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企需認清越南經濟與社會現狀

中企需認清越南經濟與社會現狀

由中鐵六局承建的越南首都河內吉靈至河東城市輕軌項目將於明年正式運營,這條輕軌不僅將成為中國輕軌走進越南的第一條輕軌,也是越南全國的第一條輕軌,是越南民眾最為期待的一個輕軌項目。中鐵六局越南河內吉靈至河東城市輕軌建設項目經理唐紅、辦公室主任李財茂日前在河內接受光明日報、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記者聯合采訪,他們向記者介紹該項目時,臉上洋溢著自豪。記者接觸到的越南民眾更是對這條對他們生活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中國輕軌翹首以待。

根據越南國家2000-2020年交通網絡長遠規劃的安排,越南政府計劃在首都河內市和胡志明市建立城市軌道交通網絡。經過越南政府的全面考量,決定將上述第一條輕軌項目交由中國中鐵六局進行建設。吉靈至河東線是河內市軌道交通線網中的一條交通主幹線,線路全長13.02公裏,全線均采用高架方式建造,沿途經過河內市的棟多郡、青春郡及河東郡,共設置12座車站。項目總投資約6.5億美元,資金主要來源是中國提供的“兩優貸款”。

“我們項目最大的特點就是全部工程采用中國標准。項目從規劃設計、技術標准、施工規范,到工程設備采購、安裝施工、工程監理,全部按照中國標准實施。”唐紅說,“該輕軌項目的建成,對於完善河內城市路網功能、緩解交通壓力、拓展城市發展空間以及帶動當地經濟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在引導城市空間結構的合理發展上也將發揮巨大的輻射作用。此外,河內輕軌將與其他交通方式構成城市快速交通體系,有效緩解人口與交通資源、汽車與交通設施之間的緊張關系,極大方便乘客出行。”

唐紅還表示,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越南“兩廊一圈”發展規劃的緊密對接和穩步推進,河內輕軌項目作為中越兩國重點合作項目,在兩國領導人的關心指導下,將成為河內乃至越南全國最早開通的城鐵線路。輕軌項目建設在中國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但將“中國標准”輸出到國外並不容易。

吉靈至河東城市輕軌建設項目要克服四個方面的困難:第一,項目管理程序差異大。該項目在實施過程中,由於兩國在設計理念、工作流程、技術成熟度等方面的差異,雙方在溝通磨合方面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此外,由於車站設計方案,平面移交進度等都在不斷變化,讓預計的工期被迫延長。第二,施工難度大。全線12個車站及區間全部“高架”,且處於繁忙街道中央,大部分施工只能在夜間進行,大大增加了施工難度。第三,項目受氣候條件影響大。河內雨季時間長,且存在台風、暴雨、高溫等惡劣天氣,對施工作業影響非常大。第四,施工人員技藝生疏。本項目施工工法采用中國快捷、安全、成熟的施工工藝,但對本地施工隊伍來說尚屬首次。需要加大對本地施工人員的培訓力度,以提高勞動效率。

目前該線路軌道已經鋪設完畢並具備了基本運行條件。在此前提下,項目部開通了臨時工程車用於運送項目所需的建築材料,同時也作為向當地媒體和民眾進行展示的一個臨時“窗口”。

記者試乘了該輕軌線的臨時工程車。乘坐過程中,記者觀察到輕軌換乘車站均采用了現代化的設計和裝飾方案,軌道線路采取了出站下坡、進站上坡的科學節能設計理念。同時,由於該輕軌線路穿過居民區,項目采用了全線安裝噪音隔離屏障的方法將輕軌對沿線居民的噪音幹擾降到最低。當地民眾和媒體也曾對中國承建的輕軌項目有過擔憂,但在項目部邀請當地媒體試乘工程車之後,人們對中國輕軌項目的疑慮徹底被打消了。

在與當地出租車司機阿勇聊天的過程中,記者獲知,“中國標准”產品的落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也面臨著近乎苛刻的質疑和挑剔。但阿勇告訴記者:“隨著中國輕軌項目接近完工,當地民眾對項目的期待程度越來越高。我們希望中國的項目能夠讓越南人民與現代化的生活方式接軌。”另一位家住在輕軌沿線附近的出租車司機阿福說:“我家就住在輕軌沿線附近,身邊的居民都知道輕軌列車將在那天晚上運抵現場,並通過吊車安裝在高架軌道上。為了能盡早看到輕軌列車的樣子,我們一直等到淩晨2點。看到列車的樣子後,我們真的非常激動。”

