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梅蘭芳原配王明華:愿用一生,只為你好

​梅蘭芳原配王明華:愿用一生,只為你好

梅葆琛(后左二)、梅紹武(后左一)、梅葆玥(前左一)、梅葆玖(前左三)。其中,梅葆玖學梅派旦角,梅葆玥學老生,其他兩人并未從事戲劇工作。(資料圖片)

王明華是梅蘭芳的原配夫人,她和梅蘭芳曾經十分恩愛,生下一兒一女,為了梅蘭芳的事業她毅然絕育,豈料一雙兒女雙雙去世,她不得不為梅蘭芳重新娶妻,最終抑郁而終。

王明華是梅蘭芳的原配夫人,照片里的她清秀端莊,有著民國女子的清淡與隱忍。在她嫁給梅蘭芳之前,是旦角王順福之女,京劇世家,也算與梅家門當戶對。

梅蘭芳之所以著急娶妻,是因為17歲的他因嗓音變聲不得不停止演唱在家休養。心情郁悶中,家里便主張為他娶個媳婦,好幫他度過這一難關。

王明華帶來了好運。不到一年,梅蘭芳就恢復了嗓音,可以重新唱戲了。那時梅家還不很富裕,日子甚至有些清苦,王明華卻毫不介意,她善待家人,勤儉持家,將梅家打理得井井有條。恩愛的福氣結婚的第二年就生了個兒子,取名大永;隔了一年又生了個女兒,喚作五十,兒子、女兒都很乖巧。

梅蘭芳愛王明華是有一千個理由的,除過生活,在事業上她也是一個好幫手。王慧的《梅蘭芳畫傳》中就提及:王明華對梳頭也很能。梅蘭芳初期演古裝戲時,出門往戲館去,隨身總帶著一個木盒子。那里面裝的是王明華在家為他梳好的假發,因為那種梳法連專門梳頭的師傅都梳不過來。梅蘭芳上臺前只需把假發往自己頭上一套,一個精美的古代美人的形象便立刻出現了。

她對他的好,是無法用文字來一一描述的。在這樣的濃情繾綣中,梅蘭芳的戲越唱越好,很快成了名角。只要有他的戲,戲臺子下就絕無空座。每逢梅蘭芳散戲回家,就和孩子嬉戲玩鬧,非常快樂。

王明華是一個精明能干、富有見識的女性。在那個年代,女人是不能去后臺陪伴的,她為了陪伴丈夫演出,不顧一切勸阻,毅然做了絕育手術。她巧妙地女扮男裝進入戲館后臺,不僅在生活上照顧丈夫,還以她特有的細膩眼光幫助梅蘭芳改進化妝,設計發型和改善服裝。在她的精心幫助下,梅蘭芳的扮相更加俊美得體,表演越發蒸蒸日上,聲名遠播在外。

從此梅蘭芳不論是到戲館演出,還是外出參加應酬活動,王明華形影不離陪伴在丈夫身邊。梅蘭芳去上海、天津、漢口等地演出,都有她陪在身旁。1919年梅蘭芳作為中國第一位京劇藝入到日本演出時,她也相隨同去,還負責掌握梅蘭芳的演出業務事項。

王明華陪同梅蘭芳首次出訪日本巡回演出后回到北京,東瀛訪問演出的成功,使梅蘭芳的聲譽又高漲一層,而她對梅蘭芳的呵護和照顧也備受贊揚,傳為佳話。從此梅蘭芳對家中事務概不過問,全由妻子一手掌管;外出演藝事務,也尊重她的意見,由她安排公事。她在為丈夫扮戲改進化妝、發型、服裝和畫樣,戲服設計制做、色彩和畫樣如何協調得更典雅方面也越加精心,愈加考究精美。甚至連頭上帶的絹花,王明華都要親自到絹花作坊去定制新型產品。

梅蘭芳對她所做的這一切不僅滿意而且很贊賞,於是事事依著她,尊重她,可以說是事事都離不開她了。夫妻二人形影不離,相處和睦,事事順利,令周圍的人羨慕不已。王明華沉浸在贊揚聲中,成功和幸福包圍著她。

