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樂視網三高管一日生變 融創系劉淑青任董事長

樂視網三高管一日生變  融創系劉淑青任董事長

劉淑青(資料圖片)

孫宏斌走了,但留下了融創系高管劉淑青。

4月4日晚間,樂視網發佈的一則關於選舉劉淑青為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的決議公告再次攪動市場風云。至此,由賈躍亭至孫宏斌,再到近期剛剛走馬上任的新任董事長劉淑青,樂視網在近一年內已經3次換帥。

隨著新任董事長的上臺,樂視網正式步入“劉淑青時代”。梳理劉淑青此前的公開發言可以發現,互聯網電視業務或為其重點關註的業務之一,而資金問題被其認為是急需解決的問題。

那么,“劉淑青時代”下,樂視網將迎來怎樣的轉機?《證券日報》記者為此致電樂視網證券部,但公司工作人員以證券部不接受採訪為由拒絕回復。記者隨后發送採訪提綱至樂視網董秘電子郵箱,但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融創系補缺樂視網董事長

在孫宏斌辭任樂視網董事長后不滿一個月,樂視網就迎來了新任董事長。4月4日晚間,樂視網發佈公告稱審議通過了《關於選舉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的議案》,選舉劉淑青為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

劉淑青何許人?據公開資料顯示,此次樂視網董事會選舉出的新任董事長同樣出自融創系,在融創系任職時間超過10年。據樂視網披露的公開信息顯示,劉淑青在2004年1月份至2017年5月份期間,先后擔任天津融創置地有限公司財務經理、融創中國控股有限公司財務管理中心內控總監以及融創中國控股有限公司風險管控中心高級總經理的職位。

事實上在出任樂視網董事長之前,劉淑青已經開始在該創業板上市公司扮演重要角色。據樂視網於去年年末披露的公告顯示,公司董事會同意聘任劉淑青為公司總經理,同時變更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劉淑青。

值得一提的是,董事長換人并非樂視網近期發生的惟一一起高管變動。4月4日晚間,樂視網還同時披露了一則高管變更公告,稱近日收到高級管理人員金杰、譚殊的辭職報告,兩人分別因個人原因向公司申請辭去樂視網副總經理職務,同時辭去在公司的其它職務,不再擔任樂視網任何職務。

將致力恢復智能電視業務

對於樂視網的投資而言,劉淑青并非一個陌生的名字。早在樂視網今年2月份舉辦的股東大會上,劉淑青曾以樂視網董事、總經理的身份出席,并對樂視網未來的經營戰略、資金等問題進行了說明。

互聯網電視業務或為樂視網未來致力於恢復的重點業務。劉淑青在股東大會上表示,“公司戰略方向上,樂視網堅持提升產品用戶體驗為核心,發揮過往平臺優勢,包括終端、用戶等,整合用戶資源,將聚焦家庭互聯網用戶,減少對資源依賴度,收縮不良資產等板塊,這樣可以解決相關資金問題”。劉淑青同時指出,“2017年智能電視受到影響,現在致力恢復相關業務,困難仍在,互聯網電視仍是樂視網優勢”。

目前來看,樂視網互聯網電視業務已有所推進。據樂視網3月30日晚間披露的公告顯示,樂視網子公司新樂視智家近期擬與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簽署《互聯網電視合作項目合作協議》,合作雙方基於價值創造的共同目標,達成擬在互聯網智能電視領域合作共識,為合作終端產品的最終用戶提供視頻內容服務等。談及此次合作協議對上市公司方面的影響,樂視網方面表示此次合作進一步豐富超級電視提供的內容產品組合。

此外,劉淑青曾在今年2月份的股東大會上談到,“樂視網目前還是急需解決資金問題”。據樂視網4月4日晚間披露的《第三屆董事會第五十六次會議決議公告》顯示,樂視網董事會審議通過關於公司擬向渤海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請貸款1.98億元的議案。此次貸款期限2年,主要用於償還公司部分即將到期的銀行貸款。

延伸閱讀:孫宏斌卸任董事長:我背不起這個鍋 承認投資失敗

3月25日下午,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在辭任樂視網董事長10天之后,首次袒露他作出這一抉擇的初衷。他表示,“樂視網已經是一個妖股了,股價暴漲暴跌,我背不起這個鍋。”

這一次,孫宏斌承認自己對於樂視的投資是失敗了,并且承認目前擺在樂視網面前雖然有三條路可以走,但條條路都十分困難,且其結果都將是自己的投資血本無歸。

從當前的政策以及客觀情況來看,擺在樂視網面前只有三條路可走:一是破產重組,但需要監管機構多方支持,且周期長,而且即便重組,也需要不少於100億的資金,目前的環境下沒有任何資金可以進得來。二是賣資產還債,雖然公司已經資不抵債,但可以維持當期利潤,短期內勉強維持上市地位。三是退市。