當夕陽灑下最後一抹餘暉,32歲的越南小夥兒阿軍仍在自己的摩托車配件店裏忙碌。二十多平方米的店鋪裏,密密麻麻掛著各式各樣的零配件,門口停滿了送來維修和保養的摩托車。然而有些不同尋常的是,當“中國制造”的浪潮席卷世界之時,這個越南的小店沒有一件中國產品。

這一情況出現在這個“摩托車王國”並不奇怪。走在河內的大街小巷,目光所及之處不是本田,就是雅馬哈或鈴木的摩托車。就連零配件也大多是日本、韓國和意大利的牌子,而不是國人熟悉的嘉陵、力帆或宗申。“中國牌子不好賣,不少客人覺得質量不好。”阿軍這樣告訴記者。類似聲音在記者采訪的近十天裏經常聽到:“中國假貨多”“買一些耳機、燈泡、水管等小東西,我會選擇中國產品,但大件物品我不敢買中國的”……

越南人對中國產品固守的這一“刻板印象”使得近年來在當地發展的中企必須面對一條“先天不足”的競爭起跑線。記者在河內采訪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細節:這裏幾乎每間家電專營店都遵循同一種布局,一進門左邊是日本的索尼,右邊是韓國的三星和LG,再往裏走才能看見中國的TCL等品牌。

“日韓企業已在越南精耕細作多年,民眾的接受度也很高。目前越南接收的境外投資中,韓日穩居前兩位,台灣第四,中國大陸只排第八位。”越南中國商會胡志明市分會前會長繆仁賴對記者表示,其實在21世紀初,中國商品一度“稱霸”越南市場。以摩托車為例,當時嘉陵、力帆等中國品牌在越南市場占有率一度高達80%。“但好景不長,一些中企開始惡性競爭,質量也大幅下滑,有些車子甚至沒用一兩年就壞了。恰逢日本本田在那時推出廉價車型,所以沒過多久中國摩托車在越南幾乎全軍覆沒。更令人痛心的是,此事影響了中國商品和企業的整體形象,‘中國制造’被打上‘假貨’‘質量差’的標簽,到現在都沒能完全擺脫。”說到這裏,繆仁賴不停地感歎:“對我們來說,這個教訓太慘痛了!太慘痛了!”

中企在越南發展的困難固然與過去的失誤有關,但越南自身的經濟、政治與社會現狀,以及中越之間“微妙而敏感”的關系,也使得在越中企經常面對一些啼笑皆非又令人頭痛的問題。

河內的吉靈-河東線輕軌是中企在越南投資的一個標杆性項目。然而,這個大工程從建設伊始就頻頻陷入爭議。尤其是工期慢的問題,許多越南民眾至今仍在“吐槽”。住在吉河線沿線的32歲居民阮文強就對記者說:“這條鐵路已經建了很多年,到現在都還沒建好,太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了。”

說到這個問題,該項目的總承包商——中鐵六局海外分公司的總經理唐紅一肚子“苦水”:“從2011年10月開工到現在,這條輕軌我們已經建了6年多。要是在中國,以咱們的速度和能力兩三條鐵路都該建好了。在越南這么慢,真不能全怪我們。”唐紅告訴記者,從兩國的發展階段來看,輕軌技術在中國已經很成熟,但對越南來說是全新的。從設計到建設,再到運營和管理,所有的制度和流程越南統統需要從零開始。“有時候我們上報一個東西審批,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該由哪個政府部門接手,最後不得不送到極高的層面,這浪費了我們很多時間。”

更有一些內情是中企無法放在台面上明說的“隱痛”。幾名曾在越南生活工作多年的中企工作人員和中國商人向記者提及,越南正處在市場經濟蓬勃發展但問題層出不窮的階段,這意味著其政府內部存在廣泛的腐敗問題。“而且越南政府內部也分幾派,親美、親中、中立的都有。有一部分人不願意看到中國好,時不時就給在越南的中企制造負面新聞,讓我們成為越南內部政治鬥爭的犧牲品。”一名中企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也導致越南社會經常“拿著放大鏡看中國”。“打個比方,一輛車子發生事故,哪怕車子內外只有手刹把柄是中國制造的,都能賴上中國。我們有時實在是哭笑不得。”