為了各種活動的場面需要,王明華非常注意自己的衣著打扮,常去前門外瑞蚨祥、謙祥益兩大綢緞莊選購綾羅綢緞衣料、皮貨,按照當時的時尚訂做衣裳。她經常穿著最時尚的鑲著各式花邊的芘芭式小襖和露出腳面的裙子,也學會了穿半高跟的皮鞋。北京著名的金店天寶首飾樓也接長不短地把新款式的鑲嵌珍珠、翡翠等寶石的耳環、花別針、項鏈、手鐲和戒指等首飾送到家里來供她挑選購買。她最喜歡碧綠的玻璃翠,胳膊上常年不變地戴著一只翠手鐲,其它飾品則隨同身上穿的衣裳色彩、場合不同有所更變。當時國際友人到北京訪問以參觀故宮、觀梅劇、到梅府做客為在京三大盛事。王明華作為梅府的女主人在家中接待賓客,儀態萬方、典雅端莊,獲得交口稱贊。

隨著梅蘭芳漸漸走紅收入日增,又見王明華如此能干,梅雨田便放心地將家里銀錢往來、日常用度的賬目交由王明華。在她的細心安排下,梅家雖未大富大貴,但也安逸。

本來一兒一女,對梅家也算有了交待,哪知天有不測風云,一場麻疹讓兩個孩子相繼夭折。孩子的離去,也是王明華不幸生活的開始。

習慣了回到家就能聽到孩子歡笑的梅蘭芳,怎么能接受一對兒女的雙雙離世?比他更受不了的是王明華,她每想到孩子,淚水便奪眶而出。梅蘭芳看及此,只能強壓悲哀,去勸王明華。

日久,王明華竟因悲傷過度害起病來。一邊懊惱自己當初做了絕育手術,如今再難要孩子了。王明華的娘家人為了安慰她,建議她收養侄子做兒子。梅蘭芳卻不同意,他覺得自己還年輕,應該有自己的孩子。

王明華答應了他再娶。當然她明白再娶將意味著他們將是三人世界,她再不能獨享他的愛。

梅蘭芳的第二任太太福芝芳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來到梅家的。

據說新婚之夜,梅蘭芳怕王明華心內委屈,先去了她的房,拉著她的手說話,最后才說去新太太那了。

王明華對他的體貼極為感動。

無從設想梅蘭芳的新婚之夜王明華是如何度過的,只是她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病越發重了。福芝芳對王明華是尊重的,也曾怕王明華孤獨,把自己的孩子送過去讓她養,王明華還是回絕了。

二女同侍一夫,對愛情至上的人來說,該是內心深處一種殘忍的凌遲吧。她病臥於床,福芝芳很快接手照顧梅蘭芳的生活。

福芝芳為梅蘭芳生了9個孩子,夫妻恩愛。而王明華不久又染上肺結核病,久治不愈。一家人和福芝芳都為她焦慮。王明華擔心自己患的肺結核傳染病會傳染給一家大小,更擔心傳染給梅蘭芳,影響了他的演藝事業,便決意離開家。她在一位特別護士劉小姐的陪同下,到天津馬大夫醫院治療。她為家人安危著想,到外地去治病,使家人都十分感動。臨去時她對福芝芳說:我身體不好,還請妹妹費心,照顧好梅家的后代。

王明華無人陪伴,病逝在天津,結束了她傷情的一生以及對梅蘭芳無能為力的愛。

延伸閱讀:福芝芳與梅蘭芳:你身負盛名,我退居幕后;你不再輝煌,我與你共苦,這就是婚姻應有的模樣

梅蘭芳,民國時期享譽盛名的京劇演員,四大名旦之首,創立了舉世聞名的“梅派”。特殊的祧子身份,使得他可以合理合法的迎娶兩位正室夫人,也因此,上演了令后世人唏噓不已的梅孟戀。

正是梅孟戀未能開花結果,梅蘭芳被一些人定義為薄情寡義的負心漢。然而,漠塵想說的是,之所以負心,或者,更直白的講,負了孟小冬。大概,只因為孟小冬不是他生命中的常青樹。

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棵常青樹,即為他做出巨大犧牲的賢良女子。縱觀梅蘭芳整個一生,就會發現,無論是原配妻子王明華,還是后娶的正室福芝芳,都在梅蘭芳的事業和家庭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而孟小冬,一開始,就輸掉了這場愛情。因為,在孟小冬之前,王明華和福芝芳,早就因著犧牲自我、成全梅蘭芳這一形象,而深深的扎根於梅蘭芳的生命當中了。