目前,樂視網面臨四面楚歌的窘迫境遇,如何重整主營業務讓樂視網得以持續經營才是重中之重。

截至上周五收盤,樂視網市值202億,但在孫宏斌看來,目前的樂視因為債務和經營的困境,真實價值幾乎為零,甚至為負。“我們已經將該項投資歸零了。”

孫宏斌表示,自己不愿意市場上有投機者利用他和融創的信用背書來肆意炒作股價,導致小股東們蒙受損失。“投資者以前的投資虧損跟我無關,但后來新進去的卻不少是因為我和融創的存在,例如前不久有朋友跟我說,鑒於我買了樂視,所以他也沖了進去,這無疑是市場利用我的信用背書來對樂視的價值產生誤判,如果因此導致股價大漲之后大跌,引起投資者損失,我是背不起這個鍋的。”

從這個層面上看,為了避免市場上有人利用他個人和融創的信用背書來炒作樂視股價,是孫宏斌選擇辭任董事長的最主要原因。

投資樂視宣告失敗 融創:減值撥備和損失共計165.6億元

融創中國29日發佈財報稱,對於樂視相關公司及其關聯方的款項計提人民幣21億元的壞賬損失撥備。對於樂視相關公司的投資、債務擔保共計提約人民幣99.8億元的減值撥備。對於樂視相關公司的投資按權益法入帳錄得投資損失人民幣44.8億元。這些減值撥備和損失共計165.6億元。

據媒體報道,在今天的業績發佈會上,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直言,樂視是一個失敗的投資,165億都虧損,計提為零了,這不是壯士斷臂,而是斷頭了。融創中國董秘高曦表示,財務已充分考慮了樂視的相關負面影響,未來大家對“樂視的負面影響可以忘了。”

2017年1月,融創中國150億元投資樂視網、樂視影業和樂視致新,同時為樂視提供擔保,孫宏斌合計向樂視投入近200億元。時至今日,這筆投資幾乎虧損殆盡。對於是否出售樂視,孫宏斌表示,有人來找可以打折出售,但價格不合適的話也不會賣。

孫宏斌本人去年7月當選樂視網董事長,今年3月辭任,辭任后孫宏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不愿意市場上有投機者利用他和融創的信用背書來肆意炒作股價,導致小股東們蒙受損失。數據顯示,自從樂視網復牌以來,機構已經悉數撤離,但散戶的數量從最初的大約18萬上下,在短期內猛增至33萬左右。

融創中國財報顯示,去年公司歸屬於股東凈利潤同比增長344%,行業排名升至第四名。去年全年,融創實現合同銷售3620.1億,相比2016年的1506億增長140.3%。

財報中稱,2018年將成立獨立運營的文旅集團,長期目標是成為中國最具行業競爭力的文旅地產運營商之一。孫宏斌表示,樂視是我們轉型的代價,文旅是我們的詩和遠方,13個萬達文旅城建成后,融創將成為中國最大的文旅集團。

孫宏斌已“愿賭服輸”,還是在尋求反擊?

2018年3月26日,樂視網發佈公告稱,公共傳媒出現關於樂視網的信息,可能對公司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公司股票自當日起停牌。

在此之前一天,即3月25日,樂視網前任董事長、第二大股東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表示,擺在樂視網面前的只有3條出路:第一是破產重整,第二是賣資產還債,第三是退市。

顯然,已經裸辭的孫宏斌“愿賭服輸”,但是重組終止、復牌連續11個跌停、2017年巨虧116億元、巨額債務違約的樂視網會走向何方?

“我背不起這個鍋!”

“過去我是董事長很多話不能說,現在我也是散戶,別人罵誰我也跟著罵誰,別人起訴誰我也跟著起訴誰。我虧得比別人多,更有資格罵。”孫宏斌說。

當初以“拯救者”的姿態入主,曾放言“樂視惟一的問題就是缺錢,也就好辦了”的他,在一年后最終選擇了放手。

孫宏斌稱,他的團隊窮盡了所有辦法,但所有的路已經走不通。因為樂視網是創業板上市公司,受限於很多監管規定,什么都做不了。“沒有任何金融機構或個人愿意借錢給樂視網。”

樂視網的一位內部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近半年來多次傳出有大型企業有意投資樂視,包括騰訊、阿里、百度、京東、聯想甚至富士康等,但并沒有實質的投資伙伴進入。而且,孫宏斌在樂視網的改革并不順利,所謂止損的辦法也未能扭轉大面積虧損的態勢,孫宏斌承認以前在地產行業的成功經驗在互聯網企業并不合適。

2018年2月28日,樂視網披露了2017年業績快報。根據公告顯示,樂視網去年營業總收入74.63億元,較2016年同期下降66.0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116億元,較2016年同期減少2192.53%;基本每股收益為-2.9146元,比2016年同期減少2151.09%。

