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埃紡織業應利用雙方資源實現共同發展

中埃紡織業應利用雙方資源實現共同發展

創建於1919年的無錫一棉紡織集團(下簡稱“無錫一棉”),如今是國內棉紡織行業的“排頭兵”。企業共擁有60萬紗錠、600台織機,年產高檔紗線3萬噸、高檔織物5000萬米,年產值20億元人民幣。

在經曆了智能化、精品化、精細化等“全方位改造”後,“百年工廠”無錫一棉如今也在思考如何尋找新生機、如何走好“下一個一百年”。今年無錫一棉將圍繞國際化、智能化、證券化、精品化及精細化這“五化”開展工作。

無錫一棉董事長、黨委書記周曄珺介紹,通過對工廠的智能化改造,如今無錫一棉的生產效率在亞洲同類企業中領先,10年前每1萬紗錠用工300人,現在則只需要16人左右。企業出產的高檔面料更是暢銷國際市場,諸多國際一線的奢侈品大牌均是其長期客戶。無錫一棉計劃這兩年繼續加強技改、管理等方面的工作,以期實現每1萬紗錠用工5至8人的目標,達到世界最先進的水平。

無錫一棉擺脫傳統產業“低端、低效”的印象,在用工需求上也有所體現。現在無錫一棉對一線操作人員的需求連年減少,與此同時,對設備維護保養、技術研發等具有專業性知識和技能的高端人才需求日益增多。

“公司今年在埃塞俄比亞開辟新項目後,對我們的要求也會越來越高,今後涉及遠程指導、控制一塊,需要更多的專業人才來參與。”在無錫一棉工作了18年的裴申榮就職於信息研究中心,他坦言無錫一棉作為一個有著近一百年曆史的老企業,如今非但不“遲緩”,還很“新潮”,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仍非常大。

裴申榮所說的“新潮”,是指無錫一棉今年首次走出國門,在埃塞俄比亞設立了新的紡織項目。

周曄珺說,今年1月中旬,無錫一棉(埃塞俄比亞)紡織有限公司項目已在埃塞俄比亞德雷達瓦國家工業園區舉行開工典禮,此舉也標志著無錫一棉這個“百年工廠”開始走出國門尋找發展的新生機。

“無錫工廠部分狀況良好的原有設備可以轉移到非洲工廠使用,通過利用非洲工廠的土地、用電、人力等資源優勢,不僅拓展了海外中端市場,也為今後佈局海外奠定了基礎。”周曄珺說,新的一年,“國際化”也是無錫一棉工作的重點方向之一。

據悉,無錫一棉(埃塞俄比亞)紡織有限公司項目總投資2.2億美元,規劃建設30萬紗錠,分2期進行。該項目產品定位為中高檔紗線,主要配套國內外高檔色織、針織、家紡的產品市場,可提供3000人就業、實現年出口創約2億美元,最終形成中國建設、一棉模式、非洲生產、全球銷售的格局。

中非貿易研究中心分析,在中非政策支持下,越來越多的中國傳統企業走進非洲,利用非洲充足的人口紅利、土地資源等優勢進行共贏發展。紡織業是埃塞俄比亞的重點產業,由於埃塞俄比亞的生產成本更低,瑞典服裝零售商H&M、英國連鎖超市Tesco等跨國企業已經或計劃在埃塞建立服裝加工廠。

江蘇省紡織工業協會會長謝明女士表示:無錫一棉(埃塞俄比亞)紡織有限公司項目是中埃紡織合作的又一成果。埃塞俄比亞作為東非經濟引擎之一,近年來把紡織服裝業作為最重要的工業行業加以扶持。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可對接埃塞俄比亞的工業化需求,為中埃紡織產能合作帶來新的發展機遇。此次項目的開工建設,對完善埃塞俄比亞紡織產業上下遊配套將發揮積極作用。只要利用好中埃雙方資源共享的潛力和取長補短的空間,就一定能夠合作共贏,實現共同發展。

埃塞投資委員會主席費頌提到:這一投資項目不僅能夠促進埃塞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為當地和周邊居民提供的就業機會,還會將埃塞俄比亞進一步推動成為非洲紡織服裝行業的領跑者。最後他再次重申:EIC、埃塞政府會全力全程支持無錫一棉的此次項目。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國紡織行業積極建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紡織行業的合作關係,尋求全產業鏈的合作機會。當前,紡織業的一些產能合作項目已經落地並初具規模,大批投資合作項目也在積極策劃,加速實施階段。作為東非經濟引擎之一,埃塞俄比亞制造業近年來得到了長足發展,尤其是以紡織服裝為代表的輕工制造業。

“一帶一路”倡議可對接埃塞俄比亞的工業化需求,為中埃經貿合作提供新的發展機遇。在當前形勢與機遇之下,中埃紡織行業之間應當利用好雙方資源共享的潛力和取長補短的空間,實現共同發展。