換個角度來講,如果把梅蘭芳比喻成一棵樹,王明華和福芝芳就是滋養梅蘭芳的樹根,而孟小冬則是樹枝,樹枝隨時可以裁剪掉,而樹根,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割舍掉的。

更何況,在相處的四年里,孟小冬以愛情為名,一次次給梅蘭芳制造各種煩心事,最為人稱道的,一個是槍殺案,一個是孟小冬不請自來梅府參加梅蘭芳伯母的葬禮。隨后,在梅黨和福黨不斷的沖突中,孟小冬又不堪忍受折磨。最終,二人分道揚鑣,從此橋歸橋路歸路。

所以,說梅蘭芳辜負了孟小冬,尚可,也確實如此。但給梅蘭芳扣上薄情寡義的大帽子,卻極為不妥。

無論愛情還是婚姻,都不是兩個人你情我愿的事兒。有些時候,光靠愛情,是無法走長遠的。還需要有智慧、懂得退讓和隱忍。這一點,作為梅蘭芳后娶的正妻福芝芳,便做得極好,是現代女性學習經營婚姻的一個榜樣。

1

想當年,福芝芳也是響當當的人物。而且,從家世背景來看,也算官家后代。其外祖父是靠吃皇糧為生的一名滿旗軍官,只生有福芝芳母親一個女兒。這個女兒,即福芝芳的母親,沒留下名字,或者根本沒名字,大家叫她福大姑。福大姑在19歲時嫁給一個做小食品的生意人,但不知何故,福大姑在懷孕不久之后,就私自逃回娘家,還在娘家生下了福芝芳。

雖然家境貧寒,福大姑又沒有文化,但她為人正派,通情達理,有俠義之風,肯為他人兩肋插刀,在所不辭。所以,大家都很敬重她。為了養活自己和女兒福芝芳,福大姑做手工削制牙簽為生。

待福芝芳稍微大一點,便開始學唱曲藝,這大概是窮人家的孩子,在當時迫不得已的選擇。此時的福芝芳,以演唱八角鼓為生,卻不為人所看重。

幸得好心人建議,到了十四五歲,開始跟著鄰居吳菱仙老師(梅蘭芳的老師)學唱京劇。

后來,可以登臺唱戲了。其演出的《桑園會》《武家坡》《二進宮》等曲目頗受好評,被戲稱“天橋梅蘭芳”。可以想見,福芝芳的唱功,并不比梅蘭芳差。

然而,有幸嫁給比自己大11歲的梅蘭芳之后,為了梅蘭芳的京劇事業,福芝芳放棄了自己如日中天的事業,開始了長達四十年“扶植芳”的賢內助生涯。

2

有人說福芝芳是第三者,以此質疑她為何不能容忍孟小冬。這是個誤讀,評價一個人和她所做的事情,必須將其放在時代的大背景當中。

福芝芳進梅家之前,梅蘭芳確實已有妻子王明華。遺憾的是,梅蘭芳與王明華所生的孩子,都在麻疹病中先后夭折。而王明華經常跟隨梅蘭芳外出,在他唱戲期間,料理他的飲食起居等事宜。為了能夠更好的照顧梅蘭芳,在生了兩個孩子之后,王明華做了絕育。

卻怎么也沒想到,孩子先后夭折,王明華再也無法生育,身體也因疾病日漸虛弱下去。為了傳宗接代,也為了梅蘭芳,身為祧子的梅蘭芳,在媒人及家人的建議下,迎娶了福芝芳。

什么是祧子?祧子是指,親兄弟兩個人,其中一人無子,另一人獨子,無子者別無可繼者(至少當屬五服內沒有合適人選),經雙方同意,并經官方備案,允許承繼兩房宗祧。是唯一可以合法同娶兩房正妻的特例。

與兩房妻室組成的兩個家庭,經濟上及住處都是各自獨立的。有點類似現代社會,同一人擔任兩個不同企業的法人代表。

兩位正妻,享受的身份地位及待遇,都是一樣的,二人之間以妯娌相稱,分別認不同的人為公婆。所生子女以堂兄弟姐妹的身份相處,又認不同的人為祖父母。

說白了,就是梅蘭芳娶福芝芳,是合情合理且合法。福芝芳是身為正妻嫁入梅家,她不是第三者,亦非妾室。這一點,一定要搞清楚。

而孟小冬,當時雖然是梅蘭芳以祧子的身份承諾,將來王明華去世后,會給她正妻的名分。但實際上,孟小冬是被金屋藏嬌了,她不是以正妻身份嫁給梅蘭芳的,而且梅家根本就不承認她是梅蘭芳妻子。