“我背不起這個鍋!”孫宏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樂視網目前極度缺乏資金,已經資不抵債,75億元債權中很多今年到期,其中大多是樂視網非上市體系對上市公司的欠款。

在他看來,樂視網要想解決困難,必須引入百億元以上的資金,并且需要讓錢合理合規地進來。孫宏斌說,他能夠想到的5條路中,有兩條走不通:比如定向增發增資、引入新的股東,但是受樂視網2017年虧損的影響,按《創業板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暫行辦法》規定,需要連續兩年盈利才能做,現在的情況不允許。

“此外,版權攤銷、利息每年就有20多億元,怎么做都很困難,賺的錢根本不夠覆蓋利息和債務,就算變賣核心資產也不夠還債。現金流沒有,利潤也沒有。”孫宏斌說。

3月29日,在融創中國的發佈會上被問及是否是壯士斷腕時,孫宏斌更是直言:“我們去年投了165億元,腦袋都斷了。我能怎么辦呢,我再借它(樂視)100個億,我傻啊?”

對孫宏斌“甩鍋”樂視網如何回應

顯然,孫宏斌希望“甩鍋”。

自從樂視出現危機以來,很多人都找他這個“接盤俠”說理。樂視網復牌以來,一些投資者,尤其是散戶,將股價暴漲暴跌的責任歸到融創和孫宏斌身上。

對於孫宏斌的“甩鍋”,樂視網很快就做出了回應。

3月28日,樂視網開盤上漲0.39%,并且發出澄清公告,稱破產退市說法為孫宏斌推測。

公告稱,樂視網的董事會和管理層正在竭力解決公司目前的經營困難:改善業務經營以恢復公司現金流和供銷體系;積極與相關金融機構協商貸款展期;尋求第三方增資以解決子公司目前面臨的資金壓力;協調關聯方以現金或資產等方式償還對上市公司的欠款。

對孫宏斌提到的“樂視網危機需要百億元以上資金、變賣核心資產不夠還債”的說法,樂視網表示,截至2017年11月30日,關聯方對上市公司的關聯欠款余額達75.3億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樂視網存在融資借款及貸款類負債共計92.88億元,其中56.19億元將於2018年到期。公司存在進一步償債壓力。

“從力挺樂視網到大爆樂視網猛料,孫宏斌態度180度大轉變的背后耐人尋味。”市場觀察人士劉步塵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他認為,孫宏斌對樂視網的出路分析并沒有錯,要么重組、要么破產、要么退市,但前兩條路都很難,而無論是哪一種結局,對於孫宏斌來說都意味著巨額虧損。過去的近一年,孫宏斌花150億元投資樂視網及關聯公司的過程中,被視為“失敗者”,這或是孫宏斌反擊賈躍亭的手段。

“過去幾個月,樂視網多次發佈公告,催促大股東賈躍亭償還關聯方拖欠上市公司的巨額應收款、履行無息借款給上市公司的承諾。賈躍亭不但沒有實質反應,而且還傳出樂視汽車將在南沙建廠等信息。樂視網的坑太深了,孫宏斌手里沒有太多砝碼。如果樂視網退市,對賈躍亭的打擊將很大,他的樂視汽車項目將做不下去。”劉步塵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資料顯示,樂視網的控制權關係十分復雜。賈躍亭人雖滯留國外,卻仍持有公司25.57%股份,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其中99%被質押。更重要的是,隨著股價下挫,該部分質押股票早已爆倉,只是因被凍結無法強平,這部分股票將如何處置,無疑給樂視網的未來增添了極大變數。

投資者的一地雞毛

“機構投資者都走了,剩下的就是散戶在炒,游資在炒,挺要命的。”孫宏斌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樂視網現在已經成了一只典型的妖股。機構投資者為什么跑掉?(樂視網)虧了100多億嘛!(散戶)聽到消息就沖進去,風險太大了。”

東方財富網Choice數據顯示,樂視網復牌前股東人數約為18萬,而截至目前已經升至33萬,這意味著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已有15萬散戶跑步進場。

一位私募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龍虎榜數據顯示,機構投資者已基本拋售樂視網股票,也就是說,增加的超過15萬股東,大都是散戶和游資。“樂視網股票的換手率也非常驚人,很多散戶抱著博弈的心態,這就是俗稱的‘韭菜’。”

“樂視網沒有消除巨大的潛在風險。”這位私募人士提醒說,游資在樂視網上主要以其擅長的短線交易為主,試圖博取短線價差收益,操作手法大膽。但對交易能力一般的普通投資者而言,在樂視網風波塵埃落定之前盲目跟風交易,可能會面臨較大的風險。

【華發網根據證券日報、環球網、人民網等整合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樂視網三高管一日生變 融創系劉淑青任董事長

讃 (7)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