埃塞俄比亞位於非洲東部,東與吉布提、索馬毗鄰,北接厄立特亞,西同南蘇丹和蘇丹交界,南與肯尼亞接壤,有“非洲屋脊”之稱,國土面積114萬平方公,平均海拔2500米,四季如春,年平均溫度16攝氏度。埃塞俄比亞經濟以農牧業為主,農牧產品出口總值90%以上。咖啡、皮革、鮮花、芝麻等為主要出口貨物;工業產品主要依靠進口。埃塞俄比亞對外實行改革開放,是非洲經濟發展速度最快和最具有投資潛力的國家之一,也是非洲最穩定、安全的投資國家之一。2016年,埃塞的國內生產總值625億美元,同比增長8%,人均國內生產總值613美元,通貨膨脹率7.3%,外債總額231.7億美元,外儲備30.8億美元。

中國與埃塞建交47年來,兩國關係持續穩定發展,經貿合作關係進一步加強。從2007年到2016年,埃塞對中國的商品出口額平均每年增幅達28.2%;同期,中國埃塞的進口商品貿易額也從24%提高到了33%。2016年,埃塞俄比亞從中國進口商品貿易額約為51億美元,對中國出口商品貿易額超過3億美元。埃塞俄比亞對中國出口的商品主要包括農產品、皮革等,而從中國進口的商品主要有紡織品、鋼材和電子產品等。近年來,隨著中非產能合作進一步深化,大批中國企業走進埃塞,不僅承建大型工程,還在當地投資建廠,極大促進了中國和埃塞俄比亞雙邊貿易的發展。

盡管埃塞俄比亞工業基礎較為薄弱,剛剛開始工業化進程,但中非關係世代友好,在當前世界經濟形勢疲軟的背景下,中非貿易合作一定會持續增長,中國將會成為埃塞工業化道路中吸引投資的主要國家。埃塞政府會給予投資者大力的配套政策支持,主要包括:低電價、零地價、免關稅、所得稅、增強基礎建設、簡化政府服務流程等方面,同時,埃塞作為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擁有相對較低的國際市場准入政策,望2025年埃塞能成為非洲的紡織制造中心,歡迎更多的中國企業紮根埃塞,互利共贏。

作為東非地區大國,埃塞在投資環境方面擁有諸多得天獨厚的優勢:水利資源豐富、生物多樣性特征明顯、勞動力資源豐富、市場潛力巨大等。此外,世界多國對埃塞出口產品給予程度不同的優惠,如對華出口商品享受4700多個稅號的免關稅待遇,美國和歐盟的產品免關稅免配額的政策等,對周邊及美歐國家出口具有一定的便利。

1. 擁有清晰的工業發展藍圖、充沛的勞動力儲備、便捷的國際市場准入

埃塞有著較為穩定的政經環境,投資的政治風險較小。政府高度致力於促進投資並保護投資;由總理親自牽頭成立埃塞俄比亞投資委員會,制定相關投資政策,出台第二個五年規劃《增長與轉型計劃(GTP)II》,力圖實現經濟結構的轉型與升級。過去14 年,埃塞的年均GDP 增速約11%,是全球同期發展速度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外商直接投資(FDI)增幅46%,是非洲最具活力、最大的FDI 吸收國之一。

埃塞是非洲人口第二大國,人口超過9000萬,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3%,其中城市人口約20%,工作年齡人口超過5000萬,每年新增勞動力約230萬人,勞動力豐富。埃塞將發展教育、提升國民文化素質和培養技術人才作為政府工作重點之一,全國實行10年義務教育,公立大學的入學人數約8萬人,國民受教育程度良好。

埃塞作為東南非共同市場、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區等區域組織成員,作為最不發達國家,還享受《非洲增長與機遇法案》(AGOA)和歐盟“除武器外全部免稅(EBA)”協議等關於非洲產品免關稅、免配額的政策,對周邊及美歐國家出口具有一定的便利;此外埃塞出口至中國、日本、加拿大、土耳其、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絕大多數商品均不受關稅、配額限制;對印度出口享有優先市場准入待遇。其擁有著戰略區位和稅費的絕對優勢。

2. 不斷完善的基礎設施和人才發展體系

埃塞政府花費巨資改善鐵路、高速公路、供電、供水等基礎設施條件。新落成的亞的斯亞貝巴到吉布提電氣化鐵路、正在建設的非洲最大水電站——埃塞俄比亞複興大壩、不斷完善的公路交通以及世界一流水平的埃塞俄比亞航空網路,都為埃塞的工業發展提供了有利支撐;埃塞政府十分重視教育,目前全國有50所綜合類大學,在校生超過50萬人;擁有1300多所技校和培訓學校,每年新增入學人數達到100萬人,為工業發展提供了很好的智力支持。

3. 戰略佈局園區建設和配套優惠政策

埃塞政府擬在2015~2019年規劃建設10個工業園,2016~2025年間累計開發10萬公頃工業園用地,建設2000萬平米園區廠房。目前,埃塞境內已建成工業園4座,在建工業園項目9個(含擴建項目),正在招標中的工業園4 座,擬建工業園超過8 座,發展勢頭遠超預期。而以佈局工業園區的模式從全產業鏈的角度來發展紡織業是埃塞政府的設想和規劃。