或許,梅蘭芳是希望隨著時間的流逝,讓梅家慢慢地接受孟小冬,并給她正妻名分。然而,接連二三的意外事件,重創了孟小冬,她再也不想等下去了,夾在已經在梅家獲得高度認可,又為自己生兒育女,將家庭打理得無可挑剔的福芝芳,和還未給自己生下一男半女,動不動就使小性子的孟小冬之間,梅蘭芳其實也左右為難。

那么,明明對孟小冬的愛來得更猛烈,為何梅蘭芳最終選擇了福芝芳?這得從福芝芳嫁給梅蘭芳的經過說起。

3

福芝芳的母親,看著女兒一天天長大,每天都要去戲館唱戲,不說賺多少錢,這萬一被哪個流氓地痞相中,給母女倆帶來點關乎生命的危險,也是不好玩的事情。所以,福母一邊小心翼翼地守護女兒的安全,一邊祈禱著女兒能夠盡快嫁人,一來有男人可以保護女兒的安全,二來母女二人也有所依靠。

恰好梅家派吳菱仙來說親,這吳菱仙即是梅蘭芳的老師,又是福芝芳的老師,不知道是不是月老早就安排好的紅線。

對於大名鼎鼎的梅蘭芳,同在戲院風里來雨里去的福母,自然是知曉的,她也清楚他家里已有一位正妻。我女兒嫁過去,算什么?這個問題必須考慮。還有,我就這么一個女兒,她嫁過去,我的養老也是個問題,這個該怎么安排?

這兩個問題,說它很容易處理,它就不算什么事兒。若覺得難以解決,那它就是日后所有沖突及矛盾的導火索。

福母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很爽快地答應了梅家的求親,但同時,非常堅定地提出三個條件:

第一、不收梅家聘金和聘禮。

第二、嫁入梅家,必須和大夫人平起平坐。

第三、跟隨女兒一起生活,梅蘭芳給自己送終。

很簡單吧?福母的意思就是,我女兒嫁過去,是明媒正娶的正室,而非小妾。而且,你們不僅要讓我跟女兒一起進梅家,還得給我養老送終。只要答應這兩個條件,我們不要你梅家一分禮金,連聘禮都不要。

梅家和梅蘭芳本人,都毫不猶豫地同意了福母的條件。於是,選了良辰吉日,將福芝芳及其母親,接了去。從此,福母及女兒,成了梅家人。

4

為了全心全意照顧梅蘭芳,福芝芳退居幕后,不再出來唱戲。而她的肚子也爭氣,進門第二年,就生下一個兒子。

這個時候,福母又提出一個要求,但不是針對梅蘭芳及梅家,而是向自己的女兒,提出了非常嚴苛的要求:將剛剛出生的兒子作為王明華的子嗣送到王明華屋里去。還沒好好的回味做母親的喜悅,也未來得及享受母子相處的快樂時光,明理的福芝芳,便按照禮數,把兒子抱到王明華的屋里。

為什么這樣做?這是福母對女兒唯一的要求,雖然二人平起平坐,但是,隨時隨地尊重王明華這個大夫人,是必須遵守的道德底線。

不管梅蘭芳愛沒愛過王明華,她是梅蘭芳的原配,是曾經陪在梅蘭芳身邊的親密伴侶。盡管孩子沒了,身體也越來越不好,但她在梅家的身份地位,是不容動搖的。因此,不得不說,福母及福芝芳是個智慧的女人。

而王明華也是知書達禮之人,她準了孩子在自己屋里待到滿月。滿月后,又親自將孩子抱回福芝芳那里,并對福芝芳說:拜托她一定要好好的呵護梅家這根獨苗。福芝芳非常感動,自此二人的情意更加深厚。

福芝芳也的的確確,以實際行動做到了,她不僅不以母憑子貴這樣的身份向王明華示威,還將其奉為最親的姐姐,終其一生,都和王明華保持著非常要好的姐妹情意。

王明華生病,福芝芳為此憂心忡忡;王明華病重,為了不傳染給家人,決定前往天津養病,福芝芳陪著丈夫一起為其奔波忙碌;王明華病逝,福芝芳又安排自己的親生兒子梅葆琪作為王明華的孝子去天津接回靈柩。因葆琪患了白喉,改由年僅三歲的梅葆琛(葆琪之弟),由管家劉德君抱著打幡,盡了孝子之禮。

