大基因(BGI)目前研制的基因測序設備可媲美全球領先的美國Illumina公司。此外,中國正在全球范圍內對幾種前沿的生物技術進行臨床研究,包括CRISPR基因組編輯技術,以及治療帕金森和其它疾病的幹細胞療法。如今,中國不僅為全球生物技術和制藥行業提供了原創研究,且增強了該領域的競爭,這將造福更多消費者。

中國高速鐵路的建設發展表現出其加強本土基礎設施建設的決心。短短十年間,中國耗資3600億美元完成了長達22000公里的高速鐵路建設,其營運里程已超過全球其它國家的總和。此外,中國政府還計劃增加數十億的投資用於鐵路建設,目的是使高鐵於2020年覆蓋全國五分之四的主要城市。隨著中國大規模進行鐵路和其它方面的基礎設施建設,如今,中國相關企業的產業制造水平改善顯著,並能夠提供世界級的、具有價格優勢的運輸技術。

據世界銀行估算,中國高鐵系統每公里的建設成本為1700萬至2100萬美元;歐洲的建設成本為每公里2500萬至3900萬美元;加州高鐵項目第一階段為192公里,由於施工難度較大,建設成本為每公里逾5000萬美元。此外,像中國中車(CRRC)和比亞迪(BYD)這樣的中國企業,已成為向全球提供清潔軌道車和電動客車的領導者。這兩家公司都在美投資了數百萬美元用於廠房建設,並為當地創造了大量工作崗位。他們生產的車輛供應給洛杉磯、波士頓等城市。中國其它主要基礎設施建設企業的子公司,如中國建築美國公司(ChinaConstruction America)也在美國市場受到了關注。這些企業不僅提供具有競爭力的價格,並每年向美國勞工支付數千萬美元的薪資。

眾所周知,美國老舊的運輸基礎設施亟待翻新。預計到2030年,美國基礎設施所需的投資總額將超過兩萬億美元,其中,一半以上將用於提升高速公路和橋梁的承載能力,另外20%將用於改善公共交通。就美國未來的需求來說,中國所擁有的技術專長將為加強美國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回報提供巨大幫助。不僅如此,與中國合作還能為美國的基礎設施項目帶來可觀的資本和材料投入。美國限制中國基礎設施建設技術的政策將使美國納稅人付出真正的代價。

盡管還未在全部高科技領域佔據主導地位,但中國正快速取得進展,並在許多技術領域達到領先水平。中國的市場規模使其自然而然地成為全球創新價值鏈的重要組成部分,並且,中國在創新方面與日俱增的主導地位是以自由市場為基礎,而非產業政策或政府補貼扶持。雖然美國政府需要謹慎對待安全風險和其它合理的關切,但不應阻礙中國科技進入美國以及兩國的創新合作,否則將損害本國民眾和企業的切身利益。

要求技術轉讓的個別案例符合國際慣例。根據中國《反壟斷法》的“第二家供應商”要求,對於涉及到國民經濟發展的產品和服務的技術,有關企業合並後形成市場壟斷,要求技術轉讓。例如,美國輝瑞並購美國惠氏時,中國商務部要求合並企業向中國企業轉讓豬疫苗的技術專利。

中國要求開放源代碼的規定符合國際通行做法。國際上有不少國家都出於維護國家網絡安全的目的,要求企業與監管部門分享源代碼,以便納入政府採購目錄。中國要求開放源代碼是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以防止黑客攻擊,但不意味著技術轉讓或外溢。如同在專利制度中的技術公開一樣,在公開的同時政府監管部門有責任保護相關企業的技術和知識產權,但對於這些產品在商業和民用市場沒有特別的要求和限制。例如,由於Win7採用了和windowXP不同的雲服務的功能,政府採購目錄沒有包括Win7,但該操作系統在中國的商業市場上可以合法銷售。

中國沒有使用過國際通行的標准性專利強制轉讓條款。按照國際慣例和商業實踐,各國對於標准性專利,要求擁有者依法合理轉讓使用權。這意味著在電子信息等高新技術領域,基於技術的快速發展和行業標准的變化,各國政府相關部門可以對於標准性專利實施強制性授權,而這也包含在中國《專利法》之中。但目前中國還沒有使用過標准性專利強制轉讓條款。

根據人民網、21世紀經濟報道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國科技進入美國符合兩國利益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