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聚焦美加息:貨幣政策繼續逐步正常化是適當的

聚焦美加息:貨幣政策繼續逐步正常化是適當的

美聯儲在3月貨幣政策會議上保持緊縮立場,自2015年12月以來第六次上調基准利率。投資者更為重要的是聚焦美國經濟(穩健度)基本面而非今年精確的加息次數。

在3月貨幣政策會議上,美聯儲上調基准利率(聯邦基金利率)25個基點到1.50%至1.75%范圍。這是市場一直預期的結果。

這是鮑威爾接掌美聯儲主席後的首次會議,因此很多觀察者迫切想知道他的方法或發佈風格是否會有所不同。雖然他的講話比他的前任耶倫更為簡潔,但其通訊或方法並沒有與上一屆徹底背道而馳。該會議釋放出一個連續性信號,而且市場似乎從中感到很欣慰。

市場觀察者將剖析鮑威爾的講話和美聯儲的經濟預測之間的細微差別,來判斷接下來的發展,但美聯儲的政策決定似乎將繼續循序漸進並根據數據來調整。在每次會議上,美聯儲的官方聲明很少有大變動,但近幾個月確實有陳述經濟前景已增強,這一點值得關註。

美聯儲每個季度都會更新其經濟預測,從中可以看出美國經濟基本面在持續改善。

• 美聯儲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測從之前的2.5%上調至2.7%。

• 美聯儲2018年通脹預測(基於個人消費開支)維持1.9%不變,但預期2019年將緩慢上升至2.0%。

• 美聯儲2018年失業率預測從之前的3.9%小幅下調至3.8%。

• 美聯儲堅持2018年加息三次的預測,將目標聯邦基金利率定為2.1%,但預測到2019年結束時該利率將升至2.9%,高於之前的預測2.7%。

最近市場一直猜測今年美聯儲會加息三次還是四次。美聯儲最新更新的貨幣政策“點陣圖”仍反映今年總共加息三次,也包括最近的一次加息。

雖然,2019年和2020年的預測比12月發佈的預測稍顯激進,但緊縮步伐依然保持適度。

我們認為,今年加息三次還是四次可能並不那么重要。美聯儲決策者已反複聲明,他們的行動將以最新數據為基礎,因此這些預測只是指引。

更重要的是經濟基本面,我們認為美國經濟看起來相當穩健。借著稅改和短期財政刺激這些東風,2018年及進入2019年經濟增長看起來依然極為樂觀。

就業市場維持強勁—美聯儲主席表示,過去三個月平均每月增加240,000個崗位。消費者情緒也非常穩定。企業環境可能會受益於稅改。另外,環球增長環境也有支撐。

在此健康經濟背景下,風險在於通脹開始升溫的速度是否會快於美聯儲的預測。今年較早時候,股市在通脹及利率將升得過高過快的恐慌聲中波動加劇。

雖然我們預期利率及通脹可能會繼續上升,但兩者的升勢有可能會循序漸進,而且這種漸進的變動應該不會讓市場脫軌。美聯儲認為通脹並沒有任何加速的跡象,在強勁的經濟背景預測下,這對於投資者而言將是好消息。

美聯儲從之前的2.8%上調至2.9%的“較長期”利率一直存在爭論。從曆史上看,這依然是低利率,投資者不應對此憂慮過重。

誇爾斯在東京舉行的一個會議上表示,自去年第二季度以來,美國經濟增長顯示出更強勢頭,而失業率處於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最低水平——除了從1999年到2000年的一段短暫時期以外。

“在這樣的經濟大背景下,考慮到勞動力市場強勁,而通脹很可能只是暫時疲軟,我認為貨幣政策繼續逐步正常化是適當的,”誇爾斯表示。

美聯儲近來發出的信號表明,其越來越有決心提高短期利率,官員們在1月會議上強調需要“進一步”收緊政策。雖然美聯儲新主席傑伊·鮑威爾上任之際適逢金融市場陷入一輪波動,但央行官員們表示,市場波動並未影響他們的加息計劃。