更令人感動的是,梅蘭芳先福芝芳離世后,人民政府不僅在天安門和新華門均降半旗志哀,還決定將其安葬在八寶山烈士公墓瞿秋白墓旁的墓穴。

但福芝芳拒絕了,她希望梅蘭芳的遺體,不火化,并安葬在萬花山這塊自家的私人墓地,與王氏夫人即王明華合葬。

當看著被挖出來且保護完好的裝殮王明華的金絲楠木棺材,與梅蘭芳的陰沉木棺材(這是國庫內保存的一口價值昂貴的棺木)一起葬在了萬花山時,福芝芳的心里,就像完成了最重要的使命一樣,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欣慰和輕松。

5

福芝芳對王明華的情意,任誰看到都會感動萬分,不能不贊嘆她是個通情達理、善解人意的賢內助。然而,就是這樣的好女人,卻無法容忍即將替代王明華的孟小冬。這很奇怪,是吧?

孟小冬的出現,徹底打破了福芝芳的幸福生活。她意識到,這個被譽為“冬皇”的女子,將是她與梅蘭芳這段有情有意的婚姻生活中,最大的威脅,或者說是絆腳石。

何以見得?以福芝芳的聰明,及梅家女主人的身份,搞定孟小冬,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但實際上,這是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很棘手的問題。

首先,孟小冬比自己年輕,又處於事業上升期,而且和梅蘭芳是戲臺上的日久生情。

這就好比,現代社會的小三,明明知道人家是已婚者,還跟人家日久生了情,還要進人家門做正妻。不用想,都知道福芝芳這個正妻的地位,很可能受到威脅。

其次,王明華還在,福芝芳可以跟王明華好好相處,那是因為王明華先來梅家,其身份地位在那兒擱著呢。福芝芳都沒想過要替代王明華,而是跟王明華平起平坐。孟小冬呢,一個后來者,卻以替代王明華這一正妻身份,嫁給梅蘭芳,還奢望進梅家大門。

大概,任誰都心里窩著火吧!所以,婚姻保衛戰必須打起來。

不過,福芝芳可不是潑婦罵街這種方式,也不會去戲院里大鬧梅蘭芳和孟小冬。而是明確要求,你梅蘭芳要娶孟小冬,可以,但孟小冬不能進梅家大門。

福芝芳有她的想法,只要不進這個大門,孟小冬就不算梅家媳婦,你們有本事,就在外面金屋藏嬌,愛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

當然,你們折騰你們的,卻不等於我們不關註你們的一舉一動。若是小打小鬧,不影響梅蘭芳事業、不危及到梅蘭芳及梅家人,福芝芳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任由他們在外面風花雪月。

但是,怎么也沒想到,這金屋藏嬌還搞出了一場槍擊案(關於槍擊案詳情,請閱讀孟小冬與梅蘭芳:余生沒有你,我不勝歡喜(民國愛情3))。不管誰是誰非,都使梅家人和福芝芳意識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這是因為孟小冬,梅蘭芳才遭此意外。

這一次,梅蘭芳僥幸,沒受到任何傷害。下一次,下下一次呢?誰敢保證?

因此,以梅蘭芳生命安全為主的核心信念,成了福芝芳和梅家人最為看重的,也是必須立即執行的重要任務。任務是什么呢?毫無疑問,除去威脅梅蘭芳生命安全的一切人事物。首當其沖的,自然就是孟小冬。

有時候想想,也不能怪梅蘭芳負心吧?愛情再重要,也比不過自己的身家性命吧?誰不害怕,在愛情里忽然就不明不白地丟掉了性命?

好吧,就算梅蘭芳愛到可以不顧及自己的性命,但他總得找出能夠說服梅家人的理由,留住孟小冬吧?但是,此時的孟小冬,又做了什么呢?導致她永遠失去了進入梅家大門的機會?

