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打造中國維和的閃亮名片

打造中國維和的閃亮名片

“中國,好!中國,好!”當身著迷彩服的中國維和工兵走過南蘇丹瓦烏2號難民營時,不少當地人說著簡單的英語,親切地揮手和他們打招呼。

瓦烏是南蘇丹第二大城市,也是南蘇丹主要交通樞紐。中國赴南蘇丹(瓦烏)維和工兵大隊自2006年入駐這裡,現在已是第十五批。

這一批維和工兵任務期是1年,主要任務是修複一條縱貫南蘇丹南北、長580公里的道路,這是聯合國等國際機構向南蘇丹難民運輸糧食、藥品的“生命線”,也是當地政府、民眾經濟生活的“大動脈”。

南蘇丹2011年通過公投從蘇丹獨立,成為非洲第54個國家。這個世界上最年輕的國家貧窮落後,戰亂頻仍,是世界上生活條件最艱苦的國家之一。2013年,南蘇丹政府軍與反政府軍爆發沖突,當地局勢雪上加霜。

維和工兵大隊總工程師朱春風介紹說,由於屢經戰亂破壞、大雨沖刷和車輛碾壓,這條主要交通線已是大坑套小坑、長溝連短溝的“搓板路”。為了盡快恢複南北交通、保障救援物資運送,維和工兵把“中國速度”和“中國質量”帶到了這片土地上。

針對路面情況,維和工兵採取“先排水清淤,再拉土填平,後機械壓實”的施工方法,人機結合、步步推進,充分發揮工程機械優勢,穩健而快速,一節節路基被抬高、一段段路面被拓寬,“搓板路”變成了“暢通路”。

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聯南蘇團)西戰區參謀長米哈滋稱贊中國維和工兵是“一支十分專業的工程力量”。他說:“中國工兵不辭辛苦、克服困難,為聯南蘇團和當地民眾修建了許多高標准的道路,我為他們點贊。”

在南蘇丹修路,嚴峻的安全形勢給中國維和工兵帶來不少挑戰。中國第十五批赴南蘇丹(瓦烏)維和工兵大隊隊長王乃強說,在南蘇丹執行任務,維和工兵大隊有了實戰意識上的轉變,特別是在外施工和站哨,隨時可能遭遇危險,警衛人員必須“槍彈合一”,隨時准備應對突發情況。

負責道路前期勘察的張帥就曾面對高射機槍槍口。去年11月,張帥和7名戰友接到一項從西戰區跨到北戰區的勘察任務。“路兩側樹林裡到處是荷槍實彈四處遊走的士兵,連附近放牛的村民也是槍不離身。一路上槍聲不斷,距離最近時不到50米,連武裝分子拉槍栓的動作都看得清楚。”張帥這樣描述當時看到的情形。行程過半時,兩輛武裝皮卡車突然從路邊林子裡沖出來攔住車隊,“高射機槍黑洞洞的槍口對著我們。”張帥說。幾名持槍士兵跳下皮卡車要求檢查車隊。雖然車隊最後有驚無險地離開,但“每個人都真切聞到了戰爭的味道”。

有這樣一群中國人,他們頭戴藍盔,佩戴五星紅旗臂章,堅守在這個戰火紛飛、百廢待興的地方。

中國第八批赴南蘇丹(瓦烏)維和工程兵大隊工作在施工一線,為鋪設倫拜克至姆沃洛的道路作最後階段沖刺。

中隊長高犇說,“雖然我很想念我的家人,但履行使命是軍人的職責。能為南蘇丹人民帶來和平與幸福,我覺得吃再多苦、受再多累都值得,親人們也會為我們驕傲。”

開工以來,官兵們每天上午7點從營區出發,出動機械車輛7台,平均一天作業7個小時。

旱季烈日如火,沙塵暴肆虐,地面溫度高達50度,一天下來,每個官兵都是汗流浹背、一身塵土。

維和工程兵大隊副隊長朱俊奇說,他們每天還要到十五公里外取土,一天兩趟。“為了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我們中午就在野外就餐,沒有午休時間,累了就躲在車下簡單休整,然後頂著烈日繼續施工。”

倫拜克至姆沃洛道路長130餘公里,是“阿加誇克至姆沃洛補給線”的一部分。該補給線縱貫南蘇丹南北,是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供給和實施人道主義救援的生命線,也是當地民眾賴以生存的重要通道。

長期以來,由於戰亂破壞、車輛碾壓和雨水沖刷,道路溝壑縱橫,車輛難以通行,嚴重影響正常供給運輸。去年11月,中國維和工兵接到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的任務,到今年3月中旬要完成整條補給線的道路鋪設。

截至目前,路已經修了100餘公里。平板車駕駛員關紅威說,原本可以提前完成任務,但是在修築倫拜克市區附近道路時,聯合國提供的取土點土質不達標,導致車輛碾壓過的路面揚起鋪天蓋地的灰塵。

“咱們可不能砸了‘中國質量’的招牌,” 關紅威說,正因為如此,十幾公里的道路全部要求返工,官兵們需要加班加點才能確保施工進度。

維和工程兵大隊隊長孫士儉說,新的一年,他們要繼續“擼起袖子加油幹”,高標准完成各項工程建設,打造中國維和的閃亮名片,為飽受戰火摧殘的南蘇丹人民撐起一片和平的天空。

根據新華社、人民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打造中國維和的閃亮名片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請選擇理由
取消
私信記錄 »

請填寫私信內容。
取消
載入中,請稍侯......
請填寫標題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