進一步加息的理由之一是新增的財政刺激正在注入本已處於充分就業狀態的美國經濟。在1月底舉行的上一次利率制定會議上,美聯儲多名政策制定者表示,國會的1.5萬億美元減稅計劃的影響盡管仍不確定,但“在近期產生的影響可能比之前想象的要大一些”。

額外的公共支出將加大刺激力度,可能使年度預算赤字最早在明年就超過1萬億美元。在美聯儲1月會議後,美國國會同意在未來2年將可自由支配支出的上限提高3000億美元。

誇爾斯表示,企業支出正在增加,而去年12月國會推動通過的減稅措施有望增強經濟勢頭。“也許現在說這話有點早,但過去5年來困擾美國經濟的投資‘旱季’可能終於即將結束,”誇爾斯在發言中表示。

“最近幾個月通過的稅收和財政措施可能有助於維持經濟增長勢頭——在一定程度上是通過增加需求,還可能通過鼓勵投資和促進勞動力參與來提振經濟的潛在生產力。”

美聯儲官員們發表更為樂觀的評估將引發外界猜測:他們對於所謂的中性利率水平(既不會刺激經濟也不會阻礙經濟的利率)的評估會有什么變化?

近年來,美聯儲不斷降低其對較長期利率的估測,因為它對美國經濟的潛力越來越悲觀。在美聯儲去年12月的預測中,對較長期利率作出的中位數估測是2.8%,而2年之前的估測是3.5%。

但紐約聯儲主席比爾·達德利1月份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提出,如果金融危機帶來的後遺症緩解了,那應該導致更高的中性利率。在被問及這個數字是否已經高於人們假設的水平時,他表示,考慮到刺激性的財政政策和金融市場狀況,“肯定有這個可能”。

雖然誇爾斯對美國經濟的整體前景相對樂觀,但他在談到生產率時態度更為謹慎,生產率增長將有助於推動可持續增長率。“為什么生產率增長如此疲弱,這個問題不容易解釋。商業投資疲弱很可能是故事的一部分,”他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一輪機構改革方案中,對央行的職能也進行了擴充和強化,過去隸屬於銀監會和保監會的宏觀審慎制度擬訂職能,已經劃轉給了央行,由央行來負責這方面制度的擬訂。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為了讓央行在制定貨幣政策的同時,能夠充分考慮宏觀審慎問題,在擬訂宏觀審慎制度時,也能充分考慮貨幣政策的需要。其中,如何防范金融風險、尤其是系統性金融風險,是央行在下一步政策制定和制度擬訂過程中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從而形成了對央行權力和責任的“雙考核”、“雙約束”、“雙支柱”機制。

可以肯定,央行對此次美聯儲的議息會議,早就密切關註了,且已經有了對策和思路。如果不加息,央行會維持現有政策不變;如果加息,則會按照宏觀審慎的要求,既不會被動挨打,也不會盲目跟進,而是利用溫和的調整策略,繼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方式應對美聯儲加息。這種方式,也符合市場預期。

雖然從22日股市的表現情況來看,美聯儲加息也對市場產生了一定影響,但是,從影響的程度來看,並不太大。畢竟,美聯儲已經多次加息,最近的一次也就間隔3個月,因此,影響也在逐步減弱。所以,央行在跟進問題上,已經突出了以“我”為主,而不是看美聯儲的臉色。

當然,從經濟的全局考慮,面對美聯儲加息帶來的影響,尤其是後續影響,還是要密切關註。特別在如何調整與優化信貸結構方面,需要更加積極主動,更加突出重點,更加向實體經濟傾斜,提高實體企業貸款佔全部貸款的比重,提高中小企業貸款規模。在此基礎上,有效防范金融風險、提高金融業的抗風險能力,這也是擺在新任央行行長面前的一道難題,更是一道考題。只有信貸結構調整力度加大了,對實體經濟形成實質性支持了,金融與經濟的關係才能更加和諧、更加協調。

根據北京青年報、經濟日報、財新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聚焦美加息:貨幣政策繼續逐步正常化是適當的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