6

槍擊案發生之后,迫於輿論壓力,梅蘭芳不得不暫時去上海,避開風頭。隨后,梅蘭芳應約去美國演出,可以攜帶夫人前往。若在之前,肯定是帶著福芝芳,別無可選。但這一次,孟小冬也跟著鬧,要求梅蘭芳帶自己去。

最終,福芝芳以腹中胎兒作為要挾,迫使梅蘭芳放棄了帶孟小冬這一想法。那帶上福芝芳,孟小冬那邊也不好交代。最后,梅蘭芳也沒跟孟小冬告別,直接從梅家離開,獨自一人前往美國。

福芝芳不介意梅蘭芳帶不帶自己去美國,但她介意孟小冬跟隨。那可是大洋彼岸,太遙遠了,完全不在福芝芳的掌控范圍內。萬一孟小冬跟了去,兩個人更自由自在的談情說愛,再生下一男半女,不讓孟小冬進門,都不行了。

據悉,臨走前,梅蘭芳給福芝芳和孟小冬分別留下了足夠的生活費。兩年之后,終於回來的梅蘭芳,還來不及思想任何事情,便不得不直接回到梅家,操辦伯母的喪事。

也就是說,梅蘭芳一回來,就趕上了伯母去世這件事情,作為祧子,他必須在場,并親自操辦喪葬一事。

這個時候,就算有社會經驗,人也很沉穩,為喪事奔波忙碌的他,也很煩惱吧。

偏偏,等不及的孟小冬,又自作主張地找上門來,而且是以來參加葬禮的正妻身份,出現在梅家大門外,她要看看,梅家是如何對待她的,梅蘭芳又能不能實現他當初的諾言?

梅蘭芳再一次的,陷入了左右為難的境地。但他還是試著和福芝芳溝通,希望福芝芳準許孟小冬進來磕個頭。

恰如后來的孟小冬,堅守“從此不見梅蘭芳”這一毒誓一輩子,此時的福芝芳,也堅定不移地守護著“堅決不讓孟小冬進門”的信念。又以腹中胎兒作為籌碼,逼迫梅蘭芳。孩子是梅蘭芳的軟肋,福芝芳也只能以此手段,守護她想要守護的信念及他們的婚姻。

所以,福芝芳又有什么錯?孟小冬沒錯,福芝芳也沒錯。只能說,錯在不該愛上同一個男人。

孟小冬沒有如愿進入梅家大門,梅蘭芳也沒精力去顧及孟小冬。福芝芳好像贏了,但實際上,她很清楚,這還不算完。也就是說,婚姻保衛戰還未取得最終的勝利。她需要去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比如,怎樣讓梅蘭芳真正的意識到,她福芝芳,才是最適合他的終身伴侶?

7

前面說到,梅蘭芳在去美國之前,給福芝芳和孟小冬都留了生活費。有意思的是,福芝芳面對的是一大家子十幾口人的花銷,等梅蘭芳回來時,生活費還有余額。而孟小冬是一個人,卻意想不到的虧空了。

梅蘭芳要承擔的,是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四位老人(父母早逝,只有太祖母、伯父伯母及福芝芳母親)、三位妻子(王明華、福芝芳及孟小冬)、幾個子女、家中管家和仆人的一切花銷。他不可能不清楚賺錢養家的壓力,那么,他需要什么樣的女人,也就一目了然了。

他需要的,不僅僅是勤儉持家的女人,還懂得維護家里所有人之間的關係,不會隨時給他添麻煩添亂,又能為梅家為自己做出犧牲的賢內助。

很顯然,孟小冬并非良配。這不是說孟小冬不好,只是,跟福芝芳相比,孟小冬輸的,可不只是一大截。

福芝芳跟王明華一樣,以梅家為主,時時處處為梅家和梅蘭芳的事業著想。她們能夠做到犧牲自我,愿意心甘情愿幾十年如一日為梅蘭芳的事業付出一切。

更重要的,孩子是梅蘭芳最看重的。王明華跟梅蘭芳有過孩子,福芝芳跟梅蘭芳一起生活了14年,盡管只有四個孩子長大成人,但他們先后有過九個孩子。這說明了什么?如果二人沒有感情,怎么可能14年里,接連生下九個孩子?