唐紅就曾遇到一個讓他“哭笑不得”的難題。當時,中鐵六局建設吉河線時選擇了一種波浪式的“節能坡”設計,也就是軌道在進站處是上坡、出站處為下坡,這是一種更先進且符合列車運行規律的節能設計。“沒想到幾家越南媒體看到後,立刻爆出新聞稱,‘中國制造’質量不過關,鐵軌都沒鋪平。輿論越炒越大,一度導致越南政府無法批准該設計,嚴重影響工程進度。”

“坦率說,現在越南社會對中企的態度不是很理想。”越中友好協會副主席、越共中央對外部中國東北亞司原司長阮榮光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越中存在海上爭議,兩國政治互信不夠好,導致許多經貿合作的障礙容易被政治化。我認為,若海上較長時間不發生問題,民眾的信心會逐漸恢複。近兩年,中企在越南的發展情況已呈現這一良好趨勢。”

面對各種困難,唐紅的“突圍之策”說來也簡單。除了更嚴格、更高技術含量的“中國質量標准”,更要讓越南政府和社會通過親身經曆打破對中國企業的偏見。“別看中越山水相連,但近年來真正到中國參觀學習的越南人很少。可以說越南政府內90%的官員都沒有來過中國,他們對中國的印象仍停留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所以我現在每年都邀請一兩個越南政府代表團到北京,看看中國的地鐵、輕軌質量到底如何。”唐紅說,那場“節能坡”爭議後,他邀請幾名越南官員到北京進行實地考察。“眼見為實”後,越南高層疑慮盡消,回國之後立刻批准了。

繆仁賴認為,中企需要更好地認清越南經濟與社會的現狀,與這個國家一起“再成長”。“很多人覺得越南和中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很像,其實並不完全是這樣。上世紀外企投資中國大多集中在較為中低端的產業,但現在越南從國外引進的幾乎全是最先進的設備和技術。”繆仁賴表示,雖然整體來說發展水平還不是很高,但越南政府和社會已對高科技、IT和附加值較高的產業表現出強烈興趣,而且很注重企業是否環保。中國企業不能想當然地用“次一級”的產品和技術投資越南。

雖然少不了摩擦和挑戰,但越南依舊是一塊富有吸引力的“寶地”。繆仁賴說,除了廣為人知的人工和土地低成本優勢,越南與韓國、日本、澳大利亞、歐盟等許多國家和地區都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這意味著企業可以用更低的價格進口生產制造業中的高端零部件,也可以更順暢無阻地將產品銷往海外。

與不少國人的“刻板印象”不同,越南民眾的消費能力很強。盡管河內等大城市的普通工薪階層平均月收入不過2000元人民幣左右,但他們舍得花錢購買最新款的蘋果手機和最時髦的高端家電。“越南民眾的購買力超越了一般發展中國家。以彩電為例,越南市場的增速為20%左右。尤其是高端產品前景十分好,這也是我們接下來主要發力的方向。”TCL(越南)公司總經理高雅對記者說,越南另一大讓人“意想不到”的優勢是其勞動者素質很高,“相比於其他東南亞國家,我覺得和越南團隊一起最容易做出成績”。

“我認為需要盡快在越南建成一兩個代表性的合作項目,以便真正反映‘中國制造’的質量。這將有助於改變越南民眾對中企的態度,也有利於兩國的長期合作。”阮榮光對記者說,此外也需要通過宣傳讓民眾了解到,在市場經濟環境下發生競爭和爭議都是很正常的,不需要對其過度政治化。

對於在越南奮戰快十年的唐紅來說,“突圍”的那一天已近在眼前:2018年初,河內輕軌的土建工程與設備加工制造已完成95%以上,2018年底預計將達到正式商業運營條件。“現在,我們的工程車已在軌道上跑起來。最近每當坐在車上,看到地面上的越南民眾沖我們揮手時,我都很欣慰。在建設過程中,我們遇到很多非議甚至是無端指責,但我都不想計較了。因為我們相信,列車開通時所有雜音都會煙消雲散。我也相信,這條鐵路會把‘中國制造’的新聲譽傳遞給越南和全世界。”

根據新藍網、中新網、經濟日報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走出去 » 中企需認清越南經濟與社會現狀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