2016 年7月開園的阿瓦薩工業園,地130公頃,由埃塞政府投資3億美元建設,擁有世界一流的配套基礎設施,用零排放綠色環保標准,已成功吸引美國服裝業巨頭PVH 集團及其10餘家上遊供應商入駐,成為埃塞工業園發展的程碑和旗艦項目。埃塞政府希望引進更多的服裝企業,以此來刺激對面料需求,從而激發對原材料,如棉花等的種植,目前已有包括無錫金茂、江蘇陽光、無錫一棉和山東如意等大量中國紡織服裝企業陸續落戶各工業園區。

入園制造企業可享受以下優惠:①享受8~10年的所得稅減免;②對進口資本貨物、建築材料、不超過資本貨物價值15%的零配件、用於生產出口商品的原材料以及汽車免征關稅及其他稅收;③政府在園區內提供一站式服務;④在免稅期內發生虧損可延後結轉,在所得稅免稅期屆滿後,再最多延長一半免稅期;⑤在園區內建廠房和住所,以象征性低價提供60~80年的土地租賃;⑥為企業員工提供安全進入、勞工許可、居住證明等快捷服務;⑦通過特定出口企業計劃提供通關便利,即進口原材料可直接從海關站點運至工廠。目前中資企業已成為建設和投資工業園的絕對主力,並將為推進埃塞工業化進程、豐富互利共贏的中埃經貿關係作出更大貢獻。

4. 具有比較競爭優勢的人工和能源成本

(1)人工成本。埃塞人口眾多,有充足的勞動力,潛在勞動力資源豐富,薪資水平較低。普通勞動者月工資30~70美元,熟練技術人員70~130美元,高級管理人員130~350美元。而肯尼亞普通勞動者為140~160美元,孟加拉國為70~90美元,越南為150~170美元,中國則為400~500美元。因此,埃塞的用工成本具有很強的競爭力。

(2)水電等能源成本。埃塞水資源豐富,著名的尼羅河流經埃塞本土,由於國土高低落差較大,又為水利發電帶來了便利,水電資源優勢在非洲首屈一指。用電方面,埃塞電力公司是全國唯一的電力供應商和銷售企業,工業用電按照工廠的種類來劃分,電價從0.02~0.04美元/度,各大工業園均有可靠的綠色能源供應,並且政府出資為每個工業園配備變電所;用水方面,凡提供集中供水的城市,按用水量計費。沒有自來水供應的,需要自己打井供水,免繳稅費,打一口井的價格在2~3萬美元。由於埃塞沒有冬天,一年四季日照充足,風能和太陽能也是良好的清潔能源,未來的開發與應用前景較好。

此外埃塞俄比亞出產的棉花質量較好,並且擁有巨大的有機棉花種植潛力。適宜棉花生產的土地超過320萬公頃,但目前開發度不足10%,未來發展潛力巨大。

5. 投資面臨的問題

盡管埃塞俄比亞發展紡織服裝業的潛力巨大,但埃塞國內紡織和相關配套基礎薄弱,產能合作需綜合考慮土質、水質、溫度及濕度、勞動效率、物流運輸、政策時效、供電穩定性、市場去向、服務部門辦事效率等因素。

(1)產業鏈配套問題突出。目前埃塞具有支持出口型企業的導向政策(企業80%的產品在埃塞境內加工成終端產品並最終出口,即視為出口企業),生產企業所需要的面輔料基本依賴進口,導致制造周期較長,不能滿足要求嚴格的快速反應訂單,由此產業鏈抱團進入才能攤低中間環節成本,最大限度發揮政策紅利。

(2)物流成本居高不下。盡管埃塞政府正在竭力完善配套,但目前的狀況仍不盡如人意,其中物流運輸是一個很大的制約因素。埃塞俄比亞政府限制外資進入物流運輸行業,由本國企業提供的物流運輸、倉儲、清關等服務水平尚低,價格又居高不下,整體物流價格比中國要高得多。

(3)勞動力生產率有待提升。與世界制造業主流國家相比,埃塞工人的勞動生產率依然處於較低水平,需要更多的技能培訓以提升其勞動生產率。

(4)外管制依然趨緊。近年來,由於大宗商品價格低迷造成出口創收入降低,埃塞俄比亞的外儲備極為短缺,很多生產企業因為無法獲得外而停產,埃塞俄比亞中央銀行取比爾貶值15%的措施,以刺激出口,增加外收入。埃塞俄比亞規定款不能超過5000美元,進口貨物超過2000美元需要裝運前證明。因此,有意願在埃塞投資的企業要提前進行投資架構的設計以及財務上的用安排。

埃塞政府的願望雖好,政策措施的實施過程卻總免不了打折扣,比如亞吉鐵路已經建成並具備通車能力,但因為配套設施與措施沒有到位,運價與清關政策亦遲遲沒有決定,未能正式開通運營。此外,由於埃塞俄比亞債務負擔較重,近期有多筆到期融資需要償還,這也讓中資企業對投資埃塞更加謹慎。有意“走出去”的紡織服裝企業,需綜合考慮各種因素,結合企業自身實際,進行國際佈局

根據人民網、中新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埃紡織業應利用雙方資源實現共同發展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