而孟小冬,既不能做好賢內助,也沒給梅蘭芳生兒育女。這從家族系統排列的角度來講,孟小冬跟梅蘭芳之間的內在連結,是極其脆弱的。和福芝芳的內在連結,卻是非常厚重,也難以割舍的。

所以,現代人盡管在婚姻中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卻也能夠為了孩子繼續維系婚姻關係,就是這個道理。

當然,還有一個容易被忽略的事實:無論是王明華、福芝芳,還是梅蘭芳,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梅家老少的平安、梅蘭芳的事業發展。而且,對於他們共同的家庭,三個人都付出了很多很多。這個付出,經年累月交織在一起,就形成了一張密密麻麻、無法割斷的網。

福芝芳和梅蘭芳一起為重病中的王明華奔前走后;一起經歷了家中老人的生老病死這些事情;一起面對及處理家庭中的大事小情;一起享受生兒育女的快樂;也一起感受到失去子女的傷痛。他們之間,有太多太多外人無法走進來的情感私密空間。

甚至,可以說,他們有他們兩個人知曉的小秘密。這個秘密,不見得大家不知道,但卻是只屬於他們之間的。

8

福芝芳嫁入梅家,便不再唱戲。用現代人的話講,就是做了全職家庭主婦。

然而,福芝芳并未因此成為不思進取的家庭主婦。她一邊盡心盡力照顧好梅蘭芳,維護自己與梅家每一個人的關係。一邊因為梅蘭芳給自己請了家庭教師,而努力學習練字、《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唐詩、《古文觀止》,還會背誦《左傳》中的幾段。

后來,又學了白話文、閱讀雜志及白話小說。在繁重的家務事及生兒育女的壓力下,斷斷續續學習了四年多。

梅蘭芳一定知道,福芝芳因此成為小說的愛好者。每當他晚歸時,看到屋里亮著一盞燈,燈下是正在看小說的福芝芳,他的心里,或許沒有那種轟轟烈烈的愛情之浪漫的刺激,卻絕對會有一種溫馨的、安寧的感覺。

他在默默地看著她,而她正在看小說。忽然,她抬頭一笑,說一句:“回來啦,我這就去給你打水,洗洗臉,就睡吧!”

他也回以溫厚的笑容,將衣服脫下來遞給她,用她端來的熱水,洗洗臉、洗洗手,再拿過她遞過來的毛巾,擦干了臉上和手上的水滴。然后,兩個人一前一后,或是相擁著走向他們的床上。沒有激情萬丈,也不會想著怎么滿足誰的性欲望,只是安安靜靜地躺下來,傾聽彼此的呼吸聲,沉沉入睡,便是最幸福的時刻。

雖然福芝芳幾次用腹中胎兒要挾梅蘭芳,但換個角度來講,梅蘭芳又何嘗不是心甘情愿受到福芝芳的脅迫呢?或者,這難道不是愛的一種表達方式嗎?

她愿意威脅他,他也全然接受。他一時負了心,她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運用自己的智慧守護他們的婚姻。這不是愛,又是什么?

若梅蘭芳執意離去,福芝芳又能拿他怎么樣呢?所以,歸根結底,梅蘭芳對福芝芳,有著極深厚的感情。這份感情,不是孟小冬所能破壞得了的。

更為難得的是,抗戰期間,梅蘭芳拒絕為日偽漢奸唱戲,從此沒了收入,生活陷入了極其窘迫的境地。福芝芳不僅毫無怨言,還經常悄悄地將自己的首飾拿出去典當,貼補家用。即使有人提出,只要梅蘭芳上臺,便送上一百根金條,福芝芳也決不妥協。

即便這個時候,為人寬厚慷慨的梅蘭芳,仍不忘接濟他人。福芝芳都一一接受,毫無怨言地準許梅蘭芳做他自己喜歡的事情。

這一生,她都在用一個女人無條件的愛,事事處處支持梅蘭芳,除了梅孟戀。

“文革”期間,此時的梅蘭芳已經離世,梅宅仍未能幸免。全家老小無家可歸,又是福芝芳帶領一大家人,艱難中求生存。并且,竭盡所能地保護了梅蘭芳生前所遺留下來的部分有價值的劇本、曲譜、服飾文稿等梨園史料。

婚姻的實質,恰如梅福二人,攜手共進退,即使一方已不在,另一方仍然堅守著他們的家庭,繼續成為這個家庭的支柱。

你身負盛名,我退居幕后;你不再輝煌,我與你共苦;你不在了,我繼續為你守護這個家。這,就是婚姻應有的模樣。

【華發網根據趣歷史、搜狗、個人圖書館等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梅蘭芳原配王明華:愿用一生,